第31章 【追人】

上一章:第30章 【主动上手】 下一章:第32章 【遗憾】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誉晗盯着那几个字,确定是“唐特助”三个字,他头一次约人,可约见的对方却是要通过他约另外一个?还是他的助理?可誉晗盯着这几个字半天想了想,还是发过去一个“好”。

何星瑜看到那个好松口气,他倒是也不是真的怕明姬雅怎么着,可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学生,闹大了麻烦事太多,能简单粗暴解决,他也懒得再费别的功夫,更何况,明姬雅的事,他即使有办法也不想帮,对方自己做了错事,那就要有自己承担的担当。

何星瑜很快发了个地址过去,他约见的时间是在高档的咖啡厅,约见的时间也在一个小时后,他向誉家主提议的时候已经算过誉氏离那间咖啡厅的距离,刚好不到一个小时路程,他发了地址过去誉总没说什么,时间应该是充裕。

而另一边的确如何星瑜所料,唐半生这会儿就在誉氏,没办法,家主不管事,他身为总裁特助,过去近三年誉氏也是他管着的他比家主还适合当这个总裁,说是特助却是干了总裁加特助的事,好在家主财大气粗,他做什么倒是不必有后顾之忧,家主也给了他很大的权力,就算是他真的把誉氏给卖了,怕是家主也不会皱个眉。

毕竟誉家积攒下来的财富绝对是旁人无法想象的,是几百年积攒下来的底蕴,头些年建了誉氏也是家主闲来无聊,需要一个明面上的身份而已。

唐半生虽然忙但是他学的就是经商管理,手下人也是由他选的,加上之前重新肃清一遍,誉氏处理起来更是简单,他上午只见了两拨人,一拨就是泰有东泰老板的泰氏实业,泰家这个合作可行可不行,不过家主给泰家这个面子。

至于收购兴晟娱乐并扩大,对别的公司来说是个大事,可对于誉氏也只是九牛一毛,他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要去给家主准备送饭,他早上来公司前送了一次,因为今天要处理兴晟娱乐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完所以家主说今天不必送饭了,唐半生想了想既然提前完成还是回去看看的好。

结果唐半生这边还没离开,就接到了誉晗的信儿:速来。[定位]

唐半生望着那个定位,咖、咖啡厅?不是,家主你别想不开,就是你这饭量,你要是灌咖啡是永远灌不饱的,但是……你极有可能会接下来好多天不用睡了。

唐半生吓到了,赶紧飞速赶了过去,誉氏离那里本来也不远,他到了之后就被领着去了一个单独的包间,只是一踏进.去半步,唐半生明显感觉浑身一凉,那种扑面而来的低气压让唐半生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怎么觉得家主心情……不太好?

领路的小姑娘大概也是被这个长相俊美但是浑身都透着沉冷的男人给吓到了,领来之后赶紧就退下了,身后的的门咣当一声打开,唐半生激灵一下:“家主?”他环顾一圈,这个包厢只是隔开,四周三面都围了软皮沙发,中间摆着茶几,上面放了点心和几杯咖啡,却显然没动过,是喝下午茶的地方,家主好端端的不在家里养着,跑这里做什么?

大概是唐半生面上的疑惑太重,誉晗终于开了口:“你和何先生什么关系?”

唐半生警惕的抖了抖,他想到那条朋友圈,明显家主跟何先生“关系不一般”可这时候家主却问他跟何先生“什么关系”?求生谷欠让唐半生特别正直拍着胸口:“陌生人关系。”

誉晗脸色好了一些,眯着眼瞅着他:“那为什么我约他吃晚饭,他却要你陪他吃饭?”要唐特助不要他?他哪里比不上唐特助?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唐半生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掉下来了,何先生啊,什么仇什么怨?您为什么非要跟我吃?唐半生好在当了这么多年代理总裁,他紧了紧领带,低咳一声,缓冲一下开始认真求生之路:“家主,我觉得你大概误会了,何先生请我吃饭,大概是有事要找我帮忙,他这看来是遇到麻烦了,看来何先生已经把家主当成自己人了。”

誉晗的脸色拨开云雾:“哦?”虽然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可换了个姿势,闲适倚着身后的椅背,没之前那么施压,显然挺高兴。

唐半生再接再厉:“家主你看,我见到何先生的次数跟家主你差不多,我都没有何先生微信可家主你有,而何先生一看就不像是会随便麻烦别人的人,如今竟然开口向家主借我这个特助,看来是把家主当成了自己人,这才开了口,家主,何先生这是遇到危险要借一借誉氏的势,以后有了这层关系,这是何先生默认了把家主当成值得相交信任的人,日后家主想见到何先生可就容易多了。”唐半生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愣是杀出一条生路,彻底让誉晗信了,“可为什么他要借誉氏的势不干脆找我帮忙?”

唐半生心想怎么这么多送命题啊:“这也简答,家主你想想这几年你一直没露过面,这里又不是吃饭的地方,看来何先生是要见什么人,而这个人显然是个麻烦,可如今家主你没露过面,我却是时常出现,这个麻烦应该认识我,我就代表了家主,更何况,何先生这是心疼家主,不让家主多跑一趟。”

誉晗总觉得唐半生在忽悠他,不过……话糙理不糙。

而另一边何星瑜没想到这两人能想这么多还歪打正着想到了,他到了咖啡厅之后听到唐先生已经到了,他过来包厢发现誉家主也来了愣了下,面上却没表现什么,从他开口打算借誉氏的势的时候已经想通了,誉氏要入股兴晟娱乐,他是兴晟娱乐的签约艺人,那誉总也算是他的老板,这次要是有了麻烦,也是要兴晟娱乐出面,可是以赵总怕是得罪不起明家,最后还是要通过誉氏,他还不如省了中间这段麻烦,直接借了唐特助过来。

何星瑜看时间差不多,也没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唐特助,这次请你过来是有事相求,等下我要见一个人,只是有些难缠,她遇到一些麻烦,非要让我师父出面帮她解决,但是我们也是有原则,她的事我们不想插手,也不想把妄虚观给连累了,就由我来假冒比师父道行更高的师兄,先把师父给撇清。但是想让对方相信,却也需要一个借力。”

唐半生明白了,别说当借力,就是真的当梯子,只要何先生下次别约他就行了,他笑眯眯的:“所以何先生是想对方来了之后刚好我来偶遇对方一下,把何先生当做‘座上宾’,如此一来对方也就信了?”

何星瑜笑笑:“让唐先生见笑了。”

唐半生也回以一笑:“无妨,何先生昨晚为誉总看过手相也帮了赵总,的确是有大本事的,说起来我们也见过几面不必这般生分,以后就是朋友了,何先生以为呢?”

何星瑜哪里敢,对方客气他也不能得寸进尺,不过却也没拂了对方的好意:“唐先生说的是。”

何星瑜与唐半生商量了一番细节,之后耳朵尖听到他来之后的包厢进了人,知道明姬雅已经来了,他这才告辞离开。

等门在此关上唐半生终于松口气,他这是猜对了啊,果然何先生有求于人,转过身刚想求夸奖,就对上家主幽幽瞅着他的目光,唐半生:“???家主?”

誉晗面无表情看着他:“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唐半生:“忘了什么?”

誉晗:你、把、我、忘了。

他是让他来了,可没有真的让两人你好我好的把他真的当背景板的。

看出家主深意的唐半生:“……”想着讨好未来家主夫人把家主忘了。

何星瑜出去的时候是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他进.去隔间,就看到正对着门的地方坐着一个比他打扮还严实的女子,戴着大帽子墨镜也带了口罩,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是谁,她身边只跟了一个助理,看到何星瑜进来先是眉头皱了皱,可到底没说什么,等隔间的门关上,顿时外面的一切都隔开了,这里隔音极好,这助理刚来的时候已经检查过,没有摄像头也没有探听器。

“你就是妄虚道长的师兄?怎么这幅打扮?”不应该是也跟妄虚道长一样穿着道袍?

何星瑜坐在一旁,“所以你想不出明天就爆出影后明姬雅约见道长,恐有什么缠身?上热搜继续深挖下去?嗯?”随着最后轻飘飘的一声,明显带了嘲讽,不知为何,听得那助理脸色一变,不是吧?他们什么都没说这人就知道了?

明姬雅显然也听出何星瑜话里的深意,她抬起保.养得宜的手,墨镜下一双美目望着何星瑜:“不知道长能不能帮我解决问题?”

何星瑜直接开门见山:“不行。”他知道自己的声音无法伪装,加上他没戴墨镜,明姬雅到底在娱乐圈混了二十年,她十几岁出道,如今三十多,演技口碑都不错,何星瑜直接摘了帽子和口罩,面无表情朝对面两人看去。

那两人顿时变了脸色,“是你!”那助理一直关注着娱乐圈,自然认识何星瑜这张脸,最近上了好几次热搜,加上这张脸太有辨识度,长成这样还真的无法忽视,所以一看到就认出来是何星瑜,可何星瑜怎么可能是妄虚道长的师兄?她们上当了!

明姬雅脸色也难看下来,她摘下墨镜,眼睛有些肿,状态也不好,但是一双眼不像是平日里在网上那般温柔如水,整个人带着倨傲与不屑一顾,“你什么意思?妄虚道长的师兄呢?还有你的腿怎么会没事?”

何星瑜依然面无表情:“谁说没事,有事是真的,不过已经好了。”

明姬雅冷笑,红唇冷艳,与电视里的形象截然相反,“你开什么玩笑?伤筋动骨一百天,所以你是故意骗人愚弄大家?”

何星瑜:“伤筋动骨是需要一百天,可那是别人,不是我。明女士,我的确是妄虚道长的师兄,你的事他解决不了,你也不必去找他。而我知道你的事也能解决,可我却不帮不义不德之人,你做过的事不道德,帮了你可是要损阴德的,而我还真不愿意。奉劝你一句,好自为之,否则,引火自焚只会伤人伤己。”

随着何星瑜一个字一个字说出口,原本还不以为意的二人脸色彻底变了,尤其是明姬雅,她难以置信看着何星瑜:“你……”

何星瑜冷冷看着她:“他是无辜的,取舍在你,可多行不义必自毙。当然你也不必担心,我有职业操守,你的事我不会外泄,却也仅此而已。”他说完,不愿再多言,站起身,居高临下冷冷望着明姬雅,“以后我们见到,还是当陌生人的好。”

何星瑜重新戴上口罩和帽子就要离开,却被明姬雅尖细的声音给喊住:“你站住!站住!”她是真的慌了,这件事不可能会有人知道的,她甚至连自己的舅母也没告诉,只有她和助理两个人,她的助理不可能会说,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对方是真的能算到,她敬畏却又恐慌,“你不能走,除非你帮我,否则……否则你知道了我的事我不会放过你。”

何星瑜却是笑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恩威并施:“那你可以尽管试试,我是看在无辜的孩子份上,可不代表我可以忍你。我还约了别的主顾看相,不送。”说罢,直接拉开了门,也隔绝了明姬雅接下来的话,她慌忙重新戴上墨镜,只是透过墨镜眼神不善盯着何星瑜,朝一旁的助理看了眼。

助理也被刚刚何星瑜的话吓到了,对方这怎么可能会知道的,可她跟着明姬雅这么多年,明白对方这是动了毁了的心思,若是不能帮她那为了以防万一只能毁了,让他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如此一来以后无论他说什么也不会有人信,这种办法她不是第一次干,可不知为何助理想到刚刚这明明年纪不大的年轻人眼神里睥睨冷漠的目光,竟是有种胆颤心惊像是整个被看穿的恐惧感。

而助理匆匆追上去之后这种恐惧感又到了极致,她看到这个何星瑜从他们这个包厢出去之后直接朝另外一个走去,而就在他快要到的时候,那间包厢门打开,一个温润而雅的男子站在门口朝他恭敬伸.出手:“请。”态度恭敬而又敬重,就像是要请他帮什么人一样,态度很是好。

助理不敢追上去,她总觉得这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得有点眼熟,等匆匆回到包厢关紧门的一瞬间,助理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之前誉氏股东会议那天,整个新闻都是在播报誉氏,而那位从代理总裁成为总裁特助的唐半生不就是……刚刚那个人?

助理倒吸一口气,看着重新摘了墨镜的明姬雅:“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了,这个何星瑜背后有人,我们怕是动不了。”

明姬雅面色难看:“他背后是谁?还能大过我们明家?”

助理吞了吞口水:“……能,是誉氏的唐特助,怕是何星瑜要见的人,是那位誉总。”

明姬雅:“…………”

何星瑜跟着唐半生进了包厢,他知道明姬雅带来的那个助理看到了唐特助,他知道了明姬雅那个秘密,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八线没什么根基的小明星,对方想办法让他没办法开口有很多种方法,可如果多加一个誉氏,明姬雅不是蠢的,她自然会掂量利害关系,明姬雅能在娱乐圈混了二十年还人设不塌,除了身边的助理已经经纪人包装之外,她自己本身也是有能力的,身为明家人,她很清楚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应该讨好。

何星瑜这次寻了誉家主的帮助也算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他进了包厢以咖啡代酒敬了誉总和唐特助一杯,“这次多谢誉总和唐特助帮忙,我欠了两位一个人情,日后若是两位有难,定竭力相助。”

唐半生哪敢接这个人情,之前只是被邀请吃顿饭差点就被家主给嫌弃了,这要是撑了情,怕是……他连忙摆手笑道:“我可没做什么,何先生要是要谢只谢誉总一人即可,对了,看着时间不早,公司还有事,我等下还要去一趟公司,不知道何先生等下可还有事?”

何星瑜下午不用上课,自然没事,唐半生眼睛带笑,“这可就太凑巧了,刚好我等下我有事就麻烦何先生送家主回去不知可方便?”唐半生知道若是让家主送何先生,怕是何先生客气肯定不会送,可这反过来就不一样了。

何星瑜觉得怎么着也不该自己来送,可想到这位誉家主之前在医院难道是有什么问题?可他看对方面相的确没瞧出什么,想了想,何星瑜同意了。

誉晗在一旁当了半天背景板本来不怎么乐意,可听到这,多看了唐半生一眼,面上不显,可唐半生跟了家主这么久,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没这么酸了,他这终于拍对了一次大腿。

不过唐半生想法是好的,明姬雅那边却不相信何星瑜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怎么搭上誉氏的?她想了想还是亲自带着助理过来一趟,唐半生听到敲门声,哪里敢让外面这位打搅了家主的好心情,主动开口他来处理,很快就出门了。

不多时唐半生再回来外面已经没了明姬雅和她助理的身影,唐半生虽然没想到何星瑜的这个麻烦竟然是影后明姬雅还是明家的人,这影后是另外一家老牌娱乐公司的,明家占了股份,所以从很多年前就开始捧明姬雅,不过明姬雅最近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合约到期之后却没跟老东家签,反而放出风声要签兴晟娱乐,导致这个老东家听闻之后明里暗里打击兴晟娱乐,这也是赵总急于想拉来誉氏投资的缘由之一。

唐半生接下兴晟娱乐自然是要让兴晟娱乐最大利益化,他考虑过签下明姬雅,毕竟是个影后影响力也够,只是此刻却是犹豫了,让何先生觉得是个“麻烦”,这就有待商榷。

何星瑜看唐半生再进来,扫了一眼他的面相,在唐半生告辞之前还是开口:“唐先生,明女士不适合签,她的演艺生涯只剩半年。”

唐半生一愣,随即却是明白何星瑜这是在卖他一个好,还剩半年,以明姬雅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只剩半年,那就是半年后会出现很严重的事让她被整个封杀?唐半生表情凝重认真道谢:“我知道了,多谢何先生提醒,那我先行一步。”

何星瑜等唐半生离开,一时间包厢里就只剩下他和这位誉家主:“誉总,我送你回去?”既然答应了唐特助,那把这位家主送回去还是有必要的。

誉晗并不认识这个明女士是谁,不过既然说是演艺生涯还让唐半生考虑要签的,那怕是个影后级别的,他皱眉,突然来了句:“她欺负你?”

何星瑜本来已经要站起身,闻言站到一半,愣愣抬眼看着誉晗:“啊?”谁欺负谁?

誉晗难得看到何星瑜露出这种模样,他这几次见到对方都只是淡定自若仿佛对一切事情都掌控在手,而如今这因为错愕愣在那里,因为半站起身,上身前倾,更加突出一张脸,誉晗原本只觉得食物又香又让人食物大增,可此刻望着这张脸竟是有瞬间的恍惚:食物……似乎除了香,卖相也极好,让人、让人……

誉晗发现他竟是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那种感觉,很微妙,说不清道不明。

何星瑜看誉晗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回过神站起身,琢磨了一番,觉得对方不会是再说明姬雅欺负他?他无奈笑了,“誉总别多想,她跟我一个小明星一般见识做什么,不过是她有麻烦想让我解决,而我不愿意却又怕她会觉得我好拿捏,这才想压一压。”

誉总好在听完没再继续问,而到了家里好在这位誉总也没再多说什么,他重新回去一趟妄虚观告知妄虚道长事情已经解决这才重新回了家。

而另一边,誉总没再次提吃饭的事是因为他有很要紧的事情做,而这件事就是回去打电话。

唐半生回到公司之后打电话给了赵总那边让他拒签明姬雅,赵总虽然诧异觉得可惜,毕竟他手底下除了一个影帝罗金盛能拿得出手还真没别的特别爆红的,这次好不容易影后有意伸.出橄榄枝他本来想握住,可既然誉氏不想签那就不签,他可不傻,明确记得那位誉总收购兴晟娱乐唯一的一个要求,支配艺人,别的都不管,上哪找这样好的事。

唐半生这边刚挂了电话,发现家主亲自来电,唐半生皮立刻绷紧了,这么早难道家主没留住何先生?他有点胆颤心惊接了电话,家主这会儿怕是心情不好吧:“家主?”

誉晗的确心情不好,毕竟他的人竟然因为艺人身份等级被欺负了这能忍?所以他打电话没别的要求,言简意赅:砸钱,砸资源,把他的人砸上影帝。

唐半生直到挂了电话都愣愣的,他没想通:他好好的家主,怎么突然成了暴发户一样的存在呢?

不过家主既然吩咐了,唐半生行动力惊人,直接找到赵总,把誉总的指示下达下去,不等那边赵总一脸懵,表情严肃道:“这是誉总的意思,但是,你要让何先生知道这是誉总在帮他却又不能让何先生觉得誉总有什么目的是故意帮他,要让何先生心甘情愿顺其自然念着于总的好却又不觉得誉总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从而疏远了誉总……”

电话对面的赵总懵逼脸:“???”让知道又不让知道顺其自然又不觉得,这位唐特助在说天书吗?

等唐特助终于把意思委婉表达清楚松口气:“所以,你听懂了吗?”

赵总继续懵逼脸:“懂、懂了。”直到挂了电话他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懵,等最后终于明白特么誉总这是在追何先生的时候,他望着自己手里的手机,特么的,他就知道资本家的钱没这么好挣,这收购他公司是假,追人才是真吧?

上一章:第30章 【主动上手】 下一章:第32章 【遗憾】
热门: 网游之最强房东 未完成的肖像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 死亡通知单2·宿命 隐花平原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大唐狄公案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2·犯罪升级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全能侦探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