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遗憾】

上一章:第31章 【追人】 下一章:第33章 【去试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中午接到赵总打过来的电话和他约了个时间去一趟兴晟娱乐,要重新签一个合同,何星瑜不解,“不是已经签过了吗?”莫不是赵总捧他的念头还没消下去?

赵总要是之前还有现在是没了,没办法现在要捧这小子的人换成誉总,那可是他的金大腿,誉总要捧的人他怎么敢抢?但是吧,这誉总可真是追人够委婉的,还不能让誉总知道他是在捧何星瑜但是又得让何星瑜知道誉总在其中帮了他……赵总从昨晚上接到电话想了一夜才想到这个办法,苦肉计。

所以等何星瑜问过来之后,赵总就开始长叹一声:“何兄弟啊,你也知道我们公司虽然在娱乐业还算是混的风生水起,但是你也知道树大招风,这不是被盛名娱乐给折腾的没办法了吗?这盛名娱乐是老牌公司,我这兴晟娱乐后来居上是不错,可人底蕴在那里,我这才不得不拉了誉氏的投资,但是吧,如今兴晟娱乐拿出手的只有影帝罗金盛,别的都差了点意思,所以研究一番之后……我跟何兄弟是什么关系对不对?加上誉总和唐特助也极力看好何兄弟,所以我就决定让你来重新签合同,你放心,这次合同签的是a签,只比罗影帝差了那么一点,保证不吃亏。当然这合约要签的稍微长一点,毕竟我们是要捧红你的,万一到时候红了跑了也不妥对不对?当然,要是有别的条件尽管开。”

何星瑜听着对面赵总絮絮叨叨终于听明白了,“你这还是要捧我的意思?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什么关系?”

赵总大概是心情好躲过一劫扔了个食人花还扩大了公司经营,嘿嘿笑了声:“当然是救命之恩的关系啊,虽然是你师父看出我有劫,但出手的是何兄弟你,这不也算是何兄弟你救了我,你放心,光是这层关系,肯定让你吃不了亏,就这样说定了啊,我最近都在公司,你随时过来随时签!”说罢,大概是怕何星瑜拒绝或者多问更多自己说漏嘴赶紧挂了。

何星瑜默默看着挂了的手机,急什么,他又不是不去?这么好的事他也没这么傻往外推。

何星瑜下午没课,想了想和泰霖说了声,两人吃了饭何星瑜一人去了兴晟娱乐,泰霖本来想跟着,但是两人腿脚都不好,泰霖怕耽误何星瑜的事,就老老实实说去图书馆背书,他还记得之间答应何星瑜的要拜师那就要先入门过关,而入门过关的前提就是学分修满才合格。

泰霖本来没当回事,可卞家老爷子寿宴那天看到卞瀚的模样,想到若是有朝一日自己再遇到这种事怎么办?他爸妈只有自己这一个儿子,他要是出了事总不能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好不容易现在有个机会能让他能跟着老大学个一招半式,不能丢了老大的人。

何星瑜也知道泰霖基础差,看到他这么上进没说别的,他下午到兴晟娱乐的时候刚三点,他是兴晟娱乐的艺人,直接放了行去坐电梯去最顶层。

只是电梯门在上去经过十三层的时候停了下来,等电梯门打开,何星瑜往里面让了让,只是原本站在外面的人却没进来,何星瑜敏锐的感觉到外面几道视线看着他带着不善,他抬眼淡淡看过去,就对上为首的一个满脸凶煞的中年男子,剃着小平头,穿着一件紧身衣,把腰间的肉勒得紧紧的,看着都憋得慌,他身后则是站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正一脸惊愕看着他的正是荣铖,另外两个瞧着有点眼熟,但是时隔这么多年何星瑜没想起来名字,但也记得是刁胖子手下的艺人,既然没印象那应该是没红起来。

刁胖子就是何星瑜的现任经纪人,他也是荣铖的,之前何星瑜之所以被雪藏,就是因为刁胖子让他去陪酒他不去就被雪藏了半年,后来他救了许导的母亲认识许导被他看中让他试镜要演男三才被刁胖子重视起来,只是上辈子后来被荣铖抢了这个角色之后又被荣铖黑,上辈子段群的死,那些铺天盖地的黑料,以及刁胖子拿段群嘲讽他以及各种刁钻恶毒的言语即使是上辈子十多年前发生的事,何星瑜竟然还记得。

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何星瑜发现他对刁胖子的厌恶一点都没减少。

刁胖子大概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何星瑜所以才愣住了,随即而来就是重重一哼,在电梯门关上之前挤了进来,“呦,我当时哪位呢?何少爷这还记得自己是兴晟娱乐的艺人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何少爷这是突然被哪个富豪给找回去的私生子这突然就发达了忘记自己还只是个卖身的奴才呢!哦你瞧瞧我这说的,不应该是奴才,就算是也是个‘很、红’的奴才哈哈哈!怎么,别以为上了几次热搜还真当自己是大红人了,不过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见了人不知道喊吗?”

刁胖子冷嘲热讽的话扑面而来,何星瑜面无表情看他一眼,视线从刁胖子的面相上看过去,脸上没什么起伏,穷困潦倒相,尤其是不出半个小时会失业。

何星瑜懒得跟他废话,总不能一只狗咬你一口他还要咬回去,而何星瑜很了解刁胖子的性子,你越是不搭理他,他越觉得气,他这几年靠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捧出几个拿得出手的三四线明星,觉得自己水涨船高捧高踩低,做了不少事,看谁都觉得低人一等,尤其是他这个一开始被刁胖子看好想着只要能把何星瑜拉下水只要他肯陪那些人刁胖子手上就会再多一个筹码,只是刁胖子没想到自己会踢到铁板,这个自从开始当经纪人长得最出色的却不给他这个面子。

刁胖子雪藏何星瑜想逼他就范去求他,没想到一藏半年对方丝毫不为所动,这让他气得不轻,本来正要打压一番,却出了许导这件事,刁胖子一开始想着只要能红,有办法有门路就行,可谁知道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刁胖子一开始是不知道何星瑜摔断腿已经把许导这个角色让了出去,否则……

无论使什么手段他也要把角色拿下来,可如今事情成了定局他只能认了,但是他显然低估了这个何星瑜的本事,竟然还搭上了他手上另外一个还有些实力的艺人,可如今这荣铖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只能成为一枚弃子。

这荣铖竟然还敢跑到他面前求通告,想得美!

刁胖子看何星瑜不理他更气了,眼珠子转了转,扫到一旁的荣铖身上:“你不是想要通告吗?你去给刁哥我出出气,我就给你一个通告。”

“刁哥,我……”荣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何星瑜,之前黑何星瑜的事他借了不少钱,如今利滚利他实在被逼的没办法才来找刁胖子,可点背刚开口就遇到赵总喊刁胖子去总裁室,他怕这次不跟着转头就再也见不到人,可没想到刚上电梯就遇到了何星瑜。

何星瑜如今被泰氏实业的太子爷罩着,他除非疯了还敢再这个时候出手,要是早知道这泰公子早就摔断了腿他哪里敢这么黑,可如今事情都这样了,他只能……

可再拿不出钱给那些人可就……

刁胖子哼了一声:“瞧你那点儿出息,等下出来我就再给你个机会,否则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刁胖子也不是不想继续,没办法,电梯很快就到了顶层,他怕被总裁室的人看到,他本来就是个见风使舵的,一看电梯叮的一声响,立刻又是换了一张脸,笑眯眯地带着人挺着肚子迎了出去,看到总裁室的秘书熟练的打着招呼,只是往日还会跟他扯皮一二的这次都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很快低着头开始翻看文件。

刁胖子倒是也没多想,毕竟他最近也没犯什么事,除了荣铖黑何星瑜的时候他加了一把火之外也没什么,说到何星瑜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身后慢悠悠跟着一个拄着拐的,不是何星瑜是谁?“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是你能来的吗?”

何星瑜脸上没什么表情,“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

“你一个……”刁胖子到底记得这里是总裁室容不得他喧嚣,暗地里狠狠隔空点了点他,就整了整衣服往下拽了拽遮住快要撑不住肚皮的衣服就要往总裁室进.去,只是还没到跟前,就被刘秘书给拦了下来:“赵总还在等贵客,刁哥稍等。”

刁胖子好声好气笑笑:“要的要的,贵客比较重要哈哈哈。”只是他笑了,旁人却没笑,他也不在意,这刘秘书是离赵总最近的,要是得罪了给小鞋穿可就不好了,只是他刚往一旁让一让,余光一瞥就看到何星瑜拄着拐慢慢往前挪,竟是要越过他去总裁室,他一把拉过何星瑜,“这里是你来的吗?还不下去!”

何星瑜到兴晟娱乐的时候就跟赵总打过电话,赵总让他直接上来他这会儿正好有空,所以刘秘书说的应该就是他,被拦下何星瑜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就在刁胖子的手就要碰到他的时候,他直接往旁边一挪,所有人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动作的,明明先前还在那里,下一瞬竟然就平移了一条手臂的距离,而与此同时,刁胖子本来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拉何星瑜,他是故意的,想让何星瑜出个丑来缓解刚刚被刘秘书怠慢心里实际上的不满,所以他往下拉是故意用了大力,可他没想到本来就在眼前的人突然就没了。

可他用的力气却没能收回去,一条手臂猛地向下一扑空,要是别人也许还能勉强稳住,可他之所以外号叫刁胖子,跟他油腻的外表是分不开的,所以这么一扑,就直接咣当一声重重跪趴在地上,疼得他没忍住嗷的一声喊出来。

何星瑜淡定拄着拐转过身,“刁哥这是做什么?不逢节也不过年的,你行这么大的礼我可没压岁钱给你。”

他这话让众人一愣,随即忍不住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荣铖三人站在远处跟鹌鹑似的没敢开口。

总裁室的秘书可不管,她们可不怕一个小经纪人,有人打趣,“刁哥你这还不赶紧爬起来?何先生比你年纪小,你这不是折他的寿吗?可不行见面就跪拜的。”她们个个都是人精,赵总大中午就吩咐见到何星瑜直接让进态度恭敬点,她们立刻就意识到什么,没问原因,加上本来就更喜欢那个以前没什么存在感可见到她们就会露出温和笑的年轻人,没办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刁胖子这辈子还没丢过这么大的人赶紧手忙脚乱爬起来,可体格太过,刚爬了一下,又重重趴下,也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后背上像是无形中压了什么,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趴在那里哼哼唧唧的显然是遭了老大的罪过。

而他这模样彻底引得那些小姑娘捂着嘴直乐,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总裁室的注意,赵总本来算着时间应该到了,看还没到本来想出来问问,一打开门就听到笑声,探头一看,就看到刁胖子这模样,等再看到他身前的何星瑜,稍微想想就明白了,沉下来走出来:“做什么呢?”

赵总的声音一出现,秘书们赶紧都喊了声赵总赶紧低下头开始办公,而刘秘书则是低声解释一番,“刁哥没站稳,摔了,这不就给何先生行了个大礼。”

刁胖子一听赵总赶紧更加挣扎着爬起来,发现突然又能爬起来了,何星瑜已经退到一旁也同时收了无形的力道。

刁胖子终于成功在荣铖三人的搀扶下爬起来就要向赵总赔笑,却发现赵总直接越过他,热情走到他身边的位置一转身,亲亲热热哥两好要揽上何星瑜的肩膀:“何老弟你可终于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等下你可得好好瞧瞧,那些条件可是我精心……”

“赵总!”刁胖子难以置信瞪突了眼珠子,怎么可能?赵总怎么可能认识何星瑜?赵总怎么可能对何星瑜这么热情?

赵总不满回头:“怎么?又是你?你不说我还忘了,刘秘书,把解雇合同拿给他,让他签了,还有之前贪污收受贿赂那些艺人的还有那些东西都一并递上去赔偿公司违约金,不服就直接报警。”说罢,不看刁胖子惨无人色的脸直接就要进总裁室,只是余光一瞥看到正扶着刁胖子的荣铖,虽然憔悴了些,可模样不错,长得还真是眼熟得紧,这不是何星瑜的那个前任?

想到誉总正在追人,要是让誉总知道他把正在追的人的前任放在眼皮子下这能行?他本来也是要找个机会把人给弄走,人品不行的艺人既然要整顿那就好好肃清,“对了还有你,买水军黑自己一家的艺人违背了公司当初的约定,也一并解雇了,违约金就勉为其难不让你赔了,立刻走人!”

荣铖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本来就欠了一屁.股债竟然被赶出了兴晟娱乐,他不能走,他走了就彻底完了!“赵总……”

“怎么,你想陪违约金?”赵总言简意赅,一句话把荣铖堵死了。

何星瑜至始至终没再看荣铖一眼,本来是打算日后慢慢报仇,没想到这辈子他还没动手,对方这面相就是不久之后牢狱之灾。

何星瑜像是没看到荣铖带着最后希冀看过来的目光,面无表情跟着赵总进了总裁室,门关上的瞬间,这个人无论是前尘还是如今,都彻底与他无关。

赵总给他重新签的这份合同的确比之前好出好几个等级,何星瑜没见过别的合同,只觉得和合同对他更有利,他从头看到尾,确定没什么问题,痛快签了。

赵总看到何星瑜签上自己的名字松口气,誉总的人保住了。

等何星瑜签完,赵总打了个电话,很快挂了,“刁胖子以后就不是你的经纪人了,我找了罗影帝的经纪人带你,她这段时间陪罗影帝在外地拍戏,刚好你的腿这段时间也需要养养,不过在此期间有个剧本你好好看看,是个小成本,但是导演是谷冀谷导,他已经很久没拍戏了,这据说是他最后一部,也正是因为如此,听说选角很严苛,要是选不到合适的,他不打算拍,谷导的名气你应该也知道,很多大牌明星都要去试试,罗影帝也会去,这是剧本,试镜会在一个月后,成与不成,你好好准备。你放心,要是不行,还有别的剧本,别有压力。”赵总说完,却发现何星瑜竟然在发呆,这可真是稀奇了,他从那天见识到这位妄虚道长的徒弟之后就觉得邪乎的不行,对方也总是一副对什么都像是了然于心的模样,让他觉得那样的何星瑜虽然很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却也跟年纪不太相符,有点老成。

如今这样,倒是想让赵总逗逗他,他站起身,想绕过去,刚走一步,就看到何星瑜摊开手,竟是难得有些压抑情绪却也外漏:“剧本呢?”

赵总觉得他有点怪,但也不敢迟疑,赶紧拉开抽屉,把剧本拿出来。

等何星瑜看到白色封皮上《大道》两个字时,他终于吐出一口气,他没想到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弥补,他慢慢接过剧本,黑漆漆的瞳仁带着怀念瞧着这上面的两个字,指尖轻轻摸了摸。

他这模样看得赵总稀奇,“这剧本……可是有什么问题?”不会是觉得剧本小成本还不容易火闹情绪吧?

何星瑜摇头:“没有,这剧本我会好好研究的。”他抬眼,眼底灼灼的亮光让赵总竟是难得也有种年少时的一腔热血的豪迈热血,他觉得自己疯了,竟然会在一个淡定的像是真正的出家人一样的年轻人脸上看到热血二字?

赵总:“那我可就定了让人去跟谷导说一声,不过谷导要求严苛,还有得知这个消息不少人都想演这个,你竞争可不小。”

何星瑜嗯了声,他知道谷导严格,上辈子他因为腿受伤之后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荣铖所为,他把角色让给荣铖之后许导当时虽然把人换了可到底可惜何星瑜这个苗子,所以当时许导知道谷导要拍这个戏之后就给谷导介绍了何星瑜,本来只要何星瑜养好腿上之后就能去面试,可谁知后来段群的事爆发出来,紧接着就是污蔑何星瑜与许导的……

导致何星瑜上辈子错失了这个剧本,何星瑜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剧本就觉得想演,剧本的确像是赵总说的一样是小成本,因为就一个主角,一个人,一个道观,将的是一个道士从出生到入道观,途中迷茫、迟疑、最后经历一些事大彻大悟彻底参透世事的顿悟……

主角虽然只有一个,可配角却各个都影响了对方一生,当时何星瑜看到之后就仿佛看到了这人的一生,只可惜,他没有缘分。

他准备了很久很久,甚至将剧本都背了无数遍,后来十多年也时时揣摩研究,成为他心中的遗憾。

这部戏最终也没拍成,谷导苛刻严格,试镜的时候虽然去了很多人,可他一个没看中,只等继续等,可直到之后谷导也没找到合适的人,最后不了了之,而没多久,据说谷导离世,上辈子这个剧本也就没拍出来。

何星瑜没想到这辈子冥冥之中剧本再次到了他的手里,他望着那两个字,长久之后,缓缓叹了一口气,无论他能不能被谷导看中,可他想试一试,至少不必像上辈子那样留了那么一个遗憾,一辈子都没能忘掉。

大概是得了这个剧本心情好,何星瑜临走前提醒赵总:“这两天你就别回家住在公司吧。”

赵总愣了下:“啊?为什么?”

何星瑜看了眼他的面相,虽然即使回去了也不会出事,可他很明白那种被前任纠缠而这个前任也不是真心悔过的不爽,“你那位……在你家门口堵你。”

赵总顿时就明白了,立刻掌心按在胸前的香囊上:“那他会不会……再害我?用那种什么符纸?”

何星瑜道:“不会,他想要你的财产却又不想让人知道坐牢才会用这么迂回的办法,如今你却没事他会怀疑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怕被你设套反而露出破绽,所以他不会再出手。不过……”

他的大喘气把赵总吓死了,“不、不过什么?”食人花不会还打算害他命图他财吧?他已经让人收回赠予的那些东西了,死了也不留给他。

何星瑜:“他目前不会出手,不过你一个月后还有一个劫,到时候我会帮你过去的,算是……这个谢礼。”虽然许导可能还会像是上辈子那样之后把这个剧本给他机会,可如今由赵总的手里先一步到他这里,他承这个情,也念着这个好。

赵总直到何星瑜离开都有点懵,一个还没确定的……只是一个剧本,就值这么大的谢礼?不行,他得多收刮一些好剧本都给何老弟送过去,太够意思了!多几层保护安全也放心啊。

何星瑜之后没再来兴晟娱乐,他新换的经纪人一直也没联系他,他除了研究剧本再参悟参悟之外就是好好上课,很快就过了一个月。

而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件事,就是荣铖因为欠高利贷躲避那些追债人失手打伤一人被告进了局子,这件事是在一个月后才爆出来,因为荣铖是何星瑜的前任,虽然何星瑜没什么作品,可之前被黑上热搜,加上跟泰氏实业的太子爷时常在学校同进同出,所以给了荣铖一个版面,加上一个艺人竟然欠债不还还打人致伤看样子还要判上几年,作为典型就在本市新闻频道上给播报了。

誉总这段时间发现自己的某个时期有些不好压制,他怀疑是跟何星瑜身上的灵力有关,怕真的万一提前发作把人真的当食物一口给吞了就不好了,所以他除了偶尔微信上找何星瑜,或者发发朋友圈之外,倒是待在家里安心“静养”。

上一章:第31章 【追人】 下一章:第33章 【去试镜】
热门: 凄怆圈 不死神皇 夜色人生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暗黑者外传:惩罚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数字城堡 OFFICE怪谈 今天你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