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去试镜】

上一章:第32章 【遗憾】 下一章:第34章 【惊艳】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一开始准备的是把腿养到三个月再正常行走,不过既然要试镜谷导的新戏,虽然暂时不拍只是试镜影响不大可以去试,可这部戏上辈子就已经是何星瑜心里的遗憾,他怕万一以谷导的严格看不上自己,他想了想,在一个月后试镜前两天,拿掉了拐杖正常行走。

从他摔下楼重生到这时候差不多有两个月,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要是长得好恢复得快也不会引起怀疑,好在身边还有一个泰霖,泰霖比他伤得轻,泰霖看何星瑜扔了拐杖早就想扔了,只是他爸不让他扔,所以一大早看到何星瑜扔了,也要扔。

何星瑜不放心,替泰霖检查一番,他的腿骨的确长好了,本来伤势比他轻,可为了以防万一,何星瑜还是用灵力给他将骨头加固,如此一来,甚至比摔断腿之前还要结实。

于是,何星瑜和泰霖双双.腿好去学校时让何星瑜又上了微博热搜,不过因为荣铖被抓的事拍了照片只是小范围传播,怕被那些媒体看到又乱写,所以何星瑜只是在尾巴挂了一下,很快就又消失没引起什么浪花。

试镜当天何星瑜一大早就起来了,他这一个月把这剧本翻来覆去的看,即使上辈子这剧本已经像是刻在他脑海里,可真的临到头,他发现自己竟是有些露怯,他无声苦笑一声,把剧本合上,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出了门。

他提前了三个小时出门,还没多少人,今天没课,泰霖不知道这件事,何星瑜也没打扰他睡懒觉,他坐车去了试镜的地方附近。

谷导因为这次选角的身份是个道士,为了更加贴近还愿剧本本身,谷导试镜的地方不在市中心,而是在几环外的一个更像四合院的地方,他租了一个月,也做好了要选一个月的准备。

因为位置有点偏,何星瑜下了车才发现司机把他放下的地方离四合院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看时间还早,这会儿还不到七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何星瑜脚程又快,肯定是能准时到地方。

他打开导航按照地址往那处走,谷导试镜的时间是八点,比正常上班的时间早一个小时,这会儿才六点多,这里又远离街道,是个还保存本来原始模样的地方,更像是一个城中村,却也宁静,环境也清新。

只是谷导选的这个地方着实太偏,为了便宜还在巷子很深的地方,何星瑜按照导航左拐右拐,可这地方太过错综复杂,导航最后也没用了,何星瑜干脆闭上眼,捏了一个诀,转了一圈之后闭着眼就开始按照直觉的方向走,他就这么走了几个巷子,就在快要到这个巷子的尽头,前方就是一个出口时,突然有一个人抱着一个裹得很严实的什么东西朝着这边匆匆走过来。

对方包裹的很严实,还带了一个很大的帽子,又低着头,外面罩着一个大衣,把怀里的东西裹得严严实实的,因为h市昼夜温差大,这会儿虽然天气已经开始热了,可早晨还挺冷,一开始何星瑜并未在意,他睁开眼之前捏的诀就破了,干脆抬步继续往前走。

何星瑜走路很轻,几乎没什么声音,对面匆匆而来的看不出男女的人大概没想到这么偏僻这么早的地方竟然会有人从这个巷子深处走过来,踩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啪嗒啪嗒的很清楚,何星瑜看到对方就这么直冲冲冲过来,知道对方大概是没看到他,他主动侧过身,就那么偏到一旁。

巷子能容两三个人经过,何星瑜这么侧过身站在那里没动,足够来人畅通无阻,可对方经过何星瑜身边的时候,大概是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人,余光一瞥看到一个大活人,吓得一哆嗦,猛地抬起头,眼底带着惊慌和难以置信,而随着对方抬起头,何星瑜发现是个三四十岁的阿姨,面上很是惊慌,可很快又冷静下来,先骂出声:“你这小伙子怎么回事?大清早的站在这里吓人怎么的?哎呦,吓死个人了真是的!”

说罢,骂骂咧咧就低下头把怀里的东西捂得更严实,可即使如此,在她抬起头的一瞬间何星瑜还是看清楚她怀里包裹的竟是一个孩子,露出一个发顶,却没瞧清楚模样。

何星瑜没看到孩子的面容,而这妇人手上以前没沾过血,日后的命数也没有牢狱之灾,他皱着眉往前走了一步,可妇人之前看到他时眼底的惊慌却又不是作伪,何星瑜回头看了眼,而他看过来这一眼发现妇人竟然走了几步也偷偷回头看他,刚好和何星瑜看了个对眼,对方像是吓了一跳,随即骂了一句,可她这样的反应落入何星瑜眼底更是起疑,他却是在妇人就要走的时候突然出声道:“大姐,你是不是掉了一百块钱?”

“你喊我做什么?你这小伙子别是什么……嗯?一百块钱?”妇人一开始听到何星瑜突然跟她搭话吓了一跳,本来想再次骂出声,可等慢半拍回神意识到何星瑜说了什么,赶紧改了口:“对对对对,我是掉了一百块钱,你捡钱了?”

“对啊,大姐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钱?”何星瑜摊开手,是他刚刚拿出来的一百块钱,崭新的一张让那妇人顿时眼睛冒光,随意摸了摸身上的兜,立刻一改之前的态度,笑眯眯的,“还真是我掉的,多亏了小伙子,你可真是个好人啊!”说着,直接上前就快速抓过钱就转身要再次离开。

何星瑜这次没拦着她,只是在她转身的瞬间,手指在她辫在后面的一个麻花辫上抚过,一根头发无声无息落入他的手指间,他背过身的同时,指尖一捻,一抹流光在发丝上绕过,随着光一晃,何星瑜再次睁开眼时眼底带着冷光与寒意,他回头冷冷看了眼那妇人,从兜里摸了一张符纸,随手一掷,顿时那符纸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直接飞向那妇人穿着的衣服里,黏在她身上随着她一起离开了。

何星瑜出了这个巷子观察了一圈,发现这妇人怪不得走这里,这深巷子里没监控,本来这边人少监控也不多,她应该是住在这附近的人,所以对这里很熟悉,他拿出手机搜这附近的派出所,何星瑜之所以没直接出手,是怕还有别的同伙,既然要抓,那就是一并给抓起来,而何星瑜还有另外一种猜测,这妇人的面相之前没做过这种事,这也是第一眼他没怀疑的缘由,可刚刚他算了一下,这妇人与她怀里的孩子还真的有点关系,看来十之八九是熟人犯案了。

他若是贸然出手,对方既然跟孩子有关系,怕是到时候会反咬一口,捉贼捉赃。

只是还没等何星瑜找到派出所,就看到远远的大路上走过来四个快要急哭的男男女女,何星瑜远远瞧着他们的面相,其中两个跟之前的妇人有点关系,另外两个却是没什么牵连,不过看其中两人的面相,是骨肉分离之相,看来应该是那孩子的父母。

可这孩子父母的其中父亲的一方却与旁边的一个男子有血缘关系,而这男子却又跟之前的妇人有些关系……何星瑜想了想,绕到一边,拿着手机像是在找路的模样,他这样经过四人身边时,他们本来正急匆匆的,来的路上见到一个人问一下,看到何星瑜也拿着照片询问:“这位小兄弟,你有没有见到有人抱着这个孩子?没多大,不到一岁,是个男娃娃,长得虎头虎脑的……”男子憨厚着一张脸解释,边解释一旁的妇人忍不住呜呜呜哭了起来,她身旁的小姑娘安慰她,“大姐,你先别哭,找小外甥要紧!”

只是这小姑娘一抬头看到何星瑜却是愣住了,这人……长得可真好,不过怎么瞧着有点眼熟?

何星瑜就等着这一刻,他仔细瞧了瞧,随即眼睛微微亮了亮:“我倒是见过……”

“当真吗?太好了,孩儿他爸你听到了吗?见到了,虎子找到了!”妇人眼泪流得更凶了,倒是那当家听到有希望赶紧瞧着何星瑜,“这位小兄弟,不知道你在哪里见到的?”

何星瑜指了指刚刚来的那条巷子,“在那里,我是来这边有事,但是迷了路,刚好跟那人碰了个对头,她手里抱着一个孩子,瞧着就是这个……”

“虎子!”那妇人就要往那边冲,被那当家拦住了,“你先听小兄弟多指指。”这男人显然很熟悉这边的地形,知道那边没有监控,而且七走八拐的,要真的只是追上去,怕是根本不一定追得到。

何星瑜试探问道:“你们是丢了孩子吗?”

男人抹了一把脸:“一大早孩儿他娘去做饭,可回来发现家里大铁门开着,孩子却没了……”

何星瑜:“那这得报警啊,这样吧,你们三个跟我一起过去,这个小姑娘你去你们最近的派出所报警,万一有同伙到时候别我们没救出来也搭进.去了。”

男人想到这种都是团伙作案赶紧点头:“好好好,还是大兄弟你想的周到,英子,你去报案,到时候找到地方我给你打电话……”

那个小姑娘连声应了:“好姐夫,你照顾好大姐,我这就去!”只是临走前,小姑娘又多看了眼何星瑜,又担心外甥匆匆就走了。

何星瑜带着人朝来的路上去,他算着时间没走的太快也没太慢,这妇人的面相跟这孩子的父母身边跟着的年长一些的中年男人是夫妻关系,而这个中年男人跟孩子父亲又是兄弟,看来之前那个妇人是孩子的伯娘,怪不得跟孩子有点关系。

既然这妇人匆匆过去,她也不敢真的消失太久,看来应该是之前趁着熟悉偷走孩子之后藏在哪里,等一起去找的时候分头再绕回去带着孩子送去同伙,之后再回来,神不知鬼不觉也没人会怀疑她,那她必然这时候去的地方就是跟同伙接头,何星瑜带着人往那边走,等走到当时他和妇人遇到的地方,并没有停下,也没说他们是在那里遇到的,一直按照他能感应到符纸的路线一直往前走。

那妇人走的都是躲开监控的地方,就算何星瑜带路也不会有人会怀疑,就在差不多到的时候,何星瑜指了指:“我就是在这里遇到的,不过接下来我就……”

一行另外三人急得不行,可也感激不已,这时候何星瑜提醒:“她既然偷了孩子肯定也怕被发现,肯定会走没有监控的小路,这里分了岔路口,这位大哥你想想哪条没监控我们继续往前走!”

三人眼睛顿时一亮,立刻就开始由那大哥带路,何星瑜跟在他们身后,就在听到前头隐约有交谈声的时候,何星瑜突然拉住三人,轻声嘘了声:“我好像听到声音了,我们脚步轻一些,万一贼人听到动静就跑了不妥,我们出其不意堵住巷子出口,来个巷中捉鳖!”

三人对视一眼,对对,点点头,三人猫着腰和何星瑜一起轻轻靠了过去,离得近了交谈声也清晰了些。

“……以后你别带着孩子出现,等避开这个风头过几年再回来,要是让我当家的之后我干了这种事他可饶不了我!”

“怕什么?是他们自己说孩子生的太多压力大,我这也是帮他减轻压力,再说了我们也有亲戚,我这也是帮忙‘照顾’,等孩子大了逢年过节的指不定还能让他们见见,这也没办法,虽然你妹妹生不出来,她姐你放心,我肯定把这孩子当自己的种养大!”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要不是……我能冒这么大的险吗?”

“好好好是我说错了话,她姐你辛苦了,这是我们夫妻两个给你的辛苦费,你拿着,这口风可得严啊,我们明天就去外地打工,过几年再回来就说我们生的!”

“这还差不多……”

何星瑜早就算到了还算是淡定,另外三人却是傻了眼,这其中一个的声音就是化成灰他们也认识,一个是妻子另外却是妯娌和嫂子,可怎么会?虎子竟是被……被……

妇人的老公就是孩子的大伯先是怒吼一声冲出去,正在点钱的妇人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自己的老公正猩红着眼愤怒瞪着她,“你这个毒妇,那是你侄儿你亲侄儿啊!你竟然卖你亲侄儿!”说着就要冲出去,那妇人也吓到了。

而她身后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男人一看情景不对,抱着孩子抢过钱就要跑,何星瑜脸色一沉,其余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直接越过众人像是一道风一样冲过去,在年轻男人就要拐过巷子口的时候,直接纵身一跃,踩着侧墙就是一个回旋踢,直接把男子给重重一脚给踢翻在地,他则是侧身一掠,稳稳把孩子给抱在怀里,最后站在地上,面无表情看着地上被一脚踢得爬不起来的年轻男人。

而另外四个人则是全部傻了眼,呆呆望着这一幕,等回过神,先是那妇人一声哭喊,看情况不对就开始扑过去抱住自家男人的腿,“他爸啊,我都是被妹夫给逼的啊,他说要是不抱过来就不要我妹子,我妹子生不出孩子这要是离了婚还怎么嫁人,我这听你们说生了三娃压力大这才想着两全其美……”

“呸!就算是再压力大我们也没想过把虎子给、给……你个杀千刀的!”孩子母亲一声哭喊,就扑过去跟妇人厮打起来。

而随着妇人这么一扑,何星瑜才看清楚她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公安和之前那个小姑娘,两人正呆呆望着何星瑜,显然是看到他刚刚是怎么出手的。

何星瑜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快,大概是何星瑜的反应太过奇怪,孩子爸愣愣回头看到两人,小姑娘终于回过神,举着手里的手机,“我、我查了姐夫你的定位,就、就刚好遇到大华哥就一起过来了……”谁知道,竟然看到这么一幕,她望着站在不远处清风霁月般的年轻人,望着对方一身风姿,突然想起来对方为什么这么眼熟了,对方不是那个最近网上挺火的那个明星吗?她不追星,但是偶尔也关注一二,学校里有人迷,她偶尔瞥见了,所以一时间并没有想起来。

何星瑜看着小姑娘身边穿着公安服的年轻人,点点头,走过去把孩子交给刚把两人妯娌分开的孩子爸,“带孩子先去医院看看吧,他这么久都没哭闹,怕是给喂了点药,先去看看放心。”

那孩子爸连连点头,抱着孩子红着眼道谢,除了道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何星瑜主动看着公安交代:“我来这里办事,迷了路,经过巷子的时候刚好遇到这妇人行色匆匆抱着个孩子,当时没想到不是她的,可也记住了,后来出了大路就遇到这四个人找孩子,我想到这妇人不对劲,就带他们过来了,想着这妇人肯定要躲避走没监控的地方,后来这大哥懂地形,绕来绕去就刚好听到他们在这里接头……看起来是熟人作案。”

何星瑜边把身份证拿出来,这公安也认出何星瑜,自然是信了,加上旁边四人作证,自然不会有所怀疑,不过还是要去公安局露个口供,好在也不远,何星瑜录了口供出来离八点还有十分钟,他临走前看了眼被拷在那里的妇人,想了想,还是走到她面前,“这人连让你偷孩子的事都做得出,你不觉得奇怪吗?他为何要冒着犯罪而不是自己再生一个?怕是那个不能生的是他而不是你的妹子。”他说完这些,看着妇人难以置信的眼,没有再多说,即使被蒙骗,可她同流合污犯了错,那就要付出代价。

何星瑜快步走出公安分局的时候被那个华公安给喊住了,“何先生,你说要办事,是不是耽误你的事了?”

何星瑜看了眼手表,再看了看华公安,“不知道这个地方你认识吗?”他拿出地址,这边地形怕是没有比公安更熟悉的。

果然华公安立刻点头,“知道知道,你是来面试谷导的戏的吧?前几天就通知到我们这里了,说是要来很多人,怕是会乱,这个地方我知道,我送你过去!”大概是之前见识到何星瑜那一手,华公安有点佩服,没想到对方是个这么热心肠见义勇为的人,这次要不是对方,即使查出来怕是孩子也要遭罪。

何星瑜怕时间来不及也没跟他客气,坐上华公安的小摩托,只是何星瑜刚坐好,戴上安全帽,就看到前面的华公安突然按什么,顿时警鸣声响起,就这么一路闪着,去了四合院。

何星瑜默默望着那高调一闪一闪的灯:“…………”

上一章:第32章 【遗憾】 下一章:第34章 【惊艳】
热门: 24点谋杀案 杀人株式会社 别和她说话 新手谋杀案 惊悚乐园 巧克力游戏 弹弓神警 新世界 我欲封天 暗黑者外传: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