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入戏】

上一章:第34章 【惊艳】 下一章:第36章 【被打脸】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谷导开始选人试镜的时候本来是没抱希望的,甚至抱着若是选不到人他就不拍,他不能毁了自己手里这个剧本,他宁愿等日后有能力展现出星虚子这个人出现,可他没想到,这才第一天,不是他期待的影帝罗金盛,竟然是他第一个不看好的。

何星瑜这人他关注过,兴晟娱乐送来的人是和罗金盛一起递过来的,他看一眼就觉得不合适,长得太俊逸,眼神清澈干净却也带着不谙世事的与世无争,这样的年轻人适合前期的星虚子,却不适合后期经历那么多事之后沉淀出的那种底蕴。

他唯一能看好的也就是影帝罗金盛,可他没想到……

谷导眼睛灼亮地盯着何星瑜,望着微侧着身站在那里的何星瑜,一只手略微抬起在身侧,另一一只手淡淡拂在身侧,素雅的藏青色道袍被他清瘦的身形撑起,恰到好处,完美无缺,仿佛站在面前的就是星虚子本人。

谷导好半天才艰难把视线转开落在罗金盛身上,看到罗金盛细细一琢磨罗金盛此刻表现出来的,他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刚刚第一眼觉得罗金盛像道士却又差了那么一点,怕是罗金盛看到何星瑜时也知道自己无法胜任星虚子一角,自己主动选了一个很重要的配角,也是星虚子少年时转折影响的一个人,他的师兄易道长,这人对星虚子的影响很深,也让他理解什么是取舍,可取舍之下,到底在心口划下很重的一笔。

谷导激动的猛地一拍桌子:“好好好,准备拍,就拍第三十九场易道长死的那一幕,罗金盛你演易道长,那个……何星瑜是吧?你演星虚子年少时眼睁睁看着自己师兄死却无能为力的那一场,有问题吗?”大概是发现了一根苗子,谷导难得收敛之前的严厉,声音都带了笑意,兴奋的根本不像是平日里的谷导。

何星瑜一愣,本来以为罗金盛是要跟他一起演星虚子,可没想到……他看了眼背对着他的罗金盛,后者大概是注意到他的目光,转身朝着他温柔笑了笑,满眼都带着悲天悯人的柔光,加上周身的气质改变,平白年长一些,眼神瞧着何星瑜也是带着温和与爱护。

何星瑜知道这是罗金盛已经做出的选择,他深吸一口气,没再说什么,这个角色他势在必得,他知道上辈子罗金盛并没有达到谷导的预期,所以如今有这个机会他没有放弃,可即使如此,对罗金盛的照拂也是存了感激,他朝罗金盛点点头,表情随即凝重起来。

谷导要拍的是星虚子这一生的第二次大的转变,却也是他有意识以来第一次面对生离死别,第一次面对对世事的无能为力,星虚子人生第一次是他刚出生没多久被扔在道观里,道观很小,只有他师父和两位师兄,其中一个就是易道长。

易道长年长星虚子近十岁,所以几乎是易道长和另外一位师兄将他养大,星虚子十六岁那年,第一次开始去外地历练,是易道长陪着他一起去的,他去的时候信心满满,觉得自己也能成为像是师父像是师兄那般的胸襟与大才,能读懂师父说的那些大道理,可真的经历到了,他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成长……同样代表着失去。

那是十六岁的星虚子和易道长下山的第三个月,他们途径一个村子,村子里刚刚遭了劫难,遇到了马贼,贼人在村子里杀.戮抢人,村子里死了不少人,还被抢了不少小姑娘,当时两人到了那里得知这件事,不能见死不救,所以他们一路追寻潜入了马贼老巢。

只可惜,这一次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却只回来了一个。

何星瑜早就将剧本背的滚瓜烂熟,所以谷导一提,他就知道都是什么,当听到谷导一声:“试镜第三十九场,action!”何星瑜几乎是瞬间入了戏。

而他身边跟着的罗金盛也紧随入戏,他手里空空的,却仿佛拿了一把剑,随手挽了一个剑花,抬起来动作干净利落用剑柄敲下去,仿佛面前站着一个被他劫持的马贼,敲晕后,回身朝着身边的少年温和笑了笑:“师弟,这一路上去可要跟紧了。”易道长眉眼带笑,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稳重的,对他而言,面前的少年是他一手养大的,亦弟亦友亦子,他抬起手轻轻摸了摸何星瑜的头,“这些马贼心狠手辣都是刀口上舌忝血的人,不要轻了敌,我们从小道上去之后,我去前头打探敌情,你去找那些姑娘关押的地方,找到时机就把她们救下去,要但是记着一点,不要轻易冒险,知道吗?”

刚十六岁的小道士还带着少年人眼底的纯真,他这一路走来并未真正见过大女干大恶之人,在山上他被保护的太好,遇到这种事不仅不害怕反而还带着除恶的雄心壮志,他重重点头,望着前方的山路,眼睛在黑夜里仿佛能发光,手里却是紧紧攥着手里的剑。

他跟着易道长一步步踏上山,他听从师兄的安排兵分两路,悄无声息摸进后院的柴房,看到那些被关押的小姑娘,他听话的没轻举妄动,他寻找机会,这一等就听到前头有动静传来,小道士知道怕是师兄那边暴露了,他赶紧把这些姑娘都放出来,从他们寻摸到的小路带着她们想要离开。

只是小道士带着人走到一半,前面跌跌撞撞跑来一个衣衫不整很是凄惨的女子,扑倒他脚下求他带她一起走,说她也是被贼人抢来的,小道士念她可怜,也一起带走了,只是他刚转身就被这个上一刻还可怜无依无靠需要他救助的柔弱女子一刀刺了过来,就算是小道士躲得再快,还是被她给划到了手臂,不仅如此,女子直接拽过那些被掳的姑娘把匕首抵在她们的脖颈间,让小道士做选择。

小道士到底太过年轻,他没想到这些马贼中的二当家竟然会是一个女子,他没想到这个所谓可怜的女子也是马贼之一,他望着那些无声哭红了眼挣扎的小姑娘,放下了手里的剑,师父说他们生来是锄强扶弱的,他们是要救苍生解百苦的,如果能用他的命换这些无辜可怜的姑娘,他已经做好了选择。

可这些马贼却比他们想的还要凶残,易道长也低估了这些人的凶狠程度,他身手好,却挡不住敌人卑鄙无耻,这位女马贼按照之前的套路将易道长蒙骗,将他生擒。

当看到脱下外面的粗布马贼衣里的道士袍,这些马贼仿佛笑了起来,“哈哈哈臭道士,就凭你们两个还想来救人?不是想解救苍生于水火吗?那我们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这些马贼早就想换个地方,也知道这个地方怕是暴露,只是临走前,却是用最残忍狠毒的办法再次戏弄了这两个道士。

场景仿佛再次转换,明明空空荡荡的房间里,画面一转,仿佛四周漆黑烈风急急,而面前的左右两边的草屋里,一边从房梁最上方吊下来一个人,被束缚住了双手双脚,挂在房梁下的那人浑身是血狼狈不堪正是易道长,而另外一边的那间草屋里,则是绑着那些被掳的小姑娘,嘟着嘴,她们周身围着很多稻草,上面泼了很多油,而头顶上方则是悬着一根燃烧着的蜡烛,而蜡烛之上则是一桶油,从最上面的房梁上悬挂着,而绳索的一头则是一路蔓延到外面的一个木桩上,木桩上被五花大绑的小道士正睁大眼惊恐地看着这一幕,而他的脖子里则是挂着那桶油的绳索,前段则是在他嘴里咬着防止把他自己勒死,而再往前一寸,却是另外一个木桩上的一把刀,只要他稍微动弹一下,这把刀就会隔断他脖子上勒着的绳索,而绳索一段,那桶油就会倾盆浇到下面的蜡烛上,火就会顿时燃烧起来吞没这些小姑娘。

那些马贼笑嘻嘻骑在马上,仿佛在啧啧有声嘲讽:“小道士,你们不是舍己为人吗?喏,看到没有,一边是小义,一边是大义,就看小道士你怎么选择了。你若是选了救你师兄,那就用刀隔断你脖子上的绳子,而那些小姑娘就会嘭的一声被火舌吞噬,当然,你也有那么一线生机能借着这把刀隔断你身上的绳索去救下你的师兄;当然了,你要是选择大义,那么你可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师兄……活活烧死,哈哈哈……”

小道士睁大了眼他眼底都是猩红与挣扎,他想往前却又怕害了那些小姑娘,他咬着嘴里的绳子愤恨盯着那些马贼,他一开始没懂最后的意思,可随着那些马贼离开前,其中一个马贼突然拿起几个火把,一个个朝着易道长所在的那间茅屋给扔了过去,精准扔到了易道长下方堆叠的稻草,顿时火舌开始一点点吞噬。

小道士在那些马贼的笑声中哈哈哈大笑着轰然纵马离开中疯了般想要挣扎着从木桩上挣脱开:不——师兄!师兄!

火舌渐渐旺了起来,开始一点点朝上眼看着很快就会开始吞噬掉易道长的腿,随即就是火星会蔓延到全身,而小道士会眼睁睁看着他的师兄被火舌吞没,他如果要救师兄,只能先取刀自救,可若想取刀只能隔断绳索,而绳索断了代表着那些姑娘会被火舌瞬间吞没依然会没命;可若是要保住这些姑娘,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师兄烧死……

大概看出小道士眼底的绝望与痛苦,那种宁愿死的是他的痛楚,让易道长突然温柔笑了笑:“师弟啊,你看师兄这辈子也没求过你什么事,你能不能看在师兄把你照顾到的份上答应师兄一个要求?”

小道士拼命摇着头,却看着易道长又拼命点着头。

易道长望着小道士,笑得愈发温和,像是幼年时哄着为什么道观里只有他们几个人,为什么只有他一个小朋友时的耐心轻哄:“师弟,师兄最后求你一件事……把眼睛闭上,别看着师兄死好不好?”

小道士的泪轰然崩塌,他不顾绑着手脚的绳子磨破了手脚,拼命想要挣脱,可一旦他动作剧烈,那把悬着的刀眼看就要隔到他嘴里紧咬着的绳子,小道士哇的一下像是失去所有的力气,他听着耳边师兄还在耐心的哄着,“小虚,听话,把眼睛闭上。”

小道士遥遥望着前方,看着多年如一日温柔看着他的师兄,在对方的笑容中慢慢闭上眼,他死死咬着嘴里的绳索,血从嘴角滴落下来,蔓延开,眼前一片漆黑,却又有红光,他耳边能听到噼里啪啦的火苗爆破声,可四周除了这些和那些姑娘被堵着嘴无声的哭泣声,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甚至没听到师兄被火舌吞噬的痛哭声,他仿佛自欺欺人一般就那么闭着眼,直到轰然一声,那间草屋轰然倒塌,瞬间燃烧起来,他看着那火苗,看着它从最旺燃烧到只剩一片黑漆漆,等天幕渐渐亮起来的时候,一切早就尘埃落定。

姑娘们头顶上方的蜡烛烧了一夜,直到熄灭,小道士割断了绳子,他像是不知道疼,用那把匕首割破了身上的绳索,刀口太深,划破了身上,他却不知道疼,他像是麻木般走到那些也一夜没睡哭红了眼的姑娘面前,帮他们松了绑,之后就走到不远处那堆灰烬前,脱下.身上的道袍,扒开那堆废墟,找到易道长的遗骸,抱着那堆白骨搂在怀里,终于没忍住仰天无声呐喊,明明是大悲大痛,可他喉咙里却像是发不出声音,这种无声的痛仿佛更让人动容,大道与牺牲,他不懂……他不懂……他宁愿自己一辈子不懂……

而随着这无声却悲决的一幕,试镜的戏落下,可房间里却谁也没出声,等谷导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他拍戏已经很久没入这么深的戏,他缓缓说了一声卡,可前面的两人却没动。

罗金盛演完被火烧那一幕并没有离开,或者他也入了戏被何星瑜的演技给惊住,仿佛也陷入那一幕中,他站在那里,看着对方的痛苦与挣扎,这是星虚子人生中经历的一个转折,他懂了却又不懂,他宁愿自己不懂,如此至少就没有牺牲,没有死别。

谷导终于能发出声说出“卡”的那一瞬间之后很久所有人才回过神,都赶紧背过身去擦眼睛,随后就是铺天盖地的鼓掌声,何星瑜垂着眼没出声,他一时间没有从戏中出来,等了好久,才缓缓站起身,罗金盛在他站起身差点踉跄时伸手扶了一把,何星瑜道了谢,他抬起手遮了遮眼,等抹去眼底的泪意,再抬眼时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面无表情。

他和罗金盛站在一旁,朝着谷导看去,谷导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你们两个了,何星瑜演星虚子,罗金盛演易道长,你们可有疑问?”

罗金盛自然没意见,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以前演戏都是他带别人入戏,可这次竟然是别人带他,可他竟然觉得有点兴奋,棋逢对手的那种激动,“我没问题。”他随即看向何星瑜。

何星瑜也没意见,谷导高兴的不行,原本以为试镜很久才能找到合适的,没想到……

一旁的副导想了想还是提醒谷导:“这万一之后还有更合适的……”

谷导看他一眼:“你想什么呢?你真当有这么多罗金盛何星瑜?”凭他这毒辣的眼光,这个何星瑜日后的成就绝对比罗影帝还要……

副导想想刚刚的试镜也说不出别的话,没再多说什么。

剩下的事就是经纪人和谷导这边交谈,何星瑜随着罗金盛去换回衣服,只是刚走出去时,突然脖颈被楼了下,何星瑜抬眼,就对上罗金盛无辜的笑:“师弟,以后可就要一起演戏了,这个面子都不给师兄?”他晃了晃另外一只手里的手机。

何星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师弟,终于还是没反对,两人穿着一样的道袍,面对镜头拍了一张。

只是何星瑜刚大悲大痛过,虽然恢复了正常眼圈还有些红,瞧着像是被欺负过一样。

何星瑜拍完照片很快就去换了衣服,出来时就看到罗金盛还在摆弄手机,他打了个招呼,罗金盛要送他一程被他拒绝了,罗金盛也没强求,很快摆摆手看着何星瑜离开了。

不多时,谷导走到罗金盛身后:“没让你演主角,你心里没想法吧?”

罗金盛看谷导一眼:“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他更合适,再说了,他火了,我身为兴晟娱乐的股东之一也沾光不是,哎呀,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老喽。”

谷导吹着胡子,“你胡说什么?你三十岁老了那我这过半百的还活不活了?”

何星瑜从四合院出来本来想直接回去,只是刚走了没几步还没走到大道上,就听到有动静传来,那警笛声太熟悉,以至于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僵硬着脖子抬头,果然看到不远处正嗡嗡嗡骑过来一个摩托,一闪一闪的光后面是华公安兴奋激动的双眼:“何先生!遇到你太好了!我还怕你已经走了,我是顺路告诉你一声,我们领导要感谢你,还有那孩子一家也要谢谢你……”

何星瑜生怕华公安一言不合又把他给带上去,往后退了就被贴着墙,“不必了,我已经约了车,下午还有课,就不叨扰了。”

“这样啊,”华公安挺可惜,难得遇到身手这么好还见义勇为的人,这身手要是不是对方不是他们这一行的,他真想抢来当同事了,不过华公安也没强求,询问了何星瑜一番,了解到何星瑜不愿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也就答应了,“何先生你放心,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也不会公布你的信息,你是公众人物这一点我们也知道。”

何星瑜松口气,不过这么一耽搁罗金盛走了出来,看到何星瑜直接走了过来要送他回去,何星瑜要拒绝,罗金盛直接道:“我左右也要去公司的,你下午应该没课吧?骗刚刚那小公安的?说起来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是一个经纪人,之前褚女士跟着我去外地,今天也没来,刚好你也该去公司见见,一起去?”

何星瑜没想到赵总给他找的经纪人竟然还真的是个厉害的,罗金盛的经纪人是兴晟娱乐的金牌经纪人,手下就带了罗金盛一个,不仅如此,这褚旗还是罗金盛的小姨,也是褚氏的千金,不过她不喜欢管理公司,所以当年由她招了一个老公入赘,如今这个入赘的褚氏总裁叫段明成,在兴晟娱乐也有股份。

何星瑜想想的确需要去见见自己的经纪人,光是这次谷导的戏就需要说一声,于是,何星瑜坐着罗金盛的保姆车回了公司。

罗金盛这次只带了一个助理和一个司机,之前谷导不让除了试镜的人进四合院,所以这两人并没有进.去,这会儿跟何星瑜打招呼,“罗哥,何先生。”

何星瑜朝他们点点头,他也不是多话的人,好在罗金盛大概也累了,这一路两人倒是没说什么话,途中罗金盛打了个电话,直接带着何星瑜去了顶层的总裁室。

何星瑜和罗金盛刚到顶层,就看到秘书都低着头不敢说话,气氛也有些凝重,何星瑜看了眼紧闭的总裁室的门,就在这时门打开,一个女声传来:“我不同意,我只带小罗一个,另外一个你随便不管塞给谁,别往我跟前放……”她一个金牌经纪人去带一个新人?当她平日里太闲了是不是?

“褚姐你这……”赵总低褚旗一个辈分,头疼追出来,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在那里的何星瑜和罗金盛,赵总吓了一跳,赶紧背过身去,当不知道就要回去,结果被何星瑜直接给喊住了。

“赵总,既然褚姐不愿意带我,那就换一个经纪人好了。”何星瑜对被谁带无所谓,他嫌麻烦,不想再往身边放个针对他的人。

结果,他这话一落,先前还一身利落女强人装扮的女子抬头看过来:“你就是何星瑜?长得倒是比照片好看。”可就是这样也不行,她当初进兴晟娱乐是因为自家有股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外甥在这里,她不放心,从一开始对方走这一行就是她给他当经纪人,可没想到小罗都当影帝了,这赵总说扔给她一个新人就扔了一个。

何星瑜喊了一声褚姐,就看向赵总,显然是真的无所谓。

这倒是让褚旗多看她一眼,毕竟自己这身份在这摆着,这年轻人倒是脾气不小,还没等她再开口,一旁站着的罗金盛却突然道:“褚姨,你确定不带?我如今已经是影帝,怕是不能再往上升多少了,你左右是要带别人,不如选一个有实力的。”

褚旗诧异看过去,“什么意思?”她还是很少见到自己这外甥夸人演技好,毕竟别人以为的演技好在对方面前却像是小儿科。

罗金盛耸耸肩:“今天去试镜谷导的戏,我通过了,不过……是配角之一,演星虚子的师兄易道长。”

褚旗本来听罗金盛说通过了心情不错,毕竟谷导这人严苛,这又是谷导的最后一部戏,能拿下也是一种对罗金盛的认可,可谁知道话锋又是一转,成了配角?“你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影帝给人去作配?这是谁的意思?谷导的?谁演星虚子?”

罗金盛指了指身边的何星瑜:“他演。不过这既是谷导的意思,也是我的,我心甘情愿,甘拜下风。”

他最后这八个字让褚旗给惊到了,何星瑜诧异看过去,他没想到罗金盛对他的评价竟然这么高,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觉得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

褚旗难以置信看过去,等看到罗金盛眼底的认真,知道他没说假话,能让自己这外甥说出这种话,对方的演技怕是……有颜值有演技,听赵总这意思也有后台,这倒还真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毕竟小罗说得对,他已经是影帝,以后高度很难再往上一个级别,她的确需要培养新人,可如果能让自己外甥这么夸……

褚旗一改之前的强势,看了眼赵总:“嗯,既然这样那……赵总是吧,这经纪人这事还是再谈谈的好。”

上一章:第34章 【惊艳】 下一章:第36章 【被打脸】
热门: 罪恶天使 残袍 冒死记录 圣母 刀尖:刀之阳面 唐砖 飞剑问道 八百万种死法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