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投喂】

上一章:第39章 【互关吗?】 下一章:第41章 【吃撑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坐着一辆大巴车跟剧组所有人先坐了几个小时到了山脚下,越是往里面走林子越茂密,人烟也少,到了山脚下,所有人都下来,需要徒步一步步走到山顶的道观。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都挺感兴趣,毕竟平日里想旅游都没时间,难得遇到这么原生态鸟语花香的地方,更是兴奋不已,只是等爬到一半,说话的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都成了有气无力,整个队伍里大概是唯一比较闲适的就是何星瑜了。

他这身体体格虽然跟不上,可这段时间修炼之后加上吐气锻炼,还有一身的修为,这些路程对他而言根本没什么,后来还帮搬道具的工作人员一起在后面主动搬东西。

谷导本来还想着头一天到了地方准备准备就开拍,可没想到光是走到赶路等爬上山顶,天色就已经要黑了,好在因为提前说过,所以道观里后面的客房都打扫好能直接歇息,只是道观不大,只有五个道士,平日里也没人来这里,所以客房并不多。

只能两人一间或者三四人一间,好在客房都是大通铺,倒不会不够睡,这样分出来,谷导单独一间,何星瑜和罗金盛一间,只是罗金盛还没来,所以暂时何星瑜住一间。

安排妥当之后就都歇了,第二天才开始准备开机仪式,顺利开机。

罗金盛是在剧组到山上的第三天傍晚到的,风尘仆仆,只带了一个助理,脸色也有些白,精神也不好,等见到谷导和剧组的人更是连打了几个喷嚏,谷导安抚一通之后,倒是没说别的,不过瞧着罗金盛这病怏怏的模样,突然眼睛一亮:“还撑得住吗?刚好病了,那就先拍易道长病倒的那场戏。”

罗金盛本来也不愿意耽误进度,闻言自然是同意,只是今天晚了,他修养一晚明天倒是刚刚好。

只是他听说跟何星瑜一间房,想到自己病了怕传染给何星瑜,“谷导,没有别的房间了吗?我这病了万一把何先生也给连累病了,到时候更耽误进度。”罗金盛是感激何星瑜的,他这次之所以迟,就是前段时间他从何星瑜的朋友圈看到那个什么病情的症状,他之前听小姨无意间提过,想了想不放心就劝小姨去检查,没想到……真的确诊了。

幸亏是良性,但也需要主院,他这几天都陪在医院,直到手术结束他这才连忙赶过来,大概是担心加上连续熬夜让平日里不怎么生病的自己竟是病了,还病如山倒,只是这种事他又不想跟别人说,但想到要不说何星瑜他小姨拖久了可就……

谷导也担心何星瑜被传染,其实之前他也考虑过让何星瑜单独一间房,但道观的客房都很大,他之所以考虑这个是因为何星瑜的性向,跟谁住都不太合适,虽然没什么,但万一被有心人给……怕是不妥,之前罗金盛没来还好,如今两人住一间……

谷导想了想:“的确是不太好,这样,小何住我那间,我跟你住一间。”

“这怎么行?谷导你是导演,你要是病倒了可怎么办?”剧组有人开口,“要不然再问问道长们还有没有别的空房间,我昨天无意间看到一隅有个单独辟出来的院子,瞧着像是里面很多空房间,要不然问问能不能住那里?”

他这么一提其余人也表示看到了,只是因为锁着他们之前不明情况也不敢乱开口,可现在哪能让谷导让出自己的房间?他们心里其实也有点不服气何星瑜这个空降的主角,但之前微博上的事让他们很显然觉得这个何星瑜绝对有靠山不敢乱说,可大家都是十八线,可对方一来就演主角,还让罗影帝当配。

谷导皱眉,“不行,那里来之前道观的道长就说过是给特别的人准备的,不是客房,我们也不能随便进那里,也不能打扰里面的人。”

“可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让出一间房也行啊,要不去问问?”众人七嘴八舌的,这两天他们好奇所以都逛了一圈,对那个显然很不一样的院子好奇又羡慕,虽然看不出里面什么情况,可明显跟他们这些客房完全不同。

谷导想了想,也知道剧组耽搁一天花费不菲,只能硬着头皮找来了这道观管事的道长,他们开始拍戏之后,这五位道长白日里都不怎么露面,把地方让给他们,只除了一日三餐会送上吃食,只是味道一般,寡淡无味,可在这山上他们也不能要求太多。

等道长来了之后显然一愣,了解情况之后,垂眼说去询问一下贵客。

“那里面可是住了人?”谷导一听显然觉得这样冒然会不会不妥,毕竟这地方本来就是赞助的,万一得罪了人,也不想惹事。

道长笑笑:“那个地方是贵客住的,他每隔几年会来住一段时间,昨天晚上刚到,贫道只能去问一问,若是贵客不愿意,那只能诸位想想别的办法。”

谷导道了谢,道长离开之后不多时去而复返,带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贵客同意让出一间房但只让一人前去住,他听说是谷导的剧组才同意,说跟剧组里的何先生是旧相识,让出一间给何先生也可叙旧。”道长的话让所有人松口气的同时听到后面都刷的一下看向何星瑜。

何星瑜一脸懵:“我的旧相识?不知这位贵客是?”

道长道:“何先生去了就知道了。”

其他人忍不住嘀咕:“不能别人过去吗?怎么就偏偏……”大概是被人扯了一下,那人不敢说话了,毕竟是他们有求于人,这会儿对方答应让出一间,只是让出却指定了人住。

谷导看道长显然不愿再退让,一锤定音:“那就小何去住,其他人还按照原先的安排,小罗住在之前安排的两人间,小何不在,他一个人单独养病。明天拍易道长生病那场戏没问题吧?”

罗金盛自然没问题,谷导很快让别人去休息,等人离开之后,他拍了拍何星瑜的肩膀,又嘱咐一番才离开,只是离开前,何星瑜唤住了谷导:“明天那场戏需要星虚子给师兄送粥,由我来准备吧。”

罗金盛虽然没说为何来这么迟何星瑜却是猜到了,罗金盛生病应该也是因为褚旗的病情担心照顾所致,生病的人胃口本来就不好,而道观送来的一日三餐虽然说能果腹,但味道一般,说一般已经是客气,只能说能下咽,毕竟道观清修,不重口舌之谷欠,他们也不能要求太多。

不过罗金盛要是吃不好只会病拖得更久,何星瑜打算自己来做,算是还了之前罗金盛在微博上主动帮他的人情。

谷导一愣,随即想到这两天送来的饭,看了看罗金盛的脸色,既然小何主动开口,应该是比那些好吃一些,他同意了。

谷导走后何星瑜稍微收拾一下行李也很快离开了,罗金盛本来不懂为什么何先生要专门准备,随便对付对付不就行了?可等助理拿来晚饭,他看着一碗白粥一盘青菜一盘白菜愣住了:“这……这个?”

助理心虚,却也没办法:“罗哥,我、我打听过了,这两天大家都吃这个……”

罗金盛想着也许味道好呢,只是等尝了之后,罗金盛觉得自己不是矫情的人,但是,白粥的确是粥,白水一煮,熟了是熟了,但是……但是……这还算好的,青菜是直接水里一滚,盐应该是忘了放了,白菜更是……生切,就是大白菜。

罗金盛摸了摸肚皮,想着还要吃药,生无可恋把唯一能喝下去的白粥给喝了。

而另一边,何星瑜拿着一个小包,助理小牧本来想送过去,到了那个别院门口却被门口的一个西装男给拦了下来,只让何星瑜一人进.去。

何星瑜不知道这个旧相识是谁,可等看到这个西装男,想到这次的赞助商是誉氏,他突然脑海里闪过一种可能性,只是……誉家主不会这么闲跑这么远度假?

可等踏进.去,就看到这个小院虽小却五脏俱全,布置的格外雅致,九曲回廊,假石池塘,竟然还有游鱼,而唯一的凉亭里没放别的,倒是放了一个躺椅,一人正躺在那里,赫然正是那位誉家主。

何星瑜提着行李站在那里,最后上前,这还真是碰巧,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誉晗睁开眼,坐起身:“何先生。”

何星瑜笑笑:“誉先生,没想到是你。”

誉晗:“这里是誉氏的产业,我隔几年会来住一段时间,既然来了也不必客气,让小张带你去西厢房。”

何星瑜:“那这段时间打扰了。”

誉晗没和何星瑜多谈,很快出现一个助理带何星瑜去厢房,他发现这人似乎身上对他来说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何星瑜被小张带着沿着回廊踏进雕花门从东边往西厢房走,经过一处何星瑜看了眼刚好看到打开的房间竟是一个很全的小厨房,只是里面干干净净的显然没用过,他本来是打算明天借道观的厨房一用,这里既然有,“不知道这小厨房能不能用?”他想了想,停下脚步,毕竟是誉先生的地盘,本来想回去再问一下。

小张顺着何星瑜视线看到了,想到总裁的嘱咐,立刻道:“当然能,何先生想用什么尽管自便即可,不必客气。”

何星瑜想了想,既然誉先生的助理都这么说了,大不了他替那位挺喜欢吃的誉家主也做一份好了。

何星瑜会做吃的,毕竟三百年前他就住在道观一直自食其力,后来转世那十多年,他更是习的一手好厨艺,不过重生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兴趣再动手,但这里情况特别,偶尔做一次也没什么。

何星瑜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天没亮就起来了,这里静得出奇,只能听到鸟鸣,他洗漱之后去了小厨房,本来想着缺东西先找道长去借用一下,只是等进.去才发现里面虽然没用过,不过大概是提前准备了一些东西,他检查一下,东西都齐全,他找到自己需要的大米和一些蔬菜,很新鲜,不仅如此,一旁的鱼缸里还养了几条鱼。

不过大概是誉先生他们从没进来过并没发现,那几条鱼游的很欢实,何星瑜按照自己一开始的打算,打算做鱼片粥。

他先把大米泡了一些,这才开始生火,他已经很多年没生过火,好在记忆里的东西还在,倒是很快找到节奏,有条不紊生了火烧水并处理鱼,拿了一些需要用的蔬菜开始切,等食材准备好大米也泡好了,他开始烹制,不多时就有香气开始弥漫开。

誉晗是被一股子香得不可思议的味道给唤醒的,他这次来这里住目的就是为了他的食物,他来过这里很多次,所以也知道道观这些人的手艺,以前他都直接带着厨子过来,可后来吃腻之后,他后来干脆不吃或者直接让人空运过来一些成品。

他来之前都做好了准备,可这时候突然闻到这食物的香气,誉晗慢慢睁开眼,闻着味就出了门。

鱼片粥火候和时间需要把控,等何星瑜算着时间差不多已经好了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离要开拍还有二十分钟,他掀开瓦罐的盖子,顿时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开,刺激着人的味蕾,口吃生津。何星瑜显然是习惯了这些,面色无常最后放入一些盐搅拌调味,最后撒上葱花,明明也没做什么,却将一碗粥发挥到了极致,明明就是一碗很普通的粥,却香得让人觉得用什么去换都行。

何星瑜闻了闻味道知道完成,他将瓦罐这才端下来,刚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留给那位家主温着,只是刚往后退一步,发现后背贴在一个胸膛上,他愣了下,心底一惊,竟是没发现有人靠近,只是等回头看到来人:“……”

何星瑜无奈望着直勾勾盯着那一瓦罐鱼片粥的誉家主,“誉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誉晗的视线艰难从那粘稠香浓让他觉得自己以前喝的粥都白喝的视线中转到何星瑜食色可餐的脸上表情缓了缓:“刚来。”

何星瑜想到这位誉家主那唯一的爱好,不自觉嘴角带了笑:“誉先生可要尝一尝?”

誉晗几乎没任何迟疑颌首:“嗯。”

何星瑜盛出一碗,递给誉晗:“当心烫。”

誉晗嗯了声,动作优雅沉稳接过来,慢条斯理……一口气喝完了。

何星瑜:“……”

誉晗入口眼睛瞬间就亮得惊人,等对上何星瑜的视线,把空碗默默又递了过去。

何星瑜:“…………”

上一章:第39章 【互关吗?】 下一章:第41章 【吃撑了】
热门: 刀塔死亡学院 教练万岁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撒旦的情歌 蝴蝶杀人事件 古镇迷雾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拉普拉斯的魔女 手机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