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

上一章:第43章 【搭个伙?】 下一章:第45章 45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信他才有鬼,不挑食?很好养?誉家主你对自己的定位显然不太准确啊,他的视线对上誉晗那双眼,只是笑笑,没说话。

而他的笑让誉晗感觉到了危机,但是很显然对方没直接拒绝,那就是还有商量的余地,至于这个余地……誉晗几乎是没任何犹豫改了口补充道:“我胃口小不挑食,何先生吃什么我吃什么,每顿随何先生怎么做,如何?”在吃饱与不给吃之间,誉晗显然很聪明的选择了最有利的局势,左右都不能吃饱,但是能吃上先开开胃解解馋也不错,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食物彻底留在身边,什么时候能心甘情愿让他吃饱呢?

誉晗头一次发现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难题。

何星瑜就等他这句:“既然如此,那何某以后就做这个菜色的主了,不过,有个小忙需要誉先生帮忙,不知道方不方便?”

誉晗挑眉,心情不错,“方便。”别说一个,十个也没问题,当然,要是一个忙能换一盘菜就更好了。

何星瑜很快就把他的小忙说了,也很简单,就是他需要一些符纸,到时候要借助道观道长的手一一分给明天在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而其中一个特有的,需要另外给一个小姑娘。

之所以需要借誉家主的手,一则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二则这里是誉家主的产业,想要让道观的道长帮忙还守口如瓶,没有比他这个主人家更合适。

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誉晗应了之后就让助理去跟道长说了一声,等晚上的时候符纸送过来,何星瑜接过来写完之后每个都放在一个纸叠的符封里,符封都一样,但是其中有一张符纸上的符文却是不一样,这是专门为人准备的,而这个准备的人就是明姬雅身边那个助理。

何星瑜之前在山下看到明姬雅的时候也没多想,毕竟这是谷导的最后一部戏,到时候肯定很多人关注,罗金盛这个影帝都想参与,明姬雅虽然不缺曝光,可谷导的戏却是口碑,更何况她演的夫人人设也不错,可这个想法在之前离开时见到那个助理时却都改了。

那个助理的面相显然不好,倒不是命不久矣,却是身残之相,还不是一般的残疾,日后怕是生不如死,而本来她的面相并非如此,就像是本来应走的轨道突然被人硬生生掰向另外一个轨道,而这个改变的就是她身上的……替劫符。

替劫符顾名思义就是用来作为一个替身替别人挡劫的,只是既然是挡劫,改了别人的命数,自然没这么容易,是需要代价的,而这个代价就是,如果本来要应劫的人受了一成的罪过,那她就会受到代价的反噬需要承受十成的祸。

他之前见到明姬雅的时候,看到两人之间已经有着密切能看到的牵扯,一个既然有了替劫符,那这个助理要替的必然是为了明姬雅。

可明姬雅好端端的并没有什么大的劫数,可这只是之前,何星瑜之前就替明姬雅看过面向,看过之后并不想帮她,但何星瑜没想到她的心肠竟然狠毒到这种程度,她想留下那个孩子,还想守住自己的名声不被人诟病,竟然想到这种牺牲另外一个人的心思。

偏偏何星瑜即使知道了却不能直接找到这个助理,先不说她会不会信,即使信了,她作为助理又是在这深山怕是会第一时间告诉明姬雅,而明姬雅这个一手操作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何星瑜即使不想救明姬雅,却也不想因为她毁了谷导的这部剧。

他猜到明姬雅的打算很简单,她故意来参演这部剧,却同时让人给她身边的助理下了替劫符咒,而明姬雅一共就两场戏,其中一场需要吊威亚,到时候她会让人动手,到时候她在拍戏的时候受伤,瞧着很严重其实所有的祸都应到了助理身上,事后只需要将消息传出去,说伤得比较重,需要将养半年或者更久,而这个期间,她既寻到一个借口能安然秘密生下这个孩子,还能将锅推的一干二净。

可一个影后出了事,还这么大的事,那么她的影迷到时候肯定第一时间把所有的罪责都指向谷导以及这部剧,到时候即使换了人,怕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何星瑜脸色不怎么好看,助理手里给的符纸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至于明天……明姬雅想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连累这部剧,他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第二天一大早何星瑜就到了汇合的地方,他们现在道观里化好妆换好衣服,准备妥当之后就要去山下的一处林子里拍追杀戏份,明姬雅也是一大早就过来换好了衣服,她本来长得就不错,换好之后更是气质出尘,即使此刻满身狼狈的装扮也没让那张脸失色多少,谷导瞧着挺满意,刚要走的时候,一直没出现的道长过来了。

谷导奇怪,可本来就是他们借助别人的地方,还是上前客气询问,等得知道长是来送符纸的时候愣了下:“……这是?”现在道观都流行见人就送符纸?

道长垂眼,一板一眼:“这里保持了最原始的自然生长,野兽自然也多,这些符纸是一些平安符,会庇护诸位,若是遇到危险,会替你们挡过一劫。”

众人一脸懵,符纸……挡野兽?道长,虽然你们与世隔绝仙风道骨的,但也不带这样忽悠人的。可望着对方一板一眼的开始发符纸,他们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一一都收了下来,到底是一番好意。

因为这些符纸没什么区别,所以也都没在意。

明姬雅在不远处皱皱眉,尤其是视线落在何星瑜身上,看到他也拿了一个,还放在衣服里皱皱眉,应该是她多想了,看来这道观的道士也没这么清高,这是想拉拢他们给捐钱吗?她暗地里撇撇嘴,可为了怕别人看到,收到的时候也是一脸惊喜温柔笑着放在了袖口里。

她身边的助理也挺好奇的,跟着明姬雅贴身放好,这才赶紧去准备别的事了。

接下来下山一路上都很顺利,等到了地方要参演的人都吊好威亚之后,何星瑜是迟来上场的,开拍的时候就是何星瑜在林子里走着,突然远处听到有打斗声,他寻声过去,就看到一个狼狈的夫人被几个黑衣人追杀,夫人会武功,与几人缠斗在一起,虽然武功不错,却两拳难敌四手,很快落了下风,往这边跑的时候刚好就遇到了星虚子。

星虚子出手救了夫人,这第一场戏就算完了。

因为第二场戏不用吊威亚,所以明姬雅想要动手那就是在这场戏,何星瑜身上也掉了威压,他穿着一身道服信步走到这里,前方的打斗声传来,只是镜头虚晃,很快落在前方,正是吊着威压的夫人和几个黑衣人。

明姬雅能封影后演技自然不在话下,她有舞蹈底子,剑花舞起来也很好看,与几个黑衣人对打,剑是假的瞧着却也能唬人,却也不恋战,飞身而起,就朝着何星瑜这边纵身跃到树上,借着威压就朝下扑来,何星瑜是仰着头看着这近在咫尺的一幕,镜头并没转到他这里,他看到明姬雅借着树枝的遮挡,在飞身下来的时候,手在腰间绑着威亚的东西上一挥,在扑向何星瑜的时候何星瑜明显看到威压上方的绳子松动了一下。

所有人也因为这个耸动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脑海里只有一个字:完了!

明影后要是出了事可就糟糕了,更何况这么高的距离,虽然树枝不算高,却也有两三米高,吓得管道具的工作人员心里一扑腾,猛地一扯威亚,却几乎是加剧了威亚直接从明姬雅身上给脱落下来,眼看着明姬雅就要从树上直接扑到地上,连谷导都猛地站起身吓傻了眼,所有人忘记了动作,可就在这时,一道藏青色的身影突然翩然惊鸿而来,一只手提着一把剑,凌空飞过向上,衣袂蹁跹飞掠时将坠落而下的夫人一揽,足尖随之一点,稳稳当当带着傻了眼的夫人落地,广袖回旋间仿佛一朵惊心动魄的花,铺陈开,剑穗拂过眉眼,无一不精致让人舍不得转开视线。

所有人都傻了眼,本来以为会是一场危机,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轻易化解了,本来机位就是对着这一幕镜头,所以即使所有人都忘记了反应,何星瑜揽着夫人落在地上上,把台词也顺便说了:“这位夫人可还好?”

何星瑜面对着镜头低头,而受了惊吓的夫人则是仰着头,只能看到装饰精致此刻略显狼藉的发髻,玉簪荡了一下,停下来。

这时候已经算是拍完了,只需要再补一个夫人的镜头即可,所以,何星瑜等完成之后,面无表情把脸色难看之极的明姬雅松开。

明姬雅之前的打算是她落下时受伤扭到脚,到时候一片混乱,这里这么远,肯定是要送到山下去医治,她已经安排好了人到时候她去哪里谁也不会知道,她落下来这么重,肯定不会有人怀疑她怀了孩子,至于这么高的距离,她也不担心,她已经用身边的助理当了替劫的人,她不会受伤,只需要用演技到时候落地时捏破脚踝上的血袋即可,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明明万无一失的计划,明明她都已经找了人偷拍,到时候只需要发出去,这么重的伤势,她养个几个月完全没问题,可她哪里想到……这个何星瑜!竟然把她救了!

何星瑜松开明姬雅的瞬间,谷导等人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所有人赶紧一哄而上赶紧去询问有没有事,好端端的怎么绳子突然就松了,明姬雅在众人围过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表情,她装作惊魂未定的模样,松口气,“这次多亏了何先生,否则真不知道要怎么样了……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谷导等人也吓得不轻,等确定明影后的确没事之后,让助理扶着明姬雅去一旁先歇歇压压惊,谷导则是围着何星瑜夸赞不已,尤其是刚刚那一下,虽然有威亚吊着却也太厉害了,差点就以为真的会轻功一样。

何星瑜笑笑随便应付过去,谷导等再三确定明姬雅的确没伤到才松口气,这才去看刚刚拍到的,竟然一点错都没有,只需要再补几个镜头。

而另一边,明姬雅坐在那里,等前来询问安慰的人都走了之后,她低着头喝着助理递过来的水,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个何星瑜给弄死,该死的,她花了这么多功夫,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也就罢了,那个本来该替她承担祸的助理还一脸敬佩絮絮叨叨夸赞何星瑜,她脸色一沉:“闭嘴!”

助理本来正夸着何先生,出事的时候她吓傻了,毕竟她是影后的助理,若是出了事她首当其冲,可没想到会看到那一幕,简直就是心目中完美的男神,她太激动了想着何先生救了影后肯定也是感激的,可突然这么一声呵斥她愣了下,随即就不敢说话了,她怎么觉得……影后这么不高兴呢?

谷导等之后拍完何星瑜与几个黑衣人的打斗戏之后,第一场戏除了需要补几个明姬雅的特写镜头之外已经算是完成,可这位明影后刚刚受了惊吓,让补拍又不近人情,所以谁都没过去,想等明姬雅歇好了,要是不能拍就再挪挪,别的时间来拍也行,只是到时候有点麻烦,好在明姬雅还想维持着自己完美的人设,主动要求补拍。

第一场戏很快完成了,第二场则是推迟到下午,让明姬雅好好歇息,要是不舒服可以等明天再拍。

明姬雅笑笑拒绝了,只是等回到房间,门一关,脸就黑了下来,偏偏山里信号不好,她拨的电话一直拨不出去,更是气得要摔东西,可等对上小助理胆颤心惊的目光,也想到隔墙有耳,到底放了下来。

何星瑜心情不错,中午特意多做了几道菜,让本来只以为就两道菜开开胃的誉晗沉默吃完之后,“何先生,还有要帮忙的吗?尽管说,不用客气。”

何星瑜看他一眼:“没了。”

誉晗略显失望:“这样啊。”

何星瑜哪里看不出他话里的潜台词,忍不住嘴角弯了弯,“不过今天心情好,晚上想多做几道。”

果然看到对面的人眼睛立刻就亮了,瞧着……让他有种在养一只大型宠物的感觉。

很快何星瑜摇摇头把这个念头给挥掉了。

明姬雅下午的时候准时过来了,拍完了她剩余的戏份,她的戏算是已经都没了,剧组人的要给她庆祝送行被明姬雅拒绝了,说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接她,众人跟她不怎么熟也没敢怎么做主,更何况这里是道观也不方便,也就歇了心思。

何星瑜晚上回去的时候经过一处意外看到一人愣了下:“你……是在这里等我?”这里是通往小院的路,跟剧组的人住的地方刚好相反。

小姑娘正是明姬雅的助理小吉,她手里提着一个很精致的口袋,没敢看何星瑜,脸红红的,“何、何先生,我明天和明姐要下山了,这是我之前带到山上的零食,是一些肉脯一类的,很开胃,这里的食物……口味偏淡,我要下山就不需要了,何、何先生你要是不嫌弃,就、就留着吃吧。”她其实想说谢谢何先生救了明姐,要不然她怕是要被炒鱿鱼了,虽然明姐私下里不好照顾,但是这份薪水她真的很需要。

何星瑜瞧着小吉的眉眼,对方之前的面相已经变了,他嗯了声,接了过来,只是在接过来的瞬间,指腹间一缕灵力掠出去,找到小吉身上藏着的替劫符纸,而无声无息除掉了,同时不动声色道:“一路顺风。还有,谢谢你的零食,道长送给你的符纸,一直戴着吧,很灵的。”这就当成零食的交换好了。

小吉愣了下,她呆呆抬头,“啊?”

何星瑜笑笑,“别丢了,真的很灵。”

小吉压根没想到何星瑜真的接了,心里欢喜的不行,她觉得对方真的超级厉害,那么高的地方就那么腾的一下飞起来了,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何星瑜离开的背影,想到自己还没回答,“何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戴着的!”

何星瑜挥挥手,回去了,只是一开门,就看到一人蹲在门口,何星瑜定睛一看是罗金盛,无奈道:“罗先生,你怎么蹲在这里?病好了?”

罗金盛点点头,瞧着有点可怜:“病好了,但是我又害了另外一个病?”

“什么病?”何星瑜知道誉家主不喜别人打扰,这里又是誉晗的地盘,他也是客,也就不方便让罗金盛进.去,两人在门口就这么说着。

罗金盛伸.出一只手做凄惨状博取同情:“我饿……师弟啊,看在师兄病了的份上,能不能管饭,一顿,一顿就行!”他快被这里的吃食被逼疯了,之前那一顿他以为是道观的,还激动得不行,可等吃到中午那顿,他才知道他演戏生涯里最大的危机来了,他撑过了演技,撑过了前往影帝道路上的荆棘,但是……他竟然要马失前蹄在了道观里,他已经食不下咽好几顿了,再这样下去,他会疯的。

何星瑜嘴角抽了抽:“罗先生夸张了,这里我也是借住,当真不方便。”

罗金盛:“就一顿,要不……一口也行。”

何星瑜想了想,刚想回答,一道幽幽的声音隔着一道门传来,言简意赅:“不、行。”

罗金盛顿时扒在门上:“为什么不行?”

这时门打开,露出誉晗那张生人勿近的脸,高冷睥睨瞅着他:“因为……我都不够吃。”凭什么还要分给他,之前喝了他的粥,他还没怎么样,他还想从他口中夺食?想得美!

罗金盛垂死挣扎:“我……掏钱!多少都行。”

何星瑜在一旁:“……”

誉晗双手环胸,丝毫不让:“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

罗金盛瞧着也不像,琢磨一下,不缺钱那缺别的,他咬咬牙:“你让我蹭个饭,我是兴晟娱乐的股东,可以给你个机遇,要拍戏吗?要当影帝吗?”

何星瑜:“…………”

果然,誉晗上上下下打量罗金盛一眼,突然叹息一声,他为什么要跟他废话:“我姓誉。”

罗金盛哦了声,所以呢?“我姓罗,誉先生你好,给蹭个饭呗?凭你这颜值,保你不出两年当大明星怎么样?”

誉晗:“……”

罗金盛终于发现连他高冷的师弟也一脸复杂看着他,他终于从两人怪异的表情中提取出关键词:“誉?”这个姓氏……有点不多,也有点……耳熟。

何星瑜好心提醒:“……你老板。”

罗金盛:“…………”

罗金盛僵硬着脖子看看何星瑜再看看面无表情的誉晗,突然觉得后背有小风冷飕飕的,他内心纠结一番,最终还是转过身仰头看看天,“咦,天怎么黑了?我大概是梦游了,哎,真是病糊涂了,路都走错了。”

何星瑜无奈看着罗金盛这模样,摇摇头笑了:“明天早上我给你多做一份早点,你让助理过来拿。”

罗金盛猛地回身,瞬间头也不疼了精神也好了:“师弟……”真是太好了。

只是对上师弟旁边的黑脸老板,算了,他还是赶紧溜儿吧。

誉晗虽然不高兴却也没说什么,他能看得出来食物对这家伙的态度很好,得罪食物代表着每顿两道菜都没了,算了,早点让出去一份就一份了。

何星瑜原本还以为誉家主这护食的会不乐意,没想到对方不仅没问,等回去的途中还贴心问道:“这个罗先生似乎病的不清,明天早点要不要多准备几样?万一不合口呢?”一样给他一口,剩下的食物吃完就都是他了。

何星瑜:“……”誉家主,你心思还能更明显一点吗?

明姬雅第二天带着助理等人就下了山,而之后半个月的戏份拍的都很顺利,剧组所有人在吃道观的食物快淡出鸟的时候,谷导终于也忍不了这些食物大发善心放了所有人两天假,让他们可以下山自己去找食物解解馋。

上一章:第43章 【搭个伙?】 下一章:第45章 45
热门: 青春的证明 超级指环王 疾风回旋曲 布鲁特斯的心脏 消失的爱人 不连续杀人事件 超禁忌游戏3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荷兰鞋之谜 星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