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45

上一章:第44章 44 下一章:第46章 46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算了算拍过的戏份,第一部 分在山上需要拍的差不多已经走了大半,同样的,剧组之前的人也走了不少,不过后面需要的角色的人也重新过来了,换了一茬的人,应该还有一部分没来,谷导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最重要的应该就是道观这边的吃食问题。

观里的道长虽然能吃肉,但也不是所有的都吃,还有一些味道重的也不能吃,大概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们干脆大多时候是如素的,他们常年习惯这么吃到没什么,可剧组的人吃了半个月已经都面如菜色,精神萎靡。

尤其是罗金盛这个无肉不欢的,最近天天最长做的就是每天一大早天不亮就蹲在门口等着何星瑜给他多做的这一份早饭。

誉晗虽然瞧见了也没说什么,毕竟……自从多了一张嘴,食物做的早饭花样明显多了,虽然不爽,可为了能多吃一样,誉晗觉得也没什么不能忍的,所以从助理那得知要放假两天下山,誉晗慢慢坐起身:“此话当真?”

助理心虚却还是老老实实点头,他这半个月虽然大部分都是在别处吃的,但偶尔何先生盛情邀请,他闻着那味也顶.着家主死亡注视的目光吃了几次,味道简直让人毕生难忘,所以得知谷导的意思之后他赶紧就过来禀告了,不用他说,几乎能体会到此刻家主问话里的潜台词:何先生要下山,那谁来做饭?

助理吞了吞口水:“老板,唐特助……已经过来了,昨晚的飞机,算算时间,差不多等会儿就会到山上了。”

誉晗嗯了声,唐半生这时候过来他倒是不意外,还有几天就到时间了,唐半生担心他提前过来准备,不过他也觉得自己那天的确需要离开避开,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食物做的东西,他晚上需要整夜不睡克制,而随着那个日子逼近,似乎有愈发压制不住的时候,不过不多,很快就能被他给压制下去。

誉晗也纠结过,最后还是选择……食物。

何星瑜他们得了谷导的好意分开离开,不过何星瑜刚走了没几步,发现罗金盛跟了过来,罗金盛还有两场戏就杀青了,一场是两人在村落借宿的戏份,另外一场就是易道长在山顶土匪窝身死的戏份,这两天谷导他们要去山上布置简易的茅草屋,到时候道具也逼真一些。

何星瑜原本还以为罗金盛是要过来跟他商议之后的两场戏,可虽知道一开始还在别人视线里的时候罗金盛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等离开去了另外一条路,一拐弯,罗金盛立刻手搭了过来,哥两好压低声音朝着何星瑜嘿嘿笑:“师弟,我让人送了很多宝贝过来,这两天要不要去野炊?”去吧去吧,他双眼冒光瞅着何星瑜,显然只是早饭已经满足不了他,他想吃肉,所以不惜让人偷偷摸.摸送过来很多烤串,各式各样的,还有烤具一应俱全。

他想过了,这里只有两个厨房,一个是道长们用的,不过道长他们是吃素的,顺便会给他们做吃的,别人的地盘,不能烤;而另外一个虽然能做肉,但是……他没这个胆子过去。

自从知道那人竟然就是誉氏的家主,罗金盛这种也怂了,毕竟他虽然是兴晟的股东,对方却是掌控整个兴晟命脉的人,真是……比不过。

但是这次不一样,烤串可是随便找个地方都能烤,到时候就算是那位家主来了,食物是他备的,总不能不让他吃吧?

何星瑜无奈看着罗金盛:“罗哥,还是算了,我对野炊不感兴趣。”

罗金盛双眼饱含可怜绝望瞅着他:“师弟,烤串啤酒微风溪水外加鸟鸣……你真的真的不想去吗?万一誉总也想去呢?”

何星瑜:“那要不……你问问誉总你们两个去?”

罗金盛:“……”可厨子不跟着去,他和那个能吃的去干吗?嫌食物不够吃还是嫌他不能吃?

可看何星瑜是真的对下山不感兴趣,罗金盛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问一问那位誉总,也许对方和他一起劝劝,兴许师弟就真的想去了呢?

罗金盛跟着何星瑜回了小院,在门口的时候遇到了被道长带着刚好过来的唐半生。

唐半生已经从助理那里知道小何先生跟家主住在一起,他倒是乐见其成,只是依然隐隐心里有些担忧,从他最近得到的消息,家主似乎对小何先生并不是真的有所求,当然,也不是真的没所求,可求的不是人……而是他那一手厨艺。

唐半生在何星瑜两人走过来的时候视线已经在两人身上扫过一遍:“何先生,罗先生。”

罗金盛是认识唐半生的,虽然早知道那位是誉家主,可真的看到唐半生也挺惊讶,“唐特助,你这是……来接誉总回去?”这么惊喜的吗?那他以后岂不是就能守着师弟吃独食了?

唐半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罗影帝看到他这么惊喜,好脾气笑了笑:“不是,我的工作告一段落,刚好有些合同需要拿给誉总看,就一起带过来顺便住几天。”

“这样啊……”罗金盛失望不已,刚刚那一刻,他甚至已经把之后这段时间怎么过都想好了,这位家主下山之后,他就借用一下这个院子,就算是不借,他就算是求也把师弟给求下山,两天六顿,不,他能吃十顿,顿顿不重样!

可是……这个誉总怎么就还不走呢?一个家主这么闲的吗?

唐半生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之后落在何星瑜身上:“两位怎么一起过来了?”

何星瑜:“罗哥想找誉总。”

唐半生又多看了罗金盛一眼,“这样,那就一起过来吧。”

誉晗已经算着时间等在凉亭里,听到开门声的时候,他已经嗅到了唐半生和何星瑜的气息,只是……这次却还多了一个,是那个每天都来从他口中抢早饭的人,他黑漆漆的瞳仁里倒是没表现出什么,只是坐起身,身边的助理在替他摇着扇子,他身上换上宽松的常服,看过来时,罗金盛刚好偷瞄过来,心虚了一下,可随之低咳一声,镇定保持着自己一个影帝该有的高冷:“誉总,叨扰了。”

誉晗嗯了声,上上下下扫视一圈:这家伙过来干嘛?这大晚上的,不会是想来蹭饭吧?早上让你蹭已经是不得已的事,竟然还想一天蹭两顿?胆肥了啊你。

罗金盛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小院子怎么这么冷,明明都到夏天了。

他跟着何星瑜走过去,老老实实的。

何星瑜没看到两人之间视线的交流,把罗金盛来的目的说了出来:“誉先生,罗哥有事想问你,你们说吧,我先回去了。”说罢,把地方让给他们就打算离开,却被罗金盛给拽住了。

而几乎是同时,何星瑜和誉晗的目光都落在了罗金盛拽着何星瑜衣袖的那只手上,尤其是后者的目光,更是皱着眉脸色不善盯着罗金盛那只手,怎么看都觉得这只手怎么就这么碍眼?可以说不止是碍眼了,还让誉晗想把人直接从院子里踹到院外,开门放猪。

何星瑜没想到罗金盛会突然拉住他,回过神时大概是所有人的目光随即都看了过来,罗金盛低咳一声松开手:“师弟先别走,等下我还有事要跟你说。”师弟走了还怎么一起劝他下山野炊啊?

何星瑜点点头:“那好。”

罗金盛松口气,这才看向誉晗,结果发现一对上这位誉家主的目光像是想捏死他,他定睛再看过去,发现对方依然恢复了漫不经心的冷漠,淡淡开口:“怎么?罗先生要问誉某什么事?”

罗金盛:“是这样的,谷导说这段时间辛苦了,所以放了我们剧组所有人两天假,我想着吧,难得有时间,天时地利都有了,我从山下空运来不少烤串,都是新鲜的肉,还有一些烤料烤具,想着不如这两天就去找个地方野炊一下,本来邀请了师弟,但是师弟不想去……所以顺便想问问誉总……你、去、吗?”说着的时候深深看着誉晗,把自己的深意传达给对方,野炊啊,烤串啊,香喷喷的烤串,滋味多美好,誉总你自行体会啊,答应把答应吧,顺便把师弟一起带过去!

誉晗面无表情看着他,像是看杂耍一样看着罗金盛跟他挤眉弄眼,言简意赅:“不去。”他为什么要多带一个人?他明明可以单独跟食物一起去。

罗金盛从誉晗的眼神中捕捉到了这个不怀好意的打算,顿时鼓着脸气到了:这个卑鄙小人!

誉晗朝他笑笑:“要不是罗先生说起来我差点忘了,我这院子里还养着一头野猪,膘肥体壮的,整个烤来吃,想必……”

罗金盛觉得自己更馋了,“一起多好。”

一旁的何星瑜默默看了两人一眼,终于明白罗金盛打的什么主意,誉家主又是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个最重要的,我、不、打、算、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危险,一只膘肥体壮的野猪哼哼唧唧迈着四只蹄子,咬着一嘴的草扭着屁.股甩着短尾巴过来了,躲在角落喷着鼻息,正是之前那只野猪,这半个月被何星瑜养着养着,大概是这山上空气好灵力充沛,倒是比一般的野猪聪明得多,自从被何星瑜养着就特别听话,所以这几天都放在一个角落用栅栏围着,这会儿不知道怎么跑出来了,黑豆眼委委屈屈瞅着何星瑜,哼哼唧唧的,要被烤了,吃草都不香了。

何星瑜被它这模样逗笑了,想了想之前本来就是要放生的,只是一直拍戏没时间,加上这野猪的确膘肥体壮的,要是放的地方进了也不妥,可要放到深山老林里,却需要亲自带着去,这两天倒是时间刚刚好。

何星瑜想了想,“我突然觉得这两天闲着也闲着,不如……就去烧烤好了,顺便,把它给放生了。”

罗金盛和誉晗默默对视一眼,再面无表情转向黑豆眼亮晶晶的野猪:???所以,他们这是还不如一头猪吗?

他们竟然是顺带的,而放生这头猪才是目的吧?

罗金盛虽然达到了目的,可为什么就觉得一点不开心呢?

何星瑜看两人没意见就带着野猪回去了,把它的食槽里填满干草和一些水就去小厨房做晚饭,罗金盛在誉晗目光威胁下主动离开了明天一早再来一起下山……额,放生。

罗金盛和何星瑜离开之后,一时间只剩下誉晗唐半生三人,唐半生让助理离开,这才跟着誉晗去了房间,等门一关,唐半生才问出这段时间一直担心的事:“家主,你的身体……可还好?”

誉晗嗯了声:“无碍。”

唐半生却不放心,“还有几天……怕是不太妥当,要不还是下山的好。”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还真怕万一。

誉晗看他一眼没说话,可态度却是很坚持,最后唐半生只能压下心头的担心,不过这担心在吃完晚饭之后,唐半生明白为什么家主要留下来了,其实想想家主以前的确是都能控制,家主都说没事了,所以他瞎操心什么是不是?“咳,家主,我想过了……还有几天我的确不放心你,你要是想留在山上就留着了,不过,还是我留在这里陪着你,比较放心。”

誉晗看他一眼,声音慢悠悠的:“是、吗?”又来一个抢食的吗?

唐半生低咳一声,慢慢心虚垂下眼,不过,到底是唐半生跟别的助理不同,誉晗勉强还是把人给留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罗金盛就来报道,一行人下了山,而剧组的其他人压根等不到第二天所以当天晚上就抹黑下山狂嗨去了。

何星瑜他们先去半山腰的深山密林把野猪放生了,之后寻个地方野炊,大概是吃好了,罗金盛着实不想放弃剩下一天半,撺掇跟他一样的唐半生,拿眼神示意唐半生:你想想,你回去之后能这么自在的烤吗?那可是道观,可山下可还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等回去之后多没意思?更何况,誉总可不会多分你一些,说不定还嫌弃你吃得太多就赶人了。

唐半生也不知道明明都是一样的烤料一样的食材,怎么就何先生烤的格外好吃一些。

何星瑜下了山倒是觉得其实下山走走也没什么,所以罗金盛两人开口邀请时,他直接同意了。

而想好无数规劝说辞的两人:???总觉得他们还有很多发挥的余地没能发挥出来。

山下需要做几个小时的车才能到最近的小镇,空气很好,好在唐半生带来的人本来就待在山下,车还有别的都是一应俱全,唐半生他们倒是无所谓,毕竟虽然唐半生上过电视,这里地方偏一些知名度不大,看到也只当是长得像,但罗金盛不一样,他成名很久,所以只能戴上墨镜和口罩。

唐半生等到了小镇上,却还有他自己的小心思,他让随行的助理离开之后,支开了罗金盛,“罗先生,我们去那边走走,让何先生和誉先生一起去那边瞧瞧,到时候我们在这里会和就行了,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不好好逛逛?”

罗金盛:你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干嘛非要拉着我单独逛?

他的目光在唐半生的脸上扫过,最后想到一种可能性:“你……不会是我的影迷吧?”

唐半生:“…………”

唐半生好久没一口气被憋得没上来,面上不显温和笑笑:“罗先生想多了,我只是觉得当电灯泡不、好。”

罗金盛难以置信迅速朝不远处看去,发现师弟和那位誉总走远了,正站在一个卦摊前凝神注目,因为是小镇青石路有点窄,刚好这时候有一辆自行车经过,车铃叮叮当当的,那位誉总顺势揽着何师弟的肩膀给揽在怀里,从罗金盛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位誉总几乎把何师弟整个环在怀里,随后低下头似乎说了什么,何师弟退后一步,仰头朝他笑笑,只露出个侧脸,却笑得……很好看。

他们到小镇的时候本来天已经快黑了,夕阳照在两人脸上,怎么看……都暧.昧不已。

罗金盛看何星瑜看过来,嗖的一下把视线收过来,僵硬着身体背过身,迅速把手臂搭上唐半生的肩膀,嘀嘀咕咕的:“你别告诉我……师弟和誉总他们……他们……”他偏过头,挤了挤眼,把未完的话表现的淋漓尽致。

唐半生本来就有意要让他往这边引,省得当电灯泡,却也不会真的承认:“不是。”

罗金盛:可你这表情可不是这样的。

罗金盛愈发的相信,他靠得更近了,想了想,还是不当电灯泡了,师弟刚甩了那个渣男,这会儿也许也需要一段新恋情,他怎么能挡别人桃花?想了想,和唐半生勾肩搭背:“行,那我们单独去逛。”

唐半生瞧着他那条手臂嘴角僵了僵,可为了家主,他想了想大家都是直男,搭个肩也没什么:“那我们去说一声。”

所以等何星瑜发现两人没跟上来回头看时就看到两人勾肩搭背的一面,他挑了下眉,之后两人齐齐转身看过来,还相视一笑之后勾肩搭背过来,说要单独去走走,到时候在这里汇合就行,说完还互相拍着后背。

何星瑜的目光在两人的动作上扫过,随后视线落在罗金盛眉眼上,等看到罗金盛的面容隐隐有一朵桃花在处在绽放前的花骨朵,他想了想,难道……罗哥桃花要开了?只是唐特助明明不像是有桃花的模样?难道……罗哥单相思?

他自然没意见,让两人去就行了,等两人哥两好离开,何星瑜想到罗金盛的那朵桃花,沉默了。

誉晗本来还没多想,可食物是不是沉默的时间久了?他眯着眼看了眼已经走到拐角的两人,食物对这个罗影帝是不是太过关注了?

就在誉晗想要唤何星瑜的时候,就看到食物突然不纠结了,直接开口:“誉先生,唐先生……是直男吗?”

誉晗:???

誉晗上一秒还在想食物是不是关注那位罗影帝太久,食物有个前男友,难道是看上这个罗影帝了?结果,事情似乎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食物竟然在问……唐特助?所以他问唐特助是不是直男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誉晗觉得心里有那么一瞬间很不舒服,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即使抢的这个人是唐特助也是无法忍受的,可望着食物清澈认真的双眼,他垂着眼,遮住眼底的情绪,偏过头:“不知道。”

“嗯?”何星瑜愣了下,“不知道?”是直男就是不是直男就不是,怎么会是不知道?他想到一种可能性,迟疑一番,虽然打听别人隐私不好,可看到罗哥桃花要开了,还是刚刚开的,万一唐特助不是,那岂不是注定要失恋?他迟疑一下,还是问出声:“不知道的意思是唐特助没谈过男女朋友?”

誉晗嗯了声:“他小时候就在誉家,他父亲也是在誉家做事的,所以他很小我就认识他,他没谈过男朋友或者女朋友,所以并清楚他的性向。”誉晗最近在网上学了不少东西,自然也包括何星瑜问的这些。

何星瑜若有所思,看来也不是没有机会,既然不是纯种的直男,那就好,何星瑜也就没继续问,转头继续看着面前这个卦摊。

摊主就随意坐在一个马扎上,他面前坐着一个妇人,他之所以和誉家主停在这里,就因为听到这个妇人说的事,如果是别的不轻不重的也就罢了,可明显是要命的事,他既然遇到了就容不得这个假道士胡说八道。

不只是这一个摊位,这一条街还有很多摊位,都像是这样,很显然因为这里不远处有几处道观的原因所以这个小镇都很迷这些,也生出这么一个产业。

摊主假道士早就看到何星瑜和誉晗两人了,这两位长得好身上穿的衣服也不俗,一看就是来这里旅游非富即贵的,他本来想赶紧给他们“算算”,糊弄点钱,可没想到面前这个也是头肥羊,假道士也不想放过这只,就开始胡说起来。

“……你说的这个贫道已经知道了,不过具体还需要亲自去瞧瞧,不如这位道友先留个地址,到时候贫道会亲自上门拜访为道友除灾辟祸。”

妇人千恩万谢,赶紧从钱包里拿出带来的所有钱就要给假道士,她本来没打算算这个,可这个道长说的她家的事很准确,她就信了,抱着一丝希冀感恩戴德,就在假道士要接过来的时候,却被挡住了:“这位道长算的这么准,不如帮我算算?”

上一章:第44章 44 下一章:第46章 46
热门: H庄园的午餐 子夜悲歌 红的组曲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血字的研究 蓝裙子杀人事件 幻影怪人 绿洲中的领主 借镜杀人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 鹰巢海角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