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6

上一章:第45章 45 下一章:第47章 47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道士愣了下,显然没想到何星瑜会这时候开口,他都要拿到钱了,这先生怎么回事?“这位先生,先来后到,你先让这位女士付了钱,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何星瑜却没松手,他朝那穿着道袍束着发髻,还故意粘了假胡子瞧着还真像那么回事的道士,“这还真不行。”

“你……什么意思?”假道士有那么一瞬差点炸了,可想到不能吓跑了到嘴的鸭子,再说了,发火也不符合他故意营造的想风道骨的感觉,“这位先生,莫不是……想来找茬不成?”

“找茬倒不是,”何星瑜看假道士神色缓下来,笑了笑,“踢馆倒是真的。”

假道士:“…………”

周边的小贩闻言蹭的一下把视线给转了过来,毕竟,踢馆什么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可瞧着这年轻人也不像是道士啊?踢什么馆?

假道士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你这年轻人瞧着白白净净的,怎么净捣乱,别耽误别人的事,你的生意,贫道不做了。”

说着,拽了拽妇人手里的那一叠钱,虽然不多,但少说也有一千,他平日里给人算卦也就百八十,没想到平日里闲着没事儿瞧到的情况,竟然真的让他逮到一只肥羊。

只是妇人松了手,那年轻人却没松手。

假道士怕把钱给拽烂了,也不敢用劲儿,“你这后生……”这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年轻人身后站着一直没说话的男子冷着脸,面无表情看着他,冷冷的,“松开。”

也不知怎么的,听着这两个字,假道士感觉一股威压铺面袭来,他回过神的时候竟然真的松开了手。

何星瑜将那一叠钱拿了回来并没有自己收起来,也没有重新交给之前的妇人,他看出来这妇人是真的信了假道士,也是,从他刚刚听到的,如果不是看出这妇人的面相,他还真信了这厮的鬼话。

妇人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她一开始被突然出现的情况被弄懵了,等回过神,想开口说什么,可张张嘴被身边这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年轻人给吓到了。

她在这小镇生活了几十年了,还是头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出色的,虽然他们这里偏,可风景好每年还是有不少人专门过来旅游,男男女女她也遇到过不少,可长得比明星还要好看的,她还是头一次遇到,一遇到,还是两个。

可她担心得罪大师,万一不再去帮她家的话,她硬着头皮小声开口:“先生,你……”

何星瑜扭头朝妇人笑笑,“大姐,既然遇到了都是缘分,你瞧我也不像是骗你钱的是不是?左右你的目的也是为了解决问题,也不急于一时,这钱就搁在这里,我跟这位‘大师’比试比试,要是我胜了,那就是比这‘大师’还厉害,你干嘛还找他?我免费给你解决怎么样?”

这下不止妇人愣了,其他人也愣了,“呦,还有不要钱免费给帮忙的好事啊?这别是骗子吧?”

“你可别胡说,小伙子长得这么俊儿,哪里像骗子呦?”

“哈哈哈,徐婶儿,你是不是看上小伙子了?想带回去当女婿啊哈哈哈不过你急了点,你闺女可还在上高中呢!”

“滚滚滚,少往老娘身上扯,瘪犊子!”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倒是把气氛给缓和不少,假道士哪里会这个,可他瞧着这年轻人也不像是真有本事的,难道是想替这个妇人出头?

假道士虽然舍不得这一千多,却也不想惹事,干脆直接摆手:“我好心好意损阴德帮你,你既然信他,那贫道爱莫能助,这钱你拿回去吧。”

他这么一说妇人急了,“大师别、别别……”

何星瑜看他一眼,不咸不淡开口用激将法:“哦?怕了,知道自己没本事怕暴露,干脆就不做生意了?行啊,既然知道吃不起这碗饭,那大家也做个见证,以后他要是来了,就说他就是一个骗子神棍,别信他。”

“你!”假道士彻底被激怒了,要真让人这么干,他以后还怎么混饭吃?“贫道跟你比!可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

何星瑜淡淡看他一眼,“我若是输了,前头那个提款机看到了吗?当场取三万给你;可我若是赢了,证明你没本事,那从此之后别再做这行。”

如果只是小打小闹混口饭吃也就罢了,可这人明知道这妇人这是救命钱还贪心,那这一行,他就别想再踏足。

假道士一开始还因为那三万欣喜,听到后面一激灵,可再看看这年轻人,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不信这世上真的有能掐会算的,谁不是随口瞎掰胡话张口就来,也就是懂点皮毛?

更何况,因为刚刚这边的动静,已经很多人围了过来,不过这时候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倒是没太看清楚何星瑜两人的模样,假道士瞧着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人,咬咬牙:“赌就赌,贫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除了三万块,你还要给我道歉!鞠躬,九十度,大声让所有人都知道你错了。”

誉晗瞳仁一沉,刚想上前被何星瑜按住了手臂,“好。”

假道士既然已经开了口,“你想怎么赌?”

何星瑜道:“在这里随便找三个人给他算一卦,看谁算得准,三局两胜,就是谁赢。”

假道士眼睛一亮,尤其是瞧见几个熟悉的人,这还不……

可他这个念头刚起,就听到年轻人继续补充:“公平起见,由这位大姐来选人。”

被突然点中的妇人愣了下:“啊?”

何星瑜安抚朝她笑笑:“麻烦了。”

妇人脸一红,喃喃点点头:“好、好,不麻烦不麻烦。”年轻人长得可真好,要是她儿子也长得这么好是不是早就结婚生子也不用费心思跑出去,结果没出人头地反而弄成这样。

妇人显然平日里不怎么跟人打交道,手里紧紧捏着一个袋子,环顾一圈,望着众人殷切举手的动作,拘谨地低着头,忍不住去看何星瑜,也不知怎么的,看到年轻人,她总觉得有种信任心就静下来的感觉。

妇人干脆闭着眼,随手指了三个。

她是分了三个方向指的,还真是巧了,一个老人,一个年轻姑娘,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穿着不知哪个学校的校服,显然是回家的途中凑热闹。

三人被点出来时愣了下,老人背着手也只是吃了饭遛弯儿,少年背着书包有点拘谨,带着一个厚底眼镜,很是内向,低着头往后缩,被热情的众人推出来,“小弟弟,这么好的机会干嘛往后躲啊,万一真的是大师,这可是免费给算一卦,多好的事!”

年轻姑娘倒是个外向,大胆先站出来,视线却是盯着何星瑜吃吃笑,笑得很是灿烂,显然看上何星瑜这张脸了,“帅哥,那等算完能加个微信不?”

她这话一落,所有人忍不住又哈哈哈笑了起来。

何星瑜身边的誉晗黑了脸,不过天黑,四周只有两边店铺发出来的光,瞧不真切。

何星瑜笑笑:“不行。”

“啊?这样啊,”年轻姑娘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突然伸手,“那你拒绝我是因为他吗?”

何星瑜一愣,顺着他的手看到也是身体一僵的誉晗,无奈,“小姑娘,别瞎说,这是我朋友。”

年轻姑娘的视线却是在扫见两人的身高差还有显然她手指过去的时候,虽然没看清,可怎么觉得身后那个一直冷着脸周身气息比较可怕的男人心情很不错?她拖长了嗓音,“是——嘛?”她怎么觉得有戏?甚至已经开始脑补,自己先吃吃笑起来。

其他人也笑起来,却没当回事,催促着何星瑜和假道士赶紧比试。

比完了看完戏他们还要回去吃饭。

假道士脸色不好看,这点出来的三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可同样的,那年轻人怕是也不认识,他松口气,“你们三个谁先来?”

何星瑜不着急,搬了个小马扎坐下来,誉晗就站在他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保镖,人高马大,很有威慑作用。

年轻姑娘是个热情的,先举手:“我我我!”

有人已经拿了灯过来照明,众人自发让开让六人在里面围成一个圈,何星瑜坐的低,也不怕有人看到他模样。

他和假道士坐在一起,中间隔了半个手臂的距离,三人则是坐在身前,两边隔了一张假道士之前故意装模作样摆着的五行八卦的红纸,上面写了很多生僻的符咒词汇,瞧着给人一种云里雾里高大上的错觉。

三人很快按照排好的迅速坐下来,年轻姑娘第一个,老人第二个,少年第三个。

年轻姑娘先摊开手:“看手相吗?”

何星瑜看向假道士:“道长先来?”

假道士倒是不客气,他觉得两人应该都是糊弄人的,那些糊弄人的话十之八九都一样,他得先占领高地,若是这年轻人随后跟他说的一样,看他怎么奚落他!

假道士嗯了声,故意摸了一把胡子,装作仙风道骨的感觉:“那贫道就不客气了。”他说着看了看年轻姑娘的手相,问姑娘要看什么?

年轻姑娘瞥了何星瑜一眼,笑嘻嘻的:“我看姻缘。”

假道士嗯了声,瞧着她的姻缘线,开始胡诌起来,专门捡着好听的说,什么家庭和美云云,怎么夸怎么来,毕竟最后准不准要让这三位来评判。

年轻姑娘倒是被夸得笑成一朵花,也没说对也没说不对,等假道士说完,伸.出手,依然是笑嘻嘻的,“小先生,你给瞅瞅呗?”

何星瑜瞧了眼递到面前的掌心,小姑娘瞧着二十三四岁,长得偏娇.小,笑眯眯的,眼睛会弯起来,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这时候伸.出手想借着这个机会调.戏一番何星瑜。

誉晗站在何星瑜身后薄唇紧抿,很不喜欢这些人瞧着食物的模样,尤其是这小姑娘的,更不喜欢。

可虽然不喜欢,誉晗倒是也没说什么,只是黑着脸,散发着冷意让小姑娘别笑得这么甜,万一把食物给勾走了怎么办?

好在何星瑜并没有像假道士一样握住小姑娘的手看手相,他的眉眼落在小姑娘的面相上,温和笑笑:“我不看手相,我给你看面相即可。”

小姑娘失望道:“这样啊……看来术业有专攻,行吧,那小哥哥你觉得我面相如何?”

何星瑜:“大富大贵之相,也旺夫,日后定会家庭和美,夫妻琴瑟和鸣。”

好听的话谁都喜欢听,显然小姑娘也没当回事,依然笑嘻嘻的,不过,这跟之前假道士说得也差不多,假道士就知道这年轻人压根没什么本事,漫不经心看过去,装作不经意般提醒:“看来,贫道跟这位道友算的一模一样啊。”

这一模一样四个字就有说头了,有不少人被带骗,嘀咕年轻人别是跟着道长说的吧?

何星瑜并不气,他慢悠悠继续道:“既然姑娘问姻缘,那我就多说几句。虽说姑娘日后定会家庭和美夫妻琴瑟和鸣,可中间因为一些误会却是会耽误几年,你这一生中会有三段恋情,第一段是初恋,两人情投意合,却只有一年的缘分,途中因为误会两人分开;第二段你接受了一个一直追你的,但却有缘无分,虽说他很好,却无法让你动心,你们相处三年,最后还是分开;第三段会成就一番姻缘,却也是峰回路转,是你的第一任,兜兜转转。小姑娘,既然喜欢,那就重新去追,也许,那个人也在等你回头说不定。”

何星瑜的话让原本一直笑嘻嘻圆脸的小姑娘愣住了,她嘴角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随着何星瑜的话,眼底先是怔愣的随后是难以置信的震惊,到了最后却是变成了泪眼婆娑,她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哑着嗓子:“你说我最后会跟他……走在一起?”

何星瑜看着小姑娘的面相,她的姻缘重新连起来会在几年后,可既然有缘遇到了,他不介意当这个月老提前提醒一二,“是,当初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年轻时因为意气赌气分开,既然后悔了,那就去找到人说清楚,他一直在等你回头。”

小姑娘愣愣坐在那里,眼泪流下来,众人听得一脸懵,本来觉得这年轻人胡说什么,可看小姑娘这模样……显然是说准了啊。

几乎不用等众人询问什么,小姑娘清醒过来,猛地站起身,眼睛亮晶晶的:“我、我去找他说清楚!谢谢小哥哥!啊不是,谢谢大师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请你吃喜糖!”说完,急匆匆站起身,拨开围观的人就要往外冲,想起什么,又猛地回来,“小哥哥说得才对!我站小哥哥!”说完不等众人反应,风一般跑了。

所有人愣住回神之后都倒吸了口气,不是吧?只是看看面相就能看出谈过几段恋爱?以后嫁给谁?这么神的吗?

他们眼冒金光瞅着何星瑜,像是看着一个香饽饽,还会发金光那种。

假道士的脸已经黑下来,额头上也有冷汗低下来:不会真的看走眼了?这真的是个有本事的?

可已经这样了,他咬咬牙不信邪看向老人,“看来道友的确是有些本事的,这一局贫道认输,这位老先生,不知你要问什么?”

他想了想,之前是觉得这年轻人没本事才他先来,可既然这年轻人真的有本事,假道士计上心来,等老人说问“寿命”的时候,他看向何星瑜:“既然第一局是我先来的,那这一局,就让道友先来。”

何星瑜看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重新看向老人面容:“老先生既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求证?”

老人怔愣一下,随即垂下眼看不清表情。

何星瑜心里叹息一声,可人的寿命本来就是定数,老人已经是寿终正寝的面相,儿孙也有福气,只是越是靠近这个数心里越是不安。

老人像是想通了什么,终于抬头,释然笑笑:“小兄弟说得对,既然心里已经有了数,那就没必要强求。”

他看向假道士,对方也说跟何星瑜的意思差不多,只是换了一个词。

因为这一局并没有什么建设性的东西,所以老人想了想,选了弃权。

于是,输赢就落在了第三人少年身上。

少年应该是个高中生,看两人都已经走了,就剩下他一个被人这么看着,忍不住紧张起来,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低着头,睫毛一直颤.抖,显然头一次被这么多人盯着看。

何星瑜这次看向假道士:“这一局,道长先。”

假道士想到之前他都说了,只能硬着头皮:“小弟弟,你想问什么?”

少年一直低着头,声音很轻:“我,我想问……学业。”

假道士像模像样让他写了一个字,视线落在少年重点高中的校服上,加上这厚底眼镜,肯定是个苗子,夸赞的话依然不要钱的往外说,少年从始至终低着头只是轻轻嗯着,显然像是早就听惯了这么夸奖的话,并没什么反应。

等假道士说完了才像是松口气,轻轻吐出一口气。

等何星瑜的时候,他看着少年低着的头,厚厚的刘海盖住了眉心,“劳烦把头发捋起来可好?我想看看你的面相。”

少年飞快看了何星瑜一眼,大概何星瑜眼底的鼓励让他有些安心,他拽着肩膀上书包带着的手又紧了紧,这才慢慢仰起头,松开一只手把头发给弄了上去,只是眼睛依然不敢多看何星瑜。

何星瑜看着他的面相,眉头却是慢慢皱了起来,最后望着少年叹息一声:“不知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这次不止是少年还有所有人都愣住了:“啊?还带这样的?”

假道士眼睛一亮,忍不住道:“道友,这位小兄弟可是重点高中的苗子,你什么意思啊?假话真话,难道他还能落榜不成?”他们这个镇子里重点高中的升学率可是很高的。

何星瑜像是没听到假道士的奚落,定定看着少年,重复了一遍:“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少年显然没想到何星瑜会这么问,从刚才就一直看着何星瑜愣愣发呆,他镜片下的眼睛被光反了一下看不清,可很快回过神的时候,却是抖着嗓子声音更轻了:“我想……听真话。”

何星瑜嗯了声:“既然你问学业,你如今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你父母想让你明年报他们觉得合适的专业,而你却不喜欢,可你最后不敢说出来,遵从了父母的决定,最后事业潦倒,学业荒废,一败涂地。”

这下不仅少年所有人都傻了眼:这假的吧?怎么可能有人连以后会怎么样都看得出来?

可他们看着本来瘦瘦的少年此刻就那么坐在拘谨的坐在小凳子上浑身都在发抖时,脑海里闪过一种可能性:又……被这年轻人说准了。

他们倒吸了一口气,少年眼神也出现慌乱不知所措,他又重新把头垂得低低的,吸了吸鼻子,他想离开了,他想回家回到自己的房间……

何星瑜却在他起身的一瞬间重新开了口:“为什么不把你的想法告诉你父母?他们只是站在他们认为好的那一边替你选择,可他们不是迂腐的人,你喜欢的只要你说出来只要你告诉他们理由,他们不一定就真的不会尊重你的决定。这是你的人生,还需要你自己来掌控,以后需要面对一切面对人生的是你,不是他们。他们只能当引路者,而非你命运的掌权者。”

少年本来已经要起身的动作猛地一僵,他难以置信看着何星瑜,“可、可他们……”

何星瑜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要说服他们,需要理由,一个能说服他们的理由。”

少年就那么僵着身体看着何星瑜,许久之后,他像是决定什么,陡然生出一股勇气,所有人都告诉他父母是为他好,他们比他年长这么久,可他真的不喜欢那个专业,如果……如果……他像是决定什么,攥紧了手,深吸一口气,突然站起身,朝着何星瑜鞠了一躬:“谢谢你!”他顿了顿,跑开前,郑重道:“你是真的有大本事的,多谢多谢……”少年一连说了几次,才匆匆离开,而他离开的瞬间,何星瑜已经看到他的命数发生了改变。

而少年的话也几乎是确定了这场赌局的输赢,一旁的假道士脸色发白,眼底犹自带着不甘心,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真的算到了!

上一章:第45章 45 下一章:第47章 47
热门: 心理罪·教化场 幻夜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逆天邪神 终点站 团宠不好当 腐蚀花园 魔道祖师 地狱 钓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