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48

上一章:第47章 47 下一章:第49章 49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誉晗是最先感觉到何星瑜情绪不对的,在他停下来脚下一晃的时候,伸.出手扶住了他,面露担忧:“怎么了?不舒服?”

何星瑜站稳脚步,轻摇摇头,他揉了揉发痛的眉心,借着这个机会缓解心底的惊讶,三百年改变了很多,这里早就不像当年他记忆里应有的模样。

重生回来之后,他其实很清楚,过了这么多年,当年他所熟知的人,全部都已经作古。

所以,他没打探没询问,就像是记忆里多出来的记忆只是一种补偿,可如今那些过往,那些存在于他的脑海里就像是只是一段记忆的东西,却突然蜂拥而至,鲜活起来,那些仿佛只是纸片上的文字,就那么变成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

师兄师弟,还有道观里的所有人,到了如今,只剩下一个人在撑着,而最后……道观门派,都全部没了。

只剩一片断垣残壁,就像是他一样,尘世间孤孤单单一个人,徜徉在这里,像是浮萍般,无处落脚。

誉晗就跟在何星瑜身后,他若有所思看着何星瑜,总觉得食物的情绪不好,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情绪就低迷下来,甚至周身像是隔了一层,把所有人都隔绝在外。

这种感觉让誉晗很不舒服,想伸.出手,把人拽过来,护在自己的地盘里,让食物沾染上他的气息,霸占起来,圈着,只能他一个人看到,一个人独有。

食物似乎是从这个导游提到那个道观开始的,难道那道观有什么特别?或者因为道观引起了食物什么不舒服的?

何星瑜很快调整情绪,他没再说话,好在还有一个罗金盛,和导游.走在前面边说着什么,何星瑜听着,又像是没听。

他们走了很久终于到了山顶,果然,大片茂密的四周丛林,这处山顶傲然立在最上面,很大的一块平地,以前这里巍峨立着一处道观,可现在摆在面前的,只是一些断垣,都是杂乱的石子,被拆了推平,大概是因为这里是山上太高,还没来得及把这些东西给清理下山。

导游已经看过很多次这些,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你看看,这些青砖有的都是重新粉刷过的,真是可惜,不过听说上面要把这里建成景点,弄些亭子还有别的什么的,昨天我们就是在这里分开的,我带着他们几个先下山,小刘带着的六个人有人说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迟些下山。我想着小刘带了这么多次队也没多想,可估计……后来有人加了钱让小刘带着去了半山腰那边的深山老林,那边有条小道,往下一直走就是,喏,就是那里的林子,跟那边的山都连着的……”

导游随意指了指,心生感慨,这要不是他们给的钱多,他也不敢再来。

他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是真的不敢乱来。

何星瑜嗯了声,他绕着残垣走了一圈,神色间有些恍惚,到了这山顶,望着这些一切都如熟悉的模样,可熟悉却又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蹲下.身,从一堆废墟里扒拉出断裂成两半的牌匾。

指腹摩.挲着上面的字,垂着眼许久没出声。

罗金盛跟着导游绕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线索,看来他们是真的从这里去了老林子了:“何师弟?”

罗金盛刚想询问要不要下山就看到何星瑜蹲在废墟前,走过去,低头,“天武……是那道观的牌匾,师弟我们该下去了,接下来要怎么办?”老林子太危险,怕是这导游不会带他们去。

何星瑜站起身,用袖子把两块牌匾擦干净,拼在一起,“我们先去半山腰的入口看看。”

导游.走过来,“先说好,我是绝对不会带你们进老林子的,到时候万一出事,我可不敢担这个责任。”

“放心,我们不进.去。”何星瑜指了指手里的牌匾,“这些东西就这么放在这里,有说怎么处理吗?”

导游道:“还能怎么处理?当垃圾给铲走呗?不过估计是怕之前守在这道观的那唯一的道士回来闹事,加上暂时运下去不方便,所以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处理。要是那道士不回来,应该会直接运下山当废品了。”

何星瑜道:“我瞧着这牌匾还好,听说还供奉了香火,如果我先带走,给你留个信儿,若是那道长回来你帮忙带个信让他来寻我重新拿回去可好?”这牌匾存在好多年了,就这么放在这里万一真当了垃圾被弄走,不是他想看到的。

导游:“那自然行啊,你放心好了,那道长我眼熟,我每次来都见过,若是遇到,就给你带个话。”

何星瑜和导游互加了微信,只是现在还要找人,就暂时先把东西给放了下来,等找到人再重新把东西挖出来带下山。

誉晗走在何星瑜身后,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不过他把何星瑜的动作看在眼里,看来,食物的确是因为这个道观啊。

一行四人下山的时候,誉晗回头看了眼那一片废墟,若有所思。

到半山腰的时候,导游死活不下去了,“你们可别乱来,万一走了之前那几个人的老路,到时候出了事,我可担待不起。”

何星瑜嗯了声:“我们不会乱来的。”他是打算一个人前去,但是有导游在,怕是不会让他下去,所以,先把导游给哄走再说。

导游看开口的是一直很老实的年轻人,“可你们怎么不下山?”

“我们在这里等救援队,好给他们指路。”何星瑜寻了个理由,导游信了,再三确定之后才离开了。

导游下山之后,何星瑜看向罗金盛:“罗哥,你和誉总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瞧瞧。”

罗金盛还真以为他是打算等救援队,听到这吓了一跳:“不行!万一你再丢了可怎么办?”

“我学过点功夫,也会辨别方向,我随便走走,万一能找到,我再回来。”何星瑜打算边走边沿途瞧瞧有没有有用的信息,一般的野兽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危险性。

更何况,他也有在野.外生存的本事,即使真的迷了路也能独自生活个把月。

罗金盛却不敢冒险,一旁的誉晗这时候开口:“我跟着他一起去。”

“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这么胡来?”罗金盛在原地绕了一圈,死活不同意。

何星瑜摇头:“不行,誉总你不能去……”

誉总打断他的话,随便找个借口忽悠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以前为了怕丢了或者被歹人给绑了勒索,所以我身体植入的有定位系统,信号极好,唐特助这次带来的人也会带着很先进的仪器,即使真的走对了,他们也会第一时间找到我。你如果想冒险,那就带着我,否则,我不会让你冒险。”

罗金盛听得一脸懵,“这么厉害……”不过想想这人的身份也信了。

何星瑜对上誉晗的眼,看到他的坚持,想了想,只能同意了。

因为誉晗身上有“定位系统”,罗金盛也不担心了,守在那里等救援队给人指路,看着何星瑜两人从半山腰下了通往丛林的路。

何星瑜和誉晗往下走,很快路越来越崎岖,不过沿途有踩断或者劈开的树枝,看来他们没走错,那几个人的确经过这里。

誉晗嗅觉很灵敏,他跟着来也有这个原因,关键时候能给指一条路。

两人走到山下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加上茂密的林子,更加昏暗,如果等晚上更不好找人,头顶上方已经开始有直升机盘旋,何星瑜沿途借着残留的气息算着怎么走。

誉晗则是时不时指引一二,等晚上十点天完全黑了的时候,何星瑜和誉晗终于找到了被困在一个坑里的七个人。

他们迷了路,围在一起不敢分开寻找出路时,视线不好,前面一个先摔下去,带着其他几个,叠罗汉似的就那么摔了下去。

这坑是个很深,七个人摔去的时候崴了脚,手机没信号,又爬不上去,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

等彻底把人就出去送去医治已经是后半夜了,谷导他们又急又气,好歹是把人找到了,也算是松口气。

何星瑜他们跟着谷导在医院安妥好受伤的六个剧组的人外加一个导游之后,谷导让何星瑜他们先回去休息明天下午再来换他们,何星瑜想了想这一天一夜走了很多路,他不休息罗金盛他们身体怕也撑不住了。

何星瑜和剧组的人出了医院,这时候天快亮了,分开之后,何星瑜回了歇息的客栈,找了一圈,没找到誉晗。

最后还是客栈的老板娘说那位先生说他有事要办,等办完会尽快赶回来,本来让她带话的,因为店里生意忙倒是忘了。

何星瑜本来是想感谢一番誉晗的,现在这种情况只能等人回来再说。

因为剧组一下子伤了这么多人,谷导只能继续放他们的假,好在只是扭伤重了点,过两天也就能出院了。

何星瑜这两天跟着剧组没伤到的轮班照顾受伤的几个,等终于出院了,这些人也都松了口气。

谷导知道他们几个辛苦了:“我先找人背他们几个上山,你们这两天辛苦了,就在这里玩一天,明天下午再回山上就行。”

何星瑜本来就还要回之前的废墟拿回牌匾和供奉的牌位,这两天因为离不开人也就没去,听到谷导这么说也就同意了。

几人知道这是最后留在小镇的日子,等回到山上又要过没滋没味的日子,所以等天黑的时候,几人提议去酒吧。

何星瑜本来没打算去,罗金盛勾住他的肩膀:“这几天这么多事,精神紧绷着,去吧去吧,喝两杯。”

何星瑜听到喝两杯心头一动,他想到之前的打算,在罗金盛还打算劝的时候同意了:“好。”

“何师弟你别是还没去过酒吧吧,我跟你说没这么可……等等,你说好?”罗金盛顿时乐了,生怕何星瑜反悔,立刻蹿起来,“就这么说定了,你准备准备,过一个小时天黑透了一起去,我去装扮装扮。”他好歹是影帝,其他剧组的人还好,他这张脸太醒目,得好好捯饬捯饬。

何星瑜这一个小时没在客栈待着,而是去邻近街里的铺子买了一些香烛等物,放在背包里,打算等去了酒吧回来用。

他回来的时候罗金盛他们正站在院子里哈哈哈笑着什么,手里还提着不少纸袋子,里面有浓烈的食物香气传来,不知道其中有人说了什么,连罗金盛也没人住笑起来,“行了你们,赶紧去换衣服,一身的烧烤味,等下去酒吧不怕被嫌弃啊?”

几人一听也是,赶紧推让着去换衣服。

罗金盛一转头看到何星瑜,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喏,给我们两个带的烧烤,这几个混小子,看来今晚上打算不会来了啊……”

何星瑜走过去,倒的确是饿了,“要走了吗?”

“还有一会儿,何师弟你去哪儿了?”罗金盛正了正帽子,他换了一身运动装,把头发也放了下来,戴了个棒球帽,瞧着年轻好几岁,只是不常穿这种衣服,有些不自在,尤其是腰有点紧,他也只是随意问了一句,怕耽误等下去,把所有的烧烤袋子都塞给何星瑜,“何师弟你吃吧,褚姨给我接了个通告,这几天要减重,我就不吃了!哈哈哈,这可都是些好东西,师弟你才需要补补!”

说罢,意味深长看了眼何星瑜,赶紧回去整衣服去了。

何星瑜瞧着手里一堆的烧烤袋子,这么多他怎么吃得完?

就在何星瑜想先进房间把香烛等物放回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何先生。”

何星瑜迅速回头,果然看到正缓缓走来的人正是消失两天的誉晗,“誉总,你这是……”

等誉晗走近了,何星瑜才发现他眉眼带着些倦怠,只是精神却不错,心情也好。

誉晗抬起手,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嘴角弯了弯:“看看。”

何星瑜奇怪,可对方都这么说了,他看了看手里这么多烧烤,想着这位誉家主的胃口,干脆都给他:“好,我看看,对了,买多了些烧烤,誉总可吃了?要是没吃这些就送给你了。”

誉晗挑眉,难得食物会主动给他送食物啊,那就一定要尝尝。

他刚进来就闻到味了,虽然一闻就知道不是食物做的,可是食物亲手递给他的,四舍五入也算是经过食物的手了。

誉晗倒是真饿了,这两天为了办下这个事,他跑了很多地方,也一直没睡,想在那个时期发作之前把事情办下来。

这些疲倦在想到食物当时在那片废墟露出的神情,怎么都值得了。

何星瑜看誉晗接过来笑了笑,他则是拿过誉晗递过来的东西,发现是个文件夹,他把封口线绕开,借着客栈院子旁边的光凑近拿出里面的文件。

等看清楚这是什么何星瑜愣住了,他难以置信迅速拿出来翻看,等最后看到盖章以及签字,许久都没动弹一下。

何星瑜眼底有光在闪,紧抿着唇许久都没能说出话来。

誉晗走近了一些,声音也压得低低的,像是在安抚,“一拿到就赶了回来,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不为我高兴吗?”

何星瑜的声音有些哑,他抬起头望着誉晗,“誉总,你……为什么要买下那个山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天誉家主离开竟然是为了找人买下小镇旁边的那座山,他不知道誉家主是怎么办到的,可他竟然真的让他成为了私人产业。

誉晗没拆穿何星瑜对那废墟的眷恋,笑笑:“这段时间住在道观觉得挺好的,刚好那一片山是我誉家的产业,干脆把临近的山头也买下了。听说之前那个天武观香火挺旺,这倒是个生意,说不定以后会让誉氏更加财源广进,不过,我平时挺忙的,倒是不一定能管理,这次过来找到何先生,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入股重建之前那个天武观……当然,何先生可以慢慢考虑,如今那地方已经是誉氏的,何时重建都不迟。”他说到最后一句,声音愈发的轻缓,不知道是不是今晚的夜色太好或者气氛太好,让何星瑜觉得眼睛有些发热。

这种感觉很陌生,从重生回来之后,他就像是剥离开前世今生,还有那些过往,可这几天沉沉浮浮的身体,仿佛又有了着落感。

又真切了起来。

誉家主不是多话的人,可这次却这么耐心解释这么多,是为了维护他的面子,誉家主……应该是看出他对那道观的不同,所以才买下的吗?

何星瑜垂下眼,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许久,才轻声道:“多谢。”他顿了顿,又重复了几遍。

对他而言,道观的意义不同,那是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是他曾经和师兄弟们一起长大的地方,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这世间只剩他孑然一人,他们已然作古,可那个地方……

他想留住,是真的想……

他原本以为自己很冷静,可真的有这个机会,他才发现他是这么渴望留下那座道观,对于誉家主,除了感激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誉晗显然感受到了何星瑜的情绪,他刚想上前安抚一番,突然随着这一会儿靠近何星瑜,他发现食物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体内本来来时努力克制住的情绪再次翻滚起来。

誉晗身体紧绷,只能不进反退,“这次过来除了拿这个东西给你看,还有一件事,就是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会很忙,就不回山上了,那处别院何先生可以继续住在那里,要是有事,可以联系唐特助,他会帮你。”

誉晗勉强说完这些,觉得差点没控制住,果然食物对他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力啊。

他有那么一瞬间听不清何星瑜说了什么,等维持住最后告辞拿着东西离开,坐在客栈外听着的车里,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四周没了何星瑜身上发出的灵力气息,誉晗的理智重新恢复。

唐半生坐在前面的驾驶座,车里就他们两个人,他从后车镜担忧看了誉晗一眼:“家主,你还好吗?”幸亏家主出来了,否则他还真怕家主会对何先生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誉晗嗯了声:“我能控制。”

“可就是明天的事,家主,你真的要一个人入林子,万一……”唐半生担心不已,怕誉晗会一个人应付不来。

誉晗:“我自有打算,等迟一些送我进山,我先前去寻人的时候看过地势,那个山坑足够深,那个地方也不会有人轻易过来,等过了明天我会联系你,你带人过来送我回h市。”

他闭着眼靠在那里,这两天没闭眼,加上克制消耗太多神智,倒是真的累了,为了防止被四周的气味还有别的扰乱神智加重提前,他封了自己的嗅觉和感知。

唐半生松口气,专注开车。

誉晗则是把后车座的挡板升上去,打算闭目养神,只是刚闭上的眼却又睁开,偏头瞧着那些食物,记起来这是食物给他的。

他拿出来,因为封了嗅觉看不出这些烤得黑漆漆的是什么肉,可对他来说,只要不是食物给他做的,都没差别。

所以,全部都吃完了。

而另一边,罗金盛换了一条裤子出来,看到何星瑜还站在那里,过来一看他手里空空的,惊叹道:“何师弟,才这么一会儿你全吃了啊?”

何星瑜回神愣了下才明白他说的是那些烧烤,“刚刚誉总来了一趟,我不饿,就给他吃了。”他说完,就看到罗金盛张大嘴,眼神有些古怪,何星瑜奇怪,“怎么了?”

罗金盛回头看了眼那几个带了烧烤回来的混小子,心虚哈哈干笑几声,“没、没什么,哈哈哈,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他哪里敢跟何师弟说那几个混小子为了今晚上艳遇所以点的都是些鹿肉腰子等大补的东西,还“贴心”给他们带回来这么多。

本来是想逗逗师弟,谁知道……被誉总吃了。

那誉总今晚上估计不用睡了。

上一章:第47章 47 下一章:第49章 49
热门: 青春的证明 荒诞世界 解密 代体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大奉打更人 但丁俱乐部 黑笑小说 网游之最强房东 玉岭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