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

上一章:第49章 49 下一章:第51章 5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何星瑜看着泰霖冲进厨房那眼熟的一幕,干脆先去换了鞋,并默默背对着厨房数着数字。

数了十个数,泰霖的声音振聋发聩响起来:“啊啊啊啊,老大你这是找的哪个大厨做的,太太太太太好喝了!”

泰霖边激动喊着边抱着空碗出来,恨不得舌忝一舌忝碗,但又怕老大嫌弃他,眼神却是嗖嗖地往一旁茶几上的保温桶上瞄,也不知道老大从哪里找到这么大的保温桶,这么多,足足够四五个人喝了,他多喝一碗也不过分吧?

何星瑜已经换好鞋,走过来把保温桶提着,“我做的,明天再单独给你做来吃,这一桶是带给誉总的,你确定要喝?”

泰霖一听立刻就怂了,老爸的合作伙伴,他可不敢,再说了,要是让那个誉总知道自己吃了他的,能不反过来摁死他。

泰霖怂哒哒把空碗送回去洗干净,想着明天老大单独给他做,兴奋的上了泰有东的车扭来扭去兴奋的不行,看得泰有东从后车镜频频看他,这臭小子屁.股上扎针了?

本来想训斥几句,可偷看了眼何先生,在何先生面前还是要给儿子点面子。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何先生怎么有点心不在焉?

h市最大的一家医院特级病房里,誉晗垂着眼坐在那里又忍不住看了眼手机,点进.去,发现食物依然没回他。

难道是因为这半个月他昏迷没理食物,生气了?

唐半生从外面进来时就看到自家家主这坐立不安的模样,虽然面上看家主依然是冷着一张脸,可他唐家几代人都是在誉家,和家主相处这么多年,他还是能从家主细微的表情里捕捉到不一样的情绪。

“家主,泰老板刚打电话过来,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不过,他没提起何先生,属下怕让泰老板误会也就没问。”所以,属下也不确定何先生会不会来。

唐半生是彻底信了家主这是上心了,否则一醒来听说泰有东要看他本来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结果之后想到泰老板那儿子跟何先生关系好,又同意了。

唐半生还能猜不到家主什么心思,想借着泰老板的口告诉泰霖,再有泰霖转告何先生,他病了还病了这么久,何先生你看我这么惨我们关系这么好要不要来看看我?

结果,家主愣是忍了一天一夜之后,发现何先生那边纹丝不动,一打电话过去,才从赵总那里知道何先生今天才回来。

于是,一大早约见变成了晚上。

家主倒是坐不住了,看泰老板那里没苗头,自己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这会儿瞧着家主这模样,不会是何先生没回家主吧?

誉晗盯着自己最后那句话,难道是不方便?或者是正在忙没看到这条消息?誉晗醒来之后就莫名格外想见到食物,当然,顺便也想食物做的好吃的。

还有就是,他昨天醒来之后夜里睡下之后竟是做了一个……有些旖.旎的梦,好在很快就醒了,但是梦里另外一个主角,正是食物。

这让他更加迫切想见到食物。

唐半生突然看到誉晗脸色不太对,“家主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适?要不要找人检查一番?”

誉晗摇头:“不必了,半个月前你怎么会提前来找我的?”

唐半生更奇怪,家主不是昨天醒来就问过了?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家主你发作之后应该是控制的时候不小心伤到自己晕了,还摔坏了手机,昏睡中不小心按到了发射键,我得到消息还以为家主你出了事,就匆匆带了人赶过来。”

誉晗:“到的时候我是什么模样?”

唐半生犹豫了一下,低咳一声,“家主你当时一个人躺在坑里,还把自己身上给抓破了不少口子,衣服也震碎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家主,毕竟你本来就处于那什么时期,加上又误吃了那么多发物,提前加重了发作没克制住也是正常……”想到昨天跟家主说过半个月前找到家主之后得到的结果,他在家主醒来就细细问了,才知道家主是在那时候不小心吃了何先生给他的烧烤。

至于烧烤都是些发物,想来是年轻人爱玩,绝对不可能会是故意的。

毕竟家主这情况,除了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更何况,递给家主的是何先生,想着何先生对什么都不怎么感兴趣的面容,谁都可能就何先生不可能吧?

誉晗莫名觉得失望,他醒来之后就问了很多遍,可得到的结果都是这一种结果。

他当时因为吃了那些东西之后在去坑的路上就发作了,他勉强克制忍到坑里,残留的理智最后记得一幕就是自己的发作之后为了控制住自己不惜自残还震碎了衣服。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可昨晚上的那个梦……

誉晗抿着唇,难道是那个什么时期发作之后吃了那些东西导致的后遗症?毕竟以前他从未吃过,也不知道结果,所以才会残留那些念头把食物当成了……发青对象?

更何况,食物那天也不会去山上?更何况,就算是去过山上,如果他真的发作之后怎么了食物,对方岂不是……再也不想见到他?

誉晗神色一变,就要下床,“我出去一趟。”不行,他得亲眼去看一眼食物。

“可泰老板那里……”唐半生提醒。

誉晗拿过衣服去换,“见一面送走他们,我去看看何先生。”

唐半生:家主,你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反了吗?你才是病患啊。

只是誉晗刚拿着衣服走到门口,不远处病房门口敲门声响起:“誉先生,我是泰有东,前来看望,不知道方不方便?”

唐半生看了眼誉晗,这时候再去换衣服就不合适了,于是,誉晗又往回走,让唐半生去开门。

唐半生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家主,去开了门,可随着门打开,他抬头就看到泰有东以及他身后站着的泰霖和……何星瑜。

唐半生一愣,他反射性回头去看,果然看到家主本来正漫不经心走着,突然脚步一顿,几乎是瞬间把手里的西装就套在了身上,几乎是秒速到了沙发上,拿过薄毯盖住腿,顺过一本书淡漠矜贵地看着,只露出一个完美的侧脸。

唐半生:“…………”家主你到底是怎么没看到人就知道何先生来了的?

不过很快唐半生就知道家主是怎么知道的了,随着泰老板点头致意走进来,把一个水果篮放下,随后进来的就是何先生,手里提着一个比普通保温桶大了三四倍的桶进来了,擦肩而过时,一股子奇异的香味弥漫开,让唐半生没忍住吞了一下口水。

之前就听助理说家主很喜欢吃何先生做的东西,甚至连厨子都不要了,只是助理没吃过,但是闻着味很想吃。

唐半生原本以为是因为家主爱屋及乌才觉得格外的美味,如今闻到味儿,唐半生没忍住也盯着久了,直到何星瑜三人进.去,誉晗抬起头时,朝他瞄了眼。

唐半生愣是看出了警告的味道,赶紧低咳一声关上门,招呼三人。

誉晗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忍不住惊涛骇浪,他就知道听说他病了食物怎么可能没任何反应?

只是随即想到之前的猜测……又忍不住心里涌上一股奇怪的失落,食物还给他带了食物,还来看他,看来……真的是他多想了,不仅吃食物的,做梦还把食物当成食物来吃。

誉晗难得愧疚起来,他似乎……是有点过分。

泰有东泰霖两人见到誉晗有点拘谨,干脆一直跟笑眯眯比较好相处的唐半生交谈。

而另一边,何星瑜被唐半生故意引着坐在了誉晗对面,他垂着眼,再抬头时脸上只剩下疏离的笑,仿佛他跟誉晗之间没什么关系,“誉总是生了什么病昏睡这么久?”

誉晗皮绷紧了,莫名心虚,掩唇虚咳一下,“老毛病了。”只是眼睛却是忍不住一直落在何星瑜身上,总觉得这次再次见到食物,对方似乎长得更加可口了,对他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他勉强克制住情绪,将领口松了松,他这动作让何星瑜看过来,动作一顿,“有点热。”

何星瑜嗯了声,视线却不再去看誉晗,时间虽然隔了半个月,大概是那晚誉晗的模样对他的冲击力太大,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到底还是不一样了,“誉总说没胃口,我做了排骨汤,你等下喝了吧。”

誉晗望着保温桶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只是想到房间这么多人,摇头,推迟再喝,于是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最后,何星瑜看旁边泰老板和坐立不安的泰霖也想走了,提议离开。

誉晗张嘴想多留一会儿,可等对上何星瑜想离开的意思,让唐半生送送他们。

等病房的门关上,何星瑜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誉晗垂着眼,房间里还残留着几人的气息,他从其中一道中辨别出何星瑜的,鼻翼轻轻动了动,从食物进来他就闻到了。

对方身上没有沾染上他的气息,虽然已经过了半个月了即使有什么也早就淡了,可他不是人,嗅觉灵敏,他原本还想从中窥探一二,如今看来……加上食物的态度没变,他长叹一声,仰头躺在沙发上,头一次觉得食物的吸引力没有心底那种怅然若失来的强烈。

何星瑜回到家像是打了一场硬仗,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发丝落下来盖住了眼,遮下一片阴影,他望着地面许久,干脆去落地窗前打坐。

等身上的杂质以及在外沾染上的味道全部被灵力洗涤干净之后,萦绕一圈吸收天地精华,最后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去洗了个澡,出来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最后转身回了房间。

临睡前,看了眼手机看到誉晗发了条消息。

【誉:排骨汤很好喝,辛苦了,改天有时间吗?请你吃饭。】

何星瑜看着这句话很久,回了一条。

【瞎鱼:最近要复习考试,怕是没时间。】

对方几乎是秒回。

【誉:无妨,等你考完再说。】

何星瑜打了一句话上去,最后又取消,再打一段,最后望着誉晗的头像,退出去,没再去看。

他和对方本来就是两条线,那天晚上他不过喝了酒加上道观的事一时情迷才会心甘情愿当了一回解药,看誉家主的模样应该是忘了,毕竟当时对方的模样的确不太清醒,如此正好,也免得日后相处尴尬。

何星瑜想通之后也就没再纠结,他倒是也没说谎,学校还有几天就到考试周,他虽然对药理很在行,可大学课本的东西却是要看一遍才知道考试的时候怎么答。

大概是他刚拍完一部戏,公司也没给安排别的通告,何星瑜第二天按照约定给泰霖做了一次饭,吃得泰霖撑得差点挺着肚子去上课,接下来一周何星瑜没再动手,和泰霖一直呆在图书馆。

几天后迎来考试周,等考完所有的考试,何星瑜才觉得彻底松了口气。

泰霖把书本一扔,嗷嗷的就要晚上去嗨,被何星瑜毫不犹豫拒绝了,泰霖可怜兮兮的:“老大,我们艰苦奋战了一学期,好不容易解放了就要迎来暑假,你真的真的不想放松一回吗?”

何星瑜本来对那些就不感兴趣,加上之前喝了酒鬼迷心窍了一次,这次是不敢再来了,“我明天要去看望一位阿姨,今天要早睡。”

何星瑜本来应该早点去看肖姨的,只是他之前腿断了去了反而让刚手术完的肖姨担心,后来又去拍戏,又赶上考试周,如今自然要先去瞧瞧。

何星瑜口中的肖姨是发小段群的母亲,之前何星瑜把许导那个男三的角色让给了段群,他去拍戏闭关三个月,算起来也快回来了。

“阿姨?什么阿姨?那我跟老大一起去?”泰霖最近是以何星瑜马首是瞻,老大阿姨那就是他阿姨,怎么着也得去瞧瞧。

何星瑜摇头:“是一个从小对我照顾有加的,她不认识你,改天吧。”

泰霖也没坚持,“那我明天要不要去妄虚观瞧瞧?这段时间老大你不在好多人来找都被推拒了,不过再久了,怕是妄虚道长这神算子的封号要黄。”

何星瑜想想应了,于是第二天,两人分道扬镳,一个去了妄虚观,一个提着东西先联系过确定在家之后去了肖姨那里。

不过等何星瑜到了肖家,却在肖姨那里见到了两个意外的人。

何星瑜按向门铃时门立刻就开了,可站在玄关的却是罗金盛,何星瑜又看了看门牌号,再看看何星瑜:“???”

罗金盛也是一脸懵:“诶?何师弟?怎么是你,原来干妈说的那个跟亲儿子似的小辈是你啊,哈哈哈哈,我就说咱们有缘!”

何星瑜一脸懵地看着罗金盛自来熟地把他手里的东西给提进.去,就嚷嚷着干妈褚姨似的喊着,何星瑜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是他想的那位吧?

果然,等到了客厅,果然褚旗戴着一个围兜正和肖姨一人一边包饺子,看到何星瑜抬起头显然也挺诧异,明白过来倒是恢复正常,朝他点点头,态度竟然很好。

肖姨看到何星瑜也是一脸热情,只是她手上有面粉,让罗金盛招呼,罗金盛自然没客气,也说了大家都认识。

何星瑜之后从罗金盛口中知道罗金盛也是第一次来肖家,不过之前就在病房见过肖姨,这次他不在多亏了肖姨照顾他阿姨,对肖姨感激所以干脆就认了干妈。

而褚旗他这个经纪人则是和肖姨是在住院的时候认识的,肖姨之前生了大病开刀做了手术一直在病房。

褚旗之前被何星瑜在朋友圈提醒之后罗金盛带着她去检查,之后发现真的是良性,就安排手术,手术后本来应该在单人病房,但是助理忙来忙去忙昏了头给弄错了,弄到了两人间,等回头想改,医院病人太多已经没空房了,本来还想调别的,后来褚旗和肖姨一见如故,干脆就这么住了。

这一住,两人反而越聊越投机,成了姐妹交。

这一顿吃得倒是格外的舒心,尤其是罗金盛,他早就听阿姨说这位肖姨熬汤做饭很好吃,这次想着当面感谢才过来的,没想到不仅见到了认了干妈,还发现何师弟竟然也是自小吃肖姨的饭长大的。

尤其是这次何星瑜也下厨做了几道菜,吃得罗金盛别提多满意了。

褚旗今晚上打算留在肖姨这,罗金盛和何星瑜吃过晚饭出来,罗金盛先送何星瑜回家,路上何星瑜沉默片许,想到在褚旗面相上看到的还是开口问了,“褚女士怎么没回家,可是吵架了?还是怎么?我怎么看褚女士心情不太好?”

罗金盛没想到何星瑜竟然看出来了,“阿姨这么明显吗?”

何星瑜:“还好,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毕竟她如果要借宿,应该首选的是你才对。”

罗金盛打了方向盘,等重新进入正道,才叹息一声,“她说住我那里不方便,也不想回家。”

“为什么?”何星瑜抿了下唇,之前他在褚旗的面相上只看到对方身体出了问题,可这次……却隐隐看到对方竟是夫妻分离之相。

罗金盛:“也不是吵架,就是你也知道阿姨一直听骄傲的,这个病……她动手术没告诉我姨父,结果,我姨父竟然这段时间丝毫没发现阿姨没回家。虽然以前一出差也好几天或者半个月一个月不见,可对方问都不问,阿姨加上不想让他知道还有赌气,想看看他什么时候发现,加上跟肖姨的确是投缘,肖姨有一个人住,这才干脆住在肖姨这里几天。”

何星瑜垂着眼,他原本以为是夫妻两人关系紧张才会如此,可听罗金盛这么说并没有到分开的地步,可褚旗的面相的确如此,除非……问题出在男方。

何星瑜揉着眉心,难道要让他开口就说,你姨父可能出轨了?有外遇了或者有外心想离婚了?

这说出来怕是罗金盛当他有毛病。

等到了何星瑜楼下的时候他也没想到一个委婉提醒的办法,到了之后,罗金盛没开进.去,歪头却是跟何星瑜开玩笑:“何师弟,不邀请你师兄我上去坐坐?”

何星瑜看他一眼:“算了吧,你可是影帝,我怕你上去之后明天我们双双上热搜了。”

“哈哈哈哈,”罗金盛没忍住笑了出来,“师弟你可真逗,你是我干妈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那咱们两个可算是亲兄弟差不多了,以后我可要时常来蹭饭啊。”

何星瑜无语,“你确定重点不是蹭饭?”

罗金盛摸.摸鼻子,忍不住乐了,瞧着哪里像是影帝,倒像是无赖。

何星瑜下了车,要走时罗金盛把他唤住,“何师弟,阿姨给你接了几个通告,不过还没确定哪个更好,你明天过来一趟到时候你选一选。”

何星瑜嗯了声,看着罗金盛趴在车窗上带着笑意的脸,还有褚旗,叹息一声,重新走回去,站在窗前,低头,压低声音,“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我觉得夫妻就算是再忙,可妻子这么久不回家他却不知道,要么他也不在家要么丝毫没打电话回家问过家里的阿姨,你也是男的,如果你对一个人在意,这么久一个电话都没有吗?你觉得正常吗?”

何星瑜难得说这么一大段,罗金盛本来还以为何星瑜要说什么,可等听完愣了下:“你是说……”

何星瑜:“你私下里多注意一下,先查查吧,别到时候打个措手不及,若是错了,到时候也能劝一劝。”不过,看褚经纪人的面相,怕是……

罗金盛嗯了声,表情也凝重下来,认真说他回去会查。

而不远处,唐半生开着车趴在方向盘上心里扑腾扑腾的,他偷偷从后车镜看了眼,果然看到家主黑着脸瞅着前方的那辆车,车里的人以及站在车窗前的那个说要考试没时间拒绝了家主不见面的……何先生。

结果……直到罗影帝的车离开,没时间的何先生还站在路边依依不舍目视车尾没离开。

上一章:第49章 49 下一章:第51章 51
热门: 网游之天下无敌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死亡笔记 腐蚀 顺水推舟 坠落之上 新手谋杀案 黑暗降临 摩格街谋杀案 迷离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