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浑水摸鱼【上】

上一章:第048章 骚乱 下一章:第050章 浑水摸鱼【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雪白的骨头架子齐刷刷地停下,向上举起弓,铁铸的弓臂发出吱吱嘎嘎一片乱响。下面的雇佣兵、冒险者们这一刻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可是大厅内四散出击的灵俑拖住他们让他们脱身不得。

布兰多首先想到的是罗曼,不过他向上面环视,已经找不到商人小姐与安蒂缇娜的身影,心中一急,反手一剑扫出——银白剑刃在昏暗的环境下留下一条残影,风压连接劈开三张椅子正中与巴托姆交战的灵俑。

那具亡灵身子一偏,红胡子佣兵正好抓住机会,抡起巨剑一剑将那具灵俑连带半个身子劈开。

哗啦一声响,灵俑分崩离析,数个银色光球从它的残骸上升起射入布兰多身体中。

与此同时,跛子也在夏尔的协助下将另一具灵俑逼退,他们回过头,正好看到下面布兰多在喊:“看到罗曼了吗?”

“我们在这里!”安蒂缇娜牵着罗曼在另一边站了起来,商人全然不知害怕为何物,还使劲冲这边挥了挥手。

“趴下!”布兰多冲她们喊道,然后对夏尔吩咐道:“夏尔,墙!”

年轻的巫师学徒心领神会,立刻举起红宝石,无数线条从宝石上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出——夏尔倾尽全力施术,心神与法力像是流水一样注入其中——法则之墙延伸至五十米,将另一头的安蒂缇娜与罗曼囊括其中。

然后成百上千根线条微微一亮,瞬间消失,一面空气墙凭空成形。

而此刻骷髅弓箭手也完成了它们的准备工作,弓弦齐声震颤有如一场风暴,平射的箭矢带着一条条黑线散射向下面,第一排客人齐刷刷倒下去一片,后面的也接二连三的发出闷哼滚倒在地。

但夏尔救了更多的人,空气墙上被箭矢每击中一次就闪现一团白光,前前后后这面墙闪烁了数十次,最后起伏不定的光芒连成一片。

但这面墙终于唤醒了那些处于受到突袭的、惊愕的人群中,他们中不乏巫师学徒与下级元素使,甚至有一两个中级巫师。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一开始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他们站起来,或者转动手指上的戒指——或者干脆大声吟唱。

巫师们伸出手,人群中出现了一条条白光延伸向拍卖场上面的大门外,甚至还有一两发弱效火球。

然后是一连串的爆炸,气流、骨头碎片、渣滓、木屑与灰尘四散飞舞,至少布兰多就看到好几个骷髅头弹跳着从自己不远处滚落下去。

然后烟尘在整个大厅内弥漫开来,布兰多咳嗽了两声,不过咳嗽声已经淹没在四周嘈杂的人声中。他随手推开一个莽莽撞撞撞过来的雇佣兵,然后冲上面喊道:“夏尔,罗曼,下来!到我这边来!”

布兰多还担心自己的声音有没有被上面的人听到,不过很快他就看到巴托姆夹着已经昏过去的跛子破开烟雾冲了出来,他后面是夏尔,再后面是安蒂缇娜与小罗曼。我们的商人大小姐这会儿正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好像是一只花了脸的小狐狸,鼻子尖上抹了厚厚的一层灰——她看到布兰多在看她时,忍不住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我还以为在夏尔的墙后面就不会被波及呢,布兰多,对不起啊。”她虽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口气,但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写着:好刺激啊,真想再来一次。

布兰多没好气地一拍她的额头,他看了安蒂缇娜一眼,答道:“等下你再好好感谢安蒂缇娜小姐,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现在跟我来,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

贵族千金却在后面咳嗽起来,小声答道:“不必了。”

不过少女微微抬起下巴尖,心中还是有一丝隐隐的自豪,她生为贵族的一员,或多或少还是继承了埃鲁因先古贵族的那种骄傲。

安蒂缇娜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博格·内松家族的繁复的家徽上有一个醒目的百合花标志,虽然只是在盾徽的最上角,但这个标志却与科尔科瓦王室的百合花如出一辙。这表明这个贵族家族在数百年前某个时期曾经是王室的一支支系,虽已没落,但血脉中潜藏的高贵依旧存在。

事实上她设计那个魔力输导装置,灵感也是来自于家族地下室一张尘封的设计图,否则以她并不突出的天赋,又如何能想到走到这条路上来。

只是安蒂缇娜从没有想过向自己认输,家境越落魄,她就越想要重振先祖的事迹。与她的小贵族父亲不同,她自小就是一个好强的女孩子。

但巴托姆的话却打断了她的思路,这个红胡子的佣兵小心地问道:“我们从那里离开,骑士大人?不知道外面有多少这些怪物,不知道它们怎么潜进来的,跛子还说地下交易会防备严密,真是该死——”

“我们从后台走。”布兰多看了烟雾蒙蒙的四周一眼,答道。他心中早有成算,看起来玛达拉的目标是参与这次拍卖会的布拉格斯方面高层贵族,那么它们的首要目标应当是上面的包厢。

不过让他有点不寒而栗的是,之前那三具灵俑明显是直奔他而来。他不明白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吸引了玛达拉的注意,年轻人想了又想,最后怀疑的范围只能锁定到自己领导那些难民的事情是不是通过什么渠道传出去了。

但他不过是杀了对方一个中队长而已,因斯塔龙至于这么睚眦必报吗?要收集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情报,并谋划这一次行动,想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甚至说是兴师动众也不为过。

布兰多只能希望自己在这一次行动中只是作为一个额外的目标存在,但无论如何,他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已经逐渐开始影响整个历史的进程了。

这让他更产生了一种紧迫感。

否则他的优势会逐渐消失殆尽。

夏尔也赞同布兰多的看法,不过他的意思显然更进一步,这位年轻的巫师学徒显然深刻地分析过关于上一次布兰多和他关于装备、属性以及经验的讨论。他的建议是,从后台走时显然更利于浑水摸鱼一把,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转手的拍卖品与钱,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若是芙雷娅在此,肯定会对夏尔的提法表示不满——可惜这位心地善良而正直的未来女武神这会儿正在银翼骑兵团总部等着被嘉奖。

而替代她成为布兰多副手与幕僚的安蒂缇娜,虽然出身贵族家庭,但贵族的本质在这个时代很多时候本身与强盗就没有太大的差异——更不要说这位小姐一向是个实用主义者,她一听到夏尔的提议,非但没有阻止,还立刻以自己的智慧加以补充,力求让计划变得可行起来。

至于小小罗曼与巴托姆,前者巴不得参加一切刺激又惊奇的冒险,才不会管这件事情本身是不是违法。何况地下交易本身就不是什么合法的勾当。

而后者,作为布兰多的“家臣”更不会反对。

而更不要说昏迷中的跛子,即使他不昏迷,恐怕也会举双手双脚赞成。就像是布拉格斯酒吧中所流传的小道消息和传闻中所描述的——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让黑椒巷的跛子比占便宜更高兴,那一定是占大便宜。

看到自己名义上的“部下们”在如此危机重重之中,首先想到的仍旧是如何赚到一笔再说,布兰多一时之间不禁有些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不过说起来,这种风格倒是和他在“琥珀之剑”中的表现如出一辙——当年,“为了钱不要命的苏菲”在一段时期内可是响当当的名头。当然那也是因为游戏初期他实在是太过窘迫而留下的后遗症——后来随着埃鲁因烟消云散,他加入教会骑士团国之后这个名声也逐渐远离他而去。

但是行事风格中那种喜欢冒险的因子,还是深深地扎根他的血液之中。无论是苏菲也好、布兰多也好,现在他们都是一个潜在的赌徒。

而他的这种行事风格,或多或少地也影响了巴托姆、罗曼以及夏尔等人。倒是安蒂缇娜,他回过头看了这个姑娘一眼,性格倒是和他有一丝相像呢。

几人一定好计划,就立刻向下面拍卖台上靠过去。不过他们很快发现和他们抱着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少,只是在灵俑的阻挠之下,能够像他们一样靠着两个拥有接近“黑铁上游”实力的战士、以及十五只风精蜘蛛开路的队伍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因此只有他们最先突破玛达拉的“刺客”的阻拦,来到下面的平台上。

布兰多首先看到是倒在血泊中的拍卖师和他的助手,而平台上本该放着火种的地方早已空空如也,那件加值连城的宝物早已失去了踪影。这让他皱了皱眉头,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亡灵掳走了火种——而另一种情况就有些值得推敲了。

他和夏尔互相看了一眼,看出对方的疑惑。

火种对于大多数智慧生灵来说都是一件无法估价的宝物,但对于亡灵来说却不然。玛达拉通过灵魂之火与通灵塔来扩张疆域,火种对它们来说几乎等同于没有价值,这些信息一般人或许不会知道,但却瞒不过一个游戏中的老手与一个巫师学徒。

譬如说他与夏尔。

“有问题。”布兰多立刻把剑拦在胸前,对后面提醒道。

而夏尔也在同一时刻护住了队伍的后方。

“怎么回事?”巴托姆问道。

但他话音刚落,一具红色的庞然大物已从天而降,轰一声踩入平台上,“咔嚓”一声巨响,这东西将木质的平台踩出一个巨大的窟窿,让整个平台上一时间烟尘弥漫。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48章 骚乱 下一章:第050章 浑水摸鱼【中】
热门: 贼胆 光与暗的生灵 三体1:地球往事 再见玉岭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半掩门:女人守寡 深渊主宰 破镜谋杀案 长生天 法师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