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一】

上一章:第077章 超出掌握 下一章:第079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怎么知道?”

布兰多回过头,上下重新打量跪坐在铺满了厚厚一层针叶的地上的尤拉。他很快发现这个女孩子的头发是漂亮的纯黑色——而不是安蒂缇娜那种深黑里带着一丝浅紫的光泽。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安蒂缇娜那种黑紫色的发色与瞳色恐怕来自于现存于世最接近于敏尔人的血统,提里斯安人或者半魔人;虽然敏尔人早已不存于世,但两个种族之间诞生的血脉却一直存留下来,并且经过早先数个世代的仇视之后,现在已经逐渐溶于人类广大的族群之中。

昔日的仇恨已经渐渐被淡忘了。

不过这个名叫尤拉的少女看来却不是来自于这个血统,虽然她一样有着黑色的长发和眼睛。

“我也说不清楚,骑士先生。应当说是一种预感吧,皮康纳德的佣兵团与黑火教徒一贯没有什么联系,可今天晚上他们却出现在了一起,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我更愿意相信这件事是一个事先谋划好的阴谋。”

“布兰多先生对吗?我想一般人在受到袭击时应当是向自己人靠拢才对,尽管我们并不值得你们相信,但想必也要比另一边明显是敌人来得好。可是你们大家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远离,这是明哲保身的做法——”

尤拉闭着眼睛,倾听着远远灰狼佣兵团与黑火教徒交战发出的激烈的争斗声,但口气却是不疾不徐:“但换一个方式思考,至少说明布兰多先生已经分析清楚了当下的情况。”

“想必另一个佣兵团一直尾随着我们的事情,你也有所察觉了。”

她用肯定地语气说道:“既然如此,布兰多先生还是果断地选择了东边这个方向。我相信能做出如此果断的判断的布兰多先生不是一个莽撞的人——若真正睿智的人明知前方是什么,却依然一往无前,这就是勇敢。”

“但是,比起这个说法来,我更愿意相信,布兰多先生其实心里清楚当下的局势吧。我不知道东边有什么,但东边是出路吗?布兰多先生?”

“至于为什么说布兰多先生是骑士。”她微微一笑:“因为刚才我恰好听到那位小姐对你的称呼了,因为天生失明的缘故,玛莎大人给了我更加灵敏的听觉,这倒不值得夸耀——”少女谦虚地笑道。

安蒂缇娜轻轻啊了一声,警惕地看着尤拉。

而少女抬起头,虽然看不到布兰多的样子,但却依然认真地问道:“所以说,如果我认真恳求的话。布兰多先生你一定有能力帮到我们的佣兵团,对吗?”

布兰多长长吸了一口气。

若说安蒂缇娜还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幕僚的话,眼前这个女孩子简直就是妖孽了。她的分析很简单,但直觉却敏锐得让人心悸。

他看着尤拉纯黑色的长发,黑色带深褐的瞳仁与浅黄色的皮肤,以及细长的羽状眉毛上每一处棱角细节,似乎都带着他所熟悉的某个地区的独特气质。

“我也有一个问题,你姓凰对吧?”他开口问道。

少女不能睁开眼睛,否则眼里也一定充满了惊讶。她摸了摸自己胸口,怔了一下,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当然她这个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布兰多的眼睛。

年轻人微微一皱眉,好像想到什么。

但尤拉最终点了点头:“是的,我姓凰,我的本名叫做凰语。看得出来布兰多先生很博学,我的外表骗不过真正博识的人。只是尤拉已经不愿意再提起过去的事了,骑士先生,可以在这个问题上放过我吗?”

布兰多点点头,他只是根据对方的外在的一些细节来判断出这个女孩子的真名而已。毕竟这个世界上有这样肤色和发色,如此近似于过去世界之中的汉族的,也只有沙漠之中那个来自于遥远东方的九凤之国了吧。

传说中九凤之国九族共治,国度流传着一门传说之中的高级剑术——“业火红莲之剑”,只是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传说上,众多后来去碰运气的玩家无一不是一无所获。

至于埃鲁因与克鲁兹都有不少九凤族人行走,就像是来自北方的精灵一样。出于游历、巡礼或者仅仅是冒险的原因来到远离故乡的异地,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少见。

布兰多摸了摸额头,隐约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不过对于尤拉的要求,他还是摇摇头:“很抱歉,我们不能帮你们。事实上我可以开诚布公地和你们说——这些黑火教徒给你们的团长造不成什么麻烦,但如果‘鬃狼’马卡罗明智的话,或者说我是他——我会立刻离开这里。”

“你……”雷迪抬起头,像要吃人一样瞪着他:“我们之间约定,你不能一走了之。佣兵成文上说……”

但“虎雀”一拳打在他肚子上,痛得白发的年轻人痛苦地弯下腰去。然后他不屑地摇摇头,说道:“你们那个团长不见得关心这个约定,即使是现在也一样,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所以你明白吗?”

尤拉点点头。

“布兰多先生你想要什么?”她问道:“金钱?还是权力?”

布兰多一怔,但他马上摇摇头:“我对这些都有兴趣,但比起金钱和权力,我更不愿意卷入一场麻烦中。我再给你们一点提示吧,黑火佣兵团的背后是牧树人,你们知道他们吗?”

尤拉与雷迪一起变了脸色。

“我们怎么会被他们盯上?”雷迪兀自不相信地问。

尤拉却是脸色再变,低下头。

安蒂缇娜在后面捅了他一下,小声问:“领主大人,你越吓他们,不是越摆明了让他们求你帮忙吗?这样的话得到的结果不是事与愿违吗?”

布兰多摊了摊手:“我可不好意思骗人。”

面对贵族千金极为怀疑的目光,他只好再解释道:“帮他们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不会把自己卷进去。我只是申明这一点而已。”

“那要怎么做呢?”罗曼眨眨眼睛问。

“靠他们自己咯。”

“这也可以吗?”商人小姐明显不信。

“当然。”

“布兰多先生,我们要怎么做?”尤拉听到三人的对话,何尝不明白布兰多是有意在提醒他们,她犹豫了一下——仿佛是在考虑能不能相信对方。不过布兰多清楚,“牧树人”这个炸弹绝对非同凡响——比起万物归一会那种在暗处小打小闹的颠覆国家的行动,牧树人当年可是凭借一己之力掀起腥风血雨的第一次圣战,那个故事对于大多数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来说估计都是一个可怕的阴影。

当然这是题外话,布兰多没时间也没意愿为这两个菜鸟解释牧树人有多可怕,反正他们这一代人都是听着关于第一次圣战的床头故事长大的,尤拉可能还稍微好一些,那个白发的年轻人雷迪绝对不会对这样一个名字有好印象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那个年轻人好像陷入当机一样,一脸不知所措。

“我不是说了吗。”布兰多答道:“去告诉你们的团长,立刻后退,离开这个地方。从当前的情况看,牧树人应该是盯上你们了,不过他们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警觉——一旦察觉你们可能发现了他们的企图,他们恐怕就会收缩回去重新布置计划了。”

“这样一来,你们就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至于之后该干什么,我想你们的团长自己会有分寸。”

与其说布兰多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更不如说是在照本宣科。他记忆中那篇攻略虽然在细节上删删减减,但大的方向却描述得很清楚,牧树人盯上“灰狼”佣兵团是不会错的,至于为什么,布兰多自然不会知道。

不过不知道不代表他没有办法,他和牧树人打交道的时间不下于和玛达拉那些骨头架子。要应付这些家伙,他也有的是手段。

尤拉和雷迪互相“看”了一眼。

“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说的是真的。”雷迪皱皱眉,小声嘀咕。

“我也没强迫你们相信。”

“你这么说未免太不负责任了……”白发的年轻人哼了一声。

“我们本来就没有负责任的义务,你搞清楚了当前的状况了吗,是大人好心在帮你们。当然,你们可以选择不接受,如果那么有骨气的话——。”安蒂缇娜早就看这个家伙不过眼了,这个时候这位贵族千金终于忍不住可忍,开口反讽道。

说完,她忽然愣了一下。忍不住歉然地看了跪坐在地上的尤拉一眼:“对不起,我是说……”

“不必介意。”尤拉摇摇头,她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开口问道:“所以布兰多先生还是要一意孤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对吗?”

布兰多点点头。

“即使挽留也不可以?”

布兰多再点头。他有自己的理由,他现在已经惹上了万物归一会一个麻烦,再担上一个牧树人,这估计就是死了都不得安生。不过另一方面他知道布加与马卡罗不会在这一次剧情中丧生,那么虽然他明白自己现在没这个实力收服对方,但也要表达出示好的意思来。

只是退一万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他选择离开,也没什么好对不起灰狼佣兵团而已。两者之间的约定本来就像是表面上一样脆弱,只是他一走,以后还想要再拾起这条线,可就有一点麻烦了。

无论是为了两个猛人还是未来的“勇气”任务线,他都不必须事先和对方打好关系。

只是这点好处值不值得以身犯险,作为一个资深玩家,布兰多显然早已在心中衡量好了。

“布兰多先生愿意放我们走?”尤拉又问道。

“我本来就无意抓你们,之前其实是在救你们,尤拉小姐你应该明白这一点。”布兰多答道。

尤拉点头:“但是,你不怕放走我们之后,我们会暴露你们?”

布兰多一笑,自信地答道:“你们追不上我们。”

他不是说笑,那篇攻略上至少标出这一地区的四条以上的近路和小道,虽然地图是粗略了一些。但还难不倒他这个资深玩家。

雷迪瞟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只是明显从神色中可以看出来,这个桀骜不驯的白发青年显然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内心里认定他是在吹牛皮罢了。

虽然之前他被布兰多的话吓了一跳,可随后又想起这家伙之前出洋相的事情,什么往东走,分明是一个门外汉。这样想仿佛能让他心安一些,然后又想到自己一会一定要好好劝说一下尤拉,绝不能让对方被这家伙给骗了。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77章 超出掌握 下一章:第079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二】
热门: 仕途 主神崛起 死光 城邦暴力团(下) 文娱新贵 虚像小丑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荣耀王者 剑花红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