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五】

上一章:第081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四】 下一章:第083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是这么说的?”

虽然灰狼佣兵团受到夜袭,在黑暗中源源不断涌出的黑火教徒与敌对佣兵的夹击之下,他们不得不放弃营地向南撤退。但“鬃狼”马卡罗仍旧临危不乱,沉着冷静地指挥撤退,并且还能在途中将自己的人整合起来,重新形成战斗力。单单凭借这一点,在这个时代他就可以堪称一代名将。

在森林中——

他一如往常地与布加在一起,穿着一袭火红色的军服——这套制服沿用于先王时代的禁卫军骑兵制服,马卡罗曾任禁卫军骑兵队长,这套装束从那时起就一直是他的标志——只是因为受迫害离开军队之后,军服就不再能看到肩章、穗带与徽记了而已。

他按着自己的剑——35式骑兵剑的指挥官专用型,这种剑放在过去游戏中是30-40级剑士最受欢迎的武器,当然并不是说它有多强,但往往大众武器要满足一点的是——性价比一定很高。这种剑可以说是三十级左右“黄铜”以下标签的魔法长剑中属性最好的一款,市面上流通的数量又足够多,因此才风靡一时。

不过此刻的马卡罗并没有因为强敌来袭而显得忧虑,相反,他的眉毛微微抬起,脸上的表情是一片平静。只有当听到尤拉的话时,眉毛才微微一掀,如此问道。

看到尤拉点点头,马卡罗才回头问布加道:“向东,看来那个叫做布兰多的年轻人胸有成竹啊。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等等。”雷迪急匆匆地打断他——这个白发年轻人虽然是佣兵团的人,但自由度却相比其他人高得多。否则一般人,可不敢这么插嘴:“团长,我们的对手可是牧树人!我们不先撤退,再寻求更周全的计划?我想它们既然这么大张旗鼓,想必一定是有备而来,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和他们交战,岂不是正合了对方的意。”

他的话又急又冲,但马卡罗与布加都习惯了这个年轻人的性格,因此也不以为意。倒是雷迪马上又想起什么,急忙问道:“对了艾柯还在镇上,他会不会不安全?”

马卡罗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点点头:“你说得不错,雷迪,但也没人能够确保灰狼佣兵团撤回夏布利就会安全。”他看到尤拉低下头,心知这个女孩是在担心心上人,叹了一口气:“事实上我和副团长早已料到康纳德可能没这么简单,不过既然我们敢将他引到这里来,也有准备。艾柯……我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不过他留在镇上也好,卡伯特在那里保护他,你们放心好了。”

布加在一边听了一语不发,只是这个身材高大的剑术大师怔了怔,忽然向一面的森林抬起头——那个方向马上出现一团刺眼的闪光,接下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森林后面传来。在场的人脸色一变,雷迪刚要开口说什么,佣兵中就有人惊呼道:“第七弦,雷鸣之音!”

“茜遇到麻烦了!”

布加“咔”一声取下背后的巨剑,但他马上又松开手,面色凝重地盯着那个方向:“战斗已经结束了。”

“茜她……”尤拉面色一白。

“我去救她!”雷迪好像是这会才反应过来,马上拔出长剑就想要向那个方向冲出去。但马卡罗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让这个年轻人动弹不得。

“停下。”

“团长……?”

马卡罗一语不发,而是第一次皱起眉头面色凝重地看着那个方向的森林,不消片刻,树林里就出现了影影憧憧的人影。远处又响起一两声惨叫,像是人类还是什么别的野兽临时的哀嚎——处于森林边缘的佣兵们很快就倒吸着冷气纷纷后退。

因为南方,西南方的林子里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火教徒,他们前进时脚上与手上沉重的锁链摩擦着地面、扫过灌木,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显得静谧的林中,格外诡异。

北面只是佯攻,敌人埋伏在南面——

所有人此刻脑子里都闪过这个清晰的念头,可惜反应过来似乎已经晚了一些。两支分队,茜和罗洛尔明显已经遭遇了失败,但这些佣兵们来不及为自己同伴的逝去感到悲伤,因为现在他们自己也身处同样的危险中。这些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略微一看就明白对方的数目至少是自己的三倍以上。

雷迪咽了一口唾沫,他虽然并不怕死,可面对这样的情况依旧感到窒息。

而一边的尤拉虽然目不能视,但也明白当下的处境有多危险。

“康纳德。”

布加开口道,声音低沉而有力。

“哦?”森林中立刻回应来一个轻浮的声音,听声音还是一个年轻人:“布加先生你认识我,但我是该叫你十字手布加呢,还是称呼你兰托尼兰公爵或是卢恩大公的亲卫队长?”

一石激起千层浪,灰狼佣兵团的成员都忍不住一怔,回头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副团长,他们虽然心中并不相信对方的话,不过人总是难以抑制自己的好奇心的。倒是布加与马卡罗波澜不惊,后者伸出一只手拦住布加,同时接口道:“没想到‘纸牌’佣兵团竟然与臭名昭著的牧树人混在一起,传出去一定不大好听?”

森林中立刻沉默下去。

知道黑火教徒的人不少,可知道黑火教徒与牧树人有联系的人却不多。那个叫做康纳德的年轻人显然没料到马卡罗知道得这么详细,他停了一下,才重新开口讥讽道:“不愧是过去的狡狐,知道得不少。”

果然。

马卡罗皱了皱眉头,事实上他也是在确认布兰多的话。不过他到不担心会因此而影响士气,佣兵与大多数正规军人都不一样,他们本来就是一群亡命之徒,对于生死往往没有一般人那么看重。正因此在沃恩德,熟练的佣兵虽然在个人实力、装备与纪律上往往都比不上正规军,可依旧是一股强大的势力。

“好吧,马卡罗先生。”康纳德又笑眯眯地说道:“其实我是专程来向你确认,卢恩大公的唯一一个子嗣,现在是不是与你在一起?”

灰狼佣兵团的成员们又是一呆,他们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团长——怎么又扯出一个公爵了。那在他们眼中可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马卡罗哂然一笑:“笑话,且不说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且就算知道,你认为作为敌对的双方我有义务回答你任何问题?”他忍不住讥讽道。

但森林中那个年轻人却摇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难道你忍心看着这么多跟了你十多年的老部下就这么死在这里?”但他马上又点头:“也对,毕竟与你原本的身份比起来,他们也算不得什么。为了你的使命,抛弃这些炮灰,也是应该的事情。”

布加冷哼一声。

“好了,康纳德。大家都是佣兵,你以为这些挑拨的话能对我们佣兵造成任何影响吗?”马卡罗摇头:“还不如你有什么本事,拿出来试一试。对于我们这个职业来说,最坏的情况莫过于一个死字,也算不得什么。”

“鬃狼”的话在佣兵中引起一片低笑声,正是如此,他们这一类人早就看开了生死,像是康纳德这么扭扭捏捏地开战前还要游说半天,在他们看来是极为可笑的事情。佣兵有佣兵的行事准则,他们对于一个集体的忠诚的根源与正规军人截然不同,因此对方的挑拨离间在他们看来就是可笑而已。

好像是为了代表他们心中所想一样,佣兵们纷纷拔剑而出准备战斗,森林中立刻响起一片金属交错之声。

……

而另一边,遮住星光的幽暗的林地之间。

“该死的老东西。”名叫康纳德的年轻人脸色阴沉地咒骂了一句,他看了一眼倒在自己脚边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红发少女,忍不住冷哼了一声:“马卡罗这个老狐狸,果然不好对付。可惜我们的目标不是他,否则我才懒得和这王党的死硬派说这么多废话。”

“其实明知道对方不会说出来,不如直接杀上去就好了。”年轻人身边一个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长袍之下的人用低沉的声音建了一句言,此人抬起手时可以看到袖口处有两条红边。若是布兰多在此看到这个特征,估计会马上掉头就走——这是黑火教徒的下级神官,比起高阶教徒来,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本来是可以。可是灰狼佣兵团现在还有两队人去向不明,可不能掉以轻心,马卡罗这家伙可是以狡猾闻名的。”年轻人阴沉着脸说道,他敲打了一下身边的树干:“这家伙在夏布利镇留下一队人,还有那个叫做艾柯年轻人,戏作得像是真的一样,不过我怎么想都觉得是用来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的‘壳’。”

“假戏真做也不一定。”那个黑火教徒答道。

“你放心,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留了一个黄金中级的剑手在那边,那个卡伯特虽然隐藏了实力,但他的真实水平也不过如此。”

“那你还有什么担心的,使者先生?”

康纳德轻蔑地哼了一声,蹲下去一把抓住那个女孩子浅红色的长发,将她的头扯起来。鲜血立刻从少女白皙的额头沿着她的面颊流下去,茜痛得轻轻哼了一声,她半眯着被血痂糊住的眼睛,似乎想要看清面前是谁——但年轻人一用力,她立刻痛苦得整个身体都蜷曲起来。

“呜——”

年轻人狞笑道:“当然是灰狼佣兵团走失的另一队人,虽然说那一队十二个佣兵,一个自称是商人的年轻人,还有两个女人,说起来是半途加入灰狼佣兵团的。可是这种程度的谎言,我怎么会相信,马卡罗一定早有安排,不过我撬不开他的口,他也不能保证这个佣兵团人人都和他一眼硬气。”

“是吗。”他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孩,问道:“小姑娘。”

茜似乎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咬了咬牙,向一边别过头。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81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四】 下一章:第083章 乱流与鱼的故事【六】
热门: 古墓之谜 绝命毒尸 伊甸园的诅咒 门后的女人 歪笑小说 黎明之剑 死了七次的男人 华音流韶外传:凤仪 太阳黑点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