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温言的希望【九】

上一章:第145章 温言的希望【八】 下一章:第147章 破晓【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塞尼亚人的夜,是宁静、祥和,安息灵魂的夜晚。森林中静得仿佛是一个港湾,可以让人的心灵也沉睡在其中。

白昼的争执在日暮之后也告一段落,塞尼亚人的村落重新变得平静下来。但在广场上篝火的阴影之外,一个小小的黑影却悄悄潜入塞尼亚人村庄边缘的仓库之中——

芙妮雅小口小口地吸着气,她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一眼,翠绿色的眼睛里写满了紧张——她用小手缓缓推开门,然后潜了进去,再从里面将门小心地合上。

仓库中一片漆黑,只有上面的天窗投下一束清冷的月光,光落在地面上,一片银华。

不过对于一个真正的塞尼亚人来说,这点黑暗算不上什么;潜藏在塞尼亚人体内狼人的血液在会黑暗之中苏醒,瞳孔扩张、因而将黑暗一扫而空——仓库里每一个细节都纤毫毕致。

芙妮雅向装着水的陶缸走过去,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为自己的水袋装满水,然后合上盖子,四下环视了一眼。

虽然一天的争执到头来还是没有结果,可是芙妮雅自己却已经想好了,她要自己一个人到那个男爵大人那里去——大家是这么说的罢——只要这样,她就可以救大家了,爸爸和爷爷也不用再争吵下去。

她希望每一个人都好好地活下去,不用再像妈妈一样,永远地离开自己。

“妈妈……”

芙妮雅吸了吸鼻子,才让泪珠子没有落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这一走,以后还能不能看到爸爸和爷爷,还有大家,不过没关系,她擦了一下眼睛——想自己应当足够坚强了。

就像是妈妈说过的——

芙妮雅应该快快坚强起来才是,不应该总是掉眼泪;即使是离开了妈妈,也可以坚强的和爸爸一起活下去,因为芙妮雅也是森林之中的子民,是塞尼亚人啊。

芙妮雅记起妈妈对自己这么说时,浑身是血,可是妈妈还是在笑。笑得好温暖。她揉了揉眼睛,感到泪珠子还是不争气地往下落。

“芙妮雅,笨蛋……”

她咬了咬嘴唇,挂着泪珠小声说。

她仔细检查完应该带的一切东西,然后停下来,一颗小心脏怦怦直跳地穿上平日里只有祭礼才会穿上的衣服与靴子。

女孩子总是爱美的,即使是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可她还是愿意在最后满足一下自己这个小小的私心——

她想,在这个时候,大家应该不会责罚她的罢。

但总之,不管了。

芙妮雅带着一点小小的任性想到,她挂着泪,有点小得意地坏坏笑了一下。

然后还有什么呢?

对了,妈妈的笛子。

小女孩怔了怔,有点舍不得地从脖子上取下那支挂在那里的短木笛,她拿起来看了又看,小心抚摸了一遍笛身,但最后还是轻轻放在一边。

“这是留给爸爸的。”她心想:“看到这个,爸爸就会想起芙妮雅和妈妈。”

她眨了眨发涩的眼睛,有点依依不舍地松开手,然后她双手放在膝盖上,犹豫不决了片刻。确认再没有什么东西遗忘之后,就准备站起来。

可正是这个时候,小女孩感到有什么冷冰冰的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手。

芙妮雅微微一抖。

她好像是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回过头,瞪大翠绿色的眼睛,却看到黑暗中伸出一柄亮银色的带鞘短剑——芙妮雅下意识地抬起头,她马上看到黑暗之中那双温和的眼睛——而对方手中的短剑,正一直递到她的手上。

“大……哥哥……”小女孩“啊”了一声,她怔怔地、小心地挪开一步。

那正是布兰多。

站在黑暗之中的年轻人一动不动,带着一种默默地鼓励看着芙妮雅——

“出门的话,一定记得防身的物品。”他温和地答道。

芙妮雅一呆。

布兰多脸上浮现出一个笑意,他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到芙妮雅身边,在她身边坐下,然后托起小姑娘的手——将银色的短剑塞到她手上,再帮她合上。

“哥……哥……?”芙妮雅不解地问。

“叫我布兰多哥哥。”布兰多仔细地看着这个小姑娘,她的勇敢与无助都让他的心无限地软下去;但这一切最后都化为一个微笑,他回过头:“所以你打算一个人去么,芙妮雅?”

小女孩低下头,没答话。

“我知道。”布兰多点点头,长出一口气:“来吧——”

芙妮雅一怔,她惊讶抬起头,却看到布兰多已经向她平伸出一只手,并歪着头微笑着看着她:“勇敢的女士,愿意让一位骑士陪你走一趟么?”

芙妮雅张开小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最终这位小姑娘涨红了脸,她用力点了点头,不大好意思地将自己的手放到布兰多手心中。

布兰多轻笑,也对她点点头,握住她的手长身而立带着芙妮雅站起来。他再回过头,看向地上的那一片银色的月光,淡淡一笑:

“好吧,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位男爵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大……哥哥?”芙妮雅转过头看着他。

“不必担心,芙妮雅。”布兰多平静地答道:“就像是塞尼亚人要为自己的族人留下希望,而我也要为自己留下希望;因此,芙妮雅——”

“纵使是这个世界,这一次我也战胜它给你看。”

……

即使是深夜,男爵的城堡中依旧灯火辉煌;大厅之中人来人往,但格鲁丁却面色阴沉地目视前方,他冰冷的目光穿过城堡的拱形石窗,落在茫茫夜色之中。

而在那里夜幕之下的一线平原之上,同样是火光点点,一片辉煌。

七个书记官依次站在这位冷酷无情的男爵身边,他们支支吾吾,却没有一个人敢于开口。最后还是格鲁丁的心腹躬下腰,用低沉的声音答道:“大人,佣兵们聚集在城外,我担心我们的人已快要压不住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收回视线的格鲁丁冷冷地扫了一眼。后半句建议噎了一下,也只好吞回了肚子里。

“哐当当”一片碎响。

男爵伸手一扫,就将自己面前桌子上丰盛的晚餐统统扫到地上。他忽然的暴怒吓了在场每一个人一跳,那些仆人们立刻噤若寒蝉地退开,生怕一个不高兴被这位喜怒无常的领主大人拖出绞死在外面的十字架上。

要知道那些佣兵、冒险者尸体上的血迹现在都还没有干透呢——

“蠢。”

格鲁丁冷冰冰地说道:“我问你,凯里的骑兵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的心腹干咽了一口唾沫,答道:“大约是被佣兵们拦在了城外……”

“大约?”格鲁丁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对不起,大人,我们的人出不了城,因为佣兵们堵在城外。所以一时之间也得不到任何消息……”

“佣兵,佣兵,又是佣兵,你们就不会想个办法?”男爵大人恨不得把叉子丢到这家伙脸上,他咆哮道:“你不会杀光他们?”

“这个……”

他的心腹一阵尴尬,心说城外佣兵少说也有十多支,还有冒险者,没乘势杀进来就已经是玛莎眷顾了,他们又哪有这个能力杀出去还将对方杀光?何况白天叫你不要杀那么多佣兵,教训教训对方就是了——可你又不听,仗着背后有玛达拉的亡灵大军撑腰,做事不考虑后果,这才惹出这么大麻烦。

结果到头来,却成了他们这些下面的人蠢。

当然,这些话在心里想想可以,他真说出来的话只怕是不要命了。因此只能低着头,静等格鲁丁改变主意。

格鲁丁沉默了一阵,也意识到现在的问题所在。不过他却并不太担心,只是冷冷将叉子一丢,丢到地上。

“玛达拉的人呢?”

“要叫它们吗?”心腹立刻抬起头。

“当然,那件事也有它们的份,你就直接告诉它们实情就好了——我只要一个结果,明天早上我不想再在我的领地看到那些肮脏低贱的佣兵。”

格鲁丁男爵一挥手,冷冷地答道。

还真杀光?

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

但就像是格鲁丁的心腹所言,佣兵们虽然聚在一起,却并不是都有心要向当地的权威——一位王国的实权领主大人讨回公道。

篝火熊熊燃烧,映红了在座的每一个人的脸膛。

年轻的巫师学徒人冷着脸看了看在场的每一个人,他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的脸。他们中有佣兵的大团长,有冒险者队伍中的代表,还有一些游散的佣兵:但这些人脸上除了不约而同的一丝愤愤不平的神色之外,却大多都各自隐藏着自己心中的小算盘——

年轻人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要报仇已经显得是有一些不太可能了,可是他那么多同伴的死,他却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他忍不住攥紧了拳头,但面上却冷漠地质问:“你们真的不想起来战斗?死了如此多的人,你们却选择懦弱的沉默,你们有想过,在他们眼中低贱的我们,难道我们的生命就真的一文不值,可以肆意践踏?”

“同伴,朋友,还有战友,他们尸骨未寒,你们就已经认命了?”

但他的发问像是投入一个无底洞,永远听不到回声。

大家互相看了看,却没有一个人回话。

“就这么算了?”但人群中还是有人小声问道。

“不然还能怎么样,那是贵族。”另一个人垂头丧气地答道。

“不仅仅是贵族,还是领主。”有人补充。

“领主就可以肆意杀人吗?”年轻人怒道:“王国的法典上好像并没有这一条吧?那些现在还挂在十字架上的尸体,他们几个小时前还是你们活生生的同伴,你们难道不能感到一丁点的愤怒?”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45章 温言的希望【八】 下一章:第147章 破晓【一】
热门: 魔痕 宝剑八 仇恨的证明 破灭时空 半身侦探1 神赐的宴会 解密 残次品 古墓之谜 华音流韶:紫诏天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