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芙蕾娅的剑术

上一章:第036章 修女公主 下一章:第038章 爵士,年轻人与猎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芙雷娅明白自己没有那样出色的天赋,从在布契开始,她就用不服输的性格来弥补与这种差距,她用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汗水,一点点追回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但事情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简单。

随着时日推移,芙雷娅逐渐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似乎并不是依靠努力就可以弥补得回来的。

就像是在这座学院之中,有能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在这样的人群之中简直是微不足道。就像是小小的萤火虫在皓月的光辉之下,原先在布契仅存的一点点骄傲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来自高年级的骑士学员,白银中位实力,与布雷森齐平;事实上如果不是这场比赛将最高实力限制至黑铁巅峰,双方仅仅凭借对于剑术的理解交手,恐怕芙蕾娅早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可就是这样,她这会也感到自己握剑的双手都有些哆嗦起来。

但那个皱着眉头的高年级学员同样正小心翼翼地围着她绕圈子,先前芙雷娅展示出的顽强的打法也让他吃了不小的亏——王立骑兵学院一年一度的冠军大赛从创立之初就有一个让所有人怨声载道的规矩——在比赛之间任何人都没有休息的时间,每个人都必须为了自己在上一场战斗之中浪费的过多体力而付出代价。

据说当初学院的创办者定下这样的规矩是为了让学员们明白,在战场上是没有敌人会给你“符合情理”的规则,你必须学会保留自己的体力,只有这样才能在战场上活得更久。

王立骑兵学院创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向这个古老的王国输出最优秀的军事人才,在和平的年代里,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员无一不是被作为中、高级士官培训。甚至那些以优异成绩毕业的,有可能一走出学院的大门就直接会被选拔进入王室的骑士团。

因此一步登天的家伙,也是大有人在。

就像是这个一年一度的冠军大赛,这个骑士比赛以积分制的方式进行,在不同年级之间的学员战斗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并实行残酷的单败淘汰制度。只有那个站到最后的人才能获得代表着学院最高荣誉的“冠军骑士”头衔。

而决出冠军骑士之后,还会根据积分选出各年级最优秀骑士。

基本上这些人,就已经可以打上勋贵的印记。

不得不说这个制度虽然不甚公平,但却更能真实地反应出战场之上那种你死我活的争斗。就像学院最初的创立者的一句名言:

幸运不但是你的实力,而且还将是你最大的依仗之一——

这句话用来形容此刻的芙雷娅最恰当不过,作为只有黑铁中游实力的她来说——当然这个进步速度在普通人之中已经算是极为难得,完全可以说是对于她这些日子以来付出的汗水的最大的肯定——可是在这里,还远远不够看;芙雷娅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来对对方的行动作出反应了。

她只能勉强跟上对方绕圈的动作,然后祈祷幸运会眷顾她,或者此刻用奇迹更恰当一些。

她的对手似乎也发觉了这一点,在仔细确认对方不是在刻意欺骗之后,那个高年级的学员果断发动了进攻。

剑是从最难防范的右侧后方袭来的,芙雷娅根本没有多想,或者说没力气多想。她举起剑——那几乎是个下意识的动作,但就像是福至心灵一般,下一瞬间她让对方的剑刃穿过了自己手上长剑的笼柄。

手上传来热辣辣的刺痛感,然而对方也微微一愣。芙雷娅想也不想,反手一绞,劈手将对方的剑刃套在笼柄上扯了回来——称对方发愣的当口,贴身上去一肘压在那家伙的胸口上。

那个学员直接飞了出去,然而当他再爬起来的时候,芙雷娅手中的剑刃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是什么剑术?”那个学员爬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问道,他看到少女手上向下淌着鲜红的血珠,有些刺眼。

“……”芙雷娅没答话。

事实上这会她自己脑子里都有些迷糊——刚才最后那招分明是情急之中记起布兰多曾经用过的剑招——她当初看布兰多用时也不觉得有多么的精妙,可现在回想起来,那几招实在是实用极了。

不过她想如果是布兰多的用的话,一定不至于让自己的手也受伤。

“我认输了。”那个坐在地上的高年级学员愣了一下之后,终于举起手来。然后芙雷娅看到场地外作为裁判的黑发垂肩的女骑士走了进来,后者一如既往地冷着脸分开两人,然后回过头看着她。

“听说你上过战场?”尼玫希丝用冰冷的语气问道。

芙雷娅却注意到对方的眼底带着一丝深深的怀疑——她很少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看到多余的情绪,仿佛这个女骑士时时刻刻带着一层冷冰冰的面具一样——但这个面具此刻却产生了一丝松动。

少女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在王立骑兵学院,敢和这位学姐大人对着干的人还没生出来。

“是和玛达拉的亡灵?”

“是。”

“刚才你用的剑术,还能再用一遍吗?”

芙雷娅犹豫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快晕倒了。

但尼玫希丝也看出了她的窘迫,不再坚持,而是说道:“刚才那一剑有埃鲁因的军用剑术的影子,和学院中教授的骑士剑术不是一个路子,听说过你当过民兵?”

芙雷娅再点头。

“但民兵的剑术也好,警备队的剑术也好,都不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杀人剑术,这倒像是真正的埃鲁因战阵剑术。”黑发的女骑士皱起眉头,深深地看着她:“你从布契来?你在白鬃军团认识什么人么?”

芙雷娅一窒,她不知道这位平日里还算照顾自己的前辈为什么今天会接二连三地在这里逼问自己这些奇怪的问题。

她当然摇了摇头。

不过如今的芙雷娅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布契的乡下女孩,几个月的学习之中让她长了不少见识。她回想起之前那一剑,还有布兰多用过的许多剑术——似乎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用简单一些的话来说,是简练。

一种极为简练的剑术,仿佛多余的一丁点套路都不需要,好像纯粹是用来取得胜利的剑术一样。芙雷娅可以想象这种剑术用在战场上会是什么效果,难怪尼玫希丝前辈将它称之为杀人剑术。

她回想起来,布兰多用上阵时的确每一次出手都是干净利落,快得惊人。

但她才回过神,却看到尼玫希丝一双黑幽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她吓了一跳,从没见过这位学姐这样的一面,但半晌,对方却只是对她说道:“其实那也不是纯粹的埃鲁因战阵剑术。”

芙雷娅一愣,心中微微一跳——什么意思?

“你隐瞒了什么吗,芙雷娅?”

少女赶忙摇头,脑后的马尾随之摆动。

“好吧,那是一种经过改良的埃鲁因战阵剑术。”尼玫希丝直起身子,神色有些古怪:“我见过这种剑术。”

芙雷娅看着尼玫希丝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过身,向另外的场地走去。但她脸上却慢慢渗出一丝苍白来,她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这个女人认识布兰多。

……

“那是谁?”

半精灵公主回过头,“谁?”

“之前获胜那个学员。”玛格达尔看着下面人山人海的比赛场上:“我看到尼玫希丝姐姐和她说了好一会儿话,好像是个女孩子——”

格里菲因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随即恍然。

“那是埃弗顿的女儿。”银发的少女随即叹了口气:“可惜,看来她没有继承她父亲那种天赋。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在这一期学员之中并不算是最优秀的,和她父亲相比就差得更远了。”

“格里菲因,那是因为这一期学员的素质太好了。”这位修女公主虽然并不擅长剑术,但却智慧与见识足以弥补这一差距:“那个叫做布雷森的年轻人,还有另外两个人,我不止一次听你们提起过他们了。”

银发少女微笑:“是啊,玛莎大人还是庇佑着埃鲁因。”

她又说道:“我准备从高年级和低年级之中各自挑选出最优秀的几个人和你一起前往安培瑟尔,蒂妮;这一期的学员之中,我与殴弗韦尔卿都认为有必要重点培养一下,让他们离开这里去锻炼,这是我的想法。”

“所以你看中了那个布雷森,格里菲因?”玛格达尔回过头问道:“的确是个很沉稳的年轻人,在贵族里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

“未必,蒂妮。”银发少女眼睛闪了闪:“我就知道还有一个,他让我知道了埃鲁因的先辈贵族的血液还没有流干,所以这个古老的王国还有希望。”

“很少听到你这样夸奖一个人呢,格里菲因。”

半精灵公主少有地没有回答自己好友的话,她心中想到的是殴弗韦尔口中的那个年轻人,她已经确认对方没有和芙雷娅一起来这里——真是个神秘的家伙。

她不知道对方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不过她心中隐隐有一种预感,那个年轻人恐怕不会甘于寂寞,他很快就会再一次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至于以什么样的姿态呢?

银发少女在心中微微一笑,丢开这个古怪的想法。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36章 修女公主 下一章:第038章 爵士,年轻人与猎人
热门: 神级美食主播 皇帝的鼻烟壶 逍遥梦路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恐怖王子 白骨令 幽灵舰队 死了七次的男人 诡案罪3 青春的证明 窃魂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