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少女的织线【二】

上一章:第094章 少女的织线【一】 下一章:第096章 少女的织线【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漫长的走道通向城堡西南侧的房间,夏尔将茜安置在那里,房间的主体色调是淡绿色,从窗户外面可以看到一株古老的红树的枝桠——远处是托尼格尔的远景——黑森林与天边仿佛从云巅倒垂而下的山峰的阴影。

芙罗领着布兰多抵达时,年轻的巫师早已得知自己的主人回到城堡的消息等在门外。

“怎么样?”布兰多看到夏尔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问道。

“不太好。”夏尔答道:“罗曼小姐,安蒂缇娜与梅蒂莎都在里面——”

布兰多点点头,一言不发地推门而入。茜的房间毕竟不是重症病房,至少年轻人并没有一推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房间中甚至有些云淡风轻的意味,他推门时看到正对面的窗帘轻轻扬起,露出后面冷杉堡一角的景色。

布兰多的进入为这个房间带来一丝微风。

微风掀起房间正中央一张公主大床的层层帷幔,这张床的原主人早已无从考据,不过此刻茜就躺在那上面,掩饰在轻纱之下,女孩面色苍白、轻轻闭着眼睛。

布兰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子把马尾解散了,柔美的红色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一部分脸蛋,显得娇弱不堪的样子。

她很安静。

不是平日里那种沉默的倔强,而是一种真正的安静,一声不吭,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梦境当中。可惜布兰多知道那一定是个噩梦,否则少女也不会微微蹙起眉头,露出痛苦的神色。

当梅蒂莎、安蒂缇娜看到布兰多进来时,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银精灵小公主微微颔首,而安蒂缇娜则一动不动地看着年轻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隐约的担忧。

她虽然具体不清楚在沙夫伦德的地下发生了什么,可是茜的情况绝对不容乐观,事先她也问过夏尔相关的情况,可是那个年轻的巫师只是告诉他——一切等领主大人回来处理。

这让她感到心一直往下沉。

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子,虽然内心中总是刻意保持无比冷静,好让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称职的幕僚。可就像那个时候在夏布利的崇山之中这位贵族千金为野精灵的妹妹的“死”而自责落泪一样,她内心中其实并不希望这个集体内任何一个人遭遇意外。

虽然安蒂缇娜知道这个想法很幼稚,甚至有些荒谬。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贵族之间没有不流血的斗争,可她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一点。

冷静但不冷血,这还是布兰多教会她的。

“领主大人。”这位贵族千金小声问。

布兰多点了点头,不过他马上没好气地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子正趴在床得另一边睡得正香,商人小姐显然对于周遭的环境变化毫无察觉、以至于嘴角上都流出一串晶莹的口水,一直垂了茜的被子上。

布兰多看这丫头在梦中眉飞舞色,一对小眉毛扬个不停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八成正在梦中披荆斩棘,说不定正带着茜杀出重重包围——当然,那只是在她的想象当中,而对于此刻的红发少女来说毫无帮助。

不过年轻人知道罗曼的心思其实是极为单纯的,往往行事的目的之中不带一丝功利的杂质——当然,除了商业行为之外。

因此他挑了挑眉尖,也兴不起责备的心来。布兰多走到茜床边,回过头问:

“她在干什么?”

“在给茜讲故事。”梅蒂莎答道。

“讲故事?”

“罗曼小姐说,她小时候生病的时候,姑妈就给她讲故事。听完故事,她的病就好了。”银精灵少女小声补充道。

“然后呢?”

看到梅蒂莎和贵族千金微微一笑,就叫布兰多知道这家伙又在做无用功了。罗曼的姑妈如果是女巫的话,那么她使用的应当是一种言灵术,圣言魔法本来就是女巫众多法术当中的一种。

可这东西仅凭模仿是谁也学不会的,但罗曼显然不会意识到这一点。

他并没有去叫醒这位商人大小姐,而是把目光落到茜身上——不过区区一周多,这位红发少女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她失去了平日里那种活力与健康,脸蛋上褪去血色变得苍白如纸,整个人陷入床上仿佛瘦了一圈,皮肤逐渐透明,可以清晰看到下面的血管脉络。

而与水晶一样的皮肤呈鲜明对比的是,少女脖子上一层醒目的黑色花纹正在向上生长,这些花纹蔓延过少女修长纤细的脖子,已经延伸向她的脸上。

看到茜这个样子,布兰多心就是一沉,神之血已经开始蔓延,虽然夏尔已经尽力压制,可是这生命力顽强的东西还是不可抑制地在向大脑方向发展。

如果这样下去,最迟到明天早上,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这样一个叫做茜的红发少女了。

梅蒂莎和安蒂缇娜在一边看到自己这位无所不能的领主大人一言不发,心中顿时对于茜的情况有所了然。

银精灵少女虽然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可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柔声问道:“领主大人?”

布兰多只是摇了摇头。

茜身上的这些花纹应当是从心口发源的,那里就是注入神之血的位置,也就是心脏。事实上这是最棘手的一种注入神之血的方法,当初驱使神之血的人肯定经验丰富,面对这样得先杀死载体再扭转生死的注入方法,夏尔与布兰多也只有束手无策。

他们要救茜,就必须杀死神之血,可是神之血现在就是维系茜生命的唯一能量,即使他们有办法湮灭神之血,但也一样会杀死这个红发少女。

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没有办法。

而另一个办法同样适用于这种躯体被占据、或是正在被占据的情况,那就是抹去主导占据本身的意志。可让布兰多无从下手的是,神之血本身就没有意志,而是本能驱使行动,于是从这一条上也封死了他的道路。

他看到茜脖子上那些花纹一点点向上生长,就像是吸血的荆棘一样一点点榨干这个女孩的生命,或是一种慢性毒药,只要时间一到就会要了她的性命。可布兰多立在床边,一时之间却毫无办法。

倒是有一个饮鸩止渴的办法。

他皱起眉头。

但正当这个时候他心中一个声音响起:“小家伙?”

“恩?”布兰多微微侧过头,心中那个女声低沉而成熟,让他认出是奥塔莱丝的声音。事实上这位来自于圣者之战时代的女骑士的英灵主动联系他的时候并不多,只在布兰多在剑术的问题上有疑惑时才会出声解答而已,“卡雅大人?”他问。

若是早先布兰多听到奥塔莱丝出声,一定会忽然在心中生出万分希望,这个女人是来自于圣者之战时代的强者——在她们那个时代,黑暗与混沌的力量比现在这个时代还要远远强大得多,像是神之血、牧树人一类的名词对于奥塔莱丝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知道得比布兰多还详细。

可惜布兰多心思缜密,也早已考虑到了这一点,事实上在来时的路上他就在心中联系过奥塔莱丝,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帮助。

可惜他面临的问题对于奥塔莱丝来说也是难题,茜的生命本身就已经受损,是神之血修补了她的躯体。面对这种情况,奥塔莱丝告诉不布兰多也只有两个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一是圣言法术当中的奇迹术,那门法术几乎可以逆转规律,以果转因,即使是让梅蒂莎回到被神之血占据之前的状况也不是不可能。

可话又说回来,自从圣者之战以来,除了圣者法恩赞,还没听说过有第二个人会这门法术的。

第二个方法就更离谱了,奥塔莱丝告诉他的方法是找到玛莎之约,所谓玛莎之约顾名思义就是凡人与玛莎之间的一种约定。既然约定的另一方是万物的母亲玛莎,那么可以实现的愿望几乎是无穷的,这可以说是奇迹术的一个加强版,如果奇迹术能拯救茜,那么这个办法不言而喻。

可惜这个办法的缺陷在于,它实现的可能性也是无穷小的,虽然奥塔莱丝告诉布兰多玛莎之约确实存在过,可惜布兰多不管是从历史上、还是从过去游戏当中的经历中,也从没听说这东西真的在那里出现过。

游戏中那可是数以千万计的玩家在这个世界中探险,大能不计其数,尚且都不能找到关于玛莎之约的蛛丝马迹,那么他又何德何能?

但否决了这两条之后,纵使奥塔莱丝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不过这次这位英灵大人的再次出声还是让布兰多稍微有了点希望,他知道不到要紧时候这位先古骑士大人是不会主动联系他的。

“我看了一下。”但奥塔莱丝却如此说道:“这个女孩子应该活不过十二个小时,病入膏肓。”她答道。

十二个小时,这与布兰多所料一致。但年轻人得到奥塔莱丝亲口确认,心情又是一沉。

“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女骑士的英灵问。

“没有治根的办法。”布兰多摇摇头。

“意思是可以治表?”奥塔莱丝听他这么回答,忍不住愣了一下,即使是她,这个时候要多挽留这个女孩的生命一天也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那还要在她的全盛时期的状况之下,而不是现在这个状态,她现在这个状态可以说什么都不能做。当初在布契救布兰多时就差不多是尽了全力了。

在主物质位面对于像她这样得纯精神存在来说是非常苛刻的,毕竟不如在介于幻想与现实之间的圣所中那么自由。

布兰多点了点头。

“有个笨办法。”他开口答道。

“笨办法?”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94章 少女的织线【一】 下一章:第096章 少女的织线【三】
热门: 绝世武魂 唐寅在异界 阴缘伞 魔兽战神 全球高武 重生之国民嫡妻 重生商纣王 乡村野和尚 医门宗师 终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