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少女的织线【四】

上一章:第096章 少女的织线【三】 下一章:第098章 少女的织线【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茜在雪白的枕头上侧过头,怔怔地看着布兰多落泪时,屋子里一片寂静。

梅蒂莎没有说话、芙罗一言不发、夏尔也只是看着布兰多而已。

安蒂缇娜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一脸怀疑地看着自己的领主大人,她没经历过沙夫伦德那黑暗的地下,又没有梅蒂莎那种敏锐的洞察力——自然不明白此刻的布兰多对于茜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过就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这个少女对于布兰多的依恋,这就不由得她不想歪了。

布兰多走近了一些,站在茜的床边。少女终于制止了自己的软弱,她平静下来、还挂着泪珠子对布兰多勉强虚弱地一笑——那个笑容很甜,但脆弱得好像刻画在一张苍白、单薄的纸上,随时可能粉碎。

“你回来了……领主大人。”茜开口,她已经好几天吃不下一点东西了,平日里主要就是依靠进水维持生命。少女虚弱得几乎发不出声音,而是用口形描述道。

“我回来了。”布兰多看到茜这个样子,有些难受,他小声答道。

“沙夫伦德的工作呢?”茜无声看着他。

布兰多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你是回来看我的吗,领主大人?”茜眼中的疑惑表达了她的问题,布兰多从这个少女琥珀一样的眸子里看出一丝躲躲闪闪的期待——他点了点头。

茜用力眨了一下眼睛。

但她吸了吸鼻子,又平躺回去。少女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她偶尔微微蹙起眉头,仿佛只是这样躺着也会感到异常痛苦——没有人敢出声打扰,因此屋子里一时之间静得落针可闻。

“我可以活下来吗?”

红发少女向另一边侧过头,怔怔地盯着窗外那株红树繁茂的枝桠发呆,一边小声问道。

布兰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真话?”

“我什么时候骗过人?”布兰多答道。

茜怔了一会,“可我觉得……大人在骗我!”红发的少女用女性的敏锐小声说,近乎撒娇一样的口气听得所有人内心一软。

没有人想到就是这个倔强的少女也会如此软弱,就好像连日来的痛苦已经彻底瓦解了她长久以来一个人独自支撑起的坚强。

布兰多没有回答。

事实上所有人都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屋子里鸦雀无声。

“其实……”茜看着红树的枝桠上墨绿色的叶片,阳光仿佛清晰地印出它的脉络,“我听你们……你们的交谈了……”

她细细喘了一口气:“不切实际……还是算了吧,连我都觉得……没必要。”少女独自一个人笑了一下。

若是马卡罗在此,一定会发现自己过去从未仔细端倪过这个自己养女的微笑——甜美恬静得像是一个天使。

“茜!”

安蒂缇娜打断她,有些生气地向前一步:“你在说什么!”这位平日里安静的少女没有继续说下去,茜的话让她难受。

但布兰多对她摆了摆手,他看着茜,心中下了决定。这位年轻的领主微微抬起头,柔声问道:“茜,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所有人都一窒。

连茜也微微一窒。

她虽然说着那么倔强的话,可是内心并不愿意离开。否则也不会坚持着,咬牙坚持——纵使每一天都好像在地狱之中煎熬,但始终还是等着这位年轻的领主回来。

因为他告诉过她,他会带上她,无论如何,也不会丢下她。

这就是这样一句话打动了她的心。

她怔怔地看着布兰多,难受得几乎想哭。每个人都是这么骗她的,这么骗她——告诉她可以,但最后得到的答案却是做不到。过去也是一样,现在也是一样。

茜想自己是不是太过贪心了,总是奢求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可她自己明明付出的是真挚的感情,可得到的回报却是胸口像是被刺了一把刀那么痛。

红发少女看着布兰多,眼泪在眼眶中转了又转,最后她努力吸了一下鼻子,艰难地小声说:

“领主大人……”

茜停了停,她喘息了一下才调整好情绪,她三度试图开口,但最后一次才哽咽着发出声来:“在我的家乡,有一个传统……”

“传说,在人死之时,他最亲近的亲人们会吻她的额头,好将他们的思念留在那里……这样,即使到了另一个世界,她也不会忘记他们……”

她有些无力地看着布兰多——她觉得自己恨不起来,这个可恶的骗子——她心想。

“领主大人……”她说。

“所以,你能……充当一次,茜最……亲近的人吗?”

“那怕……一次也好。”

少女喘了一口气,用尽力气躺了回去,有些神志不清地喃喃自语:“大团长,艾柯,尤拉……还有大家,都不要茜了……”

安蒂缇娜听到这里,一下捂住嘴扭过头去,她使劲吸了吸鼻子,仿佛不愿意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但梅蒂莎与夏尔的目光都落在布兰多身上。

布兰多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茜失去了最后的支撑之后,整个人完全倒了下去,她事实上并没有看到布兰多点头。但神志不清之中,她还是想要笑一下——只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失败!

茜忍不住想,自己的这一生真是失败——想要保护他人也无能为力,想要依靠他人最终还是被抛弃了。

她难过得想哭。

不过也哭不出来了。

“闭上眼睛,茜。”布兰多轻声说。

少女怔了一下,然后安静了下去。她想,至少玛莎大人最后还是看到了自己这个小小的存在——她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只是她最后一个愿望,她不希望留下最后的遗憾。

她闭上眼睛,仿佛听到夏布利群山之中微风拂过的声音,她是听着这个声音长大的。

那是山民的故乡,一切的梦的开始与终结之处。

茜忽然从内心感到宁静起来,她想,自己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在这片安静的山林之中,有她和大家一起成长的时光,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清晰。

艾柯,大团长,无忧无虑的时光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但她还是微微抬起头,倔强地等着那个寄托着另一段记忆的吻,一个告别的信号。可她等了好长时间,仿佛世界都一动不动,一切时间都停滞下来。

可她还是没有等到。

茜诧异地想要睁开眼睛,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把眼睛睁开,但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

“别动。”

红发少女紧闭双眼,微微哆嗦了一下,变得面红耳赤起来。要来了吗,她想,可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到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唇上。

茜几乎是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低喊,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可以感到自己的耳朵——不,耳根都烧了起来。

“他、他怎么可以吻那里……”

“屋……屋子里还有那么多人!”

红发少女觉得自己下一刻真要死了,但不是被神之血杀死,而是害羞死的。茜一时间都僵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脑袋像是石化了一样——胸腔中一颗心怦怦直跳,那声音从没有那么有力而清晰过。

不过等等?

茜的忸怩的动作在不知不觉之中停了下来,她试着轻轻吸了一口气——有力而清晰?她已经有多少日子没有这么清晰的思维了,一切痛楚都停止了,活力好像又回到了身体中一样。

先前那种连呼吸都困难的无力感,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有一股温暖的热流从她的口中进入她的身体,顺着她小小的舌头,一直滑入到喉咙之中,然后分散进入四肢百骸。

这股力量似乎可以抚平伤痛,将她从苦难的深渊之中拽出来。

茜简直呆住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虽然她还没有睁开眼睛。但这种内心的惊讶只持续了一瞬间,然后一下子就被另一种羞涩所取代。

不管怎么说——那、那家伙都不可以吻她啊!

“怎么这样子啊!”茜的脸再一次腾地红了,像个可爱的红苹果:“还、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还、还往她嘴里送一些奇怪的东西……”红发少女觉得自己想不下去了,她微微低下螓首,觉得自己身体像是烧起来了一样,恨不得立刻就找一条什么缝钻下去。

她把自己的眼睛闭得死紧,宁死也不要睁开,否则一定会被其他人笑话死。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扑哧一笑的声音。

这个笑声就像是绷断弓弦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茜一下就睁开眼睛来——她首先看到的是安蒂缇娜、芙罗脸上既好笑、可又不得不忍住笑意——但除了夏尔与梅蒂莎。

这位年轻的巫师与银精灵小公主正用一种无比震撼的眼神看着布兰多手上拿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金灿灿的苹果。

布兰多面无表情地将这个苹果放到茜的嘴唇上,说实在话,与其他人心情不同。他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金苹果上蕴含的强大生命力量也只能延长茜的生命,可不能改变最终的结果。

从另一方面来说,反而会壮大她体内的神之血。布兰多只能安慰性地想到,传说金苹果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也只能希望它也可以改变茜的命运。

这是不得已的办法,何况那头小母龙还明确告诉过他,这苹果上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他想那虽然不是毒药,但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这会儿,茜才是真正的脸上有如火烧。甚至连布兰多看着这个少女都有些奇怪了,他在想一个人的脸怎么能红成这个样子,难道这就是小母龙的恶作剧?

但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时候茜心中的唯一想法大概是找块奶酪一头撞死算了。

她没想到自己完全搞错了,而且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明显她的这种反应被安蒂缇娜、芙罗看出来了。

“要死人了。”

茜想,早已把身体中的神之血忘到了九霄云外。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96章 少女的织线【三】 下一章:第098章 少女的织线【五】
热门: 御手洗洁的旋律 恶魔的彩球歌 丹凤针 三叉戟 华娱之闪耀巨星 风玫瑰 雪中悍刀行 天国的水晶宫 移动迷宫4:致命追捕 全能侦探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