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三】

上一章:第102章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二】 下一章:第104章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黑玫瑰战争爆发这一年的冬天冷得异乎寻常,灰蒙蒙的天空中仿佛空气都被冻结成粉末纷纷扬扬的落下来。

杰尔特在山顶上的灌木丛里潜伏了一夜,几乎被冻僵。

他伸手去接住这些从天而降的粉末,手心中一丝微凉,冰晶就在他手上化开——是雪花。这个依旧穿着他那身仿佛万年不变的青色弦法师学徒长袍的年轻人抬起头看着天空。

下雪了。

今年以来的第一场雪。

他不禁想起夏尔大人和那个年轻的领主之间经常性的交谈,提起北方的局势,大公们的联合军与公主殿下的命运……

“北方那场战争还是拖到了第一场雪之后了——”

杰尔特自己只是个出身小士绅的家庭的贵族子嗣,他的家乡在卡拉苏,一样属于王国偏远的地区——虽说是贵族家庭,但毕竟见识有限,顶多不过看着那些大人物过日子罢了。

总算比一般人过得好些,不过最近的年景也一年坏似一年起来。

杰尔特出来冒险,他自己内心很清楚,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在一位巫师导师门下系统地学过一段时间的魔法,与导师交流了解外面的世界——这个时代混乱的世界对于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混乱当中仿佛充满了机遇。

于是导师去世之后,杰尔特就踏上了梦想当中的旅程。

但他运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结识的几个家境差不多的同伴在旅行途中就病死了两位,他们不得不在冷杉领稍事休息然后再考虑原路返回还是继续前进。

可没想到又遇上了这档子事,格鲁丁杀死了他所有的同伴,万念俱灰的杰尔特当时只想要留下来与那个贵族同归于尽。

但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的多变。

就在那天上晚上他遇到了那位年轻的领主大人,参与了那场战斗,并有幸在那之后一直追随着对方,随后他成了夏尔手下的巫师团的第一个成员。

作为夏尔的副手,他有了机会参与布兰多与这位巫师扈从之间的讨论——当然,年轻是插不上口的——两个人谈论北方的局势,谈论布拉曼陀的黑玫瑰的入侵,谈论克鲁兹。

那位领主大人的眼界让杰尔特仿佛见识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种高度是他以前从未想过的。

也是他的第一位导师从未和他谈论过的。

那一刻杰尔特就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抓住了机会,实现梦想的道路已经近在眼前,或者说已经实现了。

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一个全心全意的布兰多的支持者,这一次深入到帕拉斯来探听情报,也是他自愿申请的。

然而正好斥候小队需要一个精通法术的人才,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入选了。

为此夏尔还向布兰多抱怨过,说他抢走了他的一个得力副手。

不过杰尔特并不后悔,他觉得与其说留在那位大人身边默默无闻,还不如出来以实际的行动吸引对方的注意。

他是个向往冒险的人,否则也不会离家来到这里。

年轻人盯着天空想了好半天,终于回过神来。然后他搓了搓手——动作不敢太大,免得引起下面的哨兵的注意。

他在山头上看着下面森林中一顶顶灰黄色的帐篷和人来人往的营地。

然后他听到背后传来一阵簌簌的响动,那个方向上有他的同伴在警戒,有声音传来显然是自己人,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性自不必提。

杰尔特立刻绷紧了神经。

“白……菜……”

林子里传来一个古怪的口令,据说是夏尔教他们的。

杰尔特立刻放松下来,是自己人,他回头答道:“莍莴——是谁?”

“马友夫。”

杰尔特分辨出这个名字,是同队的另一个巫师学徒,那家伙原本只有个外号而没有名字——这个名字是还是领主帮他起的。

真是个走狗运的家伙,杰尔特忍不住这么想到。

“杰尔特,怎么样,下面是帕拉斯骑士的营地吗?”那个穿着一袭灰袍的巫师学徒猫着腰走过来,蹲在他身边小声问道:“可是老鼠他们说,这里没有营地——”

“这不是帕拉斯的营地。”

杰尔特摇了摇头。

“不是?”马友夫一愣。

年轻人缓缓点了点头,他稍微了动了一下自己冻的有些僵硬的四肢:“他们是山民。”

“山民?”

“他们不是在和帕拉斯干架吗——?”马友夫吃惊地问:“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莫非他们打算在这个时候入侵?那可真是天助我们!”

但杰尔特摇摇头,没那么简单:“山民有许多支,他们可能是冲我们来的。”

“什么?”

“你、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我比你熟悉他们,好了,去给收报小组传递信息吧,我们准备撤退了。”杰尔特答道:“下雪了,这里藏不住人了,我们得换一身衣服过来。”

马友夫看着自己的同伴,点了点头。

……

“山民?”

天空中的雪花变得密集了一些。

离开南门没多久布兰多就迎面撞上了一位雇佣兵,对方是个元素使——年轻人认得这个人——夏尔的手下。

夏尔当初在布兰多的要求之下从雇佣兵、冒险者中挑选出那些具有施法能力的人——懂点戏法的巫师,三流的元素使,骗子,装神弄鬼的巫医以及大批的学徒——组建了一个所谓的巫师团。

因为有夏尔这个黄金领域的巫师在那里作为招牌,这个举措并没有费什么力气,甚至很多巫师是自愿脱离佣兵团来加入这个所谓的巫师团;虽然这件事一度在各个佣兵团长处招致非议,不过因为有布兰多在后面支持,所以也并未真正遇上什么麻烦。

而布兰多知道,将施法者集中使用的优势在后期的战争中早已为玩家和NPC双方所证明,当然夏尔不止一次向他抱怨过这些人根本就不配称之为“巫师团”,倒不是说是三教九流的人的大杂烩更好一些,不过布兰多不在乎,至少在他看来——

这就是他手下的第一个成型的巫师团了。

何况这些人当中不乏天资出众之辈,如果稍作培养,组成将来巫师协会的骨干还是没有问题的。只可惜夏尔虽然空有导师级的实力,却没有培养学徒的经历,因此这个所谓的巫师团目前看来还是一个空架子。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这些拥有那怕一点实力的施法者或多或少追随某个导师,或者至少当过一段时间的学徒,其中甚至不乏科班出身的学院派,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都识文断字。

因此布兰多、安蒂缇娜、虎雀与夏尔通常将这些人用在处理情报和一些文书工作上。显然他现在遇到的这个正是所谓的虎雀的“情报部门”中的一个人。

对于布兰多的问题,那个元素使点了点头:“是的,大人,夏尔大人让我告诉大人您,您可能急需要这个消息。这个情报是‘北边那些人’送回来的,上面说和山民有关——”

北边那些人?

布兰多愣了一下才想起,他的确让虎雀、雷托组织人手向帕拉斯地区渗透,好收集让德内尔伯爵大军集结的消息。

这件事情是虎雀全权负责的,但具体计划他也清楚,夏尔让他手下那些从佣兵中召集起来的三流巫师、或者学徒一起混编入这些斥候小队中,伪装成冒险者——以便向后方传回讯息。

传回讯息的方法也很简单,不过这个办法却是他亲自提出来的,动物信使。当然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办法,而是一种使用使魔的方法——早在穴兽之年以前克鲁兹人已经在十一月战争中使用这种传递信息,不过在这个时代还很少有人想到把巫师送到第一线去,因此这种方法在这个时代还远未有流传开来。

但直到从黑玫瑰战争爆发开始,数年之后,第一次魔潮到来,拥有巫师天赋的人与日俱增,这种办法也逐渐流传开来。

在战争后期,这已经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方法了。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有了更加稳定的替代方法——比方说借助魔法器具,不过布兰多现在还没这个条件,因此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土办法”。

有了动物信使传递信息,一个学徒传递信息的范围大约是一天一夜,理论上来说通过站点的方式一站站将信息回传,过去要延迟几乎一周的信息现在不过是顷刻之间就能到达冷杉领。

不过现在虎雀和夏尔手上的人手有限,尤其既具备施法能力、又熟悉斥候技巧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因此这样得眼线小队事实上至今也之建立起两三个而已。

因此他们对于帕拉斯骑士领的监视事实上还相当有限,布兰多原本也并没有料到凭借这种程度的监视会这么快地得到有用的消息。

但现在看来,那些贵族似乎还是很看不起他们这些“暴民”。

或许在作为战争的对手上已经足够重视了,可是在战争之外,帕拉斯方面还是对于他们疏于防范。

不过这也好理解,布兰多如今虽然拥有的人手不多,但是用手段甚至超过埃鲁因的正规军——他自己虽然没这个自觉,但帕拉斯爵士这种传统军人应付起来可就头痛了。

把巫师投入第一线作为斥候?在贵族们看来,这种事情像是人干的事吗?

也就只有习惯了这种做法的布兰多才会习以为常罢了,其实他当初提出这个想法时不止是一向保守的安蒂缇娜,连夏尔都吓了一跳。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02章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二】 下一章:第104章 托尼格尔与年轻的领主【四】
热门: 道士下山(癸巳年修订本) 春日宴 黑笑小说 憎恶的化石 绝世飞刀 择天记 恶狼之夜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艺术谋杀 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