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凋0

上一章:第156章 岩石加鲁鲁兽! 下一章:第158章 深入棘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黑暗之中一点亮光,艾尔曼子爵第一个拔出长剑,“铮”一声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谁在那里?”他挑起右眉,一脸警戒地问道。

“呵呵呵。”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轻盈的笑声,笑声从不远处传来,然后艾尔曼竟看到一个女人从一株古老的橡树之中缓缓走出——那个女人长着一对尖尖的耳朵,她双手向脑后一插,轻轻摆动上半身,让紫色的波浪状长发在耳朵后瀑布一般挥洒而下。

女人有一对浅紫色的眸子,眼影稍长,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美艳的瓜子脸,嘴唇也是紫色,第一眼就能吸引住人的目光——但她整个半身以下都完全由藤蔓与根须构成,一束束荆棘沿着她赤裸的上半身蔓延而上,包裹住浑圆饱满的乳房,一直延伸到脖子上,面颊的边沿。

她微微一笑,指着艾尔曼手中的长剑说道:“年轻人,你指望这东西能干什么呢?伤害我?还是保护自己?”

艾尔曼一皱眉,他将剑指向那个女人,但并没有答话;这个女人明显来意不善,而且从她的表现来看要么是个疯子,要么就是有所依仗。

这位子爵先生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罗诺反应只比艾尔曼慢一步,不过黑发少年看到这个女人时忍不住脸红了红,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剑一样的眉毛一抬,严厉地质问:“你是谁?这里是埃鲁因的使节团,你最好不要打我们的主意——”

女人扑哧一笑:“真狡猾。”

她好像没看到艾尔曼手中的剑一样缓缓向几人走过来,她走动时构成下半身的蔓枝蠕动着,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虫子,让人看了忍不住头皮发麻。

“罗诺,海曼大师的学徒,克鲁兹的天才炼金术士——头衔,狼獾;曾经在克鲁兹的皇家咒术学院一次冲突中重伤十一位同伴,杀死两人,少年一样羞涩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一颗狂野的心呢。”

“至于这位——法伊娜,金领伯爵,花叶领的小公主,曼德希尔大公爵的掌上明珠,也是公国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女人回过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剩下两个人,笑眯眯地说道:“还有艾尔曼子爵,虽然是庶出的贵族子嗣,但却一样杰出——只是,谁能看清你的野心呢?”

艾尔曼听到庶出两个字,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最后那个女人说道:“至于最后这个小姑娘,倒真是埃鲁因人,不过却是无足轻重。只是我倒是对她的领主——那个有意思的年轻人有些兴趣。”

“有兴趣你去找他好了呀。”法伊娜警惕地盯着这个女人,作为大贵族的继承人她最忌讳被陌生人一口叫穿身份:“不知廉耻的女人!”

她回过头:“罗诺,你还在看什么!”

黑发少年脸一红,回头无辜地看着法伊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法伊娜。”

“哼。”法伊娜没好气地咬咬牙:“没一个好东西!”

四个人当中只有站在最后面的蒂雅没有说话,她只是暗中做好了防备的准备——作为雇佣兵,虽然这位野精灵小姑娘经验尚显不足,但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艾尔曼看着那个女人越靠越近,忍不住有点沉不住气起来:“这位女士,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试图用剑挡住对方。

可没想到他的话只是引得那个女人一笑,她走近这位子爵大人,用手指在他的剑尖上一拨:“一如我所言,你们人类管这个东西叫做剑是吧——剑是武器,可以保护你们,也可以用来伤害其他人——”

“因为在你们看来,人的身体是脆弱的,而金属却是坚固的东西。利用工具,是文明生物的特长呢。”

“可惜,在我看来,这东西与你们一般无异,脆弱,因为万物皆会腐朽,凋零,唯有混沌才会长存。”

她抬起睫毛,紫色的眼睛看着艾尔曼,而随着她轻柔的话语,艾尔曼手中的长剑上竟然生出一朵朵紫色的蔷薇,随着蔷薇花瓣一片片随风凋零,这位子爵先生的长剑竟也好像经历了成千上万年历史一样如同风沙、随风而逝。

“邪教徒!”

女人口中“唯有混沌长存”的话语一出,在场的三人立刻变了脸色。不过这都比不上他们看到艾尔曼手中的长剑寸寸碎裂时的震撼。

腐朽要素。

在整个沃恩德,既是邪教徒,又拥有腐朽要素的存在,能让他们立刻想到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凋……凋……凋……”法伊娜的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她瞪大眼睛指着那个女人,竟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艾尔曼则抽身一退,立刻抽出备用的短剑,他在意思到对方的身份的一瞬间就明白无法善了。既然如此,废话再多也毫无意义,先下手为强才是正理。

他身边的黑发少年这一次反应也不比他慢,几乎是女人的话音才刚落,超过一打炼金术炸弹就已经被抛向那个女人。

只可惜那个女人的反应比他更快,她右手由前向后一扬,地面“刷”一声升起一张藤网,炼金术炸弹撞在上面被提前引爆,还差一点伤到了罗诺自己。

黑发少年挡着脸向后一个滚翻,他向前伸出手,身上的魔导器立刻一枚接着一枚升起,开始绘制法阵。

只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这些魔导器才飞到一半,金属的表面就开始生锈,然后变得暗淡无光,“啪嗒”一声从半空中落下,掉入森林中的水洼中,再也感受不到任何魔法联系。

而这个时候艾尔曼子爵的攻击才刚刚展开,只是他的目标不是那个可怕的女人,而是一旁的法伊娜。

贵族千金看到艾尔曼忽然向自己冲过来吓得一呆,不过还是本能地拔出佩剑一挡,元素的力量从她身体中进入细剑中,白色的光在剑上交织出一面光盾。

可惜这临时准备的魔剑术显然不是艾尔曼的对手,艾尔曼反手一剑抽飞法伊娜手中的长剑,然后一把抓住她的脖子,一下绕到她身后,将剑架在她脖子上。

整个过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要说罗诺和蒂雅没反应过来,甚至连那个女人都吃了一惊。

不过这个时候艾尔曼已经将剑放到法伊娜雪白的脖子上,然后他看着那个女人,吸了一口气,冷静地说道:“你的目标是她吧,不过我想一个死的公国继承人对你来说恐怕没什么价值罢?”

法伊娜一怔,好像这才反应过来,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子竟忍不住哆嗦起来。也不知是因为这令人绝望的环境,还是因为同伴的背叛。

是了,她忽然想到——艾尔曼子爵是故意的,一定是这样,他在用这个办法来救其他人。

想到这里,这位贵族千金才稍微好受了一些,可是一想到之前艾尔曼子爵打飞她手中的剑时那冷冰冰的目光,她还是下意识地感到有点颤抖。

罗诺吃惊地看着艾尔曼,不过他似乎也和法伊娜想到一起去了,忍了忍没有开口。

倒是蒂雅在法伊娜遭到劫持时施展了一个法术,她手掌中向前射出一条冰龙,冰霜“咔嚓嚓”凝固空气直射向艾尔曼,不过艾尔曼只是将法伊娜向这个方向一挡,才刚刚安心的贵族千金就立刻吓得闭上眼睛尖叫一声。

蒂雅也吓了一跳,赶忙撤掉手中的法术,冰柱“哗啦”一声崩裂,在半空中瞬间化为一股亮晶晶的烟尘。

“你疯了!”法伊娜闭着眼睛尖叫一声:“艾尔曼子爵。”

“闭嘴。”艾尔曼冷冷地说:“想活命就少说话!”

“你……”贵族千金差点被哽死,她还想说什么可感到脖子上冰冷的剑锋一紧,吓得后半句话就吞回了肚子里:“那、那个可恶的乡巴佬,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几乎要哭出来的贵族少女心中首先浮现的竟是这么一个念头。

不远处那个女人看了蒂雅一眼:“喔?水元素使,不过元素使好像没有精神能力吧?”

蒂雅面色一变:“是你,你阻断了我和布兰多哥哥之间的心灵感应!”

“哦?他叫布兰多么?”女人微微一笑:“谢谢哦,小妹妹!”

蒂雅被气得不轻,抬手就是一道冰矢向女人射来,可惜那冰矢还没来得及靠近女人就化为冰尘消逝。女人微微一笑:“有序亦是短暂,还是还魔力以本原的样貌比较好。”

然后她手一抬,无数藤蔓就将蒂雅蔓延过去,虽然这位野精灵姐妹中的妹妹试图反抗,不过她才放了几个法术,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女人。”艾尔曼眼睁睁看着蒂雅被捆起来,好像不关他事一样,然后他才开口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的问题?”女人回过头,冷笑:“你以为你那些小把戏能骗得过我?”

“你以为我真不敢杀她?”艾尔曼冷冷地问道。

“你不妨一试。”

艾尔曼手中的剑一横,竟在法伊娜雪白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显眼的血痕。他抬起头,看着那个女人:“现在呢?”

“你疯了!”罗诺大声喊道,可他瞪着艾尔曼,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那个疯子一不小心就真的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女人微微一怔,她原本也以为艾尔曼是想施展苦肉计,可没想到对方看起来竟然真是丧心病狂。

她忍不住一笑:“有意思,你想活命?”

艾尔曼点点头。

“好吧。”女人笑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把他杀了,然后跟我走。”她看着罗诺,轻描淡写地说道。

罗诺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低头闷哼一声——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前的弩箭,然后再看看艾尔曼。

他当然知道这弩箭上是带毒,那毒还是他亲手配的,说是为了对付森林中的魔物,可没想到竟然让他自己第一个作了试验品。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艾尔曼竟然会出手得如此干脆。

他用一种不解的目光看了自己的同伴一样,然后向后倒了下去。

“罗诺!”法伊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眼睛一下就红了:“你疯了,艾尔曼子爵,你干了什么!”

可艾尔曼看也不看她,只是右手的剑抵在她的脖子上,然后左手丢掉手弩,再看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最后竟“啪啪”拍了一下手:“不愧是艾尔曼子爵,干净利落,倒是有潜质加入我们。”

她歪着头看着这位年轻的帝国贵族,微笑道:“所以,你的意见呢?”

艾尔曼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说不,对方就会立刻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点头的一瞬间,一直以来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他想这个女人就是再可怕,也不至于向一位同伴出手吧,何况作为一位帝国高层贵族圈子之中的新秀,他相信自己在对方眼中还是有一些价值的。

只是这些想法只存在了一瞬间就化为泡影,因为他才刚刚点下头,一道藤蔓就如同鬼影一般从他身后刺穿了他的喉咙。

一道血箭喷射而出,溅了法伊娜一脸。

然后这位贵族千金才感到身后一直挟持着自己的那个人缓缓地倒了下去,沉重地摔在地面上。

可她那一刻竟然被吓呆了,吓得一动不敢动。

然后“哗啦”一声跪了下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在她不远处,那个女人看也不看她,只是反手一挥从手上挥出一道坚韧的藤鞭,这鞭子带起一束与布兰多的白鸦剑术几乎一样的剑风刷一声贴着地面扫了过去。

剑风堪堪从法伊娜身边掠过,然后将她身后艾尔曼子爵的身体打成两截,带着一片血雨远远地飞了出去。

女人收回长鞭,然后再卷起地上艾尔曼子爵的短剑,一剑甩向另一边的蒂雅。短剑穿心而入,蒂雅挣扎了一下,然后就垂下了头。

女人这才满意地微微一笑,叹道:“真是蠢,以为我和万物归一会那些软弱家伙一样,那么眷念人世之间的权力么。”

“权柄不过是虚幻,终有一日,王座也要化为风沙。”

她看了法伊娜一眼,笑了笑:“不过至于你嘛,小姑娘,对我来说倒是还有一点用。走吧,我带你去做一笔好买卖——不过,买卖,我喜欢人类这个说法。”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6章 岩石加鲁鲁兽! 下一章:第158章 深入棘岭
热门: 苍穹神剑 千门之心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亡灵 时间的习俗 玄功邪佛 “蔷薇蕾”的凋谢 惟我独仙 超级预言大师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