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什么战术?

上一章:第175章 逃脱 下一章:第177章 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安曼神官,拦住他!”

维罗妮卡眼见布兰多越跑越远,心知自己无法阻止布兰多,只能冲了不远的安曼喊道。但同时她一皱眉,感到雾化圣者多头龙已经从一侧穿过森林向她袭来,连忙转身一剑向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巨大的头颅劈去。

青之苍穹带起一道幽光,重重地劈在雾化圣者多头龙第一个脑袋鼻子中央,可是白茫茫的滚雾气只是向后一陷,随即又恢复原状,由此产生的推力反而将这位克鲁兹人的女战神向后反推出近十米。

维罗妮卡一退,第二个头颅又俯冲而至,她暗哼一声只能向旁边一滚躲开这家伙的攻击。白色的雾气从森林地面滚滚而过,撞得四周的黑松东倒西歪,仿佛狂风过境一般将这位剑圣天青色的长发都吹飞起来遮住她的视线。

她不由自主地侧过头,看到另一边圣殿的预备骑士们正以生命为代价挡住了另外两个头颅,他们在安曼身前排成两排,为这位神官大人施展法术争取时间。

安曼爬起来时犹豫了一下,是要首先拦下布兰多还是要应付雾化圣者多头龙。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他选择对付布兰多的话,自己手下的骑士恐怕一个也活不了。

但最终对于大地之剑的贪婪战胜了理智,安曼举起右手,用食指上的玛瑙戒指划出一道炎之圣殿的圣焰徽记:“以火焰之名,你往外逃,但终归跑不掉——”他一指指向布兰多:“炎之祈愿,给我回来!”

正在向外飞奔的布兰多听到这句咒语差点眼前一黑,炎之祈愿是高等圣言的一部分,竟被这位来自埃因克的神官大人用来对付他这样一个小小角色。众所周知在沃恩德超过七环的圣言法术只被两个职业掌握——女巫与神官。而女巫的下咒,神官的预言,都被称之为近神之语,绝对是诸多法术之中大杀器一样的存在。

尤其是对于低意志的纯战士来说,布兰多虽然有元素使等级,可惜太低以至于不入流。他只感到安曼的咒语刚停,自己眼前一花竟出现在对方身前的一个火圈中。

“活见鬼!”布兰多暗骂一声,他立刻转过身,正面面对看着自己冷笑不已的安曼。几乎是磨着牙齿说道:“看起来神官大人是要留下在下了!”

“自然。”安曼答道。

“但愿阁下不会后悔!”布兰多也不多作飞花,直接倒转剑刃,双手紧握大地之剑一剑向安曼刺去。

“自大成狂。”安曼的脸色冷了下来,普通人与炎之圣殿作对多半会有一丝犹豫与害怕,但布兰多的果决让他感到权威受到了挑战。这位神官大人冷冷地举起左手:“坚壁!”

一面金色的六边形光盾以他手掌为中心张开,让布兰多的剑刃撞在上面拉出一道长长的火花。

布兰多心知这不是法术,而是安曼的要素之力。而对方的法术这个时候才准备完成,只见一道火红色的光芒笼罩在这家伙的神官长袍上,安曼正在借由圣法术为自己加持。

“我劝奉你还是束手就擒为好。”安曼一手散去挡在自己面前的六边形光盾,同时举起手一把抓住布兰多手中的大地之剑——他用虎口架住剑刃,皮肤与金属尖锐的表面相交时竟然发出类似于金属交击刺耳的响声。

圣法术——钢铁之拳,神圣之力。

神官以圣法术为自己加持,加持之后近身战斗的能力丝毫不下于一位全副武装的战士。此刻虽然安曼才施展了两个圣法术,但布兰多就感到对方的力量已经不下于非全力爆发状态之下的自己。

安曼抓住布兰多的剑,低沉一笑:“虽然男爵大人是异端,但圣堂与炎之圣殿还未交恶至战争的状态。以贵族之间的规则来说,大人应当相信在下代表的圣殿不会轻易伤害一位有头有脸的贵族,男爵大人还是可以自己为自己支付赎金的——”

这位埃因克的神官抽出时间来看了一眼自己手下的骑士们还顶不顶得住雾化的圣者多头龙,同时一边低笑着向布兰多开出条件。

这家伙低笑的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这样一个念头在布兰多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也只存在了一瞬间,还处于战斗之中这个事实让布兰多不敢怠慢,他暗中咬了咬牙试着抽回剑——安曼牢牢地握住大地之剑的剑刃,让他感到若不是使出全力根本无法从对方手中抽回剑。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布兰多出了一口气,轻哼了一声,冷笑道:“哦?这么说来在神官大人看来我应该支付什么才能赎回在下的性命呢?”

“大地之剑,为维罗妮卡军团长带路,没问题罢?”在安曼看来,杀了布兰多是最保险的,不过维罗妮卡不同意,他也只有退而求其次。

但要布兰多将大地之剑交出去基本等同于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为维罗妮卡带路。他看着这位神官大人有些精明的眼睛,暗自吸了一口气。

安曼。

圣殿有数的地区神官之一,虽然说地位不是最高的,但在布兰多心目中绝对是最棘手的几位之一。安曼的要素是“坚壁”,属于最次一级的微要素,但琥珀之剑中其实并非是要素等阶决定一切——杂要素就是一片乱弱,而存在性之力就绝对无敌这样的事情其实是不存在的。

高级要素代表着更多的可能性,低级要素运用合适一样可以发挥巨大的力量,安曼就是一个例证。

依靠“坚壁”要素作为后盾,他正好弥补了神官单对单时需要争取时间来为自己加持法术的弱点,而在完全状态之下的神官不要说是战士,就连巫师也不敢正面撄其锋芒。

在沃恩德,全状态的神官被称之为近神,在布兰多的印象当中,能正面对抗这种状态下的神官类职业的,大概也只有狂怒状态下的狂战士与一些特殊的进阶职业了。

更不要说安曼本身就比他高了几阶,估计这位家伙只需要三分之一左右的BUFF就能打得他满地找牙了。

这种绝对力量上的差距让布兰多沉默了片刻,直到安曼再一次开口说话:

“想要拖延时间吗,男爵大人?”安曼低笑道:“或许你有些有恃无恐,维罗妮卡大人不会杀你,可这不代表其他人也有一样的待遇呢。”

布兰多一怔。

“你那位忠心的部下正躲在这里不远处,不过看起来那位美丽的小姐更像是男爵先生的女伴罢?想必男爵先生应当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伴稍有差池罢?”

安曼看了森林中一眼。

但安曼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一瞬间就点燃了布兰多心中的怒火,如果说布兰多心中还有这样一条底线的话,那就是所有与他相关的人;或许是因为来自于过去那个沉重的历史之中,目睹了女武神、摄政王公主的死,目睹了太多失去与悲伤的故事。

布兰多清楚自己想要挣脱这样一条沉重的锁链,就必须要击碎这个历史,用他所掌握的力量去改变这一切,因此他绝不允许别人用这样的手段来威胁他。

他一瞬间就作好了决定。

布兰多握剑的双臂一振,力量爆发,硬生生将大地之剑的剑刃从对方手中抽了回来。安曼手中剑刃脱手,忍不住一怔,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但他这一退,布兰多立刻就贴了上来。

在安曼看来,布兰多这一靠是为了防止他再一次张开“坚壁”要素,可这一刻这位来自埃因克的神官却有些惊喜——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是张不开“坚壁”要素,可布兰多同样也躲不开他的攻击。

别忘了,神官可不只有加持类的法术。

“顾头不顾尾。”安曼冷笑,向前伸出五指,五指上各出现了一枚十字形的光环。“圣击术!”

他低喊一声,五道光弹瞬息射出——安曼并未尽全力,他很清楚以对方实力这简单的一击不可能伤到对方,因此他已经做好了第二击的准备。

在他看来,布兰多要避开啊这五道圣击术也只有向一侧避开才行。但安曼一击之后又举起手,一个圣言术·缚已经等在布兰多预定的路线上。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这位神官大人差点一个恍神丢掉手上的法术,从而导致法术反噬——

因为他并没等到布兰多。

他看到布兰多竟然直冲着他丢出的五道圣击术而去,要知道那五道圣击术虽然未尽全力,可全部击中一个只有黄金领域的力量的人的话,一样是会要命的!

这家伙疯了?

安曼呆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圣击术带起五道光芒“扑扑扑”先后击中了布兰多的肩膀与小腹,但却没有丝毫喜悦——先不说维罗妮卡会不会找他麻烦,关键在于——

那个年轻人虽然已经浑身是血,但竟然依旧在前进。

“这怎么可能!”

安曼一时间差点反应不能,他只知道就是维罗妮卡硬吃了自己这五道圣击术也得立刻重伤躺下,但这家伙怎么像是没事人一样?

狂战士?

但布兰多眼中的冷静与清醒告诉他并非如此。

就这么一犹豫,布兰多已经冲到了他的近身范围。安曼相信若是对方用剑攻击,那么自己身上附有防护法术的圣袍还会帮助自己——神官的圣袍都是代代相传,防护力高得惊人,先前他甚至凭借圣袍抵挡住了雾化的圣者多头龙的攻击,想必防护这个年轻人的攻击更是不在话下。

可安曼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布兰多竟一把抱住了自己。

“混蛋,快放开!”安曼还没想到堂堂一个黄金级的剑手竟然会像是混混打架一样抱住自己,不过他很快发现这还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因为手脚被束缚住之后他发现自己就没有施法的能力了。

作为一个受人尊敬的神官,安曼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一时间手忙脚乱,只感到布兰多正推着自己向一个方向冲过去。

但布兰多却是驾轻就熟,玩家交手向来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么才能限制一个巫师或者神官,他实在是太清楚了。

虽然这样做也不是完全有效,但至少他相信安曼绝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只要有几秒钟,那就够了。

布兰多赌对了,安曼一时间根本无法想到应该怎么对应这样荒谬的战术,而他正在慌乱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维罗妮卡一声提醒:“小心!”

安曼下意识地回过头。

他随即脸色惨白地发现那个方向上自己手下的骑士们已经抵挡不住,雾化圣者多头龙巨大的头颅正冲撞开那边的几个人向这边横扫过来。

“这小子不是要拉着我同归于尽罢!”

安曼顿时脸色大变,猜到了布兰多真实的意图。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5章 逃脱 下一章:第177章 死?
热门: 洪荒大天尊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召唤万岁 花镜 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命师 亚特兰蒂斯2:末日病毒 拉普拉斯的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