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最终时刻【六】

上一章:第200章 最终时刻【五】 下一章:第202章 最终时刻【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法伊娜忽然拉了拉他的袖子,布兰多回过头,“你想要从那里过去?”贵族千金用口形问道,她指了指遗迹中心那条藤蔓盘根错节覆盖着的街道。

布兰多点了点头。

“你疯了。”法伊娜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等等,你打算用那个斗篷吗?”

那斗篷要可以就用好了,布兰多忍不住想。可是某个老年痴呆症患者连启动咒语都没留给他,鬼才知道那东西要怎么使用。

他摇了摇头。

法伊娜不解地看着他,但年轻人已经举起手比了个手势示意她留下。然后他伏低身体,转头向外爬了出去。

这个动作落在法伊娜眼中吓了一跳,她眼睁睁看到布兰多爬到离那遗迹不到十尺远的地方停下来,吓得忍不住张开嘴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

但布兰多当然没有发疯,他很清楚自己这么潜伏出去的下场。他在潜行上虽然还算有点心得,但也明白还远远比不上那些真正高端的夜莺与游侠。

就是那些人在低超过十级的情况之下也不一定能保证在安德莎这个怪物面前百分之百不会被发现,尤其是在森林之中,则更不用说他了。

布兰多从来都很有自知之明,他不过是前进观察而已。在森林里光是远远地看得不出一个结论,他没有浪费时间的习惯,因此只有选择冒险一途。

他趴在灌木下面犹豫再三,目光越过欧石楠的枝桠盯着不远处那一片片死寂的遗迹,脑子里飞速转动着如何安全地穿过这里的念头。

不过这有点异想天开,安德莎不是傻子,她在这里,至少就说明有十成十的把握能找出他。布兰多盯着外面毫无头绪,脑子里就忍不住飘过一些毫无关联的念头。

他想到若这还是一个游戏,那么游戏之中一定有其完成任务的方法吧?

想到这里布兰多忽然感到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丝灵感,他一时想起了过去游戏之中的一些事情;依稀记得在琥珀之剑才开始投入测试时,这个游戏就因为它与传统游戏的巨大不同而引起了轰动。

因为在一般的游戏之中,大多数的游戏设计理念是为了考验玩家,但一个任务不管设计得多难,最终还是要给玩家留下一条可以完成的路。

在简单的游戏中,这条路是坦途。在困难的游戏之中,这条路布满荆棘。

只是布满荆棘的路始终至少也是一条路。

而琥珀之剑却运用了完全不同的设计理念,游戏追求最大的化的真实。设计者曾经有这么一句在玩家之中相当著名的话:

森林中从没有道路,需要依靠你的勇气与智慧去开辟。

因此琥珀之剑中不存在“必然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是那个翡翠之巅的笑话一样——“设计组居然为苍翠之龙设计了掉落列表,其实他们完全可以省略的”——因为苍翠之龙从游戏开始就一直被称之为永远无法被击杀的世界首领。

(注:因为拥有整个沃恩德世界唯一一个最上级“永恒”要素的原因,翡翠之龙被定义为同时存在于无数个平行宇宙,因此无法在任何一个地点,任意一个时间单独地被击杀——这几乎等同于不朽,因此在琥珀之剑中号称不朽者,也就是无法被击杀的BOSS,所以被玩家笑称掉落列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永远也不会用上)

但琥珀之剑的理念就是如此,设计者给予被称之为真实的可能性。虽然玩家们一开始将这种真实称之为刁难,可最后还是接受了这种设计思路。

“如果琥珀之剑不是当时世界上唯一一个虚拟实景游戏的话,恐怕早就被玩家抛弃了吧,玩家始终追求的还是游戏性而非逻辑性”布兰多忍不住走神想到。

正是如此,他忽然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抓住了思路。

如果游戏的初衷是提供一个被称之为真实的可能性,看起来像是对于玩家的刁难,但事实上却是摒弃了过去游戏那“唯一或者唯几的路”。

如果没有所谓的“攻略”,那么就自己开辟一个“攻略”,这就是所谓琥珀之剑的精神。

布兰多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想到了办法。如果不能完美的完成任务,那么弃卒保车也未必不是一种选择,他的目光转向一边,然后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原路返回。

不过他一退出灌木丛首先就看到法伊娜脸色苍白地看着自己,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和你在一起我起码要短命十年!”她瞪着他说。

“这样就短命十年的话,待会恐怕要会直接夭折了也不一定呢。”布兰多看了她一眼,如此答道。

“什、什么意思?”

“看到那片废墟了吗,待会我们借助它的掩护悄悄从那背后潜过去,刚才我仔细看过了,那边是可能性最大的一条路了,其他的基本是死路一条。”

布兰多连比带话地解释清楚了自己的判断,不过法伊娜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一下就张开嘴:

“那边看起来是不错,可是乡巴佬你没注意到最后一段根本没有任何遮蔽,无论如何也是肯定会被发现的吧!?”她忍不住竖着眉尖反对道:“我说,那个女人可是牧树人的十二位牧首之一,你别把她当傻子——她在这里出现,就一定说明她有抓住我们的把握!”

“我当然知道,我也注意到了。”布兰多摇摇头答道:“可我知道,她也一定清楚,经过先前的经历她也一定不会把我们当傻子,既然如此,她反而不会过多地注意那个方向。”

“反其道而行的道理我也明白。”法伊娜皱着眉毛:“可只潜过前半段有什么用,后半段是一片平坦的广场,她就是再不注意也会发现我们的。”

布兰多没有答话,他当然清楚十全十美的事情没有那么多。但至少先想办法解决一半,剩下的就得靠自己拼命了。

这个时候想一点险都不冒是不可能的,何况他也没太多时间耽误,虽然有威廉相助,但外面的德鲁伊们能撑到什么时候还是个问题。

因此他摇了摇头。

“喂!”法伊娜差点急的真的发出声音来,她一把抓住旁边的芙妮雅:“芙妮雅,你快劝劝你的这位大哥哥,这个疯子想要自杀,我可不愿意陪他!”

芙妮雅看着他们两个,摇了摇头,意思是她不打算反对——布兰多的决定就是她的决定。

贵族千金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了。

“你留下来吧。”布兰多说道,他也没理由带上这位贵族千金,尤其是这看起来有些像是去送死。

可这个时候这位来自花叶领的公主却犹豫了,不知为何她感到有些慌乱。照理说她应该同意,可她看着布兰多与芙妮雅,没来由地发起脾气来。

“不行,你必须带上我!”她竖着眉毛赌气道。

布兰多一时有点无法理解这位大小姐的思路,忍不住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不觉得自己是个拖累吗?”

“谁叫你早先在维罗妮卡大人那里忘了留下我,乡巴佬,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就要负责。你想丢下我一走了之,还算是个贵族吗?”

我本来就不是贵族,布兰多差点忍不住喊出来。不过他看着法伊娜认真的样子,仿佛只要他不答应她就要自己跟上来,忍不住有点头痛。

他又看了看芙妮雅,最后终于妥协了——反正带一个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不是吗?何况布兰多甚至忍不住有点恶意地想,这是自己要跟上来送死,即使出了什么事情也怨不得他。

因此他叹了口气,勉强算是同意了法伊娜的说法。

贵族大小姐瞪着她——这个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似乎在长久以来的斗争中,她终于占了第一次上风。

“我们立刻出发吗?”她问。

布兰多很想说是我,不是我们,不过此刻也只有点头。何况说服了这位大小姐之后,他的确也该开始着手行动了。

但事实上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他要通过那片废墟其实完全不费任何力气——当然虽然后面的广场依旧是个大问题。

然而现在带上法伊娜与芙妮雅,问题就复杂了许多。他不敢让法伊娜与芙妮雅跟着自己,而是往返两次将两人抱过去。

这说起来有点滑稽,但事实却是布兰多即使抱着一个人,潜行的技巧也比法伊娜自己单独行动强得多。

他第一次抱着芙妮雅穿过废墟显得很顺利,他小心翼翼地从植物茂密的一侧离开丛林,然后借助一道断墙的掩护钻入半间石屋中——而就像之前他判断的一样,这个方向背对着安德莎,这个女人也并没有在这边投入过多的注意力,因为事实上她只要盯着那边的广场,就足以确信布兰多有再大的本事也一样会被发现。

安置好芙妮雅之后,他又掉头返回去接法伊娜。他的动作很迅速,穿过灌木时几乎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这样高明的技巧差点把来自克鲁兹的贵族大小姐看呆了。

她也算见识广博,很清楚只有军队中最高明的斥候才能做到这样的细节,而一般的贵族事实上是不会去学这些东西,除了那些身份特殊的人。

比方说王室的密探。

法伊娜以前也和自己父亲手下的密探打过交道,不过他们那点水平和此刻的布兰多比起来,简直就像是花架子了。

不过这位贵族千金还不知道,实际上布兰多自己对自己那点潜行技巧压根看不上,她根本无法想象游戏之中那些专业的夜莺、游侠玩家的潜行技巧有多么可怕。

潜行技能达到十级以上时甚至可以做到视觉欺骗,也就是说他站在你面前你有可能都无法发现。

而达到十五级以上更是掌握着传说中的视野躲藏的技巧,在人前当面玩消失,那几乎已经是魔法才能达到的效果了。

但魔法可以驱散,潜行却不能。

高级夜莺吃饭的技巧,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布兰多一把将法伊娜抄起来的时候这位大小姐终于清醒过来,她吓得差点叫出来,要不是布兰多机警地一把捂住她的嘴的话。

布兰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提醒这位大小姐注意分清场合。法伊娜脸红了红,虽然这已经不是布兰多第一次这样将她横抱起来了,不过上一次是在深不见底的悬崖上向下跳,那个时候她吓坏了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第二次也是为了躲开圣者多头龙的攻击,基本上同样是吓呆了。

只有这一次,她意识还算清醒——不过法伊娜更愿意不那么清醒,至少不会那么羞涩难安,脸好像都要烧起来了一样。

等到她从一片慌乱之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布兰多已经将她放在了半截墙壁后面。

到此刻为止布兰多经过好几次往返已经将芙妮雅与法伊娜转移到了这片废墟的最后一段,前面就是那道广场,剩下的就像之前所说过的一样:

要靠拼命了!

他拍醒这位贵族千金,用口形问道:“你真不留下?待会可能会送命喔?”布兰多打算最后一次试图吓退这位千金大小姐,可这一次得到的答案依旧是否定的。

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好像咬定了他似的,坚定地盯着他摇了摇头。那感觉仿佛真的是克鲁兹人从不抛弃战友精神似的,一时让布兰多感觉古怪无比。

“算了。”他叹口气说道:“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然后他探出头去,看看要怎么穿过那个广场。可这一探,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事实上不只是他,和他一起的法伊娜差点“啊”一声叫出来。

因为他看到一个身着红袍的人影竟然正好在广场另一头。

“活见鬼,果然早料到了——”布兰多心中忍不住暗骂了一句,他以为对方至少会有一点疏忽的地方——那怕甚至这本来都算是不是疏忽的疏忽。

可没想到安德莎还是滴水不漏,那个同伙守在广场另一边,他们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布兰多退回来,忍不住咬了咬牙,一时间竟想不出任何办法。

可这个时候法伊娜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这个距离已经很短了,为什么不用斗篷试一下?持续时间应当足够的!”

斗篷?布兰多一愣,这才想起法伊娜说的应该是威廉给的斗篷。

他一时有点郁闷,心想要能用早用了,而且如果那斗篷真如威廉所说可以瞒过龙王的感知,那么在安德莎面前瞒天过海简直是小菜一碟。

然而——

没有那么多如果。

他忍不住挣开法伊娜的手,有点怀疑这位大小姐是不是因为太过害怕把脑子吓傻了,当初她应当明明知道原因的——要不就是威廉那老年痴呆症还带传染的?

可没想到法伊娜又一次抓住他的手,她问道:“喂,你莫非真以为那东西无法启动吗?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布兰多怔了下:“你是干什么的?”

“贵族大小姐?”

“去死。”法伊娜咬牙瞪了他一眼:“乡巴佬,我是魔剑士,解析咒文是我的老本行!”

“哈?”布兰多这次真是呆了:“你能行?那东西至少是神话之中存在的奇物,上面的法阵和我们现在可有很大的不同,我没记错的话这位大小姐你好像连正式的职阶都还没有吧?”

“那是因为我是贵族。”花叶领地的公主殿下一副没好气的神色:“我不可能去参加爱冒险者公会的职评,再说作为贵族,我学的东西可比一般人细得多。”

布兰多一愣,忽然觉得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他于是停下来,第一次有些认真地问道:“真的可以?”

“我也不知道,要试试。”法伊娜也不敢把话说太满了,不过说到自己本行的事她倒显得严肃了许多,也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就摆架子的样子。

布兰多点了点头,将裹在手上的斗篷交给了过去。法伊娜接过斗篷,用手自己在上面摸了摸——这是个纯粹的体力活,因为斗篷就像威廉所说那样实在大得惊人。

不过大约几分钟之后,法伊娜忽然惊喜地叫了一声——声音虽小,却吓得布兰多差点跳起来,他马上回过头去看着遗迹方向——好在安德莎竟然并没有察觉到。

他立刻回过头瞪着法伊娜,如果不是确信不可能的话,他差点要怀疑这位大小姐简直就是个标准的内应了。

而这一次这位贵族大小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失,她第一次第一次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向他吐了吐舌头,但还是有些欣喜地用唇语对布兰多说道:“乡巴佬,这东西的法阵我学过!”

“你学过?”布兰多一惊之后立刻转忧为喜,他做梦也想不到如此巧合的事情。如果法伊娜真学过这东西,那么找到它的启动咒语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玛莎在上,他立刻感到幸运似乎还没离他远去。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00章 最终时刻【五】 下一章:第202章 最终时刻【七】
热门: 天舞纪外传·云中漪兰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网游之神级土豪 黑色飞机的坠落 东方快车谋杀案 幽灵舰队 我可以无限升级 完全犯罪使者 低智商犯罪 修炼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