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备战【四】

上一章:第226章 备战【三】 下一章:第228章 备战【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无论是穿刺攻击还是血脉复苏,本来都有相当长的任务链,不过布兰多有个优势,此刻他在绿之塔的声望基本是满值,他的要求鬃蹄自然不敢拒绝,甚至非常荣幸地将技能传授给了他。

拿到血脉复苏,布兰多直接把民兵下面的技能全部清洗一空,然后将银精灵的深入分析放到雇佣兵职业名下,特殊骑术:猎龙不过是临时需要才点上的,此刻自然要砍掉。力量爆发不能与穿刺攻击同时,正面突破也因为同样的理由被排除,白鸦剑术稍微有些可惜,但这个技能已经达到瓶颈,如果没有下面的传承的话很难继续进展,再加上他马上就要学习风后九曜,因此稍作犹豫之后布兰多就将这门几乎从一开始就陪伴自己的剑术给洗掉了。

白鸦剑术本来就是在风精灵的星之传承的一部分改过来的剑术,奥塔莱丝本人虽然是月之传承,但传说之中的至强之剑只会更强不会更弱。

洗掉了雇佣兵之下的主要技能之后,布兰多直接就拿到了将近六千点技能经验,他花了一半直接将穿刺打击提升到大师级(10级),现在穿刺打击的属性直接变成对前方三十米锥形范围施加425%伤害的打击,12.7%的几率打出致命一击,(大师属性:冲锋时有一定几率伤害额外提升一倍),虽说攻击距离比白鸦剑术寒酸得多,但和这个伤害一比也就不算什么了,尤其是这个技能的大师属性配合冲锋打出运气好的话可以直接打出超过15倍的伤害,虽然这个几率比中彩票高不了多少,但同理,像是穿越到游戏之中这种事情可比中彩票稀罕多了。

布兰多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洗点,其实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进入信风之环之前,他学习技能的第一考量是如何帮助自己解决眼下的困难,但在拿到瓦尔哈拉与绿之塔的德鲁伊们的信任之后,他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初步掌握自己未来命运的能力。

对于玩家来说,他们本来就是旁观者,可以说天生就拥有这样的能力。但对于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原住民来说,他们却不得不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走到这一步。而一旦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就意味着他可以像玩家一样长远地设计自己学习与成长的道路。

玩家的目标是最强。

而他的目标是以一个人的力量来撼动一个时代。

用游戏的术语,这意味着他必须打Carry(注),而且还得是主C位,大后期之后神装拯救世界的存在。当然在这里不至于这么极端,但至少也代表着大量资源的消耗与一个精心安排的成长计划。

(注:Carry是指游戏角色总结,在Dota类游戏中作为战术核心的英雄,这类英雄大后期之后甚至可以改变整个游戏局势,实现翻盘以及带领全队走向胜利,这里布兰多用来借指他需要这样的能力。)

布兰多之所以将雇佣兵止步于30级,元素使止步于25级,因为这两个等级代表着一个进阶,霜伐之剑,凛寒骑士,同时掌控冰元素与战士战技的职业。而且适合这个职业的他正好知道一把幻想级的武器——埃维里欧斯,金焰之冰,这把剑是未来尤拉的女儿,游戏之中埃鲁因剩下的最后正统血脉的艾拉拉·奥菲利亚公主的武器,不过为了现在的埃鲁因,布兰多心想也只有委屈一下这个此刻还未出生的小姑娘了。

以他对于琥珀之剑的了解,当初他在那一夜的战斗中就已经安排好这条路线。而且那个时候他还没拿到大地之剑哈兰格亚,凛寒骑士本来就是双持战士,主手大地之剑,副手金焰之冰,未来还可以进阶与冰、土元素有关的霜土之卫,简直是最佳配合。进阶凛寒骑士需要到冰元素位面的永冻冰川,跨位面旅行至少需要80级总人物等级,这方面布兰多正好打算兼个10级圣殿骑士拿到冲突光环,圣殿骑士到安培瑟尔这种有主圣殿的城市就可以进阶,距离他也不过只有一两个月的距离而已。

至于这之前,虽说不能升级但布兰多有的事情可以干。从升到30级到学会穿刺打击并洗点也不过才用了小半天时间,然后布兰多回到静室唤醒奥塔莱丝准备开始学习风后九曜。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得到的第一个杀手锏,可以被视为人物成长计划之中的核心的能力,当然要首先掌握才是。

不过精灵女骑士一将这个技能教给他,布兰多顿时就傻了眼。风后九曜的属性是这样的,攻击时在移动之前的位置产生一个幻术分身夹击敌人,最多产生一个幻术分身,幻术分身具备本身5%攻击力,分身可以使用技能,但需要从本体身上抽取魔力。风后的月之传承并不是一门和吉尔特的闪剑一样依靠速度来取得多段攻击的剑术,这是一门魔法剑术,想来也是,所谓月之传承,与月亮联系最为紧密的自然是魔力。

不过让他傻眼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这门剑术的学习消耗:3550点经验,这仅仅是学会这门剑术所需要的经验而已。布兰多顿时就跪了,军用剑术从一级升到二级才几点经验而已,但到了十三级以后一样要消耗上万经验才能升一级,按照这个比例,风后九曜十级以后的经验岂不是跟无底洞似的?

看到布兰多有点发黑的脸色,奥塔莱丝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布兰多摇摇头:“太难了……”

精灵女骑士一怔,随后忍不住在他思想世界中呵呵低笑起来,奥塔莱丝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来:“原来你也有觉得难的时候啊,小弟弟,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

她瞟了布兰多一眼,调侃道:“呵呵呵,你知道吗,我当年学这门剑术到三十五岁之前就达到了入门的层次,可是被称之为得到这门传承以来最为天才的继承者之一呢。怎么样,你可不要让姐姐我失望哟——”

精灵的发育比人类缓慢得多,三十五岁的对于他们来说最多相当于人类的五、六岁左右,看着这经验消耗布兰多就知道这门剑术有多难,五六岁能达到入门程度,的确算是极为天才了。

所谓入门,就是融会贯通前三级,这还难不住布兰多。他看了奥塔莱丝一眼,岂会让这位以大姐姐自居的女人看不起,想了想就直接把手上剩下的经验投入到这个技能上,然后人向前一步,身后顿时留下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残影。

“这……你……布兰多,这怎么可能!”奥塔莱丝屏住呼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青色的眸子,以至于她一贯成熟自若的样子都显得有些可爱起来。这这这实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纵使以她近千年的见识此刻也忍不住惊讶得无以复加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奥塔莱丝心中一定想大喊外挂!这家伙在开外挂!

但是,奥塔莱丝并不知道所谓外挂这种东西的存在罢了。

只用了一瞬间,布兰多就掌握了月之传承之中最强也是最核心的一门剑术的精髓与用法,那可是上古传承,甚至超过当时的一系列高级剑术,被称之为论外的技能。即使在圣者之战的年代,也没人敢说自己能创造出这样的剑术来。

闪剑,风后九曜,大地与山川之鸣,就是这样的传承。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天才!?莫非历史上关于神民的传说是真的!?”奥塔莱丝看着布兰多,心中的震撼有如雷鸣滚滚:“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人?这样的存在为什么会降生在这样一个时代?”

但布兰多并未意识到奥塔莱丝的震惊,因为他同样在震惊风后九曜这门剑术的威力强大。只见他向前一步,身后留下的残影好像继承了他的所有知识与剑术传承一样,立刻也向前一步正好与他的位置呼应,如果这个时候布兰多左右有敌人的话,这个残影就恰好处在了能出手的位置上,就算是布兰多自己来判断,也不过如此。

残影只存在了大约短暂的零点几秒种,然后就消失了。由于没有敌人,它并未拔剑,不过这点时间虽然短暂,但对于胜负往往都只在一线之间的交手来说,却已经完全足够了。

神技!

有什么样的技能能成倍的提高个人的战斗力,甚至给人以一击多的能力。这样的技能就算是高级技能也绝对达不到,布兰多一看风后九曜的标签,【超凡/远古】两个暗金色的标签如同金子一般闪闪发光——

随后的几天,布兰多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剑术的世界中。如果当年他在游戏之中的沉迷别无二致,这么强大的技能以前他在游戏之中别说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说过。拿到这样一门技能,首要的任务自然是将它尽可能地提升到最高等级,虽说他手上没有足够的技能经验,但这不是问题,他不是还有马维卡尔特之书的残骸吗?没有技能经验,就转化普通经验。

十比一的比例他还是能接受得起的,于是接下来一周的日子他的生活基本上就维持在吸收马维卡尔特之书的力量,然后锤锻剑术,再吸收,再锤锻,除了必须要的日常行为之外,旁人就没见过布兰多从那静室之中出来过。

当然,他的剑术也是突飞猛进,布兰多测试了一下自己的极限吸收速度,每小时差不多是七十万左右。不过马维卡尔特之书毕竟是自成体系,法则自我保护的本能即使在残破之后一样会对于布兰多的吸取产生抵抗,只是因为缺乏意识,这种抵抗和温水煮青蛙差不多是逐渐增大的,布兰多发现自己每天只能抽取差不多二到三百万的经验,然后就难以为继了。

因为不用升级,这些经验几乎全部被他转化成了技能经验,一开始他的风后九曜几乎是以一天两级的速度增长着,以至于奥塔莱丝都有点麻木,这位曾经经历过无数次大战的精灵女骑士差点没整天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这一切都是在做梦。但到了第三天,风后九曜到达五级之后,布兰多却发现情况一下子改变了。

风后九曜【专家】(超凡/远古):攻击时在移动之前的位置产生一个幻术分身夹击敌人,最多产生五个幻术分身,幻术分身具备本身35%攻击力,分身可以使用技能,但需要从本体身上抽取魔力。(专家效果:幻术分身产生时,本体可以选择与幻术分身互相交换一次位置)

才到专家级就有了特效?布兰多顿时目瞪口呆,当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五级之后这门剑术所需要的经验,只见那背后明明白白地写着这么一行数字:100321。

十万!?

布兰多忍不住想要抓头发,这尼玛不是在玩他吗?才五级就需要十万经验了?那十级以后岂不是要往千万之后翻,那可是上亿的普通经验啊!玛莎大人!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26章 备战【三】 下一章:第228章 备战【五】
热门: 星空 魔法学渣 江湖传奇 第六大陆 无限杀业 八百万种死法 射雕英雄传 昆仑传说·天烬云殇 相忘师 昙花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