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河岸之战【三】

上一章:第230章 河岸之战【二】 下一章:第232章 对抗命运的剑【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火箭一沾着树木就燃烧起来,树木中的水分蒸发后立刻形成滚滚浓烟,身披灰绿战袍的格鲁士步兵与山民战士乘机掩进,眼看就要涉过浅滩进入这边的森林之中。进攻顺利得不可思议,连远处监督战场的帕拉斯都忍不住眉头微微一扬。

但正是这个时候,远处的森林中竟然传出一阵闷雷声,一大片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树冠层之上汇聚起来,然后伴随着一道金色的闪电,突如其来的大雨瓢泼而下,几乎是瞬间就将才刚刚燃起的大火浇了个通透。

火势一熄灭,雷雨就继续向前延伸,几道闪电落在森林边缘的滩头上,正好在聚集在那里的格鲁士步兵与山民战士之中炸开,轰隆几声巨响,人群中顿时血肉横飞。金色的雷球在地上开了几个大坑,被炸得乱飞的石头像是冰雹一样落在周围的人的头上,一时间惨叫连成一片。

格鲁士步兵瞬间士气崩溃,也不管身后是不是还有弓箭手,他们掉头就跑,速度比来时快上了十倍。这些贵族私兵本身就没有什么战斗意志,随行的山民战士本身虽然彪悍,但可惜这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意义,格鲁士步兵一退,他们自然也跟着掉头就走。不过与已经被吓破胆一盘散沙的格鲁士步兵想比,山民们即便是撤退,也聚集在一起显得井然有序。

远处与帕拉斯随行的两位骑士领主看到这一幕,都回头看了看这一次让德内尔大军的真正指挥者,山民的战斗素养让他们吃了一惊,随之想到常年率领军队在与这些山民的战争中取胜并逼迫其归附的帕拉斯,两人就沉默下去。他们当然不甘于屈居帕拉斯之下,但看看自己手下军队的表现,也只能闷不做声。

这个时候乌云已经越过格鲁士步兵的头顶,来到在河岸另一边的弓箭手的阵列之上。一种大难临头预感顿时在此刻弓箭手队列的指挥者维金斯爵士心中蔓延开来,“退!快退!”他立刻尖叫道,可还是慢了一步,只见一片金色的电网从天而降,瞬间就在三行弓箭手之中炸开,几乎是转眼之间两个多小队的、经过长时间培养的贵族弓箭手就直接灰飞烟灭了。

维金斯爵士自己也被闪电击中,但全身上下披覆战甲的他被电笼效应救了一命,只是他身边的副官就没那么好运了,直接被打成了焦炭。灰头土脸的维金斯从地上爬起来,忍不住悲从中来,整整一个中队的弓箭手,就这么在一轮攻击之中废了,虽然真正损失的不过十之二三,但剩下的人早已被吓傻了,短时间内根本别想再投入战斗。

更别说这个时候头顶孕育雷电的乌云还在涌动,眼看就要降下第二轮闪电来。弓箭手们顿时和前面的步兵一样彻底崩溃,发出尖叫转身就跑,凡人在如此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根本没有抵御的能力,帕拉斯手下那些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骑士可能还稍好一些,但绝不会是这些贵族私兵。

可正是这个时候,森林中忽然传出大段大段的吟唱声,抑扬顿挫的咒语仿佛在空气中聚集起一股无形的力量,连气压一时间都降低了几分。半空中的乌云忽然一顿,然后片片消散,转眼之间就拨云见日,消弭于无形了。

森林中先是一静,然后格里斯河北岸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呼。

“是解除魔法,至少有三个吟唱点。”布兰多一方,一个全身上下都披着草皮的德鲁伊在侧耳倾听之后回头说道。

“不,是四个。”夏尔听了之后摇摇头。

“四个?”其他人不敢反驳,第一批被派到冷杉领的德鲁伊中没有大德鲁伊存在,夏尔可以说是这里施法者的第一人。而且高级施法者本来就稀少难得,据说让德内尔身边有两个黄金阶的巫师,但这一次随军的未必能有一个。

“这里有四个巫师的话,不能说明只有四个。可惜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情报上说帕拉斯的法师团可能超过三十个人,其中还包括白银阶的施法者,如此看来,就很有可能了。”一旁的克伦希亚答道。

他是这里雇佣兵名义上的指挥官,而更可靠的弗恩被指派去协助指挥那八百穴居人的军队。除此之外布兰多还命令“赤铜龙”雷托等人代替尤塔的佣兵团在银矿山驻扎,因为让德内尔伯爵应该还不知道银矿山已经失陷,因此布兰多寄希望于雷托在那里可以给他带来一些预料之外的惊喜,这是一个危险的任务,而雷托等人作为十一月战争的老兵显然比尤塔手下的雇佣兵更胜任这一任务。

至于尤塔,已经被调回了对抗让德内尔大军的第一线。对于这个安排她也很满意,这位红发碧眼的漂亮女佣兵头子此刻正站在梅蒂莎身边提出自己的质疑:“一个帕拉斯领哪来那么多法师?即使是帕拉斯常年处于战争的第一线也不可能。”

“别忘了还有格鲁士领与灰熊领,不过我想让德内尔伯爵也从自己的法师团中抽调出了一部分人,不然不可能有白银阶的巫师的。”克伦希亚答道。

“三十人,说到超过三十人的法师团,自从十一月战争以来埃鲁因还没有过,让德内尔伯爵为了震慑‘宵小’还真是不遗余力啊!”从里登堡开始就追随布兰多的巡查骑兵队长尤利尔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作为半个贵族,他倒是很清楚埃鲁因过去的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战争。

尤利尔的话让在场的人都笑了笑,他们这边的施法者光是德鲁伊就超过一百了,更不要说眼前这位那个年轻的领主的法师侍从就是货真价实的黄金阶巫师。

说起来,那个年轻的领主手上的军队并不多,可质量高得不可思议——普通的士兵不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就是十一月战争的老兵,最少也是原本与玛达拉交过手的埃鲁因军团士兵。这些人中很少有是黑铁以下实力的,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在黑铁中游以上——除此之外还有一支由穴居人组成的部队,这支部队的个体实力起码也在黑铁上游,黑铁巅峰也不在少数。

两支军队加起来就接近了三千人,而其中法师的比例更是占到了这支军队的十分之一还多,这在整个埃鲁因的战争史中都是极为罕见的,简直是不可思议了。这些消息若是传出去,估计外界会是一片哗然,对于这位托尼格尔的新领主的实力也不得不重新评估。不过布兰多刻意压制住了这些消息,因为他知道有时候一个惊喜往往比一个既定事实让人来的印象深刻。

年轻人这一次就是要让整个埃鲁因都记住他的名字,以及谁才是托尼格尔名正言顺的领主。

尤利尔的话让笼罩在众人心中的阴翳都消散了不少,仿佛森林中让德内尔的大军也变得不是那么可怕恶。不过夏尔还是得给他们打预防针,他摆摆手:“话虽是如此说,但对方在绝对实力上还是胜过我们不少,让德内尔方面号称三位骑士领主领军,两万人的大军,而山民差不多也有一万人,就是说在我们正面这片森林中隐藏着的大军——”

夏尔严肃地指着前方,格里斯河以北:“可能超过我们三十倍。”

众人又重新凝重起来,这一点是他们早就知道的。

“另外,三位骑士手下,都有精锐的骑士,加起来起码上百,甚至可能更多。这些骑士至少也有白银阶的实力,而我们正好缺少这样一支力量。穴居人倒是可以和他们打一下,可是领主大人说得很清楚,只要玛达拉不在战场上出现,穴居人就不能出现。所以在白银阶的战斗力上,对面也是全面占优。”

“除此之外,除了帕拉斯之外,对方的灰熊领骑士领主与格鲁士骑士都是让德内尔手下的黄金战力,而且难保对方没有隐藏的杀手锏——退一万步说就算只有两个黄金阶,对上我和梅蒂莎,也只能说是打平而已,如果有第三个,我们还是站在劣势。”

“那我们怎么办?”夏尔这么一说,马伦斯就忍不住有点傻眼。

“没关系,按照领主大人的话办就是了。”夏尔看了在场的诸人一眼。

“领主大人的话?”

布兰多是曾说过让他们在这里尽量拖延让德内尔大军过河的时间,但那个时候让德内尔的大军可没有现在这么恐怖。那是整整三个骑士领主,加上山民接近三万人的大军,更别说还有玛达拉的亡灵在一旁虎视眈眈。

布兰多曾经许诺过他们胜利,但那毕竟是曾经,现在还能赢吗?

虽然大多数追随过年轻人的人都对布兰多的话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那个年轻的领主许诺的胜利几乎还没有落空过,只要他向前,那么他的剑所指的方向必然通向胜利之路。那个年轻的领主就像是古代那些最传奇的英雄,他骄傲地宣称他会取得胜利时,那么胜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可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还是忍不住有些静默。

他们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可以在最险恶的环境之下谈笑风生,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少根筋,在他们原本的自信中,最大限度拖到让德内尔大军粮食耗尽而退兵才是唯一取胜的可能。但那必须要双方都付出惨烈的代价。

作为一个战士,这并不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他们已经向那个年轻的领主宣誓效忠,每个人都做好了流血的准备。

可布兰多给予他们的许诺,似乎是从正面彻底击败让德内尔的大军。

这又怎么可能?

德鲁伊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夏尔不过是为了鼓舞士气。而一旁见识过布兰多神奇的尤塔和克伦希亚却有些头痛,两人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来布兰多要依靠什么来取得这个胜利。

但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目光,夏尔只是和梅蒂莎相视微笑。的确,因为信风之环内的剧变很快就要传遍整个埃鲁因、乃至整个沃恩德了。

所有人都会记住这一战。

年轻的法师抬起头,目光落在格里斯河以北黑沉沉的森林中,只是可惜,此刻帕拉斯并没有感受到这穿过了遥远距离的目光。这位年迈的骑士领主正在清点伤亡情况,格鲁士人其实并没有损失多少,前面冲锋的步兵大约才丢下来十多具尸体,不过连敌人的面都还没有见着就有整整一个中队的弓箭手退出战斗却让他有些心痛。

这次他调集的大军虽然有两万有余,但专业的士兵却不多,像是这种贵族弓箭手也只有一个半纵队一千余而已,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还是从让德内尔领来的伯爵的私兵,如果损失太多的话他也不好交差。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回过头问道:“刚才那种雷电就是德鲁伊的法术?黑铁阶的德鲁伊就能施展这么可怕的法术么?”

他身边的法师点了点头:“那是召雷术,不过一两个德鲁伊施展出来没那么可怕的声势,刚才的法术至少也是十人以上联合施展才行。而且以黑铁阶的实力施展之后起码要休息一天才行。不过如果是德鲁伊大师,那又另说了……”

老骑士打断巫师的话,他还是坚信叛军中不可能有德鲁伊大师:“也就是说,对方也并不能连续不断地施展那种法术咯?”

“领主大人,即使是连续不断地施展其实也不用害怕,比起他们联合施展那个法术需要十个人,但我们解除魔法却也只需要两三个人而已。而且那个法术对于黑铁阶来说消耗极大,但解除魔法对于我们来说消耗却只是一般般,魔法用在防守上其实比用在进攻上有用得多,如果我是对方的话,恐怕就不会再施展那种法术了,之前他们也应该只是用以威慑而已。”巫师低头恭敬地答道。

帕拉斯点点头,只要不是那种大范围的法术他倒不需多担心。双方军力相差太大,他根本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计策,何况两万大军的开销太大,帕拉斯不想浪费时间,他一开始就打算用直截了当的方式结束战争。

只要跨过格里斯河,那么拿下冷杉冷也就是几天的事情。

一周之内结束战争,倒是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叛军,埃鲁因……”帕拉斯脑子里盘旋着这两个词,但最后一切的沉思都化为脸上自信淡然的浅笑。作为一个接受了无数次胜利的将军,他根本没有丝毫理由相信自己会在绝对的优势下失败。

老骑士淡淡地一笑,这一笑中代表了对于敌人的怜悯与对于这个王国的叹息,一百年之前,从来没听说埃鲁因有什么地方的叛乱会闹到如此之大。他的领主让德内尔伯爵虽然展示了自己的力量,但这并不能改变这个王国正在变得陈朽、摇摇欲坠的事实。

别说一百年前,就算是五十年前,哪怕是最边远的地方也不会有贵族的生命受到威胁的事情发生。

帕拉斯叹了口气,念了声:“布兰多,布兰多是吗,就让我这老家伙来为这个王国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他将短剑丢到桌子上的地图中央,正好插在冷杉城的位置,胜利仿佛已经唾手可得了。

这位格鲁丁的家臣、身经百战的骑士已经不再犹豫,让德内尔的大军在这一天傍晚收兵扎营,准备的是一夜的休息之后最后的总攻,一鼓作气拿下敌人的防线。帕拉斯丝毫不怕“叛军”会乘夜前来偷袭的,以他的经验根本不会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如果敌人真的那么愚蠢的话,他倒是不介意早一些结束战争。

可惜的是,对面的领导者就和他预想之中一样精明——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真正的攻势开始了。

天色才蒙蒙亮,夏尔与梅蒂莎就在哨塔上就看到对岸森林中数不清的士兵影影重重的身影,“他们在伐木架桥,吃定了我们人手不够。”夏尔回头说道。

梅蒂莎点了点头。

考验开始了。

两人心中都闪过同样一句话。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30章 河岸之战【二】 下一章:第232章 对抗命运的剑【上】
热门: 第一序列 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夺帅之剑 地藏 龙魂剑圣 402女生寝室 团宠不好当 重生之出人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