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格里菲因的信

上一章:第246章 风射手【下】 下一章:第248章 最后的准备,墓穴与女团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向往先王埃克的旗帜,然而光辉至今是否还尚存于埃鲁因,我作为奥伯古王的女儿,王室的公主,亦无法作答;领主大人你在托尼格尔实现了上述信中的诺言,这种坚守,如同表率;而今北方逆贼蜂起,王国摇摇欲坠,而我身为科尔科瓦家族的直系血亲,亦不能有丝毫退缩。”

“我很感谢你的信任,假如希望还存于埃鲁因,那么定然存于你我心中。这封信,是希望给你一个答复,我许诺要改变这个国家,那怕为此付出一切代价。”

格里菲因·科尔科瓦·圣奥德菲斯公主轻轻合上信纸,面色平静,仿佛忧虑不存于这艘即将沉没陈朽的大船。然而这不过只是狂风暴雨来临之前的平静,风暴在天际汇聚,顷刻即将掀起怒涛。

门外传来敲门声,穿着红色长服的侍从第三次询问公主殿下安排的时间,马车早已在行宫外等候,欧弗韦尔、马卡罗等重臣等待多时。

与安列克公爵的见面迫在眉睫,如今的埃鲁因,再没有一个像这位大人物这么重要的砝码可以改变整个天平的平衡。格里菲因从来没有指望停留在弗拉达·佩斯的年轻人们可以改变战局,而今的埃鲁因,只有效忠于弗斯坦农的军队可以抗衡北方诸位公爵的联军。

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不是没有想办法拉拢安列克加入那个阵营,可惜是他开不出那么高的价格。格里菲因清楚那头老狐狸的打算,他需要她为他诞下一位具有王室血统的继承人来合法谋夺埃鲁因的王位,自从十年法令以来,这个家族对这个位置预谋已久。

但她宁愿王座下血流成河,也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背叛神圣誓言的人永远不得继承光辉的旗帜,这是对于狮心誓言的玷污,何况安列克多年来与万物归一会秘密有染,他们自以为万无一失,但这种事永远不可能做到密不透风。

还是少女年华的半精灵公主的嘴唇忍不住翘起一个紧抿的弧线,有种愤怒无声的嘲讽,谁也不是笨蛋。马上就是冰雪消融的季节,继续拖延就会将安列克省推向另一方,她是王室的公主,早已做出选择了。

格里菲因低下头,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拢了拢自己弟弟额前柔软的头发。

“姐姐?”埃鲁因未来的继承者抬起头,接着羊脂蜡烛明暗不一的光,有些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你会成为国王,哈鲁泽。”公主说道。

“我知道,你说过了,我是埃鲁因的国王。”少年答道。

“恩,我为你铺平道路,谁也改变不了这个国家的复兴,我都安排好了。”格里菲因轻声说道,仿佛在描述一个愿景:“但你要变得坚强起来才行,哈鲁泽。”

她抬起头,银色的眸子里的目光仿佛已经看穿了前方的狂风骤雨一般,看到了一个灰暗的结局,刺杀,阴谋,王座上流血的蔷薇,但暴风雨之后的土地上必定是新生。

“恩,我已经变强了,我每天都有练习剑术。”少年抬起头来,看到姐姐手上的信笺:“姐姐,你在给谁写信?”

“一个骑士。”

“我以后也要成为骑士。”经过一年的颠沛流离,离开王室之后,少年也学到了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敏锐与狡猾,他看着自己的姐姐公主,“他们说你要去安培瑟尔?”

“恩。”

“你去了我怎么办呢?”

“你应该学会自己一个人决定某些事情了,还记得我告诉你的事吗?你是个男人,哈鲁泽,你得掌好舵。”格里菲因答道。

“喔。”少年有些失望:“那你可要早点回来,不然就没人考察我的剑术了。”

格里菲因忍不住勉强笑了笑,这个软弱的弟弟也学会拐弯抹角了。

“那个……他……”埃鲁因未来的继承者似乎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不过有些欲言又止,显得吞吞吐吐的。

“他?”

“我是说那个骑士,他会不会去保护你?”

“你究竟想说什么?”格里菲因瞪着自己的弟弟。

她凶起来是很怕人的,少年忍不住向后缩了缩:“我……我不喜欢你嫁给安列克公爵。”

“为什么?”半精灵少女有些吃惊了,她这个性子懦弱的弟弟是不会和她说这些的,她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谁在背后教唆他说这些话,但似乎没有必要。

无论是马卡罗还是作为她老师的那个睿智的老人,都希望能得到安列克的援助,他们都看得到这蜂蜜背后的毒药,但这些人的目的不言自明。格里菲因不想驳了他们的一厢情愿,因为至少她还需要贵族的支持,埃鲁因始终是贵族的埃鲁因。

少年摇摇头:“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你又没见过他。”

“没……我听说……”少年瞪着她,吞吞吐吐地说。

“你听说什么?”

“他们说安列克公爵已经有过几任妻子了,都死了,他们说那个公爵大人是吸血鬼,专门吸女人的血,姐姐……”少年这个时候又褪去了埃鲁因未来的继承者的光环,变成一个平凡懦弱的小男孩了,他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胡说八道。”

格里菲因斥道。

但这种斥责难免有些软弱了,少年敏感地感觉到了,以他姐姐的性格,如果是真正的无稽之谈一定是不屑一顾。但他不明白,婚姻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一味刻意地去接受,但最终还是带着未知的害怕。

这个时候侍从第四次在外面敲门,笃定的敲门声仿佛像是平衡少女心中压仓的石头一样,她吸了一口气,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格里菲因摸了摸哈鲁泽的额头,她站起来,自有侍女为她梳理头发与衣服上的皱折。公主殿下平伸双手,克服了一切外在因素,没有使科尔科瓦家族的从容有半点走形。

这就是她的选择。

出门时,有王立学院年轻的骑士低声谏言:“公主殿下,即使你留在学院,我们也愿意拼死一战,埃鲁因王室的荣耀,不必为了背信弃义之人而折腰。”

但格里菲因回过头,镇定地答道:“埃鲁因没必要流未来的血,因为还没到那个时候。”

然后她提起裙子,走上了马车,留下一个单薄的背影。

但就是这柔弱的双肩,在不远的未来,即将扛起整个埃鲁因复兴的希望。

……

布兰多拇指与食指轻轻捻着合上信纸,轻轻叹了口气。仿佛时间倒转,这一刻又重新回到了开始一切的原点,这是决定埃鲁因未来的一刻,它过去上演的舞台,今天仍未变过,但未来何去何从,谁又能笃定?

“埃鲁因的希望存于你我心中……”他把这句话反复轻读了几遍,心中也一片茫然。埃鲁因的希望存在于每一个为它奋斗过的人心中,但有梦想也不能改变一切,他亲身体会过那种无力的苦楚。这一次,他要自己把握命运了。

卡格利斯站在一边看着自己的领主,他从未在布兰多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那位年轻的大人一向是带着从容的自信的。他想看看布兰多手上的信写的什么,可惜看不到,信是经过魔法处理的,他只看到一片空白。

“这是谁的信?”他忍不住问道。

“格里菲因公主写给我的信,她很欣赏我们在托尼格尔为伯爵大人找的难堪。”布兰多一瞬间就恢复了心境,经历过太多险境与磨难,如今他也早已成长起来,不再是那个容易受感情所左右的苏菲了。

卡格利斯怀疑地盯着自己的领主大人,“哈,这次我可不会上当,倘若公主殿下会给我们这种叛军写信,那从安瓦尔到于松大道上吊死的那些岂不是忠贞义士?”

布兰多听他拿那些强盗之辈和自己比较,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我不是说过吗,我是公主殿下的秘密骑士。”

“那我就是黑暗之龙的侍从官。”卡格利斯不以为然。

布兰多张开嘴,吃惊地瞪着这家伙。

“怎么了?”

“不,我在想你是不是偷偷和安蒂缇娜学了占星术?”

“你不会是想说我又猜对了吧,领主大人,哈哈,这种老把戏你可骗不了我!”卡格利斯忽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这位领主大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他竟然说他是黑暗之龙,卡格利斯觉得这是一个极为高明的笑话。

但再高明的笑话也要被一阵叮当叮当的铃声打断,布兰多抬起头,看到大厅的墙壁上几株银色的玲兰正在摇晃着发出声音,他回过头看着莫妮卡。

“那是传讯类兰科植物,外面有人靠近,领主大人。”光灵小姐坐在他肩头上说。

“之前怎么没有?”

“那是我们种上去的,瓦尔哈拉也是光灵的家,我们打算待会再种一些吊灯兰。”

布兰多已经从大厅门口瞥见了自己法师侍从的身影,夏尔手持法杖,穿着一身鎏金火红长袍,他身后跟着那个畏畏缩缩的魔邓肯,抱着他的鸭子使魔。

“这地方不错,比领主大人你在达尼尔的老家也相差仿佛。”夏尔从容不迫地走进大厅,一边打量了四周一眼,举起法杖赞道。

我在达尼尔的老家?

布兰多被忽悠得牙酸,高地骑士所在的白骑士就在达尼尔驻扎——但他看自己的法师侍从一本正经的样子,差点真以为自己在卡拉苏有个什么劳什子的老家了。

他没好气地盯着夏尔,年轻的高地巫师恍若未视,向他鞠躬行了一礼:“举事艰辛,而今总算是有了立锥之地,可喜可贺大人。在下又给您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

“你最好看看这个,大人。”夏尔拿出一件东西。

布兰多一下子就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

命运卡牌。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46章 风射手【下】 下一章:第248章 最后的准备,墓穴与女团长
热门: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 恶魔囚笼 超能纪元 末世法师 原始战记 侯卫东官场笔记5 失落的秘符 楼兰迷踪 琥珀之剑 怒荡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