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屹立不倒的信念,金色之辉

上一章:第261章 最后的逆袭,万世伤创 下一章:第263章 伊莲的讲述,过往的历史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钟摆人将最后的底牌放上场的时候,御姐正气得浑身发抖。她杏眼圆瞪,几乎是怒意勃发:“好,钟座怪物!可你也不用撤去自己的防护!你这该死的混蛋不想活了吗,你这脑子进了水智障白痴低能的木鱼脑袋!”

钟摆人身体都几乎发出了咯咯咯碎裂的声音,但它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同伴:“伊莲,这是旅法师的战争,它从纪元开始之初一直延续到现在,你必须学会尊敬它。这是主人一生都在探求的世界,和主人一样的存在皆不屑于使用命运规则之外的外物,因为我们对于整个规则充满了敬畏。”

它摇摇头:“我承认的我本体很强大,但在这个战场上,我认为我和你们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你这个神经病!”

鹿身女妖气得跳脚,她指着对方尖叫道:“好,钟座怪物,你会后悔的!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一定要打败你,我要将你所谓的虚妄的骄傲踩到地上,你这个蠢蛋!旅法师,让我们一起击败这家伙!”

布兰多回过头看着伊莲,他或多或少明白这位御姐心中满溢的怒火的源头。

残缺不全的钟摆人骄傲地站在那里,却正站在自己生命的尽头。虽然说他们两人对抗了数千年的岁月和时光,但与其说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不如说是理念不同的朋友。只是伊莲做梦都没想到,这该死的钟座怪物竟然是认真的。

她感到心灰意冷,但心中却涌动着一种难言的悲愤。她回过头与布兰多的略带歉意的目光相接,说道:“旅法师?”

布兰多仰头看着天空,不如说是直视绝望。门后巨大的阴影是一个传说,在琥珀之剑中留下了赫赫威名,黄金之地的毁灭者,黄昏中无人能敌的神孽,几乎和神民同一个时代的产物。

万世创伤伊莫库仅仅凭借威压就能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们打不过万世创伤。”布兰多明白万世创伤伊莫库代表着什么。

“我还有一张命运决斗场,这是一张无色的神器牌,它能对万世创伤产生作用。”伊莲轻轻吸了一口气:“我只能给你半分钟,不,顶多20秒,你能打败那个钟座怪物么?”

“你是说?”布兰多眼中微微一闪,他忍不住看了看钟摆人剩下的生物——三头伤痕累累的恶魔,稀稀拉拉几名败亡卫士,还有一地的魇炉生物。可仅仅是那三头伤痕累累的恶魔他就无法对付,更不用说钟摆人手上最有威胁的还是那四十具魇炉构装体。

认真来说,其实逃跑认输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看着眼前这御姐明亮的眼神,布兰多却发现自己难以开口,“我不知道,这很困难,我也没有把握。”话到嘴边改了口,这并不是他想说的原话。

“没关系,总之交给你了。不管胜负如何,希望你能帮我尽全力拼一把,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鹿身女妖低声说道,她昂头看着钟摆人,眼中跳动着明亮的火焰:“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次,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不过我不想留下遗憾。”

“我明白了。”

布兰多点点头,被人信任,总是让人感到充满了力量的。

他再一次将手放在了卡牌上。

钟摆人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幕,也不说话,静等伊莲与布兰多作最后的挣扎。在他的操控下,万世创伤伊莫库已经进场,威压遍及全场,场上的士兵生物们纷纷变了脸色。唯有安德丽格一人依旧无动于衷。

鹿身女妖也最后看了钟摆人一眼。

然后她向万世创伤丢出了命运决斗场,金色的光圈将她和她的所有召唤物一起与那庞然大物笼罩了进去,布兰多发现光圈可以隔绝视线,就像是伊莲和那恐怖的怪物一起消失去了另一个空间一样。

这样也好。

场上威压消失,布兰多感到松了一口气。现在他手上有罗帕尔,两名身为灵俑的大天使,无数风精蜘蛛与圣剑,还有安德丽格。怎么打,这是个问题,他手上还有并驾冲刺,金辉战旗,秘文召唤师以及吸血鬼男爵这几张卡牌,可看起来都没什么用处。

最靠谱的是吸血鬼男爵,它的异能应该可以和安德丽格的异能互相加成,可他手上已经没有半点暗元素。

在他思考中,时间已经过去一秒。

他抬起头,看到钟摆人也正看着自己——天使具有飞行异能,可以直接越过战场,但天使本身太脆弱,才20级精英,派不上什么用场。安德丽格与罗帕尔对上一头恶魔都不见得占优势,他唯一有利的就是风精蜘蛛与圣剑的火力密度远超魇炉构装体的复制闪电球,可还要两面对另外两头恶魔。就是把自己也计算进去,也不见得能反败为胜——布兰多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念头却转动得飞快。

他看不到任何取胜的机会,但时间已经不多了。

“算了,拼了。”布兰多举起大地之剑,吸了一口气,怒吼道:“进攻!”

耀眼的金色光柱一下子砸在了魇炉生物的集群之中,而与此同时无数闪电球也在半空中爆开来。一个接着一个的魇炉构装体在火光中变成金红色,炸开,然后化为一摊铁水。而天空中金弧乱闪,风精蜘蛛像是下雨一样往地上掉着。

在这场“大雨”之中,败亡卫士、恶魔与布兰多手下的召唤物撞在一起,战场上闪过一道金光,布兰多将并驾冲刺联接在了安德丽格与罗帕尔身上,两人撞上一头恶魔,这张卡牌爆发出的力量一瞬间将那头恶魔枭首。

而与此同时布兰多也遇上了自己强劲的对手——此前那头与白金巨龙交手、手持青色火焰巨剑的憎恶拦住了他。这头恶魔起码有接近与白金天使的力量和等级,它一剑扫来,带起的风声尖利刺耳。布兰多不敢硬接,向后一退让风后九曜的幻象接住这一剑,幻象被一剑扫飞消失在半空,但憎恶的巨剑也为之一顿。战斗经验丰富到逆天的布兰多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启动冲锋技能向前一步踩在巨剑的剑刃上,借势一跃,已经一个空翻从半空越过了恶魔的头顶。

布兰多在空中快速位移,风后九曜同时形成三个幻象,三个幻象都继承了布兰多的全部战斗经验,它们在半空横滚的同时,一剑向下面的憎恶头顶插去。但那憎恶毕竟是不逊于维罗妮卡那个等级的存在,竟发出一声暴虐的嚎叫硬生生收回巨剑,反手向上一轮,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布兰多的幻象全部被击飞消失。

但这个时候布兰多已经来到它身后,他举起大地之剑怒吼一声一剑劈中那恶魔的背脊,那恶魔具备的是钢铁要素,要素之力在体表形成一层近似于金属的防护,以大地之剑的锋锐一剑直劈在它背上竟然发出一声类似于金铁交鸣的巨响,大地之剑弹开,竟只在它背脊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子。

不过布兰多的攻击还远没有结束,风后九曜连续形成七道幻影,只听“当、当、当、当”七声连成一片的敲击声,七剑先后命中同一部位,最后一剑终于嵌入恶魔的背脊中,恶魔特有的蓝紫色的血液溅出,那怪物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叫个屁,老子当年一剑一个的角色,没想到现在对付起来这么麻烦!”布兰多心中忍不住咒骂,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剑嵌入恶魔的背脊中竟一时拔不出来,这时第二头恶魔已经赶到,举起手中的巨剑向他刺来。

“领主大人!”罗帕尔提醒道。

“嗯?”这是吸血鬼少女的询问,意思是这边需不需要帮忙。

“别管我,你们去干掉那钟摆怪物!”布兰多怒吼一声,两头恶魔都被他所吸引,这是唯一的机会。他没有放开手中的剑柄,硬生生扛下背后的攻击。“噗嗤”一声,恶魔燃烧着火焰的巨剑几乎从他半个身体中插入,“啊啊啊啊啊!”那一瞬间布兰多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燃烧起来,要素级的存在何其可怕,这一剑就让他生命瞬间见底,不屈要素立刻接管了他身体,视网膜上一片血红,刷满了生命过低警告的字样。

布兰多咬牙切齿地将狂热技能全力全开,得自黑暗之龙的传承力量瞬间爆发出来,属性翻倍,力量输出翻倍,他狂嚎着从恶魔背上拔出大地之剑,剑刃上几乎还带着一丝丝血液和肌肉组织。布兰多双目赤红,反手全力一剑,他身后的恶魔大约是做梦都没想到区区一个人类的作战方式竟如此狂暴,竟被这一剑扫中脸颊,穿刺技能瞬间爆发,风后九曜一连三剑——那恶魔的脸就像是一个被砸烂的茄子一样炸开——它可没有钢铁要素。

系统提示布兰多获得了53460的经验,这个提示现在看来如此可笑,因为布兰多根本没心情去管它。

他一剑解决了自己最大的威胁,本身却已是摇摇欲坠,像个血人似地站在战场中央,一手拖着大地之剑,一手拿出一瓶七号圣水一口灌下。圣水可以痊愈伤口,但却无法恢复失血过多而产生的虚弱,布兰多粗重地喘着气,看着另一头恶魔向自己转过身。

两者都受了伤,两者都处于狂怒状态。

但布兰多却没有失去理智,他慢慢后退,试图与那恶魔拉开距离。与此同时,他的注意力放在安德丽格与罗帕尔身上,两人一前一后已经靠近了那钟摆怪物,眼见胜利就在眼前,可没想到钟摆人手上黑光一闪,一头恶魔再次进场,这头恶魔就与布兰多才杀死那一头长得一模一样。

这家伙还能捞墓!

布兰多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化为绝望,他打完了所有的牌,却还是棋差一着。这个时候只能尽最后的努力,不留遗憾,也算是给那鹿身女妖御姐一个交代了。说实在话,他现在也并没有对那钟摆人产生多少敌意,至少对方的坚持赢得了他的尊敬,自己技不如人,也怪不得谁。

剩下的就是最后的挣扎了。

布兰多不想留遗憾,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牌,手牌中只剩下吸血鬼男爵、秘文召唤师、白银驹与金辉战旗,吸血鬼男爵召唤不出来,秘文召唤师等级太低,白银驹也没什么作用,倒是他看到金辉战旗时微微愣了一下。说起来,他忽然想到这张牌跟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这是……图门交给他的那套牌中的一张吧,那套牌中大多数牌都在他手上用过,但说来可笑,这张牌他还从来没有动用过。因为这张牌实在是太垃圾了,要5点光元素,却只能将场上所有的召唤物提升一级。

一级有什么用,和没提升差不多;而五点光元素,对他来说却是不菲的支出,他能提供光元素的地牌可不多。

在平时,布兰多几乎连正眼都没看过这张牌一眼,但这一次,他细细看这张牌时却第一次愣了一下。因为这张他从来没注意过的卡牌,卡牌的编号是“城邦之盟 I”,布兰多现在已经知道,任何卡牌编号的第一号,都是这套卡牌的核心牌。

“这张牌竟是张核心牌?”

布兰多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能提升一级的牌怎么可能是核心牌?他不由得想到城邦之盟这套牌好像本身看起来也是零零散散,比如卢比斯雇佣兵,比如富庶的金矿,比如并驾冲刺,好像都没什么强力的卡牌存在,这套牌不要说可逆境天堂这种逆天的牌组相比较,就算连炎之部落或者万物奇景这种牌组都比不上。

他愣了愣,但时间争分夺秒,已经由不得他多想,不管是不是核心牌,总之这张牌能为场上所有的生物提高一级,这就够了。布兰多只是抱着不想留遗憾这样的想法,他拿出这张牌,就准备展示。

可就是这一瞬间。

对面钟摆人万年不变的扑克脸第一次变了脸色。

他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布兰多,一时连手中的青铜杖都握不住,一下当一声落到了地上。“你……!”它不甘地怒吼了一声。

“我?”布兰多都被吓了一跳,莫名委屈地看着对方:“……我怎么了?”

钟摆人指着布兰多手中的卡牌,一脸震惊:“秘稀牌!你怎么会有秘稀牌!这不可能!你不过还是个学徒!”

如果不是钟摆人脸上的神色不似作伪,布兰多这时都差点以为对方是在玩他了,明明是对方占据绝对优势,可现在对方那样子却好像是看到他败亡在即的样子。就是在布兰多之前最胸有成竹的时候,也没在钟摆人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他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金辉战旗,一时有点茫然,也没看出这牌强到哪里啊?不过布兰多是个很机敏的家伙,他一看钟摆人这表情,就知道肯定有问题,虽然不知道问题是什么,但布兰多还是果断将金辉战旗展示了出去。

然后那一瞬间。

一面闪烁着金色光芒,上面绘着一座圣白色城邦的徽记的方形旗,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布兰多一手持大地之剑,浑身浴血,一手持金辉战旗的旗杆,他站在战场中央,沐浴着旗上的光辉万丈,一时间倒真有些战场上坐镇一方的将军的味道。

但正是这个时候。

奇迹发生了——

光辉所及之处,布兰多就看到战场上所有的召唤生物,友军,以及盟友统统发生了变化。只见罗帕尔身上忽然长出了骨质板甲,这些骨板将它包围起来,形成一套獠牙遍布的全身铠甲,它手中的火焰三叉戟也变成了一柄绘满神秘符文的金红色战戟,这位火爪领主身上火焰升腾,布兰多一眼就认出那是要素显化的征兆。

高级火要素。

而同时,一旁的安德丽格身上的晚礼服长裙也变成了更为华丽的公主裙,还佩有与之相配的战斗铠甲,一件异常精致的黑色胸甲与手甲,靴子也变成了铁制的高跟长靴。吸血鬼少女的眼睛一青一红,在战斗状态下燃烧着熊熊的烈焰,同样也是显化了要素。

而最离谱的是风精蜘蛛,布兰多回头一看,天空上哪里还有什么蛛群的存在。分明是一片扇动着翅膀的风精龙,这是一种伪龙,虽然只有三十级出头的实力,但这数量也太离谱了一些吧?而且圣剑术是怎么一回事?布兰多眼睁睁地看着浮现在天空上的圣剑变成了一套套适合这些伪龙的金色龙甲。

“这……”

布兰多顿时就呆了,提升一级能有这么大效果么?是不是他刚才被那恶魔一击打晕了,这只是在做梦?还是说他打开旅法师系统的方式错误?但他还没来得及切出旅法师系统看看,就听到一声震惊的嚎叫。

“布尔莱曼家族战旗!城邦之盟!旅法师图门!”钟摆人脸都要裂了,他几乎是用一种杀人的目光瞪着布兰多:“你……你是图门的学徒!”

而这个时候布兰多也呆了。

因为他也打开了旅法师系统,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金辉战旗的真正作用。

因为他看到风精蜘蛛、圣剑和火爪领主的卡牌颜色变成了银色,而安德丽格的卡牌颜色已经变成了闪闪发光的金色。布兰多心中此刻只有一万个声音在回响着,卧槽啊,原来提升一级是这个意思啊!卧槽啊,这不科学!坑爹啊!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1章 最后的逆袭,万世伤创 下一章:第263章 伊莲的讲述,过往的历史
热门: 将离 穿成反派大佬的照妖镜 死亡通知单2·宿命 来自12个星球的敌人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业余神偷拉菲兹 长安三怪探之孽海缘 战神无敌 我不想逆天啊 网游之最强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