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巫王印记

上一章:第264章 地下的秘密,另一条血脉 下一章:第266章 地下最后的时光,离别【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火光燃烧着,木炭偶尔发出噼啪的响声,光线也随之黯淡了一下。墓道中光与影交相辉映,小罗曼一个人坐在火堆旁,小脸被映得通红。一段时间以来她饶有兴趣地看着火星子随着热气流上升到洞顶,亮晶晶的眼珠子也跟着从下移动到上,又从上移动到下,活灵活现。

墓穴坍塌以后已经过了一个钟头,巫师们至少花了半个小时来打通一条气窗,这才有条件点上火堆。商人大小姐将墓地苔用铁钎串成一串一串的——天知道她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总之布兰多知道她那个牛皮小包包里总是能拿出一整套从燧石铁片到针线包的野外用品——火苗将墓地苔烤得嗞嗞作响,这种东西在琥珀之剑中是女巫的预知药剂(感知+2,持续10分钟)的底材,它无论从那一方面来看都长得更像是灰色的苔藓,不过罗曼固执地认为它是蘑菇。

总之商人大小姐说它是蘑菇,那它就是蘑菇。

夏尔当然不好意思说未来的领主夫人一把火烧掉了两个金币,只能假装没看到,否则最好的结果也是被邀请吃墓地苔。我们的巫师先生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体素质与抗毒性能比自己的领主大人更好,因此果断地敬谢不敏。

不过夏尔未尝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疑惑,自己的领主大人早早地公布了他和罗曼小姐的关系,但两人看起来又没一对夫妻的样子;这一点相当惹人疑惑,要知道在沃恩德贵族十五岁拥有妻室才是正常现象,像是布兰多这样的年纪与作为还未成家的,不是凤毛麟角,而是根本不存在。

夏尔当然偶尔也会偷偷坏坏地怀疑一下,自己的领主大人是不是那方面有什么问题,事实上他作为一个知识渊博的高地巫师正好知道某些古老的草药学方子。不过打死夏尔也不敢当着布兰多的面提出这个问题,他有一种聪明的直觉,如果自己那么说了的话,一定会被关进某个小黑屋。

因此这段时间以来,无论是他还是下面的人也好,对于罗曼小姐都是以领主大人的未婚妻相称;不过这未婚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快一年有余了,布兰多可能还未察觉,但在外人看来就显得有些奇葩了。夏尔想来想去,决定还是要找个机会委婉地向自己的领主大人提一下,否则引起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烧焦的墓地苔的味道,有点像是烤熟的鞋子。这样一股微妙的味道飘散在洞穴中,难能可贵的是其他人竟然能不约而同地、若无其事地假装没有闻到的样子,夏尔拿着一张学徒刚刚画完的图纸一本正经地盯着墓穴坍塌的部分,向外的挖掘工作进展得并不顺利,魔法的力量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而且关键的问题不是挖掘开一条通道,而是防止上面的沙石继续滚落。

要用魔法的力量支撑起一段近五十米的山体,夏尔自认为没这个能力。所幸,外面的人已经联系上了梅蒂莎,等那位银精灵公主与吸血鬼伪娘一起过来,打通甬道就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但正是这个时候,小罗曼却忽然感到墓道下的地面却微微震动起来。

她抬起头好奇地看了看其他人,只是似乎除了她之外没有人注意到的样子,倒是夏尔看到这位商人大小姐抬起头来,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硬着头皮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吗,罗曼小姐?”

罗曼歪着头看着他,停了一会,亮晶晶的眼神好像是在问:你有听到什么吗?但夏尔显然没有读心的能力,因此完全搞不清楚这位大小姐搞的是什么名堂。他莫名其妙地看着罗曼,这位商人小姐眨了一下眼睛,改口问道:“布兰多还好吗?”

“领主大人还在下面,你放心,他很安全,不会出什么事的。”夏尔毕恭毕敬地答道,生怕这位大小姐一不高兴或者是一高兴就请他吃墓地苔。但玛莎在上,看样子小罗曼对自己烤的“蘑菇”很宝贝的样子,并不打算将这些烧烤墓地苔分享——她是打定主意要全部给布兰多吃,所以说道:“那没什么了,谢谢咯。”

夏尔抹了一把冷汗,心中为自己的领主大人祈祷了一下,愿行在天上的玛莎大人庇佑伟大的主人抵抗毒素的能力爆棚,不然今天晚上对于他来说一定不会太好过。夏尔忍不住心想,如果罗曼一脸好心地请布兰多吃这些墓地苔,那自己的领主大人是选择吃呢?还是选择吃呢?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有点不怀好意地憋笑到内伤了。

但夏尔所不知道的是,商人小姐和他说完话之后,回过头去,好像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数火星子上。不过小罗曼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自己的牛皮包包上,实际上是抬起小下巴看着篝火另一边,坐在她正对面的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不过比她大一两岁的样子,但神色却很温柔,看着罗曼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她看到罗曼认认真真地将一串烤墓地苔递过来,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对不起,小妹妹,我可不喜欢吃这种东西。”

“他们好像看不到你。”商人小姐看着那边的夏尔问道,她并不是笨蛋,相反,她具备相当的智慧。布兰多自从在难民营地那一夜之后,就明白了这一点,但在外人眼中,这位商人小姐只是一位古怪但还算好相处的人儿罢了。

这是她和布兰多共同的秘密,芙雷娅知道一点,安蒂缇娜也或多或少地猜到了一些什么。

少女点了点头:“因为只有你才能看到我,连下面那个人的传承者也不行。”

“你是说布兰多吗?”罗曼问。

“那个年轻人叫布兰多吗,谢谢你告诉我他的名字。”

“你如果要对他不利的话,我就不和你说话了。”罗曼严肃地宣布道。

少女哭笑不得。

“不会,只是道谢罢了,我总是想听听外面的事情。何况他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只会感谢他。”

“那么为什么只有我才能看到你呢?”商人小姐又好奇地问道。

“因为你身上和我流着一样的血。”少女回答道,她偏了偏头,仔细看着罗曼。不过看得出来,她好像很喜欢这个来自布契的小姑娘,眼中也流露出满意的神色。而罗曼想了一会,小小的眉毛竖了起来,“我身上和你流着一样的血?这样说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妈妈吗?”

少女再次苦笑。

“当然不是。”她说:“要说的话,我应当是你的祖母的祖母的祖母……”她忽然停下来,意识到自己被对方所影响了,连说话的方式变得乱七八糟起来。忍不住无奈地摇摇头:“好吧,不开玩笑了,你知道你身上具备什么样的力量吗?我想你应该也掌握了一些了吧?”

“我知道。”罗曼点点头:“有个矮人的告诉我,说我是术士,因为我天生就可以用魔法呢。”

“喔?”

少女好奇地看了罗曼一眼:“你不是术士,你是女巫,而且是天生的女巫。你身上流淌的是命运魔女一系的血脉,你的本命星座是竖琴之女,不过今天之后,就不是这样了。今天之后,你的本命星座就是巫王座——”

“罗曼没听太明白了,可那个矮人明明说我是术士。”商人小姐想了想:“而且我觉得术士听起来更厉害一些。”

“……”

黄金的年代之前的第一代女巫王,十三个魔女血脉的缔造者,黑暗之龙奥丁的配偶——她在有生之年罕逢对手,也不认为有能战胜她的敌人。但直到今天,这位冰之女王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她也打不败的。什么叫做“而且我觉得术士听起来更厉害一些”,如果是换做她生前十三个属下中有人敢这么跟她说的话,她说不定直接一记法术将那家伙扫到冰之迷宫中去万世受难。

不过现在的她脾气也好了不少,再说面对自己的后代她还真不一定下得了手,何况最重要的是时间已经不够了,在她力量逼近消亡之前能遇到一个真正的继承者,这已经是喜出外望的事情了。

第一代女巫之王无奈之下,只好哄道:“放心好了,即使你接受了我的传承,也一样可以保留术士的能力。”少女说这话时简直想一头在旁边的墙上撞死,明明就是命运女巫的天赋施法能力,偏偏要说成术士的力量,而且她还不能反驳——要知道术士可是她们女巫的死敌啊,她说的这都叫什么话啊!?如果不是顾及形象的话,这位传奇的女巫王差点就要失声痛哭了。

由她亲手赋予成为女巫之王的资格,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事情,她却不得不对一个小姑娘连哄带骗,这简直是“身败名裂”了。

罗曼仔细地考虑了一下。

作为一个商人,她还是要精打细算的。不过最后,大概是觉得有赚无赔,她才小心谨慎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女巫王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连一开始看到自己无数岁月之后的后裔的新奇感都已经消失殆尽。她伸手在罗曼额头上一点,商人小姐顿时感到无数知识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我已经快没有力量了,因此也不能给予你更多帮助,但是我给予你的知识,有朝一日一定会给你巨大的帮助。”少女叹了口气,“或许是冥冥中的命运,你正好是命运一系的魔女,这些知识会随着你的成长而逐渐发挥作用,但关键是你要记住,我给予你的女巫王的印记是打开女巫王国的宝藏的唯一印记,有一天你会统一十三个血脉,这个印记会起到巨大的作用,你明白了吗?”

罗曼头晕晕的,她抱住脑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少女看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叹息一声,自己唯一的继承者竟然是这样一幅样子,她一时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不过不管是对是错,这位第一代的女巫王都不想再在这里待片刻,她生怕这小姑娘又别出心裁将她呛个半死,她觉得自己有限的威严实在是经不起这么折腾的。

她收回手指,只停留了一瞬间,然后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墓穴之中。

只留下罗曼左看看,右看看的样子,一时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4章 地下的秘密,另一条血脉 下一章:第266章 地下最后的时光,离别【上】
热门: 天道罚恶令 第十年的情人节 天域苍穹 算命师在七零 焚天之怒 昆仑传说·昆仑劫灰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 死亡开端 第一序列 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