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地下最后的时光,离别【下】

上一章:第266章 地下最后的时光,离别【上】 下一章:第268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不是我不想和你一起出去,而是我没办法离开呢。”伊莲微笑地看着他,将一件东西轻轻放到他手上:“这是临别的礼物,小家伙。”

那是一叠卡牌。

布兰多手心托着这套卡牌,有些不理解:“说实在话,我……没听太明白?”就他而言,当然希望鹿身女妖御姐能跟他一起走,对方几千年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人精明,又没什么依靠,是一个难得的助力。他有至少有九成把握让这位御姐加入自己一方,鹿身女妖御姐的实力据她本人讲只比钟摆人稍差一点罢了,但绝对是布兰多现阶段见过的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起码来说不下于狼祸之中的安德莎。

但御姐微微一笑,也不言语,转身摞起头发,裸露出姣好光洁的背部。然而就在光滑的肩胛骨之间,布兰多看到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痕,这条伤口看起来并不是外力造成的,或者不如说是从内向外生长出来的,令人惊异的是伤痕中生长出一片晶莹的水晶,这些水晶分开肌肤,与他在钟摆人以及石棺中那具晶体化BOSS身上看到的如出一撤。

“这是怎么回事?”布兰多大吃一惊。

“你也看到了,下面那些石英砂似乎具有感染属性,在这里待太久,就会从身体内开始晶化。”伊莲放下长发,回过头来看着他。笑了笑道:“我亲眼见过那个贵族年轻人得这种病,等到内脏全部晶化,人就慢慢虚弱下去直到死亡。不过即使死了,水晶也不会停止生长,最后就变成你看到的那个形态。”

布兰多沉默了,这奇怪的症状与他以前在黑暗森林中的水晶矿里见过那些半晶化的怪物有些类似,不过远没有这么严重与恶劣。晶化是魔力浸染形成的,就相当于表皮上长了一层结晶状外壳,但御姐说这个更像是某种寄生状态,连宿主死亡了寄生状态都不会结束。

他一时想到了自然界的某种寄生蜂的幼虫的行为,不过这个想法让他有些不寒而栗,忍不住立刻打住不想。

他沉默了半晌半晌才问道:“没有办法?”

御姐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最后还有点时间,我跟你详细讲一下逆境天堂这套牌组吧。”她并不在意自己的状况,而是换了个话题道:“你手上这套牌组,一共有三十二张,其中有一张埃克罗尼亚的逆境熔炉,一张光辉殉道者,四张光辉号手,四张昂扬,四张闪电风暴,一张思维加速,四张魇炉构装体,六张败亡卫士,一张安若度的圣戒,一张生命圣典,四张破晓以及一张绝境木马。”

“你应该看出来了,这并不是完整的逆境天堂。为完整的逆境天堂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它们被封印在这里的地下,被用来构筑这座庞大的法阵。而我和那木头脑袋所使用的,其实不过是规则的投影。简单的说,只有在这座法阵上,我和他才算是一位旅法师。”

鹿身女妖答道:“所以说一开始你问我们是不是旅法师。”她摇摇头:“其实我们算不上旅法师,连你这样的学徒都算不上。是这座法阵赋予了我们施展卡牌的能力,我和它一人掌握了一半权限,它是漆黑逆境,我掌握的是纯白天堂。”

“不过你手上这套牌,却是实体存在的,是主人留给他的传承者的遗产,这套牌虽然不全,不过却具备了逆境天堂这套牌组最基本的循环。只要你拿着这套牌,那么我想有朝一日逆境天堂总会在你手上重现。”

“那么外面墓穴中出现的命运卡牌也是您们故意放上去的咯?”布兰多忽然想到这一点,问道。

“也不能说是故意,我和钟摆人是不会离开这座大厅的。不过好像是一两百年之前吧,有几个盗墓贼进入这里,我故意让他们偷走了几张卡牌,希望引来真正的旅法师,不过那木头脑袋似乎并不赞同我的做法,它命令勒德尔将那些盗墓贼击杀了。”鹿身女妖想了想答道。

布兰多想起外面的一幕,差不多能和御姐的说法印证,不过钟摆人虽然击杀了那些盗墓贼,却并没有让勒德尔将卡牌收回来,说明它应该也不是全然反对伊莲的计划,只不过有自己的考虑罢了。若非如此,布兰多想自己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心中的疑惑稍稍得到了一些解释,他点点头,又听鹿身女妖御姐继续讲下去。

伊莲在继续讲解逆境天堂这套牌组,她说道:“任何一套卡牌,都有其核心的战术。这套战术根据每个旅法师的思路不同,也会有所不同,有些旅法师崇尚进攻,他们的牌组往往能在短时间内形成绝强的战斗力,比如利用一些直接的进攻法术以及快速召唤生物大军进场形成压制,简单直接地消灭敌人;但也有旅法师喜欢后发制人,他的牌组精于控制,通过防御转化的优势来确立胜利,这类牌组大多比较稳重,先立于不败之地,再败敌人。”

“不过逆境天堂与上述两种都有一些不同,它既有形成快速进攻的手段,也有防御反击的后手。”鹿身女妖说到这里,忍不住有些骄傲:“逆境天堂中有两张卡牌,魇炉构装体与闪电风暴,魇炉构装体同时具有神器生物与灵俑两种属性,它们在场上视作死物,免疫一切即死效果,而且费用极少,可以快速上场;而闪电风暴这个法术可以为场上每一个魇炉构装体复制一个闪电球,魇炉构装体的数目越多,闪电风暴的威力也就越大。而魇炉构装体又可以自我增殖,很快就能形成规模。”

(魇炉构装体【逆境天堂 IX】,1暗;【宝物——神器生物/魇炉灵俑,26级生物】;效果:支付1光,复制一个自身的衍生物。“在每一个小小的容器中,都有一个真实的灵魂在哀嚎着。”)

(闪电风暴【逆境天堂 VI】,4能量;【法术——即时】;效果:横置场上所有魇炉构装体,指定目标造成每个魇炉构装体5点真实伤害。使用后进入墓地。“齐射!——埃克罗尼亚军团指挥官,泰林”)

“这一法术往往在几分钟内就可以见效,而且事实上这还不是它的全部威力。”御姐有些小得意:“你运气比较好,只有纯白天堂的卡牌能为魇炉自我复制提供足够的光元素,加上主人出于某种考虑并未将焦虑症这张卡牌封印入法阵之中,否则凭借前期反复过滤咒语,‘焦虑症’很快就可以复制数十个闪电风暴同时出现在场上,这才是逆境天堂的真正杀招之一。”

布兰多听到这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那闪电风暴他亲眼见钟摆人反复施展过,威力大得吓人。但此刻他才第一次认识到,原来那还是对方没有自己手上这张焦虑症的缘故,他完全可以想象焦虑症复制数十个闪电风暴同时出现在战场上是什么效果,杀神灭佛啊!

“这是逆境天堂的第一个杀招,但这个杀招和所有快攻牌组一样,都有明显的弱点。一来法术容易被反制,二来魇炉构装体本身太过脆弱,而这一杀招一旦被反制,逆境天堂这套牌组就会转入逆境这一过程。”鹿身女妖御姐继续说道:“因为卡牌中还有绝境木马这张核心牌,就是为了这一反击而准备的。”

“绝境木马的作用是从牌手的牌库中过滤出四张生物牌,并将它们移出对战,直到场上有超过四十个非黑生物死亡时,免费将这些被移出对战的生物牌放置进场。你可能觉得四十换四有些不划算,但你只要想想,如果你手上的四张生物牌是费用高昂、又强大如同万世创伤那样的存在呢?”鹿身女妖御姐神秘地笑了笑,“所以逆境天堂一先一后两种手段,每一种都是几乎必杀的手段,我的主人正是凭借这套牌组成为十三位旅法师中排名靠前的人物,仅次于图门、奥丁寥寥几人而已。”

(绝境木马【逆境天堂 I】,25暗;【宝物——神器/奇物】;效果:此牌需横置入场。检视你的牌库,从你牌库中搜索四张生物牌并将之移出对战。然后将你的牌库洗牌。横置,支付40~【0】任意【此卡牌上有四十个计数指示物。在此牌上场后你场上每有一个非黑生物死亡,从其上移去一个计数指示物。当你移去最后一个指示物时,则使用它且不需支付法术费用】,将移出对战的牌放置进场。“风暴之中潜伏机遇,绝境之中暗藏希望。”)

布兰多忍不住听得出神,他以前完全没想过命运卡牌之间原来是能互相支持形成战术的,他拿到的卡牌都是零零散散,基本没什么规律,有时候他纯粹将旅法师系统当个召唤系统在使用,但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抓住了一个问题,忍不住问道:“你说绝境木马需要战场上超过四十个非黑生物死亡时,才能施放,那么之前我们与……它作战时,好像一直是在阻止魇炉生物的数量增加吧?”

“当然。”鹿身女妖叹了口气:“小家伙你是笨蛋吗?漆黑逆境中唯一的非黑生物就是魇炉,而魇炉本身又视作灵俑,简单的说,它们本身就是死亡状态,只要有四十个魇炉构装体在场上,那么绝境木马就能达成条件。这也是绝境木马的厉害之处,魇炉构装体触发闪电风暴时,往往同时也能达到触发它的条件。”

“那么杀死魇炉构装体,本身不却视作它们是在场上死亡了?”布兰多又问道。

“死亡是死亡,消灭是消灭,你见过死了的人还能再死一次么?”

布兰多恍然,不过对于鹿身女妖御姐的吐槽却是翻了个白眼,谁生下来就知道这些东西啊,旅法师这个系统本身就很奇葩好吧。

不过这时他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既然逆境天堂黑白搭配攻守一体,看起来如此强大完善,竟然还不是图门的对手。他忍不住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图门时的样子,感觉上实在不觉得对方有多厉害的样子。

他想了想,忍不住问道:“图门这么厉害?”

但伊莲御姐看了他一眼:“当然,图门是当时最顶尖的旅法师之一,他的万物归一我不太了解,但五色牌系中仅仅是光辉这套白色牌系的能量就非同想象。城邦之盟的核心牌金辉战旗你也看到了,你要知道城邦之盟这套卡牌的大多数召唤生物都是群体形的,加上各种各样的同盟效果,再加上金辉战旗,你觉得这套牌仅仅是一般而已?”

“你要知道这还仅仅只是图门的防御牌系而已,他的五色牌组是互补的,就和逆境天堂黑白互补一样。就我所知,古往今来所有的旅法师中,也没几个人是他这套牌的对手。”

“卧槽。”伊莲的补充让布兰多心中暗叫了一声卧槽,金辉战旗这张卡牌的确是有点变态。他再一想到这么变态的牌竟然只是图门五色牌系中用来防护的一系,顿时有点无语了。就好像无形之中,那个在地下拍卖场所见过的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也忽然变得形象高大起来。

不过布兰多无语的时候,御姐却在继续说道:“另外,你也别高兴得太早,逆境天堂虽然有了基础的循环,但现在这套牌还有几个缺陷。”

“你是说,缺少强力的生物,所以绝境木马无法发挥作用?”布兰多马上反应过来,崔西曼有万世创伤,但他可没能力去封印这东西的规则。

“恩,这只是其一,强力生物可以慢慢去收集。但第二,你缺少滤牌的手段,因为逆境天堂的两张核心神器牌——生命圣典与绝境木马都各自只有一张,如何将它们从牌库中找出到手牌上,对你来说只能看运气,事实上你的金辉战旗也是一样。第三,你缺少稳定的捞墓的手段,你有坟场复生与大天使,但这不够,大天使只能作为平时保持活牌数量的方法,毕竟他们每天只能重置进场一次,而坟场复生会结附在被复生的牌上,也只能使用一次而已。”

“简单的说,你缺乏在战场上进行墓地循环的条件。而逆境天堂的大部分法术牌使用一次就会进入墓地,而且生物牌也大多涉及到牺牲效果,绝境木马有要求死牌。这注定了你的墓地在战斗时会保持相当数量的卡牌,如果你不能适时将这些牌捞出来,你就缺乏续航力。”

“最后,你的地牌远远不够。因为地牌是旅法师的核心力量,往往不会轻易交给其他人,比如我主人的地牌,我也不会交给你,它现在是维持这座法阵运作的力量。所以你必须自己去想办法扩充自己的元素池,就我所知,你现在的元素池要想勉强将逆境天堂这套卡牌的基础循环运作起来都稍显困难,你明白了吗?”鹿身女妖御姐低头问道。

布兰多点点头,图门上一次教他这些东西的时候,时间毕竟较少,很多东西都没说太细。而这位鹿身女妖御姐给他的建议,无疑每一条都是宝贝无比,有些也是布兰多自己也感受较深的,比如地牌,他就从来没感觉够过。

两人交谈了这么一小会,此刻上面的挖掘声已经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布兰多忽然停下来,意识到离别的时刻已经很近了,他静下来想了想,忍不住再一次问道:“你真的不出去吗,伊莲女士。这里对你也没有什么束缚,我可以让人帮忙在外面守护这座古墓,你背上的伤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治愈,至少我知道某种神迹就应该可以治愈。”

“记住,小家伙,旅法师不信神,因为他们自己主宰命运——”鹿身女妖微微笑起来,拍了拍布兰多的肩膀:“不过你能这么想我已经很满意了,说起来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不过至少现在,我不会离开这里。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最后还能回答你一个问题,对于旅法师的命运,你还有什么疑问的?”

布兰多沉默下来。

他看着伊莲的眼睛,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不了对方了,想了想,问道:“究竟要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旅法师。”

“想要成为真正的旅法师,并不简单,首先必须要拥有自己的规则。”鹿身女妖御姐看了看布兰多,严肃起来:“我听你说过你那个牌组的构想,虽然我不清楚什么叫做‘全职业制霸’,不过既然你是以自身能力出发,那么想必应当拥有尽量少的生物牌,你或许应该从‘异能’‘法术’这个方向去思考自己的牌组应该是怎么一个样子,这是我的建议。”

“对于旅法师来说,并不是卡牌越多越好,也不是‘领地’越大就越强,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规则。就我所见过的诸多旅法师中,也不乏拥有无数卡牌与地牌,但却最终没能脱离啊学徒一阶段,进入正式旅法师行列的人。我的主人以四十五岁的年纪成为正式的旅法师,算是古往今年诸多旅法师中最天才一流的人物,小家伙,我希望你能更早走到这一步,也算是我的一种祝愿了吧——”

说到这里,鹿身女妖御姐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谢谢。”

布兰多低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上面传来沙石崩落的声音。两人抬起头往甬道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火爪蜥蜴人领主罗帕尔手持三叉戟从哪里走下来,它佝偻着高大的身躯在狭小的洞窟中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但布兰多想也想得到以吸血鬼少女安德丽格的性格是绝不会走下来通知他这个主人的。

果然,罗帕尔站在上面向他微微一躬身,低声说道:“夏尔已经挖开一条通道了,领主大人。”

布兰多回头看着伊莲,他从这位女士带着微微笑意的眼睛里看出她的决心。“去吧。”御姐笑着说道,像是鼓励似的:“逆境天堂将会走得更远,你带着它,有朝一日,我希望是无数岁月之后,有人能像今天我为你讲述主人的传奇一样,在大地上传颂着你的事迹——不要让我失望,小家伙。”

布兰多抿了抿唇。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和这里类似的晶化病的状况。”布兰多想到过去在琥珀之剑中的冒险,但他也不能确定两者之间真的有什么联系,但他还是说道:“我会想办法去那里,找到解决的办法。因为你说得对,伊莲女士,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鹿身女妖御姐微笑不语。

布兰多说完,转身对蜥蜴人领主点点头,就准备离开。但没想这时御姐却在他身后叫住他:“等一下。”

布兰多感到鹿身女妖御姐一步来到自己身后,他还以为对方又回心转意。但回过身,布兰多却无比震惊地看到比他还高出近一个头的御姐忽然低头头一下咬向他的嘴,他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一双冰冷的唇瓣就印了上来。

那一刻,他和伊莲面对面,眼睛看着眼睛,仿佛能触及对方内心深处的灵魂——布兰多是惊讶,而鹿身女妖御姐是调笑。非但如此,她还凭借自己的实力优势强行撬开他的嘴,一只灵巧的舌尖瞬间滑了进来,如同一阵战栗般舔过他的舌尖,缠上了他的舌头。

布兰多躲避不及,完全中招,只能被动地闻着对方身上那种有点甜甜的,仿佛女神一样的味道。

他此刻非但是震惊,而是出离于状态之外了。布兰多震惊的不是自己被吻了,而是被近乎强夺一样地吻了,这个可恶的女强盗。他的大男子主义瞬间占据了上风,当然不能让这个女人如此大占便宜,他一把抱住对方的腰肢正想反击,但没想到鹿身女妖御姐已经先一步狡黠地退开,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咯,小家伙。这是先前说好的报酬,不管那木鱼脑袋的结局如何,但谢谢你满足了我的愿望。现在我们两讫了,不过姐姐等你的下一个人情,我会好好期待的喔。”

鹿身女妖御姐笑嘻嘻地说道,令布兰多大感火光的是,这女人竟然还挑逗似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伊莲女士……你……”

布兰多呆呆地盯着对方,好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来。愣了好一会,才终于反应过来回过头去,黑着脸对一边非礼勿视的蜥蜴人领主说道:“你什么都没看到。”

“是的,领主大人。”蜥蜴人领主罗帕尔看起来很老实地回答道:“我不会告诉夏尔大人的。”

“我靠,莫非我不说的话你是原本打算大嘴巴的咯?”布兰多顿时汗了一下,还有,这混蛋你告诉夏尔是怎么回事啊。这种情况下一般不是应该瞒着罗曼吗?夏尔那家伙究竟有多喜欢八卦啊!

布兰多忽然觉得有必要好好调教一下自己那个奇怪的念头太多的法师侍从。不过他隐约之中又似乎听到奥塔莱丝咬牙切齿地暗自斥责一句什么:

“寡廉鲜耻,布兰多你去洗干净嘴巴再和我说话!”

……

——逆境天堂的其他卡牌——

(已出现的卡牌不再再次出现)

光辉殉道者(逆境天堂 IV),32光;【生物——荣光之裔/僧侣,52级生物】;效果:牺牲光辉殉道者,为持有者恢复生命至最大上限。“生命即永恒——”

光辉号手(逆境天堂 VII),10光;【生物——荣光之裔/旗手,39级生物】;横置,支付1暗,从持有者手牌中选择一张生物牌进场。“光辉之裔哈德佐人在战场上吹响号角时,远古先灵们与他们并肩作战。”

昂扬(逆境天堂 V),4能量;【法术——即时】;立刻重置所有横置的埃克罗尼亚卡牌。使用后进入墓地。“光辉向前,士气高昂,士兵们百战不退。”

败亡卫士(逆境天堂 V),15暗;【生物——艾克洛亚民/灵俑,-级生物】;效果:名为败亡卫士的卡牌在场上没有数量限制。放置十名败亡卫士进场,此外场上每存在一具尸体,则增加一个状态为【灵俑】的黑色衍生物。败亡卫士的等级等同于持有者所拥有的沼泽类型的地牌数量(X5)。“在灵魂深处,熊熊烈焰依旧燃烧,象征着复仇的火焰!”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6章 地下最后的时光,离别【上】 下一章:第268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上】
热门: 2013 芙蓉劫 怒荡千军 王牌进化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黑质三部曲1:黄金罗盘(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 摆渡人3:无境之爱 武侠崛起 朝夕之间 最强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