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中】

上一章:第268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上】 下一章:第270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安培瑟尔诡云密布,远在远南的托尼格尔同样弥漫着犹同备战的气氛。

回到领地之后,布兰多马上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议的会场选在距离新瓦尔哈拉并不远的森林中——树精灵们在那里种植了一个由十棵古老的榕树环绕的广场,布兰多相当中意那个地方,因此征用来暂时作为一个集会场所——因为事前通知,他靡下几乎所有核心成员全部到场,包括最早从里登堡开始一直追随他的人。

尤利尔,伏塔龙,马诺,雷托,巴托姆,大多是早先赤铜龙佣兵团的成员,尤利尔虽说是里登堡治安骑兵队长,但也从里登堡开始就加入了这个集体。只有伏塔龙略显特殊,他原本是白鬃步兵团的士官长,因为种种原因才和他们这群人走一起——世人眼中的叛逆。

布兰多站在一棵古老的榕树下,看着这几个人,心中忍不住一阵感慨。

赤铜龙佣兵团的成员中有好几张熟悉的脸已经看不到了,有几个老人在长途迁徙时因为生病离世了,剩下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殁于第二次托尼格尔战争中。不过死者的意志好像延续在生者的身上,剩下的人变得更加坚强刚毅起来。

这种改变是显而易见的——

尤利尔过去是里登堡欺行霸市的贵族的走狗,他第一次出现在布兰多面前时是个不折不扣外强中干的小白脸。但现在因为常年在外活动,皮肤晒得微黑,脸上与手臂上多了战争的功勋——伤疤,虽然整个人看起来粗犷了不少,但也显得更加成熟与稳重;从里登堡一起迁徙的难民中——这一批人并不多,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背井离乡——大多数原本认识这位治安骑兵队长的,无不对他又恨又怕,但现在大路上肯定主动停下来叫他一声尤利尔队长的,却是越来越多了。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实力,短短一年之间,就从一个在黑铁边缘不上不下的不入流的角色成长到黑铁上位,非止于尤利尔;从里登堡一起出来的人大多如此,伏塔龙,赌棍马诺,红胡子巴托姆以及雷托也差不多,几个月之间,实力就隐隐有了突破黑铁巅峰进入银之阶的迹象。

魔力之海的变动正在改变整个世界,但只有经历生死考验的人,才能最清晰地体会到这种改变。

布兰多的目光越过里登堡的一众人,又落到另一群人身上——灰狼佣兵团。这些被马卡罗所抛弃,又为他所收留的人加入这个集团的时间并不长,但其中不少人实力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包括桑夫德,在龙血药剂分发下去之后实力也提升到了黑铁上阶的水平。

其实关于龙血药剂的分发顺序,其实安蒂缇娜主张是里登堡的老人优先,其他人视情况观察。不过布兰多却觉得不必如此,追随他到现在经历了两次战争的人都可算是忠诚可靠,在这个年代与贵族为敌是需要勇气的,若不是马卡罗、格鲁丁将这些佣兵逼上绝路,他们也不会和他一起走到这一步。

虽然龙血药剂现在产量是不多,不过以功劳与贡献来分配显然比资历更加服众,何况最早一批追随他的人中,大多数也都是对这个集体保有无比的忠诚与贡献之辈。布兰多以这一点说服了安蒂缇娜,也赢得了人心——虽然按照实际比例来看,赤铜龙佣兵团还是分得了最多的龙血药剂,但至少其他人可以看到,每个人在这个团体中都享有均等的机会,即使后进者,也一样有机超过这个集团之中的前辈。

只要努力可以得到相应的回报,人就会充满干劲。布兰多此举是为了保持这个集团的活力。他在琥珀之剑中当过一段时间的团长,对于现代的组织体系有一定的了解,比起这个时代的贵族,眼光自然领先许多。

而在这位来自布拉格斯的贵族小姐的目光看来,领主大人的建议发挥了她完全没有预见到的惊人效果。人心更加稳定与凝聚,这是预料之内的改变,但她隐隐感到集团内竟好像多出了一些东西——就好像是灵魂一样,每个人都变得更加有干劲,新加入的人在努力奋斗,老人们也感到危机,连她自己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白天工作时都变得精神十足起来。

这种改变是潜移默化的,并在整个冷杉领集团内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从内松家族古老的传承中了解过一些帝王之术的安蒂缇娜暗自心惊,她明白这种氛围是多少贵族甚至君主要刻意为之而无法达到的效果,但自己的领主大人好像是举手投足之间就完成了。

贵族小姐仔细想了一下,她虽然一直自负,但却不得不承认好像自己也做不到这一点。她总是要以忠诚而非公正为第一考虑的,她觉得自己无法理解为什么布兰多总是可以忽视这一点,难道自己年轻的领主大人就不怕为对手培养了人才?要知道这个年代改换门庭是很常见的事情,几乎所有贵族都为了如何维持自己部下的忠诚而头痛。

但布兰多从来没有在意过,却偏偏他这个集团是她见过最忠诚、凝聚力也最强的一个。

对此布兰多是这么回答她的:如果你有一个公正而良好的体系,为什么还会担心这个体系内的人流往别处?付出忠诚不是因为褒奖与偏袒,而是因为这个集体值得它付出,我自信这个集体对于追随我的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维持这个体系,而其他人付出忠诚。正因为我对这个集体有这样的自信,因此所有人才可以信任与依附其上。

对于布兰多的理解,贵族小姐似似懂非懂,不过她至今还记得自己的领主大人说这句话时那种泰然自若与自信的气度,她从未在任何一个贵族身上看到这样的从容与潇洒——若来,我倒履相迎,若弃,我亦不阻之。她觉得或许也只有这样的胸襟,才能营造出这样具有独特魅力的集体。

一个所有人,甚至包括尤利尔那样过去恶劣的家伙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的集体。

带着最近这一段时间来的想法,安蒂缇娜缓缓走进榕树广场,她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布兰多,正好与年轻的领主目光相对。“领主大人身边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多了,连墨德菲斯这样的男孩子看起来都比自己可爱得多。”不知为何,贵族小姐心中忽然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原本因为不愿与小小罗曼竞争而平息下去的心,莫名又波动起来。

“或许不是没机会呢。”

而布兰多半靠在榕树上,看到自己的幕僚小姐进场,忍不住笑了下。他当然注意到了安蒂缇娜的目光,但只以为对方是要提醒自己身为一个领主和王国的贵族要注意仪容,他几乎可以想象安蒂缇娜说这话时那种口气,一想到幕僚小姐认真的样子,他就不得不微微一笑了。

安蒂缇娜总是这么认真的性子,不过也别有一番可爱在其中呢。

布兰多不由自主地对少女评头论足起来,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赶紧摇摇头将这个念头丢出脑海。好像自从在墓穴下面被那个与命运女神同名的鹿身女妖御姐给强吻之后,就搞得他内心中有某种奇特的东西躁动起来——说起来现在的布兰多也不过才十九岁马上要到二十岁的样子,而上一世的苏菲还是个高阶魔导士,因此此刻对于男女之间的情愫还是有些懵懂未知的、充满了属于少年的好奇。

他拍拍脑门让自己清醒过来,目光又从安蒂缇娜身上移到其他人身上。此刻场上其他人陆陆续续进入,人差不多已经齐了,布兰多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手下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有了这么庞大的一个集体。

他身边的茜、墨德菲斯、梅蒂莎以及新加入的吸血鬼少女安德丽格,还有稍远一些的罗帕尔,夏尔和它的火爪矛手,以及在和一群风精、光灵交流的火巨灵——这些家伙都是元素界的生物,虽然在本界域几乎互不往来,但还算共同的语言——然后是库兰、卡格利斯、梅里亚与白狮步兵的年轻士官们形成一个圈子,这些人在黑森林中共同进退的经历已经让他们培养出战友一般的感情。

两个圣洁大天使和罗曼站在一起,他们现在几乎已经成了罗曼的专属保镖,而且身上的死气也消失不见。事实上布兰多在回来的途中就召唤了生命之书,并将之移出对战,将所有卡牌捞墓。目前生命之书正处于冷却之中,坟场复生卡牌也脱离结附状态回到了牌库之中。布兰多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安培瑟尔一行做准备,不过他也知道这么一来自己可能在整个安培瑟尔一行中都再用不上生命之书,不过权衡一番,还是墓地里的几张卡牌更加重要。

虽说生命之书是纯白天堂的核心牌,但其实逆境天堂合二为一之后生命之书这张卡牌只是加强牌组在场上的防御力而已,布兰多作为旅法师恢复生命的手段其实并不少,至少他次元洞里面那一堆得自安曼的各种型号的圣水可能就是古往今来史无前例的。

那起码是安曼为一支军队准备的后勤补给——

目光更远一些,是弗恩、尤塔、克伦希亚三个大团长和他们的部下,他们和卢比斯雇佣兵的虎雀、罗科等人站在一起,他们另一边,就是赤铜龙佣兵团的圈子,最后是绿村的村民,和德鲁伊、树精灵站在一起,芙妮雅在那个圈子里如鱼得水,她最近一段时间都和父亲住在一起,布兰多也不希望因为德鲁伊的缘故让芙妮雅与家人、村人的疏远了。

布兰多抬起头,森林中还有穴居人存在,塔吉卜在他手下过得还不错,这位穴居人的酋长几次都向他表示愿意臣服。它们在这个团体之中并未如同地底世界一样受到轻视,相反,许多忠于这个集体的人都讲穴居人视为保护者一样的存在,想来也的确如此,在树精灵没有加入之前,穴居人的确算得上是布兰多手上最强的实力。

场上这些所有人,平日里并不容易都见到,像是安蒂缇娜最近一段时间在敏泰地区指导农业生产就几乎很少出现在冷杉领——托尼格尔的冬季作物如今正在进入拔节、抽叶期,对此布兰多几乎一窍不通,但身为贵族小姐的安蒂缇娜却是一个专家,沃恩德的农业基本依靠魔法,产量很高,而巫师与圣殿的僧侣在里面起很大作用——不过圣殿的僧侣不可能为叛军服务,还好布兰多手下有德鲁伊,德鲁伊们在种植方面远比炎之圣殿的僧侣们更在行。

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时,布兰多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羽翼已经渐渐丰满。

他忍不住细数了一下,茜、墨德菲斯、梅蒂莎,罗帕尔就是四个黄金阶,还有夏尔,安德丽格这两个黄金阶的巫师,此外库兰,火巨灵也有黄金下位的实力,算上他自己一共就是整整九名黄金阶,还不计算树精灵、德鲁伊一方的实力。单从数量上讲,也只仅次于埃鲁因安列克、西法赫这一类声名显赫的大公爵。

布兰多记得为埃鲁因王室效命的黄金阶一共有二十二名,但这二十二名也不是全部都追随了南方的王党,也部分也加入王长子也就是西法赫家族的阵营。也就是说如今王室的力量也不过才十几名黄金阶而已,这就可以说是埃鲁因的国家力量,比他也强不了多少,而且从质量上来说可能还不如。

要知道布兰多手下的黄金阶除了库兰、火巨灵之外几乎清一色是中位以上的,梅蒂莎更是隐隐有了上位的实力。而茜在转化了龙族血脉之后更是一举达到了黄金巅峰的水平,伪娘吸血鬼接受完献祭之后则是要素显化,距离突破要素之墙也不过是一线之隔——要知道在沃恩德,要素显化在公认之中其实已经是视作要素级别实力的。

而再往下,白银与黑铁阶也是羽翼丰满,仅仅是布兰多数得出号的人中就有三位大团长,卢比斯雇用兵团,圣洁天使,领主在场上时的火爪矛手,卡格利斯和他私奔的小情人梅里亚女神官,然后还有和他一起从黑森林中出来的佣兵团与树精灵的联军,数量下也不下数百,而这其中火地战团的团长弗恩已经进入了白银巅峰,眼看就又是一个黄金阶的战斗力了。

值得一提的是布兰多自己的“岩石加鲁鲁兽”,数量达数百头的白银阶的黑狼也是一支隐藏的可怕力量。

而白银往下,赤铜龙佣兵团就是近白银的主力,一大票黑铁巅峰稳稳地组成了中下级军官的中流砥柱,再下面是尤利尔,老矮人奥德姆,风精伪龙和穴居人,还有幽影兽,连辅助人士的炼金术士塔玛最近都有了黑铁阶的实力,除了少数几个卖萌与纯文官的存在,比如罗曼和安蒂缇娜之外,布兰多手下战力几乎已是人才济济。

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缺乏最高端的战斗力,公主一方至少有布加、利伍兹是要素开化,而且科尔科瓦王家传承数百年隐藏的要素开化战力肯定不止于此,至于公爵一方明面上安列克是有两个要素开化的家臣,北面的公爵联军中有三个,此外维埃罗有一个,卡拉苏还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巫师),与这些势力一比,布兰多的顶端战力就有点不足了。

除了灰剑圣,不过灰剑圣梅菲斯特毕竟还不算是他这个集团之中的人。

布兰多此刻要想在要素级别的战斗中取胜,他能想到唯一的手段就是金辉战旗,虽然有诸多限制,不过只要在场上一插,他手上至少就有了可以和埃鲁因其他大公相抗衡的实力。

这个时候,场上已经从闹哄哄的场面中安静下来,人已经齐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这个方向,等着看这位年轻得过分的领主忽然将他们召集起来究竟想说些什么。而这个时候布兰多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短短的一瞬间思路已经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先说说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吧。”布兰多首先将目光投向安蒂缇娜。

他接下来想说的是,关于安培瑟尔一行的事情。不过还不到时间,他需要准备一下,这件事关系到整个集团与领地未来,布兰多心想是时候让这些追随自己的人理解自己的想法了。埃鲁因的未来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多少人会认同这一点,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潜移默化,布兰多也想看看结果。

究竟有多少人与自己志同道合,究竟有多少人想要挽救这个曾经在它的旗帜上谱写下荣耀的古老王国。

……

“我的剑指前方,埃鲁因的第一代贵族们追溯古老的荣耀,沿着先古圣贤的道路前进着。”

——先君埃克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8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上】 下一章:第270章 不见硝烟的战争【下】
热门: 隐花平原 无双七绝 破镜谋杀案 我可以无限升级 红拇指印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夺帅之剑 冰火魔厨 苍黄 超禁忌游戏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