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被发现了?

上一章:第296章 大人物的游戏 下一章:第298章 自乱阵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布兰多抬起头来,对在场的众人露出一个最为迷人的笑容——就算是最苛刻的礼仪官也难以从这个“贵族化的微笑”之中挑不出半点毛病来,在虚情假意上简直可说是全埃鲁因所有贵族的典范。这就是他对德贾尔的唯一回应,他根本不怕德贾尔或者是安列克会在这里找自己麻烦,他是在堂堂正正的决斗中战胜了对方,决斗当时包括尤熙侯爵在内至少有三位富有名望的见证人,他当时没有杀了德贾尔,已经可以被赞誉以仁慈了。

能混到这个会场上的人,没有头脑愚笨之辈;众人立刻反应过来,“就是他!一剑斩断了德贾尔的手!”大厅中一时哗然。

“这么年轻!如何可能?”

“玛莎在上,我早年就曾听闻高地人的雄鹰有要素显化的实力,这个年轻人能胜德贾尔……?”

“不可能吧,他最多不到二十岁呀……”客人们议论纷纷,窃窃私语的声音似平地刮起一阵旋风,迅速地在人群之间蔓延。惊讶的情绪扩散开来,甚至高贵如格里菲因公主都忍不住将诧异的一瞥向布兰多投去。安列克大公扬了扬眉毛,毫不掩饰神色之间的阴沉,倒是西法赫公爵狐狸似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德贾尔面色阴沉得好似一张铅板,他不过是看到自己苦苦寻觅的仇敌浆在此出现一时失语,却忘了自己身处的环境。作为决斗失败的一方,他在这里私下报复不过是在贵族圈子里徒增笑柄,关键是安列克大公绝对不允许丢这个脸。

“没错了,我还听说伍德主祭亲自为他施洗!”高地人的雄鹰将剑柄捏得格格作响时,又有人在人群中丢下一记重磅炸弹。这一剂猛药比第一剂还要来得震撼人心,大厅中竟一下沉寂下来。

说话的是一个士绅,他愕然地发现自己一开口,大厅竟静了下来。安培瑟尔的大主祭已多少年为亲自为人主持施洗,这是何等的荣耀?上一任受洗者此刻早已不在人世,但大厅中却还有此人的子嗣——灰山伯爵的长子忍不住向前一步,上一次大主祭破例是炎之圣殿向国王妥协,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施洗礼,难道他已是圣殿骑士。”半晌,才有人不敢置信地喊了一句。

布兰多微微一怔,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些多事的客人会将事情往这个方向上猜。圣殿有两个名誉的头衔,圣殿骑士之位只会颁发给那些对于圣殿有所贡献,并且拥有要素之境实力的强者。但布兰多是圣堂骑士,虽与圣殿只有一字之差,但实力差距却是谬之千里。

“准没错儿,没有圣殿骑士的实力,如何能够战胜德贾尔!”

“正是如此。”

离谱的猜测竟一下子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可,事情的发展从一开始就像极了脱缰的野马。就连伯爵小姐都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眼中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意思,“你、你竟然就是那个一招之内战胜了德贾尔的神秘剑士?”

等等,这个一招之内战胜了德贾尔是怎么回事?这么离谱的传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布兰多显然小看了流言的威力,事实上从流言传出当天就变成了他一剑把德贾尔钉在了安德浮勒的墙上还顺带将这座历史古迹打了一个洞,世人皆喜欢离奇的故事,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竟会成为故事的主角。

他赶忙给迪尔菲瑞使了一个眼色,以免这位大小姐演砸了。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在场都是聪明人,尤其是圣殿的几位神官,只要有一点蹊跷说不定对方就能看出端倪来。

“现在怎么办?”但迪尔菲瑞也被布兰多的身份搞得有些措手不及,忍不住小声问道。

“当然是就这么走进去,不用在意,你就当我是你的家臣与幕僚好了。”布兰多咧了咧嘴。

“我可养不起你这么厉害的家臣。”伯爵小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布兰多心中顿时哀嚎起来,我说大小姐,你现在扮演的是一位男性,能不能有点演员的自我修养。不过他守口如瓶,面上只是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两人一前一后缓缓步入大厅,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侍从们尾随其后,尼娅与罗宁都在里面,还有乔装之后的夏尔。这三人都是黄金阶的实力,瞒不过在场大多数高手的眼睛,燕堡家族强大的实力顿时又引起了一轮议论纷纷。

不过这一次讨论的重点是,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家族此刻重返埃鲁因的贵族圈子,究竟是福是祸——

“没想到竟是燕堡的人。”尤熙侯爵目送布兰多与迪尔菲瑞的身影消失在扶栏下面,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难怪,难怪查不出来历,他心下忽然联系起什么——燕堡游离于埃鲁因贵族势力之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鲜有听闻的秘密,但作为埃鲁因的王室成员,他却对于这个神秘家族的一些传闻有所耳闻;当年埃鲁因与克鲁兹交恶,在先君埃克的带领下与之进行了数十年的抗争,风后圣殿与炎之圣殿都先后卷入,随后演变为一场大战。大战的结果出人预料,但也被埃鲁因人世世代代所牢记,埃鲁因竟因为两个圣殿的妥协而存在下来,圣殿将秘密封存在起来,随后燕堡就成为了帝国与埃鲁因的缓冲中立地带。

燕堡的继承人从来不是埃鲁因人,也不是克鲁兹人,这个中立者只受两个圣殿的册封与眷顾,这其中的原因连尤熙侯爵也不甚知晓,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猜测。圣殿果然是有所动作,尤熙侯爵一瞬间就将伍德对布兰多的册封与整件事情联系起来,得出了一个错误的推论。但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走进了死胡同,反而以为自己抓住了整件事的脉络。

这位侯爵大人想起另外一个人来,忍不住露出一丝自得的笑意。他敲了敲扶栏,对自己的侍从说道:“走,我们下去会会这位伯爵先生。”

“大人?”

“当日我亲口听到他的手下唤他做领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才是真正的白鹭家族的继承人。”尤熙侯爵笑了笑:“他一定想不到我会在这里,我真想看看他看到我时是什么表情。”

虽然尤熙侯爵在贵族圈子里一贯以放浪不羁而闻名,不过他的手下此刻还是感到有些面面相觑。自己的主子竟然只是为了想看看对方的表情就去贸然得罪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家族,而且还是在明知对方有可能就那位神秘的领主的情况之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不过让尤熙侯爵有些失望的是,布兰多看到他时并未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仿佛早料到——事实上本来就知道——他在这里似的,布兰多面对他伸出的手,说了一句九凤人的老话:“不打不相识,侯爵大人。”

还好尤熙侯爵虽然浪荡不羁,好歹继承人了科尔科瓦家族成员一贯的博学广闻,他怔了一下才分辨出这句话里的意思,然后笑了笑:“伯爵大人真是个妙人。”

布兰多一脸严肃地纠正道:“不,你弄错了,这位才是我的领主大人。”他一边将迪尔菲瑞引到前面,伯爵小姐有些脸红,因为布兰多拉了她一下手。她暗暗咬牙,心想一定要给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好看,不过想了一下又有些泄气,因为她是在想不出什么办法能让一位圣殿认可的圣殿骑士好看。

“难怪他根本不怕我去揭发他,他根本就和圣殿是一伙的。”迪尔菲瑞心中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

尤熙侯爵没料到布兰多一脸轻描淡写根本不认账,事实上布兰多也没法认账,因为他压根就和燕堡家族没什么关系。不过尤熙侯爵并不这么想,他看了看脸色变幻不定的伯爵小姐,心中反而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笑眯眯地答了一句:“见到你很荣幸,伯爵大人。”风度翩翩与在圣殿时判若两人。

只可惜伯爵小姐自己在想自己的事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尤熙侯爵之后,贵族们一一上来与这位神秘而古老的家族的继承人见面,当然,大多都是泛泛地打了个招呼而已。不过让布兰多意外的是就连安列克大公与西法赫大公都上来问候了一声,让他忍不住心中暗叫这个神秘的家族果然是魅力无穷。

玛莎在上,这两位大公爵几乎代表了埃鲁因权力的顶峰,照理说他们完全可以不理会一位特权伯爵而保持自己的清高的。但真正让布兰多心跳加速的是,他竟然看到王党也向这边走了过来,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王党的诸位大臣正环绕着这个王国王冠之上的那颗明珠——格里菲因公主。

“要命了。”布兰多心脏顿时不争气地怦怦跳了起来,公主殿下曾经是所有埃鲁因玩家的精神支柱,这种崇拜与狂热甚至超过了对于女武神的崇敬。因为公主殿下才是那个始终继承着埃鲁因的意志的人,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日后的新埃鲁因。虽然历史已经逝去,但那份隽永的记忆却始终永恒。

在琥珀之剑中,布兰多也不过只是在公共场合远远地见过这位公主殿下几次,他是个玩家,永远带着旁观者的视角,但也依旧记得那个山呼海啸的场面。可以说每一个埃鲁因人都对这位公主殿下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自然也不会例外。

布兰多此行就是来与这位公主殿下见面的,但他没料到这个见面会来得这么快。

“这……我还没准备好啊。”布兰多忍不住想抹抹额头上的汗水——如果有的话。

格里菲因公主已经走近了。

庄园的大厅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么安静过,这种诡异的安静终于使在马车边打盹的芙雷娅察觉到不对,摇了摇脑袋眨眨眼睛醒了过来。“醒了?”尼玫西丝回过头,女骑士漆黑的眸子里有一种少见的温暖,她宽容地笑了一下。

“啊……对不起。”芙雷娅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就……”

“不用担心。”尼玫西丝答道:“太过紧张就会疲惫,习惯了就好了。”

“虽然那么说……”芙雷娅露出沮丧的神色,她皱起眉头,用手捋了一下褐色的长马尾,然后埋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剑:“我会注意的,学姐大人。”

尼玫西丝点了点头,然后向庄园那边看过去。

“出了什么事么?”芙雷娅忍不住问道。

“昨天晚上那个少年伯爵。”

“他们也来了?”芙雷娅忍不住好奇地抬起头,但她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啊!布、布……布……”她哆嗦着指着布兰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无数次在梦中梦到的那张脸庞,这一刻竟如此清晰地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几乎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尼玫西丝立刻察觉了不对,她偏过头皱起眉:“你认出谁来了?”

“啊……没……”芙雷娅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才好了,太过分了,她觉得布兰多实在是太可恶了,在布契也好,在里登堡也好,这一次也是,一来给她造成麻烦。她要怎么回答才好呢,难道告诉尼玫西丝那是布兰多?可怜她自己都不敢确认那究竟是不是布兰多,她只觉得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不正是布兰多和夏尔么。

原来如此。

未来的女武神脸上变幻不定,但尼玫西丝何等敏锐,已经从中嗅出一丝非同寻常的味道。她忽然惊醒过来,追问道:“是不是昨天那两个人?你认出他们来了?他们不是燕堡家族的人?”

“啊!”芙雷娅瞪着尼玫西丝,她什么也没说啊?

女骑士长已经从芙雷娅的反应中得到了答案,她立刻按住自己的剑,回过头低声对所有人说道:“那些人有问题,跟我来,保护公主殿下。”

等等啊!芙雷娅心乱如麻地看着这一幕,心想怎么变成这样了。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96章 大人物的游戏 下一章:第298章 自乱阵脚
热门: 斯托维尔开膛手 子夜悲歌 天使与魔鬼 一纸成婚,首席爱妻百分百 火之幻影 乡村野和尚 诡案罪7 英雄无泪 琴帝 天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