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自乱阵脚

上一章:第297章 被发现了? 下一章:第299章 公主与骑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尼玫西丝与她的骑士们剑拔弩张,但大厅中还尚未有人察觉。埃鲁因的公主殿下已来到伯爵小姐面前,她对迪尔菲瑞微微一笑,后者看着这位全埃鲁因最美丽的公主微微一皱眉头并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她眼神中潜藏的一抹难以察觉的落寞却没人注意到。格里菲因公主与迪尔菲瑞显然彼此相识,在场引起了一阵小小的窃语——燕堡是与科尔科瓦王室同样古老的家族,两者的历史几乎都从王国诞生以来延续至今,它的成员与王室的继承人相识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传言说王室与某些古老的传统家族保持着神秘的联系,而今总算坐实了这一点。公主殿下的举动马上引起了在场的几位势力滔天的人物的警觉,只有尤熙侯爵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他站在一旁,举起盛满如血般液体的酒杯,轻轻道了一声,“Viruy satt(精灵语:好戏才开场)——”但这个时候庄园外的动静终于传入他的耳中,之前他在与布兰多打了招呼之后就一个人站在窗边,因此最先注意到外面的动静,他回头一看,正好看到王室骑士们的动静,顿时面色剧变。

格里菲因又将目光转到了布兰多身上,“看来燕堡昔日的荣光又能更进一步,真是羡慕你的幸运啊,另外迪尔菲瑞。这是你的骑士么,上一次我怎么没有见过?”她银色的眼眸里带着一丝艳羡与惋惜,但声音很平静,充满了真挚的祝福。

在场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公主殿下会这么说。

一个二十岁步入黄金领域的年轻人,就算是看作要素开化级别的力量也未尝不可,因为像这样的天才最终肯定会达到那一步。而要素级的强者无论在那一个国家都是可以改变力量均衡的强大存在,科尔科瓦王室本来拥有超过王朝统治之下众多王侯的上层力量,但随之南北分家之后,格里菲因很清楚自己手上掌握的力量未必比公爵们手上的更多。事实上不是十字手布加加盟,她的处境更加凄凉。

但布加毕竟不是效命于王室,埃鲁因的公主殿下内心比谁都要清楚这一点,她看着布兰多,一时忍不住既心酸又嫉妒,为什么老天总是不愿眷顾科尔科瓦王室,即使是在这个王朝摇摇欲坠的时刻。明明为了这个国家与弟弟的未来她甚至可以牺牲一切,包括性命与身体,连这样的决心上天也可以不屑一顾么?

但迪尔菲瑞脸上一黯,她点点头:“因为上一次父亲还未考虑是否为我安排骑士,所以姐姐你没见过他。”

布兰多忍不住看了伯爵小姐一眼,大概是没料到她竟然也能面不改色地说谎。

“原来如此。”格里菲好像察觉了什么,她抬起头,忽然细细地眯起眼睛看着布兰多,“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明明没有见过你,但总觉你十分眼熟……真是奇怪。”

布兰多立刻感到两道锐利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他身体微微紧绷,但顺着目光看过去,却发现了站在公主背后的马卡罗与利伍兹,这两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显然认出了他来。不过布兰多并不紧张,反倒是放松下来,他今天不作化妆,就是想让马卡罗与利伍兹创造一个能让自己面见公主殿下的机会。

布兰多知道无论是西法赫王室还是科尔科瓦王室也好一定是不会放弃狮心剑的下落的,当初他引发神器反应时利伍兹与马卡罗也在场,他相信以利伍兹的学识肯定很快就会判断出他当初引发的动静一定是与狮心剑有关,事实上从埃鲁因的使节团出现在绿之塔就说明奥伯古七世可能就已经有所察觉了,而作为他唯一最宠爱的女儿,布兰多不相信格里菲因公主会对这件事一点不知情。

现今这件事的当事人就在他们面前,他相信王党一定会有所动作。

但布兰多还完全不知道狮心剑早已现世,如今正在芙雷娅手上,否则他一定不会想出这么个主意。只是王党将消息封锁得太好,加上认识狮心剑的人实在不多,当初芙雷娅在骑士大会上的表现引起关注的反倒是她本人而不是她手上的剑,正因为这种种原因,才导致了布兰多今天的误会。

对于公主殿下的问题,布兰多并不打算回答。他现在扮演的是迪尔菲瑞的家臣,公主的问题虽然是问他的,但在这里还没有他发言的资格,他将目光投向迪尔菲瑞,后者果然稍感为难地答道:“公主殿下……”

格里菲因笑了笑:“迪尔菲瑞,难道你还担心我挖你的墙角么?”

“当然不。”伯爵小姐心说那可不一定,事实上世人不知科尔科瓦王室与燕堡家族一贯私交甚密,这是王室最大的秘密之一,她与格里菲因很小就熟识,对于这位公主殿下争强好胜的性格可是了若指掌。只是若布兰多真是她的手下,她肯定不会对这位“姐姐”放心,不过反正她清楚布兰多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也就敷衍一下了。

这个时候,一道修长的人影分开人群来到公主面前。布兰多看清那是一个穿着黑色礼服、脸型略微有些长、眼神锐利的中年男人,能够出入这里肯定身份不低,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他看对方微微感到有些眼熟,因此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的关注引起了对方的注意,欧弗韦尔回过头,然后微微一怔——布兰多没有认出他,但他却认出了布兰多——他正是在里登堡与布兰多有过一面之缘的狼爵士欧弗韦尔,他也曾在格里菲因面前盛赞布兰多的天赋,但今天在这里看到布兰多还是忍不住呆了一下。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这位以精明而著称的贵族一皱眉,首先想到的还是布兰多高地骑士的身份。

“欧弗韦尔卿,发生了什么事?”公主注意到欧弗韦尔的神色,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狼爵士深深地看了布兰多一眼——狼会永远记住自己的猎物——欧弗韦尔的眼神不禁让布兰多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遇到过这家伙,但对方显然认出了他,但他还想在确认一下,欧弗韦尔已经回过头——布兰多只看到对方与公主殿下打了一个眼色。

“外面出事了,让所有人回避一下。”欧弗韦尔的声音并不高,但却出乎预料地盖过了大厅中本就窃窃私语的声音,让所有人都静下来。

“怎么了?”格里菲因漂亮的眉头皱到了一起,这里是圣殿的地盘,如果出事那么一定不会是小事。

“外面出现了异教徒。”欧弗韦尔答道。

异教徒?

轰一声整个大厅像是被点燃了一样,炎之圣殿并不排外,除了五大圣殿互不干涉之外一些小的教派或者神秘崇拜主义大多允许在各个国家之间传播,但五大圣殿口中的异教徒往往只有一个,那就是追随黄昏或者黑暗之龙的邪教徒。且不论邪教徒怎么会出现在圣殿所管辖的中心区域,但传言中邪教徒大多是残忍邪恶而且疯狂之辈,在场的贵族当然大多不愿意和这些疯子陪葬,因此一时间一些贵族妇人甚至尖叫起来。

不要说这些普通的贵族,就连格里菲因与布兰多都忍不住一惊。埃鲁因的公主殿下吃惊的是邪教徒怎么会混进会场,但布兰多吃惊的是历史上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么一回事,因此比较起来,后者还要显得更为震惊一些。

“究竟是怎么回事?”格里菲因看到圣殿的僧侣们已经开始维持现场的秩序,几人都处在会场的最中心,在这里即使想要向外看也看不到庄园外面的情况,她很清楚这一点,因此直接开口询问道。

但这头一贯以精明著称的孤狼这一次也摇了摇头。

不要说他,事实上就连最先发现这些邪教徒的尼玫西丝此刻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本来从芙雷娅口中得来的信息推断布兰多等人一定对公主殿下不怀好意,马上命令手下骑士们准备保护大厅之中的王党一行人,可没想到她命令才刚刚下达,骑士们一拔出剑,整个庄园顿时就乱了。

那些邪教徒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他们先前伪装成各式各样的人物,有些是贵族的随从,有些甚至是庄园的守卫,他们一看到公主手下的骑士拔剑,立刻也跟着拔剑,然后仿佛是有预谋一般兵分两路一路兵马向王室的骑士杀来,一路兵马直接杀进庄园之内,庄园内负责保卫工作的僧兵根本没料到贵族们带来的守卫会是敌人,于是一个照面之下就伤亡惨重。

这一幕一发生,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呆了。只有尼玫西丝认定这是布兰多一行人的计划败露,所以狗急跳墙——她是个合格的军人,此刻没有一丝惊慌,立刻拔出长剑向周围所有人下达命令道:“不要和这些家伙纠缠,他们的目标是大厅内的贵族,所有骑士听令,立刻打开一个口子,跟我来——”

语毕,她一剑刺出,刺穿一个扑向她的邪教徒的心脏,然后瞬间抽回剑,剑身上甚至不带一丝血痕。动作之快,甚至连身边的人都没来得及看清。

此刻在场的贵族守卫不少,只是一时间被眼前这一幕惊变给惊呆了而已,此刻听到场上传来这样一个声音冷静而坚定的命令,立刻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纷纷拔出武器杀了上去;倒不是说尼玫西丝挟王室的威望可以命令这些守卫,完全是因为能够参与安列克会议的贵族大多身份不凡,大厅中的贵族那怕是伤了一个也是他们这些下人所付不起的代价。

留在外面的邪教徒毕竟是少数,随着加入战斗的贵族守卫越来越多,他们在外围构筑的临时防线顿时开了几条长长的口子。但贵族守卫们丝毫高兴不起来,这些邪教徒不负凶名,最后时刻往往还要临死反扑,愣是没有一个临阵逃亡的,一想到这样的凶人还杀进了不少进入庄园内,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心情沉重。

由于圣殿的强势,贵族们被勒令将大部分的守卫留在庄园之外,而此刻意外突然发生,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大骂炎之圣殿的混账行为。

尼玫西丝也不例外,她眉头紧皱,虽然公主殿下身边有利伍兹在侧,但巫师在近身的情况下始终不如战士,尤其是那个年轻人还是黄金阶甚至可能是开化了要素的实力,在距离公主足够近的情况下,利伍兹大师很可能来不及制止。她手按长剑,连指节都发白,只等王室骑士突破了邪教徒的方向,就立刻攻入庄园之内。

黑发的女骑士忍不住有些焦虑地看了看左右,但这个时候却发现芙雷娅正在一旁发呆,“芙雷娅!”尼玫西丝好像找到了一个出气的地方;她是王党中少数知道这个来自布契的少女的真正身世的人,“火之权杖”埃弗顿是王党真正的骄傲之一,可以说没有埃弗顿就没有今天的王党,而对于这位埃弗顿唯一的血亲,尼玫西丝的感情有些复杂。

芙雷娅并不总能让她满意,虽然她很欣赏对方的努力,但瞻前顾后、犹犹豫豫却不是一位将领应有的素质,这样的人怎能撑起“火之权杖”的荣誉?何况还有关于那个梦……

尼玫西丝摇了摇头将自己因为紧张而变得有些纷乱的思绪抛出脑海,她严厉地看着芙雷娅,后者好像才反应过来。

“在战场上这样发呆,你早死一万次了。”她的口气不由自主地冷了几分。

“对不起,尼玫西丝学姐。”芙雷娅吓了一跳,赶忙答道:“我被其他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

“你的解释最好让我信服。”尼玫西丝答道。

“安列克大公的守卫们。”芙雷娅皱着眉头看着马车一边,小声说道:“尼玫西丝学姐,他们虽然是在进攻……但分布在马车旁边的位置——分明是战术课上讲过的更接近于防守的倾向,这是我们学过在埃鲁因步兵操典上基础中的基础,安列克大公手下的守卫们应该是军人出身,他们不会不清楚这一点吧?”

尼玫西丝眼神中微微一亮,她听出芙雷娅话里有话,立刻反应了过来。圣殿控制的范围内不可能莫名出现这么多邪教徒,尤其是这些邪教徒混入守卫之中这么大的手笔,肯定是与背后某个势力滔天的人物达成了交易——贵族的守卫可不是那么好替换的,这背后本就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阴谋的恶臭。

“小心他们一些。”尼玫西丝冷冷地答道,她暗地里却皱眉不已,公主殿下正与安列克大公在谈判,而对方此举又是表达了什么意图?还是栽赃陷害?

想及此,她默然不语,却不知道此刻一旁的芙雷娅大大地松了口气。这位来自布契乡下的少女满心高兴,心想布兰多果然不会对公主殿下不利。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97章 被发现了? 下一章:第299章 公主与骑士
热门: 天舞纪·摩云书院 英雄志 最强升级 青发鬼 重生之我是BOSS 银河之心·暗黑深渊 无双七绝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半身侦探2 极品乡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