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三剑之首,月光永耀

上一章:第299章 公主与骑士 下一章:第301章 时间的长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柴格勾着腰穿过窗户的残骸,与他一起七双铁底马靴踩着一地玻璃碎渣进入大厅中。八个人一起直起身,同时拔出佩剑——大厅之中正是一片狼藉,尸体七零八落血流成河;放眼之处皆是邪教徒的身影,但几位大人物身边的护卫已稳住阵脚,其中公主一行人尤为醒目,燕堡伯爵身边的年轻人手持大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柴格的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了他;他眯起仅剩的一只独眼,脸上的横肉动了动,柴格在佣兵中成名已久,不过是凶名在外,他回过头,其他七个人大多与他也差不多,无论是出身还是实力——黄金阶的实力,放在哪里都足以令人动容;所有人都默然点了点头,他们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心中就只剩下成功一种可能。

没有回头的路。

八名高阶战士向前一步,一股无形的气场扑面而至。各位大公身边的护卫竟是齐齐一窒,停下来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虽说在场任何一位实权人物手下进入黄金领域的高手都不下二十之数,但黄金阶的存在大多是独当一面的人才,大公们统治着广阔的疆域,他们手下的黄金阶战士也很少能有聚到一起的时候;这个时候格里菲因好像察觉了什么,她回过头——西法赫大公面带微笑,他手下的护卫早就停止了交战;安列克大公面色冷漠,深陷的漠然眼神之中看不出一丝神色,他一只手习惯性地按在剑柄上,仿佛眼前只剩空气。

其他贵族已吓得面无人色,剑堡的巴尔塔侯爵显得有些紧张,他与美丽的半精灵少女目光相对时忍不住低下头。格里菲因忽然心中了然,维埃罗、卡拉苏、灰山伯爵、维托金伯爵一个个迟迟不出现在会场,他们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咬紧了牙,垂下眼睑,眼皮动了动。

再抬起头时,格里菲因冷冷地看了一眼圣殿方面仅有的两个神官——圣殿的头面人物根本没有出现,而这两个神官只怕也负不了什么责任。

这时柴格一皱眉,不能浪费时间了——他眼中闪动着嗜血残忍的光彩,一指利伍兹,“那个老家伙是宫廷大法师,不能让他准备完成。”八个人同时一点头,同时一弯腰向王党一行人发起围攻,这时周围的贵族们终于意识到这些穷凶极恶之徒的目标正是公主殿下,此刻他们再也顾不得王室的威严,纷纷向两旁让开,唯恐避之不及。

王室之花,这一刻再不光辉夺目。埃鲁因旗帜上最后的颜色,也渐渐消抹得一干二净。

八名成名的高手同时摆出进攻的架势,场上气势一变,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变了脸色——

但公主殿下没有说话,她一言不发,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幕,一步也不曾后退;她骨子里所孕育的那种不屈的力量好像这一刻爆发出来,形成一面屹立的旗帜。甚至连布兰多都感到身后这种潜在的力量,他微微一叹,这就是对于那面光辉的旗帜的信仰啊,名为埃鲁因的国家与他的贵族们,几曾何时竟也又走到了这一步。

同样也是无法回头。

布兰多举起剑。

“哈哈,一名天才!”柴格眼前一亮,他这才发现布兰多竟已触摸到了要素之墙;天才都是骄傲的,而柴格最大的爱好就是扼杀这种骄傲,他忍不住残忍地狞笑起来,虽然布兰多实力很强,但比起他来还是要稍弱一些;更何况他坚信以自己的战斗经验,更不是这些愣头青可以比拟的。

天才也要时间来养成,只是他们往往因为太过年轻而没有这个时间。

柴格舔了舔嘴唇,就仿佛品尝到了渴望已久胜利与鲜血甘美的味道一样。那如同血腥的酒流入干涸已久的咽喉,畅快的味道足以令人每一个毛孔都兴奋得颤抖,柴格的每一剑都是最完美的,正因为如此他才可以酣畅淋漓地享受战斗。

那是惊才艳绝的一剑,纵使是最挑剔的剑术大师也从中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来。

格里菲因公主看到这一剑,面色就变了;她是王室出名的剑手,但真正见过战场上厮杀的剑术后才明白自己的幼稚,她或许拥有一手优秀的剑术,但此刻才理解到为什么自己的剑术导师告诉自己自己或许要经历一两次真正的战斗才能真正脱颖而出。

原因就在这里。

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格里菲因嘴唇动了动,但没有提醒出来,因为那代表着她对布兰多的不信任。“啊,小心啊!”倒是一旁的燕堡伯爵小声地叫了出来。公主殿下回过头有些幽幽地看了这位自己昔日的闺中密友一眼,她忽然有些悲哀,身为皇亲,却注定不得丝毫自由。

这就是所谓王室的责任吧。

柴格的剑已近在布兰多眼前,剑尖闪烁的寒芒带着一丝迫近的冰冷的死亡气息。

但布兰多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他举起剑,以教科书上最标准的剑招架住了这一剑。“这么死板——?”当一声金属交击发出的穿透空气的急速颤鸣震动所有人的鼓膜,但每一个人心头首先浮现出的是这样一个想法;所有人都看清了,燕堡伯爵身边那个年轻人用的是埃鲁因军用剑术最粗浅的一招——

举剑横架,这是每一个士兵首先学会的保命的基础。但也仅仅是基础,就像是一个拙劣的本能反应,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最差的回应——甚至有人不禁升起了这一剑根本配不上柴格的那一剑的古怪念头。但没关系,只要稍懂剑术的人就会明白,如此死板的回应最多只会将自己逼上绝路。

剑术大师的剑永远不会只有一剑。

吓傻了?柴格仅剩的一只独眼中闪过一丝警觉,有些人被称之为天才,那么就必定有他为人引以为骄傲的原因。柴格从来不会大意,因为他这只失明的眼睛就是用来证明这一点,布兰多出人意表看起来好像狗急跳墙的剑招在他心中反而引起了深深的警觉,他感到一阵心悸,本能地想要抽剑后退。

但晚了。

一把剑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脖子上,然后透颈而入,漆黑的剑刃撕裂血肉,猩红的液体像是一条线一样分割开空气,然后化为漫天的血雾。大地之剑挫断了他的颈椎,让柴格最后的视野环绕大厅一周,不甘的目光中透露出他这辉煌的一生当中最后一个念头。

“怎么能这么快!?”

大厅中有两个布兰多。

然后一一消失。

只剩下年轻人与他高举的剑,剑脊平坦光滑、漆黑如墨,刃锋一道残光。整个庄园一片死寂,就好像世界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让人眼中生出了重影,但一切的幻想最终都归于虚无,人群中轻轻的呼吸声像是波纹一样传递着。

雄鹰德贾尔瞪圆了眼睛,他永远都记得这样的剑技,斩断他手臂的剑术。

“啊!”

“那是什么剑术!?”

布兰多收回剑,回过头,在场竟无一人敢于他对视。月之传承,三剑之首,数千年之后重回人间,只一眼,就让人永远记住它的闪耀的骄傲;还剩七人,一个照面就注定了黄金的陨落,这样的场景注定只发生在数十年前那场可怕的大战之中,以及数百年,数千年,每一场动魄人心的战争,惨烈厮杀的气息仿佛直指人心、扑面而来。

人心动摇了。

七个黄金阶战士感到一股冷意沿着脊柱升起,这种感觉他们不知已有多少年没有体会过;在他们眼中布兰多化作上古凶兽,并已冷冷地呲开雪白森然之牙,经年积累的战斗本能让他们作出了反应,七个人举起剑,七个人向前一步,“杀了他!”大厅中不再有旁人,他们明白这是生死交错,胜负只有一线。

战士联合,战场上不再有注定可循的轨迹。布兰多侧过头,三人直奔他身后,而在另一边,合围的刺客在场上构成一个同心的圆形。布兰多无法再捕捉到背后的身影,不知为何,迪尔菲瑞也忍不住紧张得握紧了手——那明明是胁迫她的土匪啊,“小心背后!”但胜负命运将她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燕堡伯爵终于忍不住提醒出声。

但刺客们或许忘了,布兰多从来不是孤身一身。

光门已经打开。

雪白纤细的手一把抓住他的剑刃,魔法长剑像是被卷入金属之中一样发出令人心酸的悲鸣。墨德菲斯眼中闪闪发光,闪烁的是好战的光彩,“你的对手是在下,休对主人无礼。”只有在布兰多面前,血族伪娘才表现出温顺的一面,而他的狂野,如同奔流的血液。

刺客的面色就变了,他发现自己的刀剑在对方白皙柔弱的手上化作了一堆废渣铁屑。

何等的力量……

而另一边,吸血鬼公主从不多说一句话。她一出现,引血为剑,场上尸横遍野、横流成河的鲜红色液体仿佛被赋予了一种崭新的生命,少女面色冷然地一轻抬手,犹如一道血色彩虹,一泼血珠拔地而起束成一柄弯刀在她手上成形,一左一右,血池之中张开双翼,一声龙吟,两头血色巨龙从血液之中拉出庞然大物的身躯。

它们昂起头,冷冷地凝视着足下可怜的虫豸——三位刺客。

布兰多“当”一声弹开当面刺来的剑,还有闲暇回过头看到这一幕,他忽然有点可怜起与安德丽格对敌的刺客了。安德丽格最擅长血法术,这些可怜虫在这里杀了个血流成河,使大厅中几乎成了她的主场,现在几乎是她力量的全盛时期,布兰多自问自己对上也不一定讨得了好,更别说这些此刻——正所谓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他还是回头喊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真以为我能以一敌七吗?”

“啊?”这时候欧弗韦尔、马卡罗以及迪尔菲瑞身边的女骑士尼娅才反应过来,实在是布兰多的表现太过震撼,让他们一时都忘了这还是在生死厮杀的战场上。五名黄金阶的加入,加上布兰多本人可怕的实力,场上的局面终于改变。

墨德菲斯首先解决了他的对手,他的对手是个力量型的剑士,可惜在力量上人类天生与血裔相去太远,更不要说吸血鬼伪娘的速度足以让他羞愧而死一万次。墨德菲斯在摸清了对方的进攻路数后,直接近身插入,一记剑手,穿透了对方的心脏。

然后退出战斗的是布兰多,之所以拖延了一会还是布兰多想从对方的剑术上看出对方的来路,可惜没有如愿以偿,无奈之下他使出风后九曜,干净利落地一击毙命。

但三人中最为轻松的反而要数吸血鬼公主,安德丽格本人甚至压根就没动手,数十人——包括十数名白银巅峰高手的血液汇聚成的精血巨龙直接就把两个刺客压制得死死的,她在丢了几个负面黑魔法之后,两名刺客就直接含恨而终了。

而剩下三人当中结束战斗最快的是狼爵士,不得不说欧弗韦尔是一个真正的剑手,虽然他的对手较弱,但他毫无一丝破绽的剑术也让对方明白了他孤狼的头衔的来源——快、准、狠,一击得手便远遁千里,绝不犹豫——他用刺剑,他的对手几乎是失血过度而死的。

欧弗韦尔结束战斗后,女骑士尼娅与马卡罗手上的战斗也先后告一段落,出乎布兰多预料的是那个巨乳骑士居然和他一样是个圣堂骑士,一身骑士本领精湛无比;她身披重铠,神圣的冲突光环一开,那刺客压根不能近身,两人交战谁也奈不何谁——而等到墨德菲斯加入战斗后,那刺客自然只能认栽。布兰多一看就明白了为什么燕堡家族会选择她来当迪尔菲瑞的贴身护卫,这活生生一个超级肉盾。

而几人中最弱的无疑是马卡罗,马卡罗一身本领在埃鲁因贵族当中也值得骄傲,但他毕竟是个谋士,不擅战斗,差一点反而为对方所害。但这个时候布兰多已经腾出手来,一剑架住对方的攻势;那刺客面色一变,这才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全部饮恨,他心中暗惊,但反应很快,不再犹豫抽身便退。

而正是这个时候,利伍兹终于出手,他大喊一声:“给我定!”

只见空气中一阵波纹,那刺客顿时被钉在半空中一动不能动。这一刻巫师面对战士的可怕优势展现出来,仅仅只低一阶,但准备完成的大法师一旦出手就可以一言定你生死,其间与战士之间交手险象环生相比截然不同。巫师的对决,不带一丝烟火色,但往往转眼之间就分出胜负。

布兰多不是第一次与巫师配合,他毫不犹豫,凌空跃起一剑,一剑刺穿对方的心脏。

布兰多落地,起身,回头,看着不远处的安列克。

安列克大公微微一怔,略微睁开了眯起的眼睛——眼神中露出一丝冷光。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99章 公主与骑士 下一章:第301章 时间的长度
热门: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猎网 白骨令 红血女王2:玻璃之剑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白猿客栈 召唤万岁 大宇宙时代 江湖人 花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