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将星

上一章:第306章 风雨欲至 下一章:第308章 计划开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是一群骑兵,黑色的半身骑兵甲下显露出深蓝色的上衣,中央的翻领下段被白垩染白过显露出铜色的双排扣子,头上戴着高顶盔——有点类似于布兰多前世见过的西班牙头盔。这是标准的埃鲁因骑兵装束,而且还是正规军,不是他在布契见过的那些警备队或者巡查骑兵、也不是贵族私兵。这些轻骑兵虽然没有带长武器,但个个腰悬长剑,鞍子上挂着骑兵弩与矢筒,像是要上战场;这样一行二十多人飞扬跋扈地占据了整个街面,周围的人愣是敢怒不敢言,连马车道上的马车也只能先停下来让他们先过。

布兰多一看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马车上没有贵族徽记,车夫定然是停得慢了一点,就被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给教训了。布兰多一时间忍不住既是恼火又有点哭笑不得,他在贵族议会上连安列克、西法赫这样的人物也不敢轻侮,没想到竟然在这些兵痞手上吃了一个亏。

“是黑刃军团的骑兵。”这时候旁边幕僚小姐终于清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他道。

布兰多当然认出了这些狗东西的身份,黑刃军团原本是效忠于王室的禁军,说起来维托金伯爵还受过格里菲因母亲的恩惠,但这忘恩负义的东西一开始就随王长子倒向了西法赫家族。即使是这样,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黑刃军团一向受奥伯古七世喜爱,可以说科尔科瓦王室待他们不薄,但维托金背叛之后,这些军人愣是一个个好像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样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不得不说奥伯古七世这老眼昏花的家伙还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

事实上布兰多还注意到对方帽盔上染成紫色的羽饰,这说明对方是游骑兵,黑刃军团骑兵中的精锐。事实上他们坐下的地行龙也说明了这一点,黑刃军团还没奢侈到给所有骑兵都配备地行龙,这些游骑兵一定是维托金伯爵的亲卫。布兰多微微眯起眼睛,一时间左右看了看想到那忘恩负义的混蛋是不是也在这附近。

“你们太过分了!”玛格达扶起头破血流的车夫,忍不住回过头怒视这些飞扬跋扈的兵痞。

“过分?”这群人毫不在意玛格达尔与布兰多,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还有几个家伙双眼放光地打量着玛格达尔和安蒂缇娜,显然是打上了歪主意。不过他们不敢在圣殿的地面上抢人,背后使些手段是少不了的了。“小姐,我们只是教一下他懂得礼貌而已。”其中一个长得还算文质彬彬的人带头答道。

“你,很好……”玛格达尔气得脸都红了,她正想报出身份。但这个时候一边的布兰多已经收回了视线——他没发现维托金伯爵——也不想和这些杂鱼废话,只用大地之剑在地上轻轻一磕,一时间他脚下地面竟荡起圈圈波纹,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泥土仿佛拥有了生命,形成水面,波纹一圈圈向外扩散了大约三五十尺,掠过骑兵们所在的地面。

黑刃军团的游骑兵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坐下的地行龙已经站立不稳,纷纷号叫着倒地。骑兵们自然也只有惊叫怒骂着跟着倒下去,其间不少人都被庞大的坐骑给压伤,剩下的人又惊又怒,惊的是这突然发生的地震——怒的是他们的坐骑大部分都在之前的变故中扭断了腿骨。

地行龙在埃鲁因军中珍贵无比,整个黑人军团也不过三百来头,对于游骑兵——埃鲁因人也称之为游骑士——来说,无疑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也是最值得珍视的私人财产。只是没想到还没上过战场,竟然就废在了一场争执之中,对方还是个连贵族都不是、来历不明的家伙。一时间这些骑兵们眼睛都红了,叫嚣着就要围上来给布兰多一个教训。

布兰多冷冷看着这些人拔剑,他不想轻易杀人,但心中打定主意这些人只要敢上来他不吝于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但正是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一声怒斥:“都给我住手!”

这声怒斥像是有奇效一样,一下子让那群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骑兵清醒过来,他们本来都已经长剑出鞘,又被怒气蒙蔽了双眼——按照通俗一点的说法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可这个声音一传来,所有人都立刻收起了剑。布兰多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微微一怔,他听出那个声音很年轻,肯定不是维托金伯爵本人。年纪轻轻就在军中拥有如此威望,恐怕连维托金伯爵的子嗣都不一定做得到。

埃鲁因未来的名将也不少,大多都在这个时代涌现。不过眼前这一个显然是属于对立阵营的,顿时引起了布兰多的注意。他潜在的意识还受苏菲所左右,像是一个玩家般追求实效,如果对方太过有名,他不介意在这里先解决一个未来有威胁的对手。

打定主意,布兰多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这个时候骑兵们后面的人已经分开他们走了过来,如他所料,那的确是一个少年。而且还是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布兰多一看顿时有点头大,心想怎么这个时代的人基因有这么优秀么,传说中因斯塔龙也是一个美男子,虽然布兰多本人也还算不错,不过顶多算得上是耐看罢了。和眼前这一位比起来就有点自惭形愧了。

少年怒瞪了自己的属下一眼,然后来到玛格达尔身边,微微躬身道:“玛格达尔公主,请原谅我手下人的鲁莽,实在是因为两位车上没有贵族徽记,让他们误认为你们是平民。请容许我为他们道歉。”

布兰多听到这个理由忍不住有点奇葩,心想难道平民就可以任人揉捏了?不过没想到的是玛格达尔竟然接受了这个解释,她有些愤懑地答道:“请你约束好你的士兵,这是你的职责,冯·道格宁子爵,不要让埃鲁因因你而蒙羞。”

玛格达尔的话很重,冯·道格宁子爵的脸都青了。他忍不住抬起头恨恨地盯了布兰多一眼:“那么这位先生伤我军团十几头地行龙的事情又怎么算,公主殿下你应该明白,公然向禁军动手并击伤珍贵的地行龙;要放在以往,这件事的严重程度不下于叛国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玛格达尔皱了皱眉头,心中对这位年轻的子爵稍微建立起来的一旦好感都烟消云散,她本来还以为对方是个讲道理的人,可没想到也是一样如此胡搅蛮缠。布兰多是她的客人,她怎么可能将布兰多交出来——何况即使是路人,以之前的情形这位心性纯洁的修女公主也会一力袒护布兰多。

只是她刚要开口,一旁的布兰多就微微一笑答道:“那么这位先生,看起来是不打算放过在下了,你是要私了还是要公了呢?”他其实已经认出了对方来,冯·道格宁,这家伙是应该是维托金属下某个小贵族的继承人,历史上也算是个天才,在对托奎宁的战争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他成名比布兰多还要早,王党曾经非常看好他的前途,公主殿下都亲自打听过他的事迹,不过后来随着维托金带着黑刃军团投效王长子,冯·道格宁本人也加入西法赫一方,昔日的天才将领反而成了现在王党的心腹之患。

芙雷娅曾亲口告诉过他,现在格里菲因公主手下王立骑士学院这一期最优秀的三个年轻人,其中就有布雷森、洛卡与恩罗克,这三个人布兰多都认识。洛卡与恩罗克再加上芙雷娅,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埃鲁因三杰,其中芙雷娅号称女武神;洛卡后来成为了埃鲁因的军神,是狡狐与孤狼的得意门生;恩罗克曾经是格里菲因的亲卫队长,著名的剑圣——当然,现在他还差得远了。

不过布兰多没想到的是布雷森竟然也挤身其中,他的战术课成绩仅次于洛卡,剑术成绩仅次于恩罗克,而综合排名还要在两人之上,显然未来也是成就非凡。布兰多心知肚明这是自己改变了历史,历史上的布雷森一定是死在了布契,想到这么一个天才人物还未来得及萌芽就被玛达拉所扼杀,布兰多忍不住有点感叹。

不过更为感叹的是他和布雷森的关系,他知道布雷森喜欢的是芙雷娅,而傻子都看得出芙雷娅对他的感情,如此想来那家伙肯定是打算和他作对到底了。想到这里布兰多忍不住有点头痛。

但公主殿下手下这些未来优秀的将星,此刻比得上这位冯·道格宁子爵的还真就没有。毕竟后者已经有了好几年行伍经历,比起来布雷森等人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学院派,芙雷娅曾亲口听尼玫西丝说过,真正上阵较量起来,公主殿下手下新生一代的将领之中,也只有她一人能勉强挡得住这个如彗星般崛起的年轻人。

不过布兰多却收起了杀意。原因无它,他恰好知道另一部分为更为有名的历史,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少女打败了王国历来公认的天才,从那之后,埃鲁因有了一位女武神。这家伙是芙雷娅的第一块垫脚石,可以说女武神的名头就是踩着这倒霉蛋上位的——在接下来的内战之中。

看到这个倒霉蛋,布兰多一下就不打算干掉对方了。

“恩?”冯·道格宁子爵微微一愣:“什么是公了,什么是私了?”

“公了就是公事公办,你不说我向王室的禁军出手么?不过我想请问一下各位是那个王室的禁军,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如果各位确实能证明自己的身份,我甘愿赔偿各位的损失。”布兰多微笑着地答道。

少年一听,顿时傻眼了。究竟谁才是埃鲁因正统的王室,这个问题不正是安培瑟尔会议上要讨论的问题么?如果他们几个人在这里就能讨论得出结果,那还要这么多位大公、王室成员齐聚安培瑟尔干什么?何况等到这个问题真正有了结果,估计南北也开战了,那时候估计黑刃军团也没时间去找布兰多的麻烦了。

“这……我觉得这是我们私人的事情,还是私下解决吧。”还好他有点急智,连忙补充道。

“私下解决?”布兰多面色一冷,脱下白手套在冯·道格宁子爵面前晃了晃:“私下解决也简单,你的部下冲撞了我的马车,而我伤了你的地行龙,为了我们双方名誉,我们来一次贵族般公正而荣耀的决斗好了。”

“啊?”冯·道格宁子爵这下脸色不再是青了,而是绿了。他本来想接黑刃军团的名头让布兰多吃个暗亏,可没想到布兰多竟然二话不说要和他决斗?

这下修女公主都忍不住扑哧一笑,布兰多这么说也太坏了,是人都知道他以黄金后期的实力和一位要素开化的大剑客交手取胜,虽然世人皆不知布兰多使了点小花招,但他的剑术造诣之高是世所公认的,冯·道格宁子爵必然也认出了他,但他却故意这么说,就有点欺人太甚的意味了。

不过玛格达尔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布兰多飞扬跋扈,只觉得这位高地骑士有些不按常理出牌,很有意思。

她忍不住颇有兴趣地看着两人的反应。

安蒂缇娜在一旁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这笨蛋干什么不好竟然来招惹自己的领主大人,就她所知,自己的领主大人好像还从没吃过亏呢。

冯·道格宁子爵的反应倒是简单,他当然不能答应。他区区一个白银初阶实力的剑手,虽然在年轻人中还算天赋卓绝,可要和布兰多比他自己也知道再来十个八个他也不够打的。让他去和布兰多决斗,那不是送死么?

但要他拒绝,他更做不到。拒绝一场名正言顺的决斗,他还不想在贵族圈子里丢光脸,这甚至不仅仅是他的脸面的问题,布兰多一句话就把黑刃军团也包括其中,指名要他为黑刃军团而战。他眼泪水都要掉下来了,心想这家伙也太黑了,一句话就把他逼上了绝路。

布兰多手持大地之剑,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个倒霉蛋,冯·道格宁脸色变幻无常,让布兰多大为感叹没想到人类也可以有变色龙的本领。

但这个时候玛格达尔知道自己不得插手了,她当然不能让布兰多在这里一剑杀了冯·道格宁子爵了账,事实上她知道布兰多也肯定不想那么做,只不过想调戏一下对方罢了。她看到这脸色一会青一白的子爵大人,忍不住叹了口气,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啊。

“算了吧,这里是圣彼诺广场,安德尔主教主张修筑这广场为了纪念埃鲁因与克鲁兹休战,在这里是不允许决斗的。”她轻声提醒了一句。

“正是如此!”冯·道格宁忽然觉得这位修女公主的声音简直是天籁:“既然如此,我和先生的决斗只好不得不向后放一放了。”

“还有这个典故?”布兰多回头看着玛格达尔,只见修女公主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睛。布兰多忍不住心下一笑,心想这位公主殿下看来也不是那么死板,他点点头道:“那么入乡随俗,这一次就先放过你好了,不如我们先约定一个时间好了。”

冯·道格宁子爵脸色一变,忙含糊地答道:“就放在贵族会议结束之后好了。”他也知道安培瑟尔会议结束遥遥无期,双方都需要准备的时间,何况等到结束之后,南北内战开启,到时候他回到军队之中,有的是办法对付这家伙。

不过现在他是一秒钟也不敢在这里多留了,留下这句话狠话,顿时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地逃跑了。

布兰多摇摇头:“年轻人啊。”

安蒂缇娜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这个时候早就被惊动的拍卖场的经理终于迎了上来,他早就看到了布兰多和玛格达尔公主,不过一边是黑刃军团的军人,他也不敢轻易得罪。因此干脆在一旁等两边结束纠纷,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干有点不那么厚道,毕竟布兰多和玛格达尔公主都是他的座上宾,因此他一过来就有点惭愧地问候道:“两位没事吧,那些家伙一直都这么飞扬跋扈。贵宾室已经准备好了,两位现在就要入场么?”

玛格达尔知道他的苦衷,本就没打算和他计较,只是回过头看着布兰多。

布兰多点了点头。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06章 风雨欲至 下一章:第308章 计划开始
热门: 死者代言人 死亡通知单 定婚耳环 重生支配者 系统让我去算命 严厉的月亮 天生就会跑 龙骑战机 玻璃恋人 楚留香新传3:桃花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