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计划开始

上一章:第307章 将星 下一章:第309章 来自北方的消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布兰多与安蒂缇娜、玛格达尔被引入拍卖场三楼一间单独的包厢之中。这里其实一个露台,整个儿呈扇形,坐在这里可以将拍卖会全场尽收眼底,视野位置十分优越,让布兰多非常满意。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幕僚小姐心中却微微有些吃惊,在安蒂缇娜的预想中安培瑟尔的拍卖会场一定极尽奢华,至少应该远超布拉格斯的金碧辉煌才对吧,可这里的装修并不十分引人注目,甚至在她看来都有些过于寒酸了。

周围一圈儿黑沉沉的木板作成的护墙看起来十分朴质,吊顶上垂下来厚厚的帷幕堆叠在一起的颜色也显得过于普通了,以至于座椅上都没有布拉格斯交易会上雕刻那么精细,只是她坐上去感到有些出奇的舒适。

不过这个来自布拉各斯的小贵族的女儿怎么也不会想到,那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黑沉沉的木板其实是珍贵的黑木,平常可以用来制作法杖的原料。而从吊顶上垂下的布料也是来自南方沙漠之国贵比千金的纺织品,她身子下面的坐垫更是驼绒制品,这里普普通通的东西随意拿出一件也值得普通人家奋斗好几年,埃鲁因贵族的奢靡生活早就超出了她的认知。

虽然安蒂缇娜自己大大小小也算得上是出身贵族,但家道早就没落了,也享受不起这些奢侈品。

露台周围有持续作用的隔音法术,外面一层如羽状态半透明的帘子可以防止其它人看到露台上客人的身份。拍卖场的保护措施作得极为到位,但为了以防万一,布兰多还是自己施展了一道隔音法术。施展这个还不到一环的气系对于二十多级的元素使来说还是很简单的。不过看到布兰多出手并没依靠什么“道具”,一旁修女公主眼中还是亮了一下。

“没想到他还会魔法,一个二十岁出头就步入黄金之领域的剑士,布兰多先生究竟是怎么修炼的啊,天才和凡人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么?”玛格达尔公主好奇地微微挑起细细的柳叶儿眉,心中满是惊叹,虽然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挚友、埃鲁因的公主殿下已经是个天才了,但这和布兰多一比,就显得黯然失色了。这还是她不知道布兰多真正从黑铁到黄金阶其实才用了一年多点的时间,否则恐怕真要怀疑一下布兰多的哪一位先祖或者他本人干脆就是龙族伪装的了吧。

外面甚至有传言说这个年轻人或许是埃鲁因百年以来最杰出的新星,不过这颗新星出身燕堡家族,却和公主殿下走得很近,让某些人在意得牙痒痒。只有玛格达了人却觉得有些心安,为自己的挚友阵营中有这样的人才。

“好了,可以开口了,公主殿下。请问圣殿究竟出了什么事,我没记错的话伍德主祭应当是支持维持埃鲁因的现状的。难道他的看法还不足以代表炎之圣殿上层的意见,就我所知大主祭虽然不只一个,但圣殿内也不多吧,何况是安培瑟尔这么特殊的教区。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圣殿的意图?”布兰多布置完法术,立刻回头问道。

美丽的修女公主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应该是默罗斯带来的一封信。本来预定是一个月之后安德浮勒圣殿举行大主祭的交接仪式,但默罗斯不但提前抵达了还带来了一封信,伍德主祭看了那封信后就将自己关了起来,事实上他最后一个命令是禁止我们随意离开圣殿,我是找机会绕开了守卫才能和你见面的,布兰多先生。”

“伍德不是个讲人情的家伙,不过却是少有的拥有坚定信仰的人。这么说来能让他食言那封信看来必然是来自圣殿核心,不过圣殿究竟是什么原因匆匆改变了态度呢?一般来说一个教区的大主祭就代表了圣殿的态度,历史上很少有他们的意见与圣殿完全相悖的情况,这么说来一定是因为什么突发事件。可历史上这样的情况并不多啊。”布兰多不禁也皱起了眉头。

他皱眉的一瞬间,外面的拍卖会终于如期开场。第一件拍品是一把魔法宝剑,安培瑟尔拍卖会的确是要比布拉格斯的地下交易会高出几个档次,这把魔法宝剑的品质极为优良,各方面甚至比布兰多原来那把精灵宝剑湛光之刺还要超出一筹,开拍价五万托尔,听到这个开价一旁的幕僚小姐忍不住轻轻倒吸了一口气。

不过布兰多却对那把剑没什么兴趣,他手中的大地之剑在幻想武器中都算是排得上号的存在,唯一的缺陷就是等级低了一些。不过在同等级的情况之下,它的确是有资格横扫神器以下的一切武装的,要不也不会被称之为大地的圣剑了。在琥珀之剑中能称得上是圣剑的武器可不多。

“如果能看到那封信的内容就好了。”他的注意力只被会场外忽然掀起的声潮吸引过去一瞬间,马上又回过头自言自语地答了一句。

“布兰多先生,你能不能帮助格里菲因。圣殿现在的意图是帮助北方贵族统一整个埃鲁因,可能连安列克大公都迫于压力加入了这个联盟,如此一来,格里菲因她还留在安培瑟尔就显得非常危险了。”玛格达尔担忧地说道。

“你认为圣殿会在安培瑟尔动手,将公主殿下一行直接留在这里?”布兰多忍不住皱眉。虽然他怀疑北方的贵族有没有这个魄力,不过不得不考虑这个可能性啊。圣殿号称不干涉王国内政,但历史上它们其实是有几次前科的。“连安列克都被压服了,圣殿这一次的态度是相当的强硬啊。不过他们究竟想搞什么啊,难道不怕引起反弹?”他百思不得其解。炎之圣殿的属国可不只有埃鲁因一个,克鲁兹人这么搞很有可能引起其他属国产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受,而历史上炎之圣殿干涉他国内政都是有特殊原因的,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修女公主点了点头,“默罗斯的态度非常强硬,他好像是赶着要结束埃鲁因的内战。但王党在南方还有力量,如果将公主殿下放回弗拉达·佩斯,南方和北方起码也要半年才能结束战争。战争后的恢复期,又不知道要多久,看默罗斯的样子可能等不了那么久了。”

拍卖场的外面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魔法宝剑已经被拍出近十二万托尔的高价,最后为一个剑士拍走。但外面的喧闹引不起包厢中两人的注意,布兰多眉头都快拧在了一起,他开口问道:“公主殿下希望我怎么帮忙?北方贵族恐怕会想尽办法拖延时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北方的大军已经开始调动了,但如果格里菲因公主率先撕破脸退出会议的话,恐怕圣殿就会以此为借口动手了。”

“到那时候,我如果要站在格里菲因公主一方,公主殿下,你是想让我向圣殿宣战?”布兰多淡淡地答道。

“布兰多……”安蒂缇娜吓了一跳,恐怕也只有布兰多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吧,向圣殿宣战?她甚至连感到畏惧的心思都提不起来,王国归属炎之势力的历史早已有数个世纪,而五大圣殿之一的炎之圣殿可不仅仅只控制着克鲁兹与埃鲁因,在它所拥有的广阔疆域之中,埃鲁因只是一颗最不起眼的石子而已。

玛格达尔为难地看着布兰多,她自己就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当然知道炎之圣殿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她所在的小小的公国,就是完全托庇于圣殿的庇护之下,她能够以卓绝于人类之美貌至今还保有自由之身,也完全是归功于修女公主的头衔——这个头衔也是圣殿赐予她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圣殿,就没有她如今的一切。

“布兰多先生,我知道你一直以来是倾向王党的,那么你能回答我,你究竟愿意投入什么程度来帮助格里菲因?”想到自己挚友的处境,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你错了,安妥布若的公主殿下。我从来都没有支持过王党,包括他们的主张,以及连公主殿下的主张,我也并不认同。”布兰多听到王党这个名字就忍不住直皱眉。

“啊!”玛格达尔吃了一惊:“怎么会……难道你在托尼格尔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布兰多摇了摇头,为了利益他就不需要做那些了。以他的能力,在克鲁兹、在格雷修斯,甚至在风精灵的帝国圣奥索尔都能获得常人梦寐以求的地位,完全用不着到那么荒凉的托尼格尔去白手起家。

“我承认,我对格里菲因公主下是有好感。但并不是因为她此刻的主张,也不是因为追寻这个王国的失落的荣耀,首先我不是骑士,玛格达尔公主。我在意的是更重要的东西,我只想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我只想要悲剧不再重演。”他淡淡地问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玛格达尔公主。”

玛格达尔公主呆呆地看着他,一脸茫然:“抱歉,布兰多先生……我不太明白。难道你是想说……你喜欢格里菲因?”

布兰多差点没呛到,这位公主殿下的联想能力也太丰富了。他连忙咳嗽两声,叹了口气道:“随你怎么认为吧,不过我只想说的是,我不会因为支持王党或是公主殿下的主张而加入这场政治角力,我既不是棋手、也不是棋子。玛格达尔公主,如果你真的想让我插手,一切就得按我的方式来。”

这个时候拉蒙娜·暗耀在第一纪荣光时代的画作——也就是布兰多的拍品被摆上了拍卖台,这是第四件拍品;圣奥索尔的风精灵王族的艺术造诣本就极高,暗耀公主更被誉为不世出的天才,这幅画是她黄金时期的作品,更是珍品,因此一开始拍卖就进入了一个小高潮。高达一百万托尔的起拍价将安蒂缇娜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外面声浪连连,但却压不下包厢中玛格达尔轻轻的声音:“布兰多先生的方式?”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玛格达尔公主,我想问你希望我怎么帮助长公主殿下。”

修女公主愣了愣,皱眉答道:“当然是希望格里菲因能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安培瑟尔并不安全,布兰多先生……”

她原本不是这么想的。她一开始其实并不认为布兰多能改变什么,只是希望劝说对方能加入王党,这样格里菲因身边的实力愈雄厚一分,她在安培瑟尔也就越显得安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布兰多的话不知不觉中动摇了她原有的想法。

布兰多答道,“可你要明白,如果格里菲因公主选择离开安培瑟尔,她就永远失去了获得圣殿支持的机会,甚至连原有的力量对比都无法维持。王党会处于绝对的劣势,失败几乎近在眼前,公主殿下与王党所主张的一切将成为泡影。”

玛格达尔公主微微一怔,但她马上答道:“我只在意格里菲因,她是我的朋友。”

“那么我回答你,我也是。”布兰多微微垂下眼睑,如此答道。

“我明白了。”玛格达尔轻轻吸了一口气:“可布兰多先生为何如此不喜王党,您在托尼格尔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骑士呀,王党的理念,不正是你所追求的道路么?为什么你不选择与他们一起共同进退呢?埃鲁因像是你们这样正直的人已经很少了,为什么不团结起来呢,反而让北方的旧贵族们取得胜利,布兰多先生也是深爱着这个古老的国家的吧?”

布兰多摇了摇头,淡淡地答道:“此刻在芙雷娅手上的狮心剑承诺着守护人民,而不是成为正统延续的证明——公主殿下、女武神、还有布契的居民,如果连守候着它的人都无法保护,国家这个头衔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国家啊,终究是以人来组成的,骑士们在前线厮杀着,是为了保护而不是为了牺牲他们所想要保护的人,你明白吗?仅仅依靠血脉的正统与固守着的荣耀,王党所谓的坚持,也不过是贵族陈朽的固守而已,终究是一个泡影。公主殿下,你到过布契吗?”

“布契?”

“那你一定不明白埃鲁因真正需要什么。先君埃克的剑是守护所有人的剑,王党的剑呢?只怕未必指向贵族吧?”

修女公主一言不发,她不太理解布兰多与格里菲因甚至是王党的想法,但只是私底下觉得或许布兰多并没有说错。“布兰多先生身上有一种与格里菲因相近的气质呢,但格里菲因却没有他看得那么清楚。我们所有人都搞错了,原来王党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正确的道路。”玛格达尔点了点头。

她抬起头:“我能帮你到你的忙么,布兰多先生?”

“我想要看到那封信的内容,以确认圣殿真正的态度。如果真如玛格达尔公主你所说,那么我不得不强行带走公主殿下了。”布兰多答道。

“可以。但作为交换,我希望请布兰多先生不要再叫我公主殿下了,叫我玛格达尔就好了。”公主殿下认真地说道。

“这好么?”布兰多忍不住回过头来。这一刻暗耀公主的油画拍到了三百三十万托尔的高价,扣去手续费也还有超过三百万的收入,安蒂缇娜忍不住低低地“呀”了一声,然后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领主大人。但布兰多却看着玛格达尔问道:“玛格达尔小姐是圣殿的信徒吧?”

“炎之王的教义告诫世人要正直高尚、忠诚于友谊,我虽然崇敬圣殿,但我更崇敬心中的真理,我想即使是伍德大人,也会支持我的决定的。”玛格达尔答道:“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所以请布兰多先生放心。”

布兰多轻轻喔了一声,“这位公主殿下果然一如传闻的善良正直。”他本来对虔诚的信徒敬而远之,但此刻也忍不住欣赏。他想了一下,忽然想到这位公主殿下未来的命运,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句:“玛格达尔小姐,你有想过争取自己主宰命运么?”

修女公主瞪大眼睛,争取自己主宰命运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她,她不知道布兰多为何会看穿她心中的抗争,忍不住万分惊讶地盯着后者。

“我没有恶意。”

玛格达尔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圣殿给予她太多,她也没有勇气去抗争——就像是格里菲因,虽然明知作茧自缚,但依旧也要前行。眼见玛格达尔不愿意离开圣殿,布兰多也只有叹了口气,其实他也知道这不大可能,毕竟这位修女公主背后还代表着属于她的国家。人永远都是不自由的,他也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

拍卖师敲下第三下木槌,一锤定音。

“我等你的好消息。”布兰多答道:“请务必小心。”

“恩。”玛格达尔公主点了点头。

……

热门小说琥珀之剑,本站提供琥珀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琥珀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07章 将星 下一章:第309章 来自北方的消息
热门: 圆月弯刀 外星屠异 奇想,天动 满江红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好兆头 大穿越时代 凄怆圈 七宗罪7:食人恶魔 终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