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天痕剑仙

上一章:第710章 丢失的证明 下一章:第712章 买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们要领取证明你被击败的表格?”燕京市持剑者服务中心公证处的公证员听到吕昊的要求之后,很是为难地说道,“你们要是昨天来就好了,昨天我这里还有上百张这样的表格。只是今天早上印刷处的人来找到我,说是这些表格之中印刷出了错漏需要全部收回,过几天才会重新交给我所以我这一张证明表格也没有了!”

“怎么可以这样……这个消息对具律仁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经历了十九次失败之后,具律仁终于以为自己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曙光在转瞬之间又被掐灭了。”

“是你们对不对!是你们在暗中捣鬼对不对!你们就是不想让我得到越王勾践剑对不对!”情绪接近于崩溃的具律仁忽然冲到这个公证员的身边,疯狂的拽着公证员的衣领,脸上的表情无比扭曲,看上去就如同地狱出来的恶魔一样。

“救命呀!救命啊!”这个公证员被吓坏了,高声的叫着。吕昊连忙冲上去,企图将具律仁给拉开,只是具律仁用力颇大,吕昊一时半会儿居然拉不开他。

“律仁兄弟!你清醒一点律仁兄弟!这件事情和这位公证员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伤害他,否则就出大事了!”吕昊说的没错,如果具律仁还不松开的话,那确实是会出大事。在持剑者服务中心工作的普通人又和四环中的普通人不同。

四环中的普通的死了就死了,流年家一句话就能摆平。可是在持剑者服务中心工作的普通人多半都是持剑者的亲属,他们的背后都站着自己的持剑者亲戚,一旦具律仁伤害了他们,那为了能够让所有亲属在这里工作的持剑者安心,风纪会一定会严惩具律仁的,以前并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可惜,心里被压抑了很久的具律仁差不多处于半疯癫的状态,况且他也没有固寒的理智,在关键时候能够刹住车,反而因为吕昊的劝说让他更加的癫狂。

“律仁兄弟,你快放手。你要是再不放手就不要怪我得罪了!”吕昊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具律仁还不松开这个公证员的话,他就要用纯阳剑在背后攻击具律仁,最少也要将他打晕过去。

“大胆,谁敢在这里动手!”就在吕昊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声暴喝从门口传了出来。这个声音吕昊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他听到这个身体就像耗子听到了猫叫一样,整个身体都绷直了起来,木然地转过身,非常畏惧的说了句,“师傅。”

“哼,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这个人瞪了吕昊一眼,手指微微的向左一划,正准备掐住公证员脖子的具律仁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拍了一巴掌一样,整个人就斜向上飞了出去,最后重重地撞在公证处的墙壁上,砸坏了不少东西。

“爸爸!”一直跟在具律仁身后的莎莎尖叫一声,愤怒的盯了这个刚刚走进来的人一眼,然后就跳到了具律仁的身边,开始关心躺在地上的具律仁身体情况如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又是谁?居然敢在持剑者服务中心动手,他不会是从豫章市过来的豫章佬吧……”这个人向吕昊质问道。

“师父……他是我的朋友,他叫具律仁,确实是从豫章市来的。”吕昊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哟嘿,我就是随口说一句居然说中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真的是个豫章佬……哼哼,你去通知风纪委,把这个人给我抓起来,让虎啸剑灵亲自来赎!”这人说及虎啸剑灵的名字,就好像说到一个普通人的名字一般,对虎啸剑灵没有丝毫尊重的感觉在里面。

“师父,这个人是徒儿的朋友,你能不能看在徒儿的面子上,放我这朋友一马?”吕昊倒是很讲兄弟义气,他明明跟具律仁只认识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愿意硬扛着师傅的威严,替具律仁求情。

“师傅没有告诉过你吗?不准和豫章佬交朋友,你把师傅的话都当耳边风了吗?”吕昊的师傅对吕昊更加的不满了,“也罢,他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公证员。你若是能说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不考虑对他从轻发落。”

“是师傅!”于是吕昊就将自己遇到具律仁的情况全部说了一遍,从具律仁找到自己切磋,然后战胜了自己,试图和越王勾践剑同步协调。还将具律仁这一路苦逼的挑战生涯,以及遇到各种操蛋的倒霉事,以至于直到现在还无法证明自己战胜了名单上的持剑者,所以才会一时疯癫,想不开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师父!这个律仁兄弟也太可怜了,而且他确确实实战胜了徒儿,不如您就行行好网开一面,干脆让他去试着同步协调越王勾践剑得了,反正他也不一定能够同步协调成功。”吕昊小声的对自己的师傅央求道,看来他的师傅在剑阁中的话语权还不小,居然能够网开一面,让具律仁没有完成必要的手续也能和越王勾践剑同步协调。

“胡说八道,规矩是师傅定下来的,难道你让师傅朝令夕改吗?”吕昊的师傅怒斥了一句,但这里面透露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让具律仁疲于奔命的命令居然是吕昊的师傅定下来的,那吕昊的师傅岂不就是燕京市的新任剑阁阁主天痕剑仙!!!

“是师父!徒儿知错了,确实不能让师傅朝令夕改,不过师傅你也行行好,放律仁兄弟一马,不要让他去风纪委,你看他也没有伤害到这位公证员什么地方不是吗!”吕昊依然不放过为具律仁求情的机会。

“这件事情待会儿再说……你不觉得这个豫章佬身上发生的事情很古怪吗?据我所知,名单上的十九个人有十一个都在燕京市内!这十一个人他居然一个也没有见到,以至于最后求到了你的头上。”

“而且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证明表格文字有错误,需要印刷厂收回重新印刷这种话,可是印刷厂却把所有的证明表格给收了回去。再仔细一想,所有一切发生的时间都在今天早上,这里面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天痕剑仙稍微的琢磨了一下,就发现这里面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师父,这没道理呀!这一切看上去都好像专门针对律仁兄弟一样,好像有人就是不想让律仁兄弟和越王勾践剑同步协调成功一样。可是为什么呢?律仁兄弟他是昨天刚刚抵达燕京市的,他在燕京市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到底是谁要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来阻碍他呢?”吕昊的话让人深思。

“这也是我所好奇的,能够让那十九个人同时明确的拒绝,还能收走公证处所有的表格,顺便在从你家里偷走你的表格,这个暗中出手的人可不一般,只有少数的几个势力才能办到这一点。”天痕剑仙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

因为剑阁是由他负责的,所以我们的天痕剑仙还开始脑洞起来,觉得具律仁背后的人可能并不是要对付具律仁,相反,他们是为了对付自己,具律仁只是他们一个武器而已。

一个人一旦开始觉得有人要陷害自己,那么无论他怎么思考,到最后只会越来越坚定自己的怀疑,并且对此深信不疑。天痕剑仙就是这种情况,他就是觉得具律仁背后有一张企图对付自己的手。

“徒儿,确实击败了你对不对?”天痕剑仙忽然这样问道。

“是呀,律仁兄弟的古剑级剑娘特别厉害,击败了徒儿,徒儿输得心服口服。”吕昊非常诚恳地说道。

“那就好!既然他已经击败了你,那就符合我们剑阁的规矩,要不要一张证明表也无所谓,就带他跟我来剑阁,我今天就让他和越王勾践剑同步协调!”天痕剑心冷笑了一下,大声地说道。

“是师傅!”吕昊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戏剧性的变化,刚刚还斩钉截铁地表示不能朝令夕改的师父,下一刻居然就主动同意了具律仁的请求。

于是吕昊跑到具律仁的身边,将昏昏沉沉,整个背部疼痛不已,感觉骨头都好像被撞断了一样的具律仁给摇醒了过来,兴奋地告诉他,“律仁兄弟!好消息,我师傅已经答应对你网开一面了,你现在就跟我们走!”

……

“还好!现在剑阁应该还没有关门!”再一次踏入燕京市的看个人终端上的时间,此时已经是下午6点半,距离剑阁关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固寒必须要立刻赶到剑阁,将越王勾践剑收入自己的囊中。

固寒进城的位置在燕京市的西北角,位于燕京市的四环,如果从这里乘坐公交系统赶往燕京市核心区剑阁的话,就算路上不堵车,那也足足需要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压根就不可能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剑阁,固寒必须想到更加快速的赶路的方法。【ps:剑阁七点关门比公证处晚了半个小时,持剑者服务中心不关门,关门的是持剑者服务中心的公证处】

热门小说剑娘,本站提供剑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10章 丢失的证明 下一章:第712章 买车
热门: 大唐狄公案 坛子里的残指 定婚耳环 杀人的祭坛 马来铁道之谜 死亡概率2/2 前巷说百物语 虚像小丑 闪苍 沉默的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