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谁在过去,谁在未来

上一章:第925章 真理与永恒的时间之门 下一章:第927章 苍天帝剑和剑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BABK你个头呀,你以为你是施瓦辛格呀!”一个剑柄忽然出现正在朝真理与永恒之门飞入的固寒的心口上,然后之前还感觉根本无法抗拒真理与永恒之门银光吸引的固寒就直接脱离了银光的掌控,直接飞出了封印之地的大门,落在了门外的大厅之上。

“老祖宗!您还没走呀!”流年凛惊喜地喊了起来,因为这个关键时候将固寒救出苦海的不是别人,正是流年凛的老祖宗剑祖流年历。

“哈哈哈哈!”流年历干笑了两声,“今天可是天赐良机,我可没有这么容易走。”

“什么天赐良机?”剑祖的话让气息郁结在经脉之中的固寒很是奇怪,这明明是一场恶战,怎么就变成天赐良机了。

“剑祖,你不要坏了我的好事!”狂三冲着剑祖疯狂的呐喊道。

“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居然敢对剑祖大吼大叫的?连吉尔伽美什都被剑祖给一剑杀了,这个女人恐怕连半剑都支撑不了!”阿诗玛一脸诧异地说道,显然是想不明白狂三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你错了,我并不打算坏了你的好事,相反我是要帮你!”剑祖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话。这个剑祖在说什么?他居然说他想要帮狂三?这到底是什么鬼?难道剑祖看上了这个狂三不成?

“你帮我?如果你要帮我的话,那就把那个男人给我丢进来,我要用他的血肉张开我这永恒与真理之门!”狂三手指着固寒疯狂地喊道。

“那可不行,他我可不能给你!”剑祖耸了耸肩膀,“如果没有了他,这个世界就完蛋了,我还指望着他来接替我未竟的事业呢!我可不能把他交给你。”

“那你就把他旁边的那个女人交出来!”狂三又将指头指向了流年凛。

“不行不行!这个更不行!”剑祖又连连摆手,“她可是我唯一的血脉,我流年世家现在就这一个嫡亲血脉了。我要是把她给了你,我可就绝后了,这个绝对不行!”

“那就这个沉甸甸的女人!”狂三只能再一次换了一个目标。

“沉甸甸的女人?你是在说我吗?”阿诗玛很是诧异的抖了抖身体,然后胸前一片波涛汹涌。看来沉甸甸这几个字用来形容她确实挺准确的。

“她也不行!她体内可没有多少能力,就算全部划入了你的永恒与真理之门之中,也只能让这个大门再撑开一点点而已。她一个人进去并没有什么卵用。”剑祖再一次拒绝了,不过拒绝的理由却让阿诗玛感到黯然神伤。

凭什么到了自己头上理由就换了自己能力不够?大家都是名剑级持剑者,自己不够,难道固寒和流年凛就足够了吗?就算你是剑祖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不好!

“你在耍我?”狂三连固玄武都不问了,因为她终于发现剑祖是在耍着她玩了。

“不不不不!”不曾想剑祖再一次给予否认,“你错了,我并不是耍你,我是真心的想要帮你。”

“好!那你告诉我你要怎样帮我?你要怎样彻底打开这扇永恒与真理之门?”狂三大声质问道。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方法,或者说我的方法和你一样,都是要在给这扇大门灌入足够它撑开到极限的能量。”剑祖笑道。

“那可真是笑话,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阻止我将这些人献祭进去?”感觉上似乎对话又回到了原来的套路上,又回到了固寒的脑袋上。

“啧啧啧!我说你的眼睛真是不是有问题?这里一个好好的帝剑级持剑者的剑魂你不选,偏偏要选一些毛还没有长齐的名剑级持剑者,你这不是舍本逐末吗?”剑祖眯着眼睛笑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狂三瞬间就从癫狂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变成了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她没有听错吧?难道说剑祖的意思居然是打算献祭了自己?

“老祖宗!你疯了吗?你不要理这个疯子,我们走!”流年凛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立刻想要去抓住剑祖的手臂……可是当她手触碰到剑祖手臂的那一刻,却发现自己抓了个空……这并不是真正的流年历,这只是流年历的剑魂而已。

“你现在明白了吧?我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孙女(PS:话说到底应该有多少个曾字呢?作者君也不是很明白的感觉)”剑祖用自己并不存在实体的时候在流年凛的脸上蹭了蹭,“说到底我只是一个剑魂而已,就算我现在走了,这具身体也迟早要消散在这个世界之中,对这个世界并不能造成任何的好处。相反,我如果化为能量进入这真理与永恒之门中,那我就功德无量,好歹还能为这个世界,为这个世界的过去,为这个世界的未来做一点点贡献,你看这不是很好吗?”

说完这句话,剑祖的身体就二话不说的主动投入了永恒与真理之门之中,整个永恒与真理之门在剑祖剑魂进入的一瞬间就犹如汽车的安全气囊一样,瞬间被撑开了十几倍不止……不但将原本的刻刻帝的轮盘全部都给吞入其中,甚至连整个封印之地的都被这个巨大的永恒与真理之门给囊括了起来,看上去简直和整个天安门城楼一般的大小。

“这就是剑祖的实力吗!”固寒痴痴地说道,剑祖的剑魂和吉尔伽美什的英魂应该是一个层面的事物,都只是本尊的一个灵体而已,只拥有本尊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

但吉尔伽美什的英魂只能够撑开一个人般大小的大门,但是剑祖的剑魂却能将这个大门扩展到整个天安门城楼的地步,剑祖之威可想而知。

“固寒小友,今天是我对不起你,就算你想灭了整个流年世家,我流年世家也绝不反抗,悉听尊便!”在永恒与真理之门扩张到最大的时候,剑祖剑魂最后的遗言忽然从大门之中幽幽的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剑祖的这句话听得固寒莫名其妙。虽说自己成为持剑者以来,流年世家坑过自己,但更多的流年世家确实帮了自己。如果没有流年世家,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拥有现在的成就,更不可能拥有自己手中的起点剑了。

更何况今天还是流年历从吉尔伽美什的手中将固寒给救了下来,如果没有流年历和流年凛,固寒就已经变成一具硬邦邦的尸体了。所以毫不客气的说,是固寒欠了流年世家的,而不是流年世家欠了固寒的。

可为什么在最后剑祖却要留下这样的一句话?他居然说他对不起自己,就算自己灭了整个流年世家,流年世家也绝不反抗,悉听尊便?这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固寒脑残了吗?固寒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灭了流年世家?

就在固寒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惊变在这一瞬之间发生了。从真理与永恒之门的深处忽然飞出一把长剑出来,这把长剑直接出现在了固玄武的面前,然后剑刃化作一股水流捆在固玄武的腰上,然后直接往回一缩,带着固玄武便消失在真理与永恒之门之中。

整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整个过程几乎接近于了光速,固寒的一个念头还没有冒出来,固玄武甚至连表情的变化都来不及做一个,就直接被这把长剑给卷入了真理与永恒之门之中。

“发生了什么?固玄武?固玄武?”固寒的左手微微的弯曲着,手掌不断的向下摸索,似乎想要摸到什么东西一般。就在前一秒钟,这只手还将固玄武搂在自己的怀中。但是0.00001秒之后,这个人就没有了……固寒此时似乎都依然能够感觉到固玄武身体的轮廓,以及她渐渐消失的点点体温。

“不好!已经有人进去了!大门要关上了!”和固寒同样懵逼的还有狂三。因为此时永恒与真理之门正在用张开时同样疯狂的速度开始闭合,这意味着已经有人通过永恒与真理之门回到过去了。永恒与真理之门的能量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正在进入闭合之中。

“不!”狂三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浑然不顾进入这扇正在关闭之中的大门的危险,直接朝大门里面钻了进去……狂三的身体在最后大门闭合的关头终于整个儿的通过了,至于她能不能够顺利地抵达过去,那这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被永恒与真理之门整个给覆盖住的封印之地也随着大门的消失而一同消失,那个装修的颇为现代化的易青之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在大洞的墙壁都是湿润的泥土,就好像这个大洞是刚刚挖掘出来的一样……整个封印之地都被永恒与真理之门给的带走了。

“哐当一声!”固寒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两个瞳孔向外凸起,呼吸瞬间消失,就好像死了一般。

“固寒!固寒你怎么了?”流年凛连忙将固寒搂在怀里,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变成了一个泪人儿。

热门小说剑娘,本站提供剑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剑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25章 真理与永恒的时间之门 下一章:第927章 苍天帝剑和剑祖
热门: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杀手的悲歌 暗黑神探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ABC谋杀案 弓区之谜 网游之帝王归来 顺水推舟 第三个女郎 超级指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