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9章 血引魂牵

上一章:第0618章 “阿凡达”的“坑” 下一章:第0620章 神之“艾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同一片美丽的夜空下。“矿坑小镇”的一栋屋子里。杜佳琳,邓旭东两人颇为丧气的坐着。朱彤和张雨立在墙下,一声不吭。唯有萧妃在不大的屋子里左右徘徊。

在得知又“死”了两个人后,萧妃当即就大骂北岛和谭胜歌两人“废物”。而骂完之后,她就陷入了茫然之中。人死就死吧,这么容易就挂掉,证明他们不过如此,死了也活该。可是,面对尹旷那种龟缩不出的战术,萧妃真心拿不出一个可行的策略来。所谓知彼知己,现在连对方藏在何处都不知道,纵然又千般手段,也无处去使啊。

“尹旷,王宁!让我抓到你,我一定让你们尝尽世间一切痛苦!还有那个赵青青,不但和龙哥有一腿,竟然还想争功,回去也饶不她!”实在没个主意,萧妃只能在心中抱怨以作发泄了。

这时,杜佳琳看了一边的朱彤和张雨一眼,然后道:“朱彤,张雨,你们去小镇周围查看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朱彤和张雨对视一眼,心知她是在有意支开他们。但无奈,他们只能照做,“是,杜学姐。”朱彤和张雨走开之后,杜佳琳道:“萧妃,我觉得北岛和谭胜歌两人的死,非常的可疑。”萧妃道:“怎么说?”杜佳琳道:“太轻巧了。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弱手,尤其北岛心思缜密,就算中计也不可能两人一起死。况且,死不见尸,单凭朱彤和张雨两人说,我们就信了?”邓旭东皱眉,道:“你不会是想说那两个兔崽子诈死?不可能吧!”杜佳琳摇头,道:“别太绝对了。”

萧妃笑道:“小杜,你想多了。这种没头没脑的事儿还是别瞎扯了。”因为他们两个的某些事情被萧妃注意到了,所以萧妃根本看不起北岛和谭胜歌两人。要不是因为对付尹旷她实在没辙,她也不会听取北岛的建议。现在他们两人死了,萧妃反而觉得周围干净了许多。所以对于杜佳琳的说辞,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现在最紧要的,还是找出尹旷他们的藏身地点来。”

杜佳琳暗叹一声,不再说什么,不过为了自己的命着想,她还是留了个心眼,接着道:“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想来那些树木对我的芥蒂也消除了。那我明天再尝试和它们沟通,看看能不能获得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萧妃道:“嗯,就这么办。若真的将那群龟孙子揪出来,你当记首功!对了……”萧妃看向邓旭东,道,“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那个关云凤是你的手下败将吗?怎么今天你和小杜联手都杀不了她?”邓旭东脸色一红,道:“我哪里知道……简直活见鬼了,那娘儿们好像一夜之间就变强了许多,也不知道她用力什么法子!”

萧妃听了,不痛不痒的“嗯”了一声。而听在邓旭东耳朵里,却是异常的刺耳,“这个骚娘们……”萧妃又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早点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

在“矿坑小镇”外某处,张雨对朱彤道:“喂,你说我们要不要将实话说出来?”朱彤瞥了张雨一眼,“你想死就去说!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就算是绝路,我们也必须一条道走到黑。再说,北岛那小子不都计划好了吧?姓萧的他们虽然麻烦,但有尹旷那边的人牵制着,影响不了我们的。”张雨叹道:“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一旦萧妃知道了,再和龙铭一说,咱们可就……”朱彤瞥了张雨一眼,张雨感觉自己被看扁了,于是道:“好,好!我不说了。你说的也是,现在只能进不能退了。那……现在咱们干什么?长夜漫漫,又不能回去。”

朱彤眨了眨眼睛,三角眉微微弯起,解下腰间的村正妖刀插在地上,走到张雨面前,媚眼如丝,道:“深更半夜,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你说……能做什么呢?嗯?”借着森林中蓝色的流光,张雨将朱彤的媚意看在眼里。虽说朱彤长相不是上等,但却是很耐看的一类型,前凸后翘,身材颇佳,加上一对湿润范春的媚眼,当真是诱人的很。

“咕噜!”张雨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

朱彤微扬着头,捏着张雨的下巴,左瞧瞧,右瞧瞧,“长的倒是挺标致的。就是不知道中不中用!”手中成刀状,在张雨胸膛一划,张雨的衣服就被割裂成两半。朱彤随即一发力,将张雨按在树干上,龇着牙咬住张雨的下巴,然后在他的耳边说:“小子,今晚你归我了!”说完,就咬着了张雨的嘴巴,而另外一只手,滑溜的就伸入了张雨的平角裤内……

不多时,丛林中就传来了销魂蚀骨的呻吟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朱彤突然浑身一阵战栗痉挛,然后就趴在了张雨身上,咬牙切齿着说道:“尹旷,我一定报今日之耻!”

“……”

※※※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处隐蔽的树洞之中。北岛坐在地上,眼睛静静地看着地面的油灯,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不多时,谭胜歌就进入了树洞里。然而,在手里,却还拖着一个纳威人,不知道作何用处。谭胜歌将纳威人放到地上,道:“你准备好了吗?”北岛收回注视着油灯的眼睛,道:“嗯!”

说完,他取出一个造型古怪的陶制容器,取出小刀就在自己手腕上割开一道口子,任凭红的发黑的血液从手腕中流出,流入陶制容器中。谭胜歌看了好一会儿,见北岛还不停下,便抓住他的手,道:“足够了!”说完取出绷带给北岛缠上。北岛笑了笑,道:“血更多,成功率更大!”谭胜歌道:“精血流失过甚对身体无益,适度就行了。”说完,他抓起那位纳威人的手臂,割一刀,然后放血,同样是放到那陶制容器中。之后,谭胜歌又给那纳威人缠上止血绷带!他给北岛缠上绷带倒是可以理解,却不知道为何给那纳威人缠绷带……

不过这动作看在北岛眼中,却让他露出一丝微笑,“马上就好!”说完,他就双手捧着陶制容器,盘膝而坐,开始念念有词起来。也不知道他施了什么魔法,那容器中竟然泛起了一股血色光芒。而随着北岛停止念词,那血光也收敛了。随即,他取出一支大号的狼毫笔,沾上容器内的血液,开始在地上圈圈画画起来,手法娴熟,一气呵成。不多时,一个呈现“8”字形的血绘玄妙图案就出现在地上。

画完之后,北岛脸色略显苍白。谭胜歌道:“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北岛摇摇头,放下毛笔和容器,道:“必须马上开始。你帮我把它扶到那个圆圈里吧。”然后他自己就坐在了另外一个圈圈里。谭胜歌照做,将纳威人放在那血圈之中。

如此,两个相连的血阵,就各自坐着北岛和纳威人。

“你出去等一会儿吧?很快就会好,用不了多久!”北岛对谭胜歌道。谭胜歌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北岛,‘血引魂牵’对灵魂损伤极大……我看还是算了吧?”北岛道:“都到这一步了,怎能功亏一篑?”谭胜歌道:“或许可以利用人类的技术培养一具‘阿凡达’。”“那至少要一年多的时间,我们等不起。放心吧,我既然敢这么做,就一定有把握!呵呵,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好吧!”谭胜歌无奈,“那我出去给你护法。”

北岛点点头。看着谭胜歌离去的背影,北岛轻声呢喃,“我说了会用一个世界做‘礼物’……可惜上次失败了!这次……”然而,他的眼中就开始泛起血色的光芒,凝视着就在身前的纳威人,“一定……要成功!”

说完,他抓起纳威人的手臂,缓缓的闭上眼睛……

※※※

猛地,一双大大的,琥珀色的眼睛睁开,然后反射性的坐了起来。

左看右看,尹旷发现自己躺在河边,半个身子浸泡在了水中,不过总的看起来还是没什么大碍。当然,胸口那支贯穿胸膛的长箭还是给他带来的巨大的痛处。得益于G病毒,尹旷并没有受到箭上的神经毒素影响。尹旷强忍着疼痛,将箭头折断,然后拔出箭杆,用力的掷在一边。尹旷自嘲的说了声:“还以为要回归‘艾娃’的怀抱呢。”

接着,尹旷又在河边休息了将近三个小时,这具“阿凡达”的箭伤才在G病毒的作用下痊愈。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尹旷嘟囔着,“杰克受伤‘艾娃’就派一群木精灵来救治,瞬间痊愈,而我却要苦等几个小时。艾娃啊艾娃,还说你不偏心。”

说完,他就小心翼翼的钻入丛林中,朝着灵魂树所在的方位而去。

热门小说恐怖高校,本站提供恐怖高校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恐怖高校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618章 “阿凡达”的“坑” 下一章:第0620章 神之“艾娃”
热门: 空幻之屋 刀尖:刀之阴面 青春的证明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神级猎杀者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生命的交叉 母亲的女儿 长安第一美人沈甄 寿衣裁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