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月雪

上一章:二·龙卷风 下一章:四·空中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废墟

许黻翻开身上的死尸,看见周围全是死尸,全都没有头。他望着满天繁星想:“我有女人,我有儿子。”他胸口插着一把剑,连呼吸都是疼的,但他想,“老子有女人,老子有儿子。”一股北风赶走了血腥气,他对着星空咆哮:“老子也有女人!老子也有儿子!”一路上,成群结队的狼不敢靠近,它们看见他裹在一团火里,就是阎王爷也要等这团火熄灭再来收他。黑暗在他眼中散去了,在一片耀眼的光明后面是大海,他的女人和他的儿子,还有桑姑娘,在海边等着他,后面是一艘大船。像所有的梦里一样,若姜的身体是健全的。田鸢的鹿眼睛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他。须臾间他们来到一座海岛,山上冒着白烟,通红的岩浆在山沟里流淌,地下隆隆响,许黻说:“好了,我们四个在这里建立国家吧,这样,我就成了国王了。”若姜高兴得跳起了舞,田鸢则不用翅膀飞了起来。醒来时许黻躺在一个陌生的屋里,一个老太太端着药罐走进来,他问:“我昏了多久?”老太太说:“从春天到夏天。”

回到临淄城,放眼皆是废墟,他以为这里打过仗,没有耐心再往里寄信了。但是田将军府的门上挂着“临淄监御史”的铜牌,卫兵的盔甲是黑色的,说话的口音是陌生的。

“没有什么九夫人,从来就没有。”他们告诉他。

许黻满大街找本国人,可是他好像到了外国,连那些扛木头、修房子的苦力都是外国人。他怀疑戎族屠了城,就抓住他们的泥瓦匠问:“你们的军队在这里干了什么?”那人说:“修房子。”许黻问:“杀人了吗?”对方说:“没有啊,我们的军队连一只狗都没宰,因为你们投降了。”他寻找记忆中的一切,只有狩猎场的石墙是熟悉的,可是里面繁茂的树木都没了,多了一些崭新高大的土房,他原来看门的屋子也没了,戎族的士兵拦住他,他说:“我在找自己的旧衣服,是一件青黑夹杂的礼服。”对方说:“回自己家找去!”他打听狩猎场,士兵不耐烦了,“这座城市没有狩猎场!”他问这是什么地方,对方说:“监狱。”许黻的一生中没有比此刻更迷惘的了,“如果你们生死不明,我可以去寻找,但是一切怎么看起来……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他不停地向东走,向故乡靠近,试图寻找一些符合记忆的东西。周围数十里都是荒野,片瓦无存,渺无人烟,与想象中的远古一样。好不容易半山腰上出现了几间老房子,他心中燃起了希望,“这是本国人家!好好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时,八月的天空翻滚起来,黄沙弥漫,狂风呼啸,落叶纷飞,还没着地就变黄了,绿草也着了魔似的枯了,好像有一支看不见的巨笔蘸满丹红在天地间涂抹。然后下起了冰雹,有鸡蛋那么大,又下起了鹅毛大雪。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冷,脱下外套试试,还是不冷,直脱得赤身裸体也是这样。现在他不仅无法信任这个世界,连自己的真实性也成了问题。

隧道

他记不得走了多长时间,一路上他感觉不到饥饿和寒冷,连自身的重量都感觉不到,走过的地方也没有留下脚印。雪地无休无止地延伸着,直到连一棵草也看不到、地面连一点起伏都没有。他陷入了一个对称得无可挑剔的白色世界,如果说头顶那一片均匀沉闷的黄色是天空的话,没有一片云可以帮他判断方向。海滨没有出现,脚下自始至终是茫茫大雪。他怀疑其实早就到了海里,只不过这场无缘无故的寒冷把大海都冻僵了。

许黻走过的路,是非人间的路。地平线好像就在眼前,但是老也走不到。他沿着一条看不见的轨道向前滑行,连脚印都没有,因此连速度都无法估量。目标是迫不得已的,又是未知的,推动的力量就在背后,连绵不断,却又无法捕捉,只有敬畏、膜拜、服从。他的思想渐渐失去语言的外表,变为一种模糊而又肯定的情绪,迅速与苍穹沟通,想有多快就有多快,如果一定要解释苍穹的语言的话,那么,许黻就是洁净的空间中唯一的一粒灰尘,连雪花都比他大。他要是想说点什么,发出的声音刚刚钻进空间就被捏得粉碎。这空间异常地透明。

后来空间变得具体一些了,地平线与天空的交界处渐渐分开,有了颜色,从橘红色到蓝紫色,交织着、闪烁着,无声地生长,渐渐布满整个天空,成为巨大的、安宁的火苗。当许黻试图用语言来描述时,他找到了“壮丽”。

也曾有一股风把他推进光和雾旋转的洞口,以不可思议的疾速前进,但终点遥遥无期。他不知道自己闯进的深度是几万年还是几百万年。他在其中曾经化散成气流,也曾有机会选择还原的时间,可以回到二十年前,也可以回到两千年前。当他回顾最近的一生时,若姜一闪而过。通过与隧道的对话,他确信这个女人在若干年前是真实存在的。他没有选择回到那时,因为一种更长久、更美妙的东西吸引了他,那不是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可以忍受的等待,他听见的声音是:

“经过亘古洪荒、数不尽的悲欢,才能相见。那以后,相守的时间将和等待的时间一样长。”

这种声音出现时,若姜的面目变得清晰起来,于是他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又见过浮在太空中的平平的烟,包含一些难以解释的图案。较为简单的是连成三千里的积雨云,偶尔撕开一条缝,露出魔鬼的眼睛,随着风的方向变幻着表情。一座石头城是他的必经之地,夜里几十只公猫的叫声此起彼伏,塔楼的尖顶上悬挂着被人类唾弃到噩梦中的朱红色的云。一位巫师从塔楼飞进他的房间,许黻刚从巫师的眼光中看出他要吃外乡人的心,已有一条铁线虫钻进他的胸腔,他呐喊道:“他要吃我的心!”但是连他自己也听不见这声音,而一只黑色的甲虫爬在他舌头上吸他的血。巫师扯下黑甲虫扔掉,说:“这种金龟子早就该赶尽杀绝。”

他也曾翻越雪山、沙漠……明白这是诞生于同一个熔炉的东西。在白雪皑皑的昆仑山顶,他面对最灿烂的星辰,以及宇宙中最遥远的空无,寻找这熔炉。他小时候听说人要登临这种巅峰必须先吃大荒山什么树结的什么果,现在想起来真好笑。站在这里能俯视全世界吗?他往下看,下面只有白色的飞扬的波涛。许黻望得出神,渐渐融入了这片波涛,随心所欲地游动起来。穿出云层,大海便已展现在面前,与那种跋涉相比,几万里的海面只是咫尺的距离,他看见了小时候梦想过的海岛,它还是一片荒芜,在等待若姜的日子里,他可以把许多人带到这里,也可以在宇宙的深处休息,那是无比空、无比冷的黑暗,但他心中充满了喜悦,因为他的亲人将像流星一样经过这里。在等待他们的日子里,他允许他们在尘世间经历更多的轮回、与他无关的悲欢离合。

热门小说空中城,本站提供空中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空中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二·龙卷风 下一章:四·空中城
热门: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好时代 乡村满艳 长安三怪探之连环报 剑歌 春风柳上原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重生之国民嫡妻 名侦探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