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命运的回应

上一章:第019章 接风洗尘 下一章:第021章 故人相逢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叮咚”

门铃的响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着,躺在床上的梅林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向窗外,此时已经是夜晚时分。

从清晨断断续续的睡到晚上,但梅林依然很疲惫,身体上的疲惫已经消散,这种糟糕的感觉来源于不安分的灵魂。

他从床上爬起来,低头就看到了被鲜血浸湿的枕头,梅林伸手抹了抹鼻子,粘稠的鲜血顿时沾满了手指。

“越来越频繁了啊。”

梅林皱着眉头擦去鼻子下方的鲜血,然后将枕头和床罩折在一起,扔进了房子的洗衣机里。

门铃还在响,梅林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

他晕晕沉沉的,就好像是还没睡醒一样,他走到门边,打开房门,就看到穿着休闲装的加勒特正在门口等他。

“小子,该吃饭了。”

这位老牛仔一样的特工对梅林说了一句,他看到了梅林糟糕的脸色,他关切的说:

“你是没休息好?还是生病了?”

“我没事。”

梅林伸手推了推眼镜,对加特勒露出一个笑容,他说:

“可能是不太适应伦敦的天气,总之,我没关系。稍等一下,约翰,我换个衣服,我们就出发。”

“好吧。我在楼下等你,餐厅很近的,我们可以走过去。”

老特工见梅林不想多说这件事,他便果断的停下了询问。

作为一名资深特工,加特勒很清楚,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肆意窥探他人的秘密,是一种很冒犯的行为。

“砰”

房门又一次关上。

梅林后退了几步,身体骤然雾化,几秒钟之后出现在了浴室中。

他握着拳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的能力并没有受到影响,躯体依然强健有力,甚至连黑暗感官都运转正常,他完全没有受伤。

但在镜子中倒映出的,却是一个正在浸入黑暗的灵魂。

黑暗魔力对于灵魂和躯体的侵蚀,已经积累到了一个瓶颈。越来越频繁的鼻血和噩梦,代表着梅林距离黑暗的转变越来越近。

就像是一辆缓缓加速,冲向黑暗的列车。

在淅淅沥沥的水流的冲击下,梅林握紧了双拳,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寻找了。

但他找不到减速的办法,他找不到削弱黑暗魔力的办法,他从很多地方得到了拼图一样的散碎信息,但现在缺少至关重要的一环,将这些拼图拼在一起。

他就只能无助的坐在那速度已经很快的列车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即将冲破限制,冲入黑暗的领域中。

他不会立刻变成半魔,这依然是一个转化的过程。

但就像是某种恶性疾病,一旦进入发病期,那么转化与侵蚀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最终有一天,梅林·莱利将彻底消失,留在这具躯壳里的,将是一个扭曲的黑暗灵魂。

半魔梅林。

一个即将诞生的怪物。

近10分钟后,穿着一件灰色休闲衫和牛仔裤的梅林走出了酒店,加特勒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这个欧洲分部的指挥官作风硬朗,能给人带来十足的安全感,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很有力量感,而一旦和他相熟,就会不由自主的服从他。

这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特工,一个很优秀的指挥者。

不过,加特勒特工也有秘密。而且瞒不过梅林。

在梅林眼中,加特勒的生命力很奇怪,虽然比一般人更强壮,但总有种流通不畅的感觉。

梅林推了推眼镜,在灵视状态下,他能看到,加特勒特工的腰部,有一块区域并非纯粹的血肉,而是某种精密的仿生仪器。

它和加特勒的血肉契合在一起,承担着一部分循环系统的作用。

“1988年,维也纳郊外,加特勒特工和弗瑞一起执行任务,但出了意外。加特勒特工身受重伤,据说连肠子都被打断了。”

梅林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段信息。

这并不是他凭空想象的,而是在数天前,他们组队前往营救亚历山大·皮尔斯的时候,通过加特勒和弗瑞的那段对话脑补出的事实。

而眼前,这老特工身体里诡异的金属器官,应该就是那一次袭击之后留下的“纪念品”了。

真的很难想象,一个生命,居然能以这样的姿态顽强的存活下去。他本应该已经死了,但现在却还顽强的活着,甚至比一般人活的更坚韧。

“嗯。一个值得尊敬的战士。”

梅林的心里浮现出了这个念头:

“一个跨越了死亡的战士。”

这是他对加特勒特工的初步评价,他走上前,和老特工打了个招呼,两个人沿着伦敦老城区的街道,走向他们预定好的餐厅中。

这是一场接风洗尘的宴会,也是一起上过战场的战士们彼此之间加深关系的聚会。在战略科学军团的这一段时间里,通过弗瑞的一系列言传身教,梅林已经懂得了一个道理。

朋友,就像是洗手台下的卫生纸。

平时多备几卷,绝对没坏处。

……

“哈哈哈,你根本不知道1988年,在维也纳郊外的战场上,打光了子弹的弗瑞见到我的时候,他脸上是一副什么表情。”

在餐厅中,稍有些微醺的加特勒拍着桌子,对梅林讲述着过去的故事,他脸上带着生动的表情,对梅林说:

“他当时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他大喊到:”

“天呐!你是从地狱里爬出来了吗?”

“哈哈哈”

加特勒模仿着弗瑞的语气,那惟妙惟肖的声音,让梅林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之后,梅林拿起酒杯,朝着加勒特举了举,他说:

“那一定很疼吧?我是说,从被炸弹炸毁的地方,爬到安全区,还拖着断了的肠子……”

“疼,非常疼。”

老特工舒了口气,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那一块金属,他对梅林说: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种疼痛。有那么十几分钟,我觉得我已经被扔进地狱里了……我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了地狱的风景,但我咬着牙,硬是一步一步的爬了出来。”

“我从地狱,爬回了人间,吓了那群准备撤退的混蛋一跳。”

老特工喝了口酒,他对梅林说: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幸福多了,你们永远不会经历那种杀戮战场一样的任务,在我们那个时代,这样的任务司空见惯,尤其是在东欧,在俄国佬的地盘上,有那么一段时间,每个特工接受任务出发前,都是要留下遗书的。”

“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你自己,都有可能一去不回,你家里还有亲人孩子在等待,也许是爱人。太残酷了。”

加特勒似乎陷入了过往的回忆中,他稍带感慨的轻声说:

“那种被抛下等死的残酷,那种深陷地狱的痛苦,你们已经很难体会到了。”

“如果我说,我体会过呢?”

梅林将手中的剩下的一点酒一饮而尽,在酒精的刺激下,他有些微醺,他咳嗽了几声,低声说:

“加特勒,你在1988年被撕裂的是躯体,我在1989年,被撕裂的是灵魂。我不知道哪种更痛,但如果说起地狱的风景,我在威斯康星州,那空无一人的荒野上,我也似乎看见过……”

“魔法,那种就不该存在的东西,它毁了我,又创造了另一个我。”

加特勒静静的听着梅林讲述过去,他不动声色的为梅林再次倒上了一杯酒,在梅林说完之后,老特工举起酒杯,对梅林说:

“来,再喝一杯!”

“这一杯,敬我们经历过的痛苦,敬那些永远不想回忆起的过去!”

“不。”

梅林摇了摇头,他端起酒杯,和加特勒的酒杯轻轻碰撞,他说:

“敬新朋友!”

“哈哈,对!说得对!敬新朋友!”

加特勒笑了一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梅林看着老特工如此豪爽,他也将酒一口喝完。结果那股酒劲直冲脑门,让他一连咳嗽了好几声,结果引来了老特工带着善意的嘲笑。

“咳咳,我不怎么喝酒。”

梅林止住咳嗽,解释到:

“小时候,J……我的意思是,我的养父,他是个很传统的人,他不怎么喜欢孩子们喝酒。”

梅林差一点就说出了詹姆斯的全名,但脑海中存在的理智让他硬生生转变了一个称呼,他看着加特勒,却发现后者正一脸古怪的看着他。

“怎么了?”

梅林疑惑的问到。

加特勒拿起桌子上的纸巾,递给了梅林。老特工的表情变得有些慎重,他说:

“你流血了。”

“嗯?”

梅林低下头,他眼前的桌布已经被鲜血浸染,他急忙接过纸巾,堵住鼻子,但这一次……这一次,那鲜血,却怎么也止不住。

就像是,就像是身体或者灵魂里的某个阀门,在这一刻,彻底被打开了一样。

“啪”

梅林稍有些慌张的站起身,他对加特勒说:

“我去一下洗手间。”

“你看上去需要帮助,孩子。”

老特工也站起身,梅林对他摇了摇手:

“不!我一个人能行……别跟过来!加特勒,别跟过来……就在这里,等着!”

看着梅林稍显踉跄的走向洗手间,加特勒特工的眼睛眯了起来,在他眼中,一股探寻的光芒越来越浓重。

他,对梅林这个年轻人隐藏的秘密,越来越好奇了。

……

“啪”

梅林冲入了洗手间中,他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不断的冲洗鼻孔,试图让破裂的毛细血管收缩来止血。

但没用。

很快,整个洗手台都被溅落的鲜血弄得很惊悚。

梅林抬起头,在眼前的镜子里,他看到了满脸血污,很狼狈的自己。

他的眼前又一次出现了诡异的重影,就像是当日灵魂被撕裂时的后遗症,他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在它眼前开始翻滚,颠覆。

“砰”

梅林无力的摔在了地上,他挣扎着,艰难的伸出手,抓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扶手。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还在,但在这一刻,他的意志就像是被关在了一个囚笼里,无论如何呼唤,那些力量都不再回应。

更糟糕的是,眼前的重影变得越来越严重,整个世界似乎都被扭曲了。

在梅林眼中,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焰,在那暗红色的灰烬火焰的燃烧中,他隐约看到了一片置身于岩浆之海中的天空浮岛。

在那最中央的浮岛上,有一个高大的骸骨王座,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上面。

三宫!

三宫魔!

黑暗魔力的侵蚀突破了某个界限,在梅林灵魂中飞速壮大的黑暗魔力,开始本能的呼唤自己来时的源点。

“不!不!”

梅林挣扎着,他喊叫着,试图阻止体内魔力的继续发散。

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就会被三宫发现了!

不能!

最少现在不能!

“停下!”

“谁来帮帮我!停下!”

“哗”

就在这一刻,一声诡异的轻响在梅林灵魂中响起,那就像是……一枚正在转动的骰子,落在桌面的声音。

“啊!”

另一声尖锐的叫声,也在这一刻在梅林前方响起,那像是个女生的声音。

这一声锐利的尖叫,让梅林混混沌沌的意志清醒了片刻,他艰难的抬起头,就看到了,一个女孩,正站在他面前,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

那个女孩……

很脸熟啊。

“梅林!”

推开门,正准备上厕所的赫敏小姐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虽然比她记忆中的面孔更成熟了一些,身高也更高了一些,但赫敏依然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情况很糟糕的男人,赫然就是3年前,在北美大地上救了她和一火车人的英雄。

“梅林!你怎么会在女厕所里?”

赫敏急忙蹲下身,试图伸手将梅林从地面上搀扶起来,但就在赫敏接触到梅林身体的那一瞬间,暴躁的黑暗魔力在赫敏指尖弹出了一抹火花,把女孩吓了一跳。

“这种魔力?这是怎么回事?”

赫敏后退了一步,她左右看了看,这女厕所里除了她和梅林空无一人,她咬了咬牙,在梅林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注视中,小赫敏手指尖多了一根黑色的魔杖,伴随着低沉的念咒声中,一团金色的火花飞快的将梅林包裹起来。

就像是一层幕布一样,飞快的隔绝了他和外界的感知,也略显艰难的,将梅林身体里不断延伸的魔力,和那扭曲的维度断绝开。

“唰”

在魔力沸腾被制止的瞬间,梅林的意识飞快的回到躯体中。他站起身,打开水龙头,洗干净自己脸上的鲜血,也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

几秒钟之后,梅林回过头,看着他身后的赫敏,以及她手中散发着金色光点的魔杖,他用沙哑的声音问到:

“小丫头……你,是个巫师?”

“对哦!”

被撞破了秘密的赫敏耸了耸肩,她看着眼前3年多不见的梅林,她拉着裙角,做了个非常得体的淑女礼,她说:

“霍格沃茨魔法学院,格兰芬多二年级小巫师赫敏·简·格兰杰,向您问好。”

“大英雄梅林先生。”

热门小说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本站提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漫世界阴影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19章 接风洗尘 下一章:第021章 故人相逢
热门: 自然大玩家 星战风暴 东入边关无故人 网游之全民领主 植物 寓所谜案 单恋 无理时代 鱼馆幽话3:梦川璃歌(下)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