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梅林医生Ⅱ

上一章:第045章 黑夜里的故事·返乡 下一章:第002章 滞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坎大哈靠近城郊的街道边,有一座没有招牌的小酒吧正在营业。

梅林正坐在吧台后面,他手里甩动着一个金属的酒壶,在灵巧的手指和敏锐的感官加持下,这银色的酒壶就像是在有了生命一样,在他手中挥舞着。

看的他眼前的几个醉醺醺的家伙都有些眼花缭乱。

“啪”

一声轻响,梅林将手中的酒壶放在了擦拭很干净的柜台上,他扭开酒壶,将其中蓝蓝绿绿的液体倒入了高脚杯里,然后放上一片柠檬,推给了那个穿着半旧的坎肩,脚边放着一把老旧的,缠着布条的突击步枪的家伙眼前。

“你的‘迷乱’。”

梅林拿起手边的手帕,擦了擦手指,对那个喝得半醉的家伙说:

“以及,20美金,谢谢惠顾。”

“唔,这太棒了。”

那在夜晚时分,溜出来寻欢作乐的武装分子端起酒杯,畅饮了一口,然后发出了舒适畅快的呻吟。

在梅林的注视下,他嘟囔着什么,在身上的口袋里左翻右找,最终拿出一沓皱巴巴的纸币,放在了梅林眼前。

“呃,就这么多了。”

那家伙眼神飘散的说:

“这一次的酒钱,和上一次的,还有上上一次的。”

梅林稍显嫌弃的伸出两根手指,捏着那纸币,将它扔进了柜台里。他有些无聊的趴在桌子上,对眼前那个酒鬼说:

“你又偷跑出来喝酒,你的长官不会惩罚你吗?”

“惩罚?哈,谁来惩罚我?”

那个酒鬼带着一丝失落和绝望的口气说:

“我的长官昨天被狙击手打死了,和上上一个长官死的一模一样,现在我被推选为首领了。那些该死的圣战分子就像是发了疯一样,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过明天。”

“看开点。”

梅林安慰着眼前的武装分子,他从身后取过一个酒杯,倒上了酒,还加了冰块,推到那失望的家伙眼前,他说:

“这杯算我请你的,我猜,你肯定能长久的活下去。”

“谢了,尤里。”

那喝得半醉的家伙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欢乐起来,他拿起酒杯,朝着梅林举了举,然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的眼神已经彻底迷乱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本就不算坚定的意志就又变得摇摇欲坠。

哦,对了,至于“尤里”,那是梅林在这里的伪装名。

“尤里,你真的是个好朋友。”

喝的烂醉的武装分子结结巴巴的对梅林说:

“如果没打仗的话,我一定会邀请你去我家。邀请你见见我的家人,一起吃一顿饭,我的米娅做的羊肉是世界上最棒的食物,还有我最可爱的两个孩子……”

“哦?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你还有家人。”

梅林就像是聊天一样,和眼前这个家伙说:

“那他们现在在哪呢?你的妻子,还有你的孩子。”

“死了。”

那醉醺醺的家伙就像是说着一件普通的事情,他的语气毫无波动:

“4个月前,被圣战分子的炸弹炸死了。只剩我一个了,尤里,我的村庄已经没有活人了。”

“……”

梅林沉默了片刻,他又给眼前的家伙倒了杯酒,他说:

“节哀。”

“没什么的,哈哈,尤里,没什么的。”

那家伙来者不拒的端起酒杯,对梅林说:

“我也会死的,也许很快就会死,到时候我们就能团聚了。在那之前,我会战斗,像个男人一样,和那些该死的圣战疯子打仗……嗝,这酒真不错啊!”

“你已经喝的太多了。”

梅林挺直身体,他对那个已经彻底烂醉的家伙说:

“你该回去休息了。还有,我托你打听的事情……”

“我打听到了。”

梅林眼前那烂醉的武装分子毫无戒心的说:

“你给我看的那个徽章,我前几天去接收武器的时候,在坎大哈南边的山区里见过一次。他们有很多人,很多武器,就躲在山区里,那是一群该死的圣战者,他们很不好惹。”

“南部的山区?”

梅林点了点头,他说:

“我知道了,感谢你的分享,好了,你真的该回去了,再晚的话,你的队员们就要冲进我这可怜的小酒吧里,把你拖回去了。”

“我知道,我知道。”

在梅林的催促下,那家伙抓起脚边缠着布条的突击步枪,他歪歪扭扭的走向这小酒吧的门。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悲伤的事情,他一边走,还一边拉长了声音哭着。

他的精神早就在家人逝去的打击下崩溃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一具冷漠的躯壳。

说是为了复仇,但梅林猜,那个在战争中失去一切的可怜人,恐怕现在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这很正常,毕竟绝大部分人都只是普通人,他们没有那个意志,也没有那个力量,在仇恨的推动下,将自己变成一个复仇者。

几分钟之后,一声枪响从门外传来,还有行人的惊呼声。

梅林继续擦拭着手里的酒杯,黑暗感知扩散出去,在酒吧之外,在另一条街上,他的客人正躺在那里,血流满地,脑袋被一颗飞来的子弹打碎了。

他死了。

就如他所言,和他的长官,以及上上一任长官死的一模一样。

也许是因为酒精麻醉了他的身体,让他没办法反击,也许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察觉到狙击手的存在。

总之,他死了。

他也许算不上一个好人,但他现在,终于能和自己的家人团聚了。

梅林摇了摇头,他看着手中擦拭干净的酒杯,片刻之后,他把那酒杯扔进了垃圾桶里。

仿佛那很干净的酒杯也沾上了血一样。

梅林趴在吧台上,继续等待着下一位客人的到来。

这个小酒吧是他在3个月前开起来的,非常小,临街的房子,里面摆着几张桌椅,吧台边还有几把椅子。

在梅林身后是一个木制的酒柜,里面放满了本地的,和外来的美酒。

说实话,在一个政教合一国家开酒吧是一件很愚蠢很扎眼的事情,梅林本来并不打算这么做的,但变化总比计划快,这个国家目前越发混乱,无法揣摩的局势,让梅林原本的计划彻底泡汤。

但他很快就有了新计划。

这个小酒吧最近一个月的生意确实不错,这在梅林的预料之中,毕竟,当双方都处于愈演愈烈的战争中的时候,战士们都需要一个能缓解情绪的地方。

一个鱼龙混杂的环境,总是能吸引到各种各样的人,那些来自不同的地方的人带着不同的消息,那是很散碎的消息,但一点一点的拼合,也最终能得到一副完整的拼图。

梅林并不着急,对于现在的局势而言,着急也没什么用了。

十几分钟之后,又一波客人来到了梅林那连名字都没有的小酒吧里,但他们并不是来喝酒的。

“救救他,尤里。”

一个全身是血的中年人用一种祈求的口吻喊叫着,在他身后,几个年轻人用门板抬着一个受伤的老人,他的腹部在不断的流着血,看上去就像是被子弹打穿了一样。

而那个在祈求梅林的中年男人,是梅林酒吧的供货商,是这街区的商人,他叫阿勒夫,勉强算是梅林这滞留的几个月里遇到的朋友。

“救救我的父亲!求求你。”

阿勒夫不断的祈求着,他知道梅林的这个小酒吧在几个月前,还是一家诊所。而梅林最初的掩饰身份,是一个无证的医生。

“别急,阿勒夫,我会救他的。”

梅林扔下手里的抹布,他从吧台里走出来,一边解开自己袖口的纽扣,一边查看着那弥留的老人的情况。

片刻之后,他对那几个手足无措的年轻人说:

“把他抬到里屋去!他需要立刻做手术。”

“快,还愣着干什么?”

阿勒夫用阿拉伯语,对自己的几个儿子喊到,他们梦如方醒,立刻抬着受伤的老人走入了酒吧的里屋。

一分钟之后,梅林带着一个半旧的医疗箱走入了里屋,他扭亮点灯,让光源尽可能的明亮一些。

他带上医疗手套,对身边紧张的商人说:

“你来做我的助手,让你的孩子们都出去,他们在这里只会碍事。对了,让他们去擦干净地板上的血,见鬼,我还要做生意呢!门口全是血,有哪个客人敢进来?”

阿勒夫尖叫着将自己的孩子们赶了出去,他关上门,站在梅林身边。

梅林用一把裁纸刀切开老人腹部的衣服,他用棉球擦拭着伤口,几秒钟之后,他说:

“把镊子递给我。你父亲很幸运,子弹并不致命,但他的肠子被擦伤了,取出弹头之后需要缝合……这并不困难。”

阿勒夫急忙将医疗钳递给梅林,后者一边在伤口中寻找着弹头,一边问到:

“你家那边应该很安全,武装分子的冲突似乎没有蔓延到那边,你的父亲怎么会受伤?”

“他是被误伤的。”

阿拉伯酒商悲伤的说:

“我的一辆运货的车在城外被抢了,我父亲去处理事情,结果遇到了军队和圣战分子交火,幸亏我的一个儿子跟着去了,否则我就要失去他了。”

“嗯?”

梅林皱了皱眉头,他说:

“他们在城外交火了吗?冲突都蔓延到城市了?真是糟糕。”

一边说着话,梅林很稳的手轻轻一提,一颗扭曲的,带血的弹头就被从伤口里夹了出来。他将那弹头扔在旁边的盘子里,然后放下钳子,拿起了缝合线。

“是的,情况越来越糟了。”

阿勒夫看着那盘子里的弹头,这个商人痛苦的说:

“生意都没办法做了,在我父亲受伤前,我正打算搬走,带着我的家人去土耳其投奔我的表亲。”

“你走了,我的酒吧怎么办?”

梅林带着一丝惋惜的说:

“这兵荒马乱的,我可找不到另一个商人卖给我酒了。”

“我在城里有个仓库,那里还有很多存货。”

阿勒夫对梅林说:

“你救了我的父亲,我把那些存货都留给你,成本价,反正那些东西也带不走。在土耳其重新开始生活也是需要钱的。”

“我以为你还会给我打个折呢。”

梅林一边开玩笑,一边用剪刀剪断了缝合线,他最后用酒精擦拭了一下老人的伤口,又摸了摸他的额头。

还好,没有发热,没有出现并发症。

他将带着血的医疗手套扔进垃圾桶,然后回头看着阿勒夫,他说:

“把老人带回去吧,让他好好休息,在他痊愈之后,你们就能离开这个见鬼的国家了。”

“谢谢你,尤里,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阿勒夫看着父亲的呼吸平稳下来,他千恩万谢的对梅林说:

“认识你真是我这几年里最幸运的一件事情。在我离开之前,你需要什么帮助都说吧,我家的那套房子也需要转手,你有没有兴趣?”

“呃,你还真是个精明的商人。”

梅林摇了摇头:

“但我暂时没有购置房子的打算,你也看到了,冲突已经愈演愈烈了,这个国家快完了,我也许也会很快离开这里。我是来赚钱的,不是来玩命的……不过,说起来,我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梅林从口袋里取出那枚十戒帮的徽章,递给了阿勒夫,他说:

“你在本地做了十几年生意,你见过这个吗?”

商人接过那徽章,在里屋的灯光下,他的眼神变化了一下,这一丝情绪波动,被梅林捕获到了。

“我……见过。”

阿勒夫将徽章还给梅林,他眼中有一丝担忧和恐惧,他说:

“尤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找他们,但听我说,最好别去接触他们。圣战者都是一群分子,但这些人……是疯子中的疯子。”

“听上去你知道很多,阿勒夫。”

梅林看了看手表,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他说:

“不介意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好吧。”

阿勒夫看了看自己的父亲,他咬着牙说:

“但你得保密,一定得保密,他们在城里有眼线,这也许会给我家人带来麻烦。”

“放心吧,阿勒夫。”

梅林知道,又一块关于十戒帮秘密的拼图要到手了,这距离他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逐渐被战争吞噬的国家又近了一步。

他拍着阿勒夫的肩膀,用温和的声音轻声说:

“保守秘密,我很在行的。”

热门小说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本站提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漫世界阴影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45章 黑夜里的故事·返乡 下一章:第002章 滞留
热门: 杀人的祭坛 网游之奴役众神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遗落的南境3:接纳 奇想,天动 九州·海上牧云记 死亡通知单 弄假成真 猎艳乡村 三体2:黑暗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