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梅林的邀请

上一章:第006章 倒霉的妞 下一章:第008章 猎人·传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等到梅林在几分钟之后,赶到这地狱厨房边缘的暗巷的时候。

他就看到在那昏暗的路灯边,那已经消失了好几天的古董杂货铺,又一次出现在了街边两栋建筑物的夹缝之中。

还是那熟悉的,稍有些破旧的招牌,上面写着两个字。

“Blood Stone”

他熟门熟路的走上前,伸手推开了那古朴的门。

“叮咚”

在风铃的响声中,梅林走入了血之屋里,结果就看到艾尔莎和之前一样,正趴在柜台之后,就像是打着盹一样,半闭着眼睛在休息。

这女孩从罗马尼亚回来了?

她的速度这么快的吗?

梅林扭头看了一眼,被打晕的纯血吸血鬼水银,正以一种被困束的姿态,被绑在店铺的高背椅上。而渡鸦之灵维克特,正站在那椅子顶部,就像是看守囚犯的狱卒一样。

这丑丑的渡鸦歪着脑袋,打量着自己姗姗来迟的主人。

“呜嗷”

它发出了一声难听的鸣叫,然后就在光芒闪烁中,消失在了空气里。

“我本来是要杀掉这个倒霉蛋的。”

艾尔莎稍显疲惫的声音,从柜台处传来。这个吸血鬼猎人少女,用左手撑着下巴,一脸好奇的说:

“但在看到那只试图阻止我的渡鸦的时候,我就猜到,这吸血鬼肯定已经成为了另一个猎手的猎物。但我没想到,那猎手居然是你。”

艾尔莎那双漂亮灵活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梅林,以及梅林身上那套古怪的,但却具有异常美感的复古装,她轻笑了一声,说:

“原来上次是我小看你了,能在无伤状态下,独自捕猎这样的纯血种,你很厉害嘛……梅林。”

“我知道。”

梅林毫不谦虚的耸了耸肩,他看了一眼艾尔莎,他说:

“我先忙正事,等下聊。”

“随便你。”

艾尔莎大度的挥了挥手,她说:

“那吸血鬼本来就是你的猎物,但我警告你呀,要是要审讯的话,就带着她出去……我的血之屋什么都好,就是打扫起来很麻烦,尤其是地板沾上血之后……这房子很爱干净,它不怎么喜欢沾上血的感觉。”

“放心吧。”

梅林伸出左手,轻轻的点在了水银精致的下巴上,他说:

“我有特殊的审讯方法,不会沾血的。”

摄魂怪之吻与水银稍显冰冷的皮肤接触,下一刻,水银就像是做了可怕的噩梦一样,她猛地从昏迷中惊醒,就像是溺水者将头伸出水面。

但就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就是梅林那双闪耀着诡异光芒的双眼。

“Legilimens!(摄魂咒)”

“唰”

下一秒,梅林就进入了水银小姐的回忆中。

按理说,纯血吸血鬼的意志力应该很强大。但水银本身只是个诞生了不70年的“小崽子”,而且她还受了重伤,又被摄魂怪之吻不断的掠走希望。

她用于抵抗梅林摄魂取念的意志,已经很微弱了。

在梅林略微加深了魔力注入之后,水银思维上的抵抗,就宣告彻底瓦解。

梅林很轻松的进入了她的思维中,他开始浏览起和狄肯·弗瑞斯特有关的记忆。说起来,这个女吸血鬼对于那个激进派吸血鬼的感情还真是深刻,梅林在水银的记忆中找到的绝大部分记忆碎片,都和狄肯有关。

但有价值的,说实话,并不多。

狄肯那个神秘的吸血鬼的发家史并不长,他在50年前只是纽约市郊的一名年轻商人,因为相貌英俊被一位纯血吸血鬼女人相中,在几度春风之后,就被赐予了吸血鬼的力量。

但那位纯血夫人很快玩腻了这个年轻人,就将狄肯赶出家门,任由它自生自灭。

而狄肯为了死中求活,不得不联合起他见过的所有平民吸血鬼,也就是半吸血鬼,组建了一个小势力,开始在当年战争刚刚结束后的时代挣扎求生。

因为它高超的组织思维和管理方式,它又在几年之后,被当时还是家族继承者的纯血种盖塔罗另眼相看。

为了对付从波兰迁徙到纽约的至高家族,盖塔罗就将狄肯作为一枚暗子,提供给它足够的资源,让它收拢平民吸血鬼们,帮血族长老会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黑活,顺便暗中阻止至高家族在纽约的扩张。

水银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它的。

在水银的记忆中,狄肯在过去50多年里一直表现的对血族长老会很恭顺,虽然这个出身卑微的半吸血鬼很有野心,但它却很好的掩饰了这一点。

但最近几个月,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一支从南美洲迁徙到纽约的吸血鬼家族,带来了一个关于当年第一批迁徙到北美的吸血鬼先行者们留下的传说,那个关于“血神”的传说让狄肯非常着迷。

据说,血神是和吸血鬼起源有关的秘密,任何一个吸血鬼得到它,都可以得到媲美血族先祖的力量。而且血神有一个很强大的特征,它可以将血脉并不纯粹的半吸血鬼,转化为真正的纯血吸血鬼。

这正中狄肯内心最大的渴望。

狄肯虽然目前统帅着纽约绝大部分的平民吸血鬼,但这种统帅,更像是一种利益的“要挟”,狄肯用自己在纽约地下建立的很多个地下供血站把持着平民吸血鬼的命脉,强迫它们跟随他。

但狄肯本身只是个卑微的“平民”,在吸血鬼这样等级严苛的文明中,它跟本就没有让其他平民资源追随的资本!也永远无法赢得其他纯血家族的尊重。

所以对于传说中的“血神”,狄肯势在必得。

而对于水银而言,最糟糕的是,统帅那支南美吸血鬼,并且为狄肯带来了“血神”传说的,是一个神秘的女人。

在水银的认知中,那个神秘的女人用下流的方法诱惑了狄肯,不断的鼓舞着狄肯的野心,并且提供给狄肯足够的资源,甚至还用某种秘术,将狄肯原本羸弱的实力提升到了一种夸张的地步。

可惜,水银也只见过那个女人一两次。

在水银的记忆中,那个女人……不,她的身高太矮了,更像是一个女孩的样子。

那个女孩总是穿着黑色的兜帽,将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而她麾下的那些南美吸血鬼们对她的称呼也很奇怪。

它们不叫她家主,或者首领。

反而称她为“魔女”。

根本不像是尊重或者崇拜,反而像是很畏惧那个神秘的女孩一样。

梅林还想要挖掘更多水银脑海中的秘密,但下一刻,他的探索就被打断了。

“嗨,停下。”

艾尔莎的声音传入了梅林耳中:

“她快死了!”

“嗯?”

梅林皱着眉头收回了自己的意志,在他眼前,被数重压力折磨的吸血鬼水银,此时已经处于弥留的状态了。

她的生命力,就像是风中烛火一样羸弱了。

“你不该打断我的。”

梅林有些遗憾的说:

“这位水银小姐双手上沾满了普通人的鲜血,她是个恶棍,死不足惜。”

“没错,她是个恶棍,她该死。”

艾尔莎了然的点了点头,她看着梅林,问到:

“但你是吗?”

“我记得你的组织是个保卫组织吧……难道不该把它交给你们的法律审判吗?”

梅林再次皱起了眉头,艾尔莎则打了个哈欠,她有些百无聊赖的说:

“当然,你要杀了她是你的事。我的意思是,你要杀,就带出去杀……我今天心情很糟,不想看到有人死在我店里,太晦气了。”

“说的也是。”

梅林点了点头:

“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你说了算。”

说完,梅林也不再去理会已经濒死的水银,他走到这件血之屋的另一侧,打开窗户,眺望着远方海面另一侧的码头,在梅林的灵视中,他能清晰的看到,那码头上已经燃起了一片火焰。

“莎伦办事的效率就是高。”

梅林感叹了一句,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这离我发出消息还不到30分钟吧?她那边的战斗就结束了。”

“那些人在干什么?”

在梅林身边,端着一个古朴的,用铜条箍起来的木杯子喝酒的艾尔莎也趴在窗户边,和梅林一起眺望着远方正在燃烧的码头。

她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到:

“那些人在放火唉……你认识他们吗?”

“他们是我的下属。”

梅林回答说:

“他们也不是在做坏事,最近纽约流行起了一种混杂着吸血鬼血液的毒X,那个码头就是那些毒X的起源地。实际上,我今晚这个时候还在外面跑,就是因为这件事。”

说到这里,梅林拿起手机,给莎伦发了个消息,然后看着身边闭着眼睛,吹着风的艾尔莎。

他从这个女孩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失落和悲伤的情绪。

几秒钟之后,他轻声问到:

“这一趟旅行,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对吧?”

“是啊。”

艾尔莎闭着眼睛喝了口酒,她语气萧索的说:

“我去罗马尼亚找我父亲,却什么都没找到。哪怕是一具尸体也好啊……但什么都没有。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那感觉太糟糕了。”

“这是好事。”

梅林劝解到:

“那说明你父亲可能还活着。”

“那就更糟了。”

艾尔莎又喝了口酒,她睁开眼睛,在那漂亮的蓝色双眼中,有一股忧伤在弥漫着,她低声说:

“如果他还活着,那么这8年的时间里,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和妈妈?就好像是,好像是我们被他彻底遗忘了一样,就像是我们被抛弃了一样。”

“嘿!”

眼看着艾尔莎又要喝酒,梅林伸出手,抢过了艾尔莎手里的酒杯。

他用一种严肃的目光看着艾尔莎,他说:

“不要这么带着恶意的揣摩自己的亲人,尤其他还是你的父亲……我最近这一段时间,知道了很多关于父亲的事情……”

梅林摇了摇头,他对艾尔莎说:

“相信我,女孩,父亲是永远不会抛弃子女的。你父亲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许他被困在某个地方,也许他不联系你们,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也许他被牵扯进了什么更糟糕的事情里……我的意思是,乐观一点,你已经去了罗马尼亚那个鬼地方,还全身而退的回来了。”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能拦住你的脚步呢?”

“你是说我应该继续寻找吗?”

艾尔莎看了一眼梅林,她哼了一声,一把从梅林手里抢回自己那个古朴的,精致的酒杯,她对梅林说:

“还有,你明明做的是双手染血的事情,你接触的都是异类的黑暗世界,你又是怎么让自己保持这种乐观的?”

“你当然该寻找。”

梅林靠在屋子边缘的木桶上,他抱着双臂,对艾尔莎说:

“我虽然不认识你父亲,但我知道,像他那样的人,不管结局是什么,都不会悄无声息的。也许你距离最后的真相已经很近了,近到只差最后一步。”

“至于我,我其实并不乐观。”

梅林扭头看向窗外的黑暗,他说:

“我只是看到了太多悲惨的事情,只是期待着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结局。”

“但我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艾尔莎忧伤的说:

“我是瞒着妈妈偷跑出来的,这一次为了去罗马尼亚,我主动联系了好几位前辈大师,我妈妈命令我必须回去。她是……怎么说呢?那种很古板的人,她诞生在更早前的古老时代,对于规则这些东西看的很重。”

“她允许我继承父亲的事业,但她不会允许我随便在外面漫无目的乱跑,我的试炼也还没完成呢。”

少女耸了耸肩,她对梅林说:

“除非我找到一份能让她认可的正当工作……但当个小店主肯定不算。”

“稍等一下。”

梅林伸手打断了艾尔莎的倾诉,他说:

“我的下属来接囚犯了,我出去和她交涉一下,几分钟就好。”

说完,面无表情的梅林,提着昏迷濒死的水银小姐就走出了血之屋。艾尔莎则一脸怀念的看着窗外的黑夜景色,在她回去血石家族的庄园之后,她就不会再有这几个月这么自由的生活了。

她和自己的母亲不一样,她并不喜欢被那些古老的传统束缚着。

她张开手,在手心中,有一枚精致的,黑色钢铁铸造的,凶狠的,类似于猛禽头颅的坠饰,她看着那坠饰,她低声说:

“父亲……你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我吗?”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几分钟之后,梅林回到了血之屋,艾尔莎已经回到了柜台后,在整理着自己那些用来蒙骗外行人的小玩意们。

那是她自己制作的不成功的猎魔物品,也算是她的小爱好。

“这个……”

梅林将一样东西放在艾尔莎面前,他对眼前这姑娘说:

“我能帮你的不多,但我觉得我们很处的来,所以,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

艾尔莎愣了一下,她拿起梅林递来的东西,放在眼前,一字一句的念到: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直属超自然事务防御观察与后勤部,特殊事务一级顾问……艾尔莎·血石小姐……”

读到这里的时候,艾尔莎带着一丝惊讶的抬起头,她看着梅林。

梅林对她耸了耸肩,他轻声说:

“带着这东西,回去见你妈妈,当她问你为谁工作,你就不必结结巴巴了。”

“尤利西斯·血石大师是上一任特殊事务顾问,你这也算是女承父业……我想,你妈妈应该会同意的。”

热门小说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本站提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漫世界阴影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06章 倒霉的妞 下一章:第008章 猎人·传承
热门: 死香煞 白玉堂:局外局 玉翎雕 飞天 侯沧海商路笔记 盗天仙途 斩龙 天坑宝藏 风港 散花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