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复仇之熊·惠斯勒

上一章:第010章 提线木偶 下一章:第012章 刀锋的故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2个小时之后,梅林和血石小姐准时到达了曼哈顿的“锤头鲨”码头。

这个是还在运作的小码头,看上去一片忙碌的样子,只不过这里并不是梅林和艾尔莎的目的地。

在这2个小时里,血石小姐在翻译残破的文本,而梅林去了一趟三叉戟大厦,拿回了自己的福特车和车钥匙。所以这一次,他终于不需要被艾尔莎吐槽没牌面了。

呃,虽然开着这辆随处可见的福特车,也不算特别有牌面。

“我们到了。”

在顺着锤头鲨码头,一路向边缘地带开了5分钟之后,一座看上去已经废弃了很久的工厂终于出现在了梅林眼前。

他开着车,降低了车速,看着周围那杂草丛生的道路,一路开进了这废弃工厂的车间里。

然后,他就看到了正坐在二楼边缘,等待着他们到来的吸血鬼猎人刀锋。

这位两次出现都以硬汉姿态登场的老兄有他标志性的平铲头,他脱掉了自己拉风的风衣,只穿着无袖的黑色作战服,露出了双臂上健壮的肌肉,以及在他脖子上,纹着黑色的,意义不明的类似于黑色羽蛇一样的纹身,肩膀上也有同样的放大版纹身。

看上去气势十足,第一印象就是个真正的莽者。

最重要的是,那双墨镜,还戴在他脸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位随时准备上战场的大兵一样。

在看到梅林和艾尔莎打开车门的那一刻,刀锋抓着旁边栏杆悬空跳起,在空中翻滚了一次,然后稳稳的落在了梅林眼前。

“挺准时的嘛。”

刀锋对梅林摆了摆手:

“跟我来,老头子在等你们。他听说有位猎魔人要来,还破天荒的收拾了一下自己邋遢的外表呢。”

“我也很期待见到你的导师。”

艾尔莎伸出手,将自己的墨镜取了下来,挂在了自己衣领处。她说:

“一位隐居在北美的猎魔大师,这个消息传出去,肯定会让欧洲那些老猎魔人们很激动的。”

“不,我之前可能没说清楚。”

刀锋一边带路,一边解释道:

“老头子可不是什么猎魔大师,他和我一样,都不是半路出家的猎魔人。”

“哦?”

梅林好奇的问到:

“但你们使用的是正统的熊学派战技……”

“这些事情,就让老头子对你们说吧。”

刀锋摇了摇头,稍有些冷漠的说:

“我对这些事情不怎么感兴趣。我只知道,和我一样,老头子成为猎魔人,也是被逼的。”

这个废弃工厂的占地面积很大,几个车间连在一起,是个近乎完美的藏身地。

刀锋带着梅林和艾尔莎在迷宫一样的走廊里走了几分钟,才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在推开一扇铁栅栏的门之后,梅林看到了一个正在摆弄一些枪械零件的老头子。

“惠斯勒,艾尔莎女士来了。”

刀锋喊了一句,那老头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他转过身,就看到了艾尔莎和梅林。

梅林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惠斯勒的眼睛。

这老头肯定是带了类似于隐形眼睛的东西,遮住了眼睛的一部分异变。

但是在梅林的灵视中,他能清晰的分辨出,那老人的双眼瞳孔并不似人类的圆孔,而是动物一样的黄色竖瞳,看上去分外诡异。

梅林知道,那是服用了突变药剂的后遗症,也是正式猎魔人的标志。

在和艾尔莎见面的这一刻,老惠斯勒表现的有些局促,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片刻之后,在梅林,刀锋和艾尔莎的注视下,老头子将左手放在胸口,右腿微微后撤一步,然后低头弯腰,做了个稍显古怪的礼节。

而在梅林的注视中,艾尔莎也做出了同样的礼节作为回应。

显然,这是猎魔人之间打招呼的方式。

嗯,充满了时代感。

老头子惠斯勒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络腮胡,他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熊头徽记,放在手心,在靠近艾尔莎手里的狮鹫徽记的时候,两颗黑色的金属徽记,都开始微微嗡鸣。

这代表了两个人的身份,最终被确认。

“我叫艾尔莎,艾尔莎·血石。”

艾尔莎确认了惠斯勒的身份,她便放下了最后的戒心,带着笑容,主动对这位前辈说:

“我的父亲是尤利西斯·血石,狮鹫学派的上一代师匠。”

“哦,那听起来是个真正的大人物了。”

老惠斯勒笑了笑,他说:

“我的传承来自于我的远房叔叔……他的名字我就不说了,实际上,直到我叔叔老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其实是一名猎魔人。”

“那你和刀锋的传承?”

艾尔莎皱着眉头问到:

“还有你们服下的突变药剂,如果没有正式猎魔人指导的话,你们是很难挺过那长达数个月的变异期的。”

“是啊。”

老猎人摸了摸自己苍白的头发,他满是感慨的说:

“那几个月的煎熬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我差一点就没挺过来。不过幸运的是,我给那突变药剂里加了些东西,那些东西,最终帮我完成了我的转变与重生。”

“你加了什么?”

梅林兴致勃勃的问到:

“其他的中和性药物吗?”

老猎人看了一眼梅林,他摇了摇头,用低沉的声音说:

“是……仇恨。刻在骨子里的仇恨,给了我爬出地狱的希望。”

“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吧。”

梅林的表情变得严肃了一些,他说:

“我有预感,这是个值得一听的故事。”

在他身边,艾尔莎也点了点头,血石小姐对老惠斯勒和刀锋的传承很有兴趣。实际上,她对狮鹫学派之外的所有猎魔传承都很有兴趣。

“呵呵,这就是个很久远的故事了。”

老惠斯勒伸出手,示意梅林和艾尔莎坐在一边的旧沙发上,他转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点起了一根香烟。

在艾尔莎的注视下,老头子吐了个烟圈,他悠悠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出生在……呃,好像是1798年吧?具体时间我已经忘了……人活得太久就会健忘,这一点真的挺糟糕的。”

“我的父母是来自俄国的移民,我的那位猎魔人叔叔也是。当然,我很怀疑他其实不是我的叔叔,而是我曾祖父的弟弟或者表弟,猎魔人可以活很久,他们也都很懂得隐藏。”

老惠斯勒把玩着自己的熊头徽记,他说:

“我记忆里,我的叔叔是个古板而沉默的人,他一生都没结婚,没有孩子,在他人生的最后十年里,是我陪他度过的。我还记得,在他死去的前一个周,他还带我去打猎……他的身体很硬朗,他的死亡来的太突然了。”

“当时村子里的人说我的叔叔是被发疯的野牛撞死的,但我知道,不是!我亲眼看到白发苍苍的叔叔提着两把剑冲出了村子,然后……他就再没回来。”

老头子面色平静的说:

“那时候的北美大陆比现在要混乱的多,印第安人们喜欢搞一些神神鬼鬼的献祭和仪式,总会惊动一些他们解决不了的东西。”

“我叔叔死在一头被惊动的雷鸟手里的。他和那恐怖的玩意在山里战斗了好几个小时,他没能赢,那头凶狠的畜生受了伤,逃回了荒野,一整个村子都被救了下来,代价就是我叔叔的小半个身体都被撕碎了。”

“雷鸟啊……”

梅林知道这种野兽。

在《神奇生物在哪里》那本书里,纽特大巫师对雷鸟有详细的记载,那是一种极其危险的魔法生物,在被激怒的时候,它的破坏力还在普通的火龙之上。

看来惠斯勒的叔叔,并不像他说的那么默默无闻,最少,普通的猎魔人是没办法正面和被激怒的雷鸟缠斗的。

“他是一位勇士。”

艾尔莎低声说:

“他遵循了猎魔人的誓言。”

“嗯,是的。”

老猎人喝了口水,掐灭烟头,他说:

“他至死都没有对我透露任何猎魔人的事情,他根本没打算将传承留下来。但那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我的叔叔根本没来得及把他的那些笔记毁掉。我在收拾他遗物的时候,发现了那些东西……当然,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把那些东西当成是鬼画符的无聊玩意。”

“直到……直到一头流浪的吸血鬼闯进我家里。”

惠斯勒的语气变得低沉了一些。

他就像是回忆起了那200年前的事情,隔了好几秒之后,他才继续说:

“那时候,我和我妻子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虽然过得贫苦,但在那个时代,贫穷只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大家过得都不好,但我们还是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那一天,我的妻子在农场外发现了一个倒在地上昏迷的男人,我和我的儿子,把他抬回了家里。我们以为那是个需要帮助的人。半夜的时候,他醒了……他礼貌的对我们道谢,然后……”

“他当着我的面,撕碎了我妻子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喝着她的血。”

老猎人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说着其他人的故事一样,但他紧握的手指代表着,哪怕已经过去了200年,那过去的悲惨,还是依然历历在目。

“他吸干了我妻子的鲜血,然后抓着我的儿子和女儿,那混蛋,他就像是开玩笑一样,他逼我做出一个选择。他让我决定,我的哪一个亲人死……另一个就可以活下来。”

“那一夜,是我人生最漫长的一夜,在阳光重新升起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死了。”

“我抱着我的小女儿,坐在家人的尸体边,整整3天,然后我发了疯一样的翻出了叔叔留下的那些东西,然后……我就成了一名猎魔人。”

惠斯勒耸了耸肩:

“我花了差不多15年的时间学习那些知识,在一个偶然路过村子的巫师的帮助下,我做出了突变药剂,然后就提着叔叔留下的两把剑,在这片大地上搜索着当年的那毁了我人生的吸血鬼。”

“那你找到它了吗?”

同样握紧了双拳的艾尔莎问到:

“你报仇了吗?”

“嗯。”

直到这时候,惠斯勒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说:

“63年!我找了它63年,终于在拉斯维加斯城外的沙漠里,用叔叔留下的银剑砍掉了它的脑袋。那些灰烬洒在天空的时候,那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火焰。”

“那你的女儿呢?”

梅林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或者说,你的家族还在吗?”

“我哪里有什么家族……”

惠斯勒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他说:

“我的阿尔贝特也是亲眼见过她母亲和哥哥死去的,你觉得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一个女孩还能和普通人一样成长吗?”

“你的意思是,你女儿也成了猎魔人?”

梅林说:

“她还活着?”

“嗯,我上一次和我的阿尔贝特联系,已经是30年前的事情了。”

老猎人说:

“你要明白,梅林阁下,你活得越久,感情这种东西就越淡薄。而且突变药剂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它给我们带来超凡躯体的同时,也会拿走我们的一些东西。”

老猎人的手指动了动,他说:

“我失去了‘怜悯’,成了一个为复仇不顾一切的疯子。而我那可怜的女儿……失去了‘感情’,成为了一个冷若冰霜的女猎人。”

“你可没有告诉我这些事情。”

靠在一边的刀锋突然开口说:

“你前几天说你要离开了……你其实是要去找你的女儿,对吧?”

“我快死了。”

老惠斯勒一脸坦然的对自己这一生,唯一的弟子说:

“当年追猎那吸血鬼的时候,我就受了伤。魔药也不是万能的,每一次饮下魔药都会在身体里积累起毒性,最近几年,我一直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虚弱,也许很快,我就会迎来人生的终结。”

“埃里克,我只是不想带着遗憾离开。”

“等纽约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和你一起去。”

刀锋用一种不容否定的声音说:

“整个北美的魔怪都想要你的脑袋,我不能就这么放任一个走路都瘸的老头一个人上路。”

“随便你。”

老惠斯勒耸了耸肩,他回头看着艾尔莎和梅林,他说:

“看,这就是一个老头子的故事了。”

“一个不错的故事。”

梅林说:

“200年的恩怨情仇,这一趟来的挺值。”

“我更好奇的是,真的有女孩选择熊学派传承吗?”

艾尔莎则有些难以置信的说:

“我听我妈妈说,绝大部分女性猎魔人都是猫学派,蛇派,也有些会选择狮鹫,用毒的飞狮都很少……熊,那会引发肌肉诅咒增生,变成一个大块头的……”

“谁告诉你,我的阿尔贝特是熊学派猎魔人了?”

老惠斯勒摇了摇头,他说:

“阿尔贝特并不是熊学派,艾尔莎小姐,她是猫学派猎魔人。”

“这怎么可能?”

艾尔莎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她说:

“你的叔叔是熊学派猎魔人,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拿到猫学派的传承啊!”

“阿尔贝特的猎魔人传承并不是来自我。”

惠斯勒摆了摆手,他说:

“阿尔贝特的传承,来自于另一位猎魔人。”

“谁?”

艾尔莎追问道:

“北美大陆还有除了你们三个之外的其他猎魔人吗?”

“有!”

惠斯勒迟疑了一下,他看着艾尔莎,他说:

“那个人你绝对听说过。他叫……”

“利维亚的杰洛特,或者叫,白狼杰洛特。”

热门小说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本站提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漫世界阴影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10章 提线木偶 下一章:第012章 刀锋的故事
热门: 歪曲的枢纽 文娱帝国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长生不死 医品宗师 七界永恒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起源篇 七宗罪9:鬼手佛心 灵舟 一品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