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耻辱·刀锋的麻烦(下)

上一章:第016章 耻辱·刀锋的麻烦(上) 下一章:第018章 双人探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已经越来越接近午夜了。

在托德山的山脊上,皎洁的月光从天空洒下,看似照亮了一团朦胧的黑夜,但实际上,这没有温度的光芒,其实并不足以驱散黑夜带来的阴霾。

它只会让黑夜显得更冰冷,更肃杀。

“唰”

冷风吹过山间,在摇曳的树枝和树叶的遮蔽中,在这处布满了灰烬的山石峭壁之下,刀锋的左手缓缓抽动,将银色的长剑从剑鞘中抽出。

大概是因为传承不正统的问题,不管是刀锋,还是训练他的惠斯勒,他们都并不像正式猎魔人那样有两把剑。刀锋手中的利刃是惠斯勒亲自为他铸造的,使用了猎魔人秘传的钢材,让这把剑极其坚固,在剑身之外,用现代科技进行镀银处理。

这种古老与现代的结合,让这把剑同时具有了刚剑的锋利和银剑的破魔两种效果。

刚剑除恶,银剑驱邪。

这是猎魔人这个古老的职业从诞生时就有的信条。

但在这一刻,最少在这一刻,刀锋的情绪,并不如他外表看起来那么坚定。

因为站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必须被打倒的敌人,而是他的母亲。与他血脉相连,给予了他生命的人。

“我以为你死了。”

在墨镜之下,刀锋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变得温柔,但下一刻,又重归了冷漠。

“我还记得那些事情,大概是那些污秽之血的原因,从我诞生的那一刻,那些记忆就存在我的心里。”

刀锋握着长剑,他看着眼前身穿白裙的女吸血鬼,即便是已经过去了30多年,她的容貌还如记忆中那般鲜活,就像是从未苍老一般。

但那殷红的嘴唇和身上缠绕的血腥气,却让刀锋无法忽视她此时的身份。

他说:

“我亲眼看到你的双眼闭上,浑身是血,被推离了手术室。”

“我确实死了,埃里克。”

女吸血鬼有些不敢看自己儿子的眼睛,她低着头,她说:

“但在那一晚的午夜之后,我又睁开了眼睛。”

“所以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第二次生命?”

刀锋的声音中多了一丝讥讽: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伟大而坚强的人,但现在看来,那只是我记忆对‘母亲’这两个字的自我美化而已。你是个懦夫……”

“我是你母亲!”

刀锋的讥讽让眼前的女吸血鬼感觉到了愤怒,她抬起头,对刀锋厉声喊到:

“你应该尊重我!”

“凭什么?”

刀锋举起手里的长剑,他语气生硬的说:

“就因为你生下了我,所以我就必须尊重你?如果你一直活着,如果你真的如自己想象的那么‘伟大’,又怎么会任由自己的儿子孤独的生活整整13年?你只是生下了我,但在我出生之后不到30分钟,你就抛弃了我!”

“我猜,你从来都没有回来看过我,对吧?”

刀锋的质问,让眼前的女吸血鬼有些不知所措。

这完全不是她想象中母子见面的场景,面对自己儿子那讽刺的语言和目光,她只能用苍白的声音试图解释:

“不,我想回去的。我一直在担心你,但我不能回去,我……我有苦衷。”

“对不起。”

刀锋迈出一步,他低声说:

“我,不想听!”

“唰”

猎魔人的身影在这一刻如启动的暴熊捕食一般,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女吸血鬼眼前,他手中的银色利刃呼啸着斩落,面对那砍下的刀刃,他眼前的女吸血鬼就像是吓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面上满是惊愕。

她似乎从未预料到,自己的儿子会如此无情的对她挥起武器。

她用一种混杂着惶恐,惊愕与绝望的目光看着刀锋,在那四眼相对的时刻,刀锋挥下的利刃,最终还是迟疑了一分。

“啪”

女吸血鬼身后的树木被这一击平滑的切开,那刀刃斩落的痕迹,距离她的躯体只有不到几公分。

在刀刃挥下之后,几根被斩落的头发在空中飞舞着。

“噗”

伴随着一声锐器入体的声音,挥下了武器的刀锋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煞白。

在他眼前,他的母亲,那女吸血鬼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变脸一样,从那种脆弱的呆滞,在瞬间就变成了一种刀锋很熟悉的,属于吸血鬼的晦暗与狡诈。

在他母亲手中,一根针管刺入了刀锋的腹部,而在那针管之中,有诡异的,蓝色的液体在翻滚着,被快速的注入刀锋的躯体里。

刀锋是个日行者,他兼顾着人类和吸血鬼的所有优点,但他也继承了属于人类的一部分弱点。就像是现在,对于吸血鬼毫无作用的强效昏睡剂,对于刀锋,依然是有效果的。

“你……”

刀锋下意识的挥起左拳,打在吸血鬼的脸颊上,将她整个人都砸退了好几步,而他自己,则一把拔出腹部的针管。但已经晚了,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砰”

冷酷的猎魔人倒在了地上,他的呼吸都变得虚弱起来。

在他的注视中,脸上的淤青快速消散的女吸血鬼走到他身边,她脸上有一抹温柔的表情,她蹲下身,抚摸着刀锋的脸颊,她说:

“我的埃里克,你是我的儿子,我爱着你,如所有的母亲一般。”

“我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那个该死的老鬼在利用你,他把你变成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但这不是你该有的人生,今晚……狄肯答应过我,今晚,他会给你真正的自由。”

“埃里克,你无须在人类与血族的撕裂身份中寻找认同了,今晚,你就会真正回家了。在你人生里,我错过的那些年,我会补偿你的……我亲爱的儿子,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狄肯……你怎么会,和那个疯子……在一起?”

刀锋强忍着那种痛苦的眩晕,他一字一顿的问到:

“你和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刀锋的质问,他的母亲瓦妮莎那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扭曲的笑容,她一手提起自己的儿子,一边对他说:

“我知道,你这30多年里,一直在寻找当年咬了我的吸血鬼。但它其实一直就在这座城市里,是狄肯。埃里克,当年咬了我的吸血鬼,就是狄肯。按照血族的传统,它,就是你的‘父亲’。”

“别恨它,埃里克,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它收留了我,是它包容我。它不如你想的那么坏……”

这个回答让刀锋遍体生寒,但他已经无力挣扎,他在彻底昏迷之前,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用仅剩下的力量,将自己风衣的口袋拉链拉上,以此来保证,口袋里的那黑色的手表,不会在颠簸中掉出来。

过去30多年里,刀锋几乎都是独来独往的战斗着。

但就连他自己都差点忘了,现在,他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

……

隐藏在托德山内部的永夜神殿的规模很大。

当年的弗拉德三世和它的追随者们,几乎挖空了一座山峰的整个山体,在内部用鲜血的魔法和坚固的大理石柱,撑起了一座高达近50米的宏伟大殿。

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座真正完整的宫殿一样,有大厅,有正殿,还有一座用于封印源血的密室。

12根雕刻着不同形象的柱子位列于密室四周,它们的形象像极了中世纪时期的骑士们,那时候的吸血鬼们很讲究繁琐而夸张礼节,所以那12根巨石雕刻的外貌,简直是惟妙惟肖。

在石柱前方,有12个篆刻着不同符文的石台,而在密室最中央,是一个类似于王座一样的圆柱形台子。

来自美洲血族长老会的12名家主,被激进派的鲜血战士们用铁链死死的束缚在和它们家徽契合的石台上,就像是一场即将开始的献祭的祭品一样。

在密室周围,在这座宏伟的宫殿四周,追随狄肯的战士们已经各就各位,而那些跟随“魔女”而来的南美吸血鬼们,也是全副武装的守在永夜宫殿的各个入口。

精通鲜血魔法的高阶吸血鬼术士们正在调整这宫殿四周的魔力流,它们要借助地下逸散出的魔力,来在先祖离去的数百年后,重新唤醒那血族的至高之力。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每一个齿轮都已经契合在一起,只等待一个命令,这尘封的一切就将重见天日。

但即便是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这场血神传承的始作俑者,那个神秘的“魔女”,却依然没有出现。她似乎根本不关心这一切一样。

“啊,刀锋,或者我该叫你埃里克。”

在永夜神殿的大厅中,已经做好了开启血神传承的狄肯·弗罗斯特,这个看上去放荡不羁的吸血鬼首领,穿着一件古朴夸张的红色呢绒长袍,在长袍的领口还悬挂着一些金光闪闪的小坠饰,打扮的就和一个从画卷里走出的中世纪老鬼一样。

它站在刀锋身前,而那个危险的吸血鬼猎人,则被用碗口粗的锁链捆住四肢,吊悬在空中。

猎魔人的所有武装都被收缴了,他身上还被开了好几个鲜血淋漓的伤口,这是为了让他保持虚弱。

“也许你已经知道了。”

狄肯背着双手,它抬起头,看着虚弱的刀锋,它说:

“你的妈妈已经全部告诉你了,对吧?埃里克,你应该叫我‘父亲’,虽然我并不想要你这样桀骜不驯的儿子。不过没有关系,尽管你之前给我制造了很多麻烦,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狄肯温和的说:

“在我接受了先祖的传奇力量之后,我会第一时间给你解脱。你不需要再纠结自己到底是人类,还是血族了。从今晚之后,你将成为我的血族王朝里最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杀戮战将。”

“我会给你这个荣耀的,你值得我另眼相看。”

“呸!”

虚弱的刀锋朝着狄肯啐了一口,但被身手敏捷的狄肯躲开了。

“狄肯·弗罗斯特,你伪装的好像是个大人物,但你我都清楚,你的出身一无是处,你的人生也将继续一事无成……在你的臣民眼中,你永远都只是个不纯粹的杂种!”

“闭嘴!”

刀锋的话,戳中了狄肯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它有些恼羞成怒的伸出手,打算给这家伙一个教训,但下一刻,狄肯的表情就突然变得平静下来。

它冷哼了一声,继续背起手,用一种悠然的声音说:

“虽然你怎么说吧,但一切都会在今晚改变的。埃里克……刀锋,我其实也一直很好奇,你为人类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真的接受你吗?”

刀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狄肯显然也不需要他的回答。这个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的半吸血鬼用一种劝解的口吻说:

“瞧瞧你,可真是个傻孩子。埃里克,让我告诉你吧,人类最排外了,他们最蠢最自私了,在他们眼里,你也只不过是个不纯粹的杂种而已。你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因为你我,都曾经是人类的一员。”

“好了,时间到了,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吧。”

狄肯在几名高阶血族的护送下,转身走向刀锋视线尽头的密室,它拉长了声音,如颂诗一样说道:

“见证我吧,埃里克,我和我的血族王朝,将从今夜崛起。我们,将为这个世界,带来一场真正的鲜血晋升!”

“埃里克!”

在狄肯离开之后,女吸血鬼瓦妮莎走到他身边,她用一种教训儿子的语气说:

“你不该激怒狄肯,它已经认识到了你的价值,我的儿子,你会有光明的未来的!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断送了那一切。”

“闭嘴吧,你让我感觉到羞耻。”

刀锋根本不想和这个顶着他母亲的脸,但却已经堕落成怪物的女人多说一句话。

他被吊在空中,身体里的血液已经流失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他虚弱到连剑都握不起来。但越是这样,他内心那种压抑的火焰就飞舞的越是剧烈。

他看着视线尽头的密室,他说:

“我会看着的……我不会错过这一切的。”

“一个疯子的陨落……”

热门小说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本站提供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漫世界阴影轨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016章 耻辱·刀锋的麻烦(上) 下一章:第018章 双人探戈
热门: 六迹之大荒祭 饕餮娘子之岁寒记 白龙之凛冬领主 大魔王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遮天 最丧尸 神秘博士:死亡之城 网游之帝皇归来 百器徒然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