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每次来这里,他们都不待见我。”拉科有些懊恼地说着,把两杯啤酒放在了羊毛酒馆的桌子上。在压力之下,桌子稍稍有些倾斜,少许啤酒洒在了满是刮痕的桌面上。拉科刚才特地到家里换下了制服,再回来的时候胳膊底下夹着一摞厚厚的卷宗,上面贴了一个写着“汉德勒”的标签,“因为我会影响酒馆的生意。客人们一看到我,就会夸张地收起车钥匙,摆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他们扫了一眼酒保,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大胡子男人,他正躲在一份报纸后面看着他们。

“为了警察的命运,干杯。”福克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他并不沉迷于饮酒,不过此刻倒是很乐意喝上两口。现在是下午,还未到傍晚,酒馆里静悄悄的,他们单独窝在一个角落里。在屋子的另一边,有三个男人正在木然地盯着电视上的赛狗转播。福克没有认出他们是谁,而他们也对福克视而不见。在后面的房间里,有几台老虎机正在不停地闪烁,发出清脆的声响。酒吧的空调呼呼地吹着冰凉的风。

拉科啜饮了一口:“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你去告诉克莱德那边,说你发现了一些疑点。”福克说。

“我这会儿去找克莱德警方,他们立马就会想方设法地掩饰过错。”拉科皱起了眉头,“你也知道,一旦发现情况不妙,他们满脑子里就只想着怎么蒙混过关。他们会花样百出、竭尽全力地证明自己的调查结果是无懈可击的。换作是我,我也会那样。”

“我觉得你别无选择。这件案子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我们还有巴恩斯。”

“谁?”

“我手下的警员。这样一来,咱们就是三个人了。”

“只有你们两个,伙计。”福克说,“我不能留下。”

“我还以为你跟汉德勒夫妇说过会留下来呢。”

福克摸了摸鼻梁。身后的老虎机更加响亮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动静,他觉得那声音就像是在自己的脑袋里一样。

“只留几天。确切地说,也就是一两天吧,我不能待在这里参与整个案件的调查。这是私事,我还得赶回去工作。”

“好,”拉科理所当然地说,“几天也行。不必当成公事,你只管按照自己的想法检查金钱方面的问题。一旦我们找到了确凿的证据,我就去报告克莱德警局。”

福克一言不发。他想着从汉德勒家拿来的那两盒银行结单与文件,此刻它们就在楼上,静静地躺在他房间里的床上。

卢克说谎了。你说谎了。

他拿起他们的空杯,朝吧台走去。

“还要一样的?”酒保晃动着大块头的身躯从高脚凳上起身,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从昨天开始,福克就只见到他一个人在吧台工作。

“听着,”福克看着酒保把一个干净的玻璃杯放到了啤酒桶的龙头下,“我住的那个房间还能再延长一点儿吗?”

“看情况。”酒保将一杯啤酒放在了吧台上,“我听到了一两句跟你有关的传言,朋友。”

“是吗?”

“没错。虽然我欢迎生意,但是我不欢迎麻烦,明白吗?经营这个地方已经够难了。”

“我不会惹麻烦的。”

“那麻烦会惹你吗?”

“这我就管不着了。不过,你知道我是警察吧?”

“确实听说了。但是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半夜遇上几个喝醉酒闹事的家伙,警徽的用处可不大,你明白吗?”

“好吧,随你。”他不会求人的。

酒保似笑非笑地把第二杯啤酒也放在了吧台上。

“好啦,老弟,放轻松。对我来说,只要你的钱跟别人的钱一样好使,那就行了。”

他给福克找好零钱,又拿起了那份报纸,他刚才似乎一直在做报纸上的填字游戏。“不过,你还是记住我说的话,就当是善意的提醒了。这儿的人可不怎么样,等你有麻烦的时候,周围没什么人能帮你。”他盯着福克说,“不过从我听到的情况来看,你应该也用不着我告诉你这些了。”

福克端起两个杯子,回到了桌边。拉科正闷闷不乐地瞅着一块湿乎乎的啤酒杯垫。

“别愁眉苦脸了,”福克说,“想要我帮忙,就把剩下的案情都告诉我吧。”

拉科隔着桌子把文件夹推了过去。

“我把能接触到的所有资料都收集起来了。”他说。

福克环顾四周,酒馆里依然没什么人,角落里也只有他们俩。他打开文件夹,第一页上有一张卢克卡车的照片,是从远处拍摄的,卡车的后轮旁有一摊鲜血。他合上了文件夹。

“眼下先说说重点吧。那个发现他们的快递员是什么情况?”

“清白得不能再清白了。他在一家老牌的快递公司工作了两年,事发时去给凯伦送她在网上购买的几本食谱书,这一点已经确认过了。那是他当天送的最后一份快递,而且他是第一次来基瓦拉镇,因此送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他刚到地方,就看见凯伦躺在门口,结果他把午饭吃的东西全吐在了花坛里。之后他就赶紧跳上自己的面包车,把车开到主街上,打了报警电话。”

“他把夏洛特留在了房子里?”

“估计他根本就没听见她的声音吧。”拉科耸了耸肩,“很可能没听见。当时夏洛特已经独处了一阵,也许早就哭累了。”

福克又翻开了文件夹的第一页,这一回没有再合上。先前,他一直以为卢克是在卡车的驾驶座上被发现的,但这些照片显示他的尸体平躺在卡车后面的载货车斗里。车斗的后挡板敞开着,卢克的双腿耷拉下来,似乎他之前正坐在车斗的边缘上。他的身旁有一杆猎枪,枪口指着血肉模糊的脑袋。他的整张脸都不见了。

“你还好吗?”拉科紧紧地盯着他。

“嗯。”福克喝了一大口啤酒。照片上,鲜血飞溅在车斗底部,随着波纹状的金属车皮蜿蜒流淌。

“法医在车斗里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吗?”福克问。

拉科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笔记。

“除了大量鲜血之外,没什么特殊的,而且那都是卢克的血。”他说,“不过,我也不清楚他们看得是否仔细。猎枪倒是拿去检查过了。这是一辆干活用的卡车,后面的车斗里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福克又看了看照片,将注意力集中在尸体周围的区域上。卡车的左挡板内部有四道淡淡的水平条纹,勉强可以看得出来。在落满灰尘的白漆上,这四条痕迹呈现出浅棕色,似乎是最近才刚刚弄上去的。最长的一条约有三十厘米,最短的一条只有它的一半长。它们两条一组,两组之间的间隔约有一米。两组横条的形态并非完全一致,照片右边的横条是完全水平的,而左边的却有一点倾斜。

“这些是什么?”福克指着说,拉科凑了过来。

“不知道。卡车嘛,什么东西都装。”

“这辆卡车还在这儿吗?”

拉科摇了摇头:“已经送到墨尔本去了。我估计它这会儿已经被清理干净,拉去出售或者回收了。”

福克翻了翻那些照片,希望能找到一张视角更好的,结果却失望了。他把剩下的笔记也仔细看了一遍,一切似乎都很正常。除了脑袋正面的那个洞之外,卢克·汉德勒完全就是个健康的男性。他比标准体重沉了几公斤,胆固醇稍微有点高。在他的体内没有验出毒品或酒精。

福克说:“猎枪的检查结果如何?”

“杀死三人的凶器确实就是卢克的枪。那杆枪是符合持枪许可、合法登记在册的,而且上面只有卢克的指纹。”

“他一般把这杆枪放在哪儿?”

“锁在屋后那间牲口棚里的保险箱中。”拉科说,“子弹没有跟猎枪放在一起,而是单独锁在了别处,起码我找到的温彻斯特子弹是这样。看起来,他非常注意安全。”

福克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听着。他正在看猎枪的指纹报告。六个清晰的椭圆形,里面布满了密集的纹路。还有两个稍微模糊一些的指纹,但仍然可以确定分别属于卢克·汉德勒的左手大拇指和右手小拇指。

“指纹都不错。”福克说。

拉科听出他话里有话,便从笔记本上抬起了头。

“是啊,清清楚楚。看到它们以后,大家没怎么怀疑就觉得凶手一定是他了。”

“非常清楚,”福克隔着桌子把指纹报告递给了拉科,“会不会太清楚了?这个人刚刚杀了自己的家人,他应该像个瘾君子一样大汗淋漓、浑身发抖才对。根据我的经验,有时候在正规取证条件下采集的指纹都未必能这么清楚。”

“该死!”拉科皱起眉头看着那些指纹,“没错,确实如此。”

福克翻到了下一页。

“法医在房子里有什么收获?”

“收获简直太大了,看起来就好像半个镇子的人都上那儿兜了一圈。差不多发现了二十个不同的指纹,还不包括残缺不全的指纹,到处都是衣物纤维。我不是说凯伦没把家里保持干净,但这毕竟是一个有孩子的农场。”

“证人呢?”

“最后一个见到卢克活着的人就是他的朋友杰米·沙利文。沙利文的农场在镇子东边。那天,卢克去帮他打野兔。沙利文说,卢克是下午三点左右去的,四点半左右就离开了。除此之外,汉德勒家的房子周围只有一个邻居有可能看到发生了什么。事发当时,他就在自己家里。”

说到这里,拉科伸手去拿报告。福克感到心中一沉。

“不过,这个邻居很古怪,”拉科继续说,“是一个脾气暴躁的老家伙。不知为何,他非常怨恨卢克,一点儿都不愿意协助警方调查。”

“马尔·迪肯。”福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拉科惊讶地抬起了头:“没错,你认识他吗?”

“嗯。”

拉科等了一会儿,但福克没再说别的了。沉默变得越来越久。

“好吧,总之,”拉科说,“他跟外甥一起住在山坡上。他的外甥名叫格兰特·道,事发时不在家。迪肯说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也许听到了枪声,但没有多想,以为那只是农场里杀牲口或者杀野兔的动静。”

福克没有回答,只是挑了挑眉毛。

“无论如何,不管他有没有看见什么,也许都无关紧要了。”拉科说着,掏出了自己的平板电脑,点了点屏幕。一个低分辨率的彩色画面出现了。画面上的一切都静止不动,福克花了一分钟才意识到这是一个视频,而不是一张照片。

拉科把平板电脑递给他。

“这是汉德勒家的监控录像。”

“真的假的!”福克对着屏幕目瞪口呆。

“千真万确。其实就是个很简陋的摄像头。”拉科说,“一年前,这附近发生了几起农场设备盗窃案,所以卢克就安了一个,镇上还有一些农夫家里也有。二十四小时监控,录像都上传到家里的电脑中,如果不主动保存,一周后就自动清除。”

这个摄像头似乎是安在了最大的牲口棚上,方向朝着院子,能拍到来往牲口棚的人。房子的一侧也在画面中,屏幕的上边角还能看到一小块车道。拉科将录像快进到他要找的地方,然后便按了暂停。

“好了,这就是那天下午的录像。如果你愿意的话,之后可以把一整天的录像都看一遍,不过简而言之,这家人在早上就分别出了门。刚过凌晨五点,卢克就开着卡车走了,据说是去了自家的牧场。八点多,凯伦就带比利和夏洛特动身去学校了。凯伦在学校兼职,做行政方面的工作,夏洛特就待在学校附属的托儿所里。”

拉科点了点屏幕,开始播放录像。他递给福克一副耳机,把它插在了平板电脑里。由于一阵阵风吹打着话筒,录像的音质不佳,听不太清楚。

“白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拉科说,“相信我,我已经在正常的播放速度下把这玩意儿整个都看了一遍。没有人来,也没有人走,直到下午4:04,凯伦带着孩子们回家了。”

在屏幕上边缘,有一辆蓝色掀背式轿车[1]驶过,很快便消失了。画面拍到了那辆轿车的一角,只能看见引擎盖至轮胎的部分。福克仅仅认出了车牌号码的第一个数字。

“如果暂停以后放大画面,就能看清车牌号。”拉科说,“这的确是凯伦的车。”

在嗡嗡的电流声中,福克听到了“砰”的一声闷响,那是关车门的声音,不出片刻,又传来了第二声。这时,拉科再次点了点屏幕,画面开始快进。

“然后,在将近一个小时之内都很平静——我已经仔细查看过了——直到……这儿,下午5:01。”

拉科按下了播放键,让福克看。在漫长的几秒钟里,一切都是静止的,接着屏幕一角出现了一个物体。银色的卡车比掀背式轿车要高,只能看到车灯以下的部分。不过,车牌号码是可以看清的。同样的,这辆卡车在画面上从出现到消失也不足一秒。

“是卢克的车。”拉科说。

虽然录像仍在继续,但屏幕上的画面却一动也不动了。又有一扇看不见的车门发出了“砰”的一声,之后,在令人心焦的二十秒钟里什么都没有发生。突然,一声低沉的巨响在福克耳中炸开,他不由得畏缩了一下。凯伦死了。他感到心脏在胸中狂跳不止。

画面恢复了静止,只有录像上显示的时间还在空转。六十秒过去了,九十秒过去了。福克屏住呼吸,祈祷着能有一个不同的结局。此时此刻,糟糕的录像音质既让他感到沮丧,又让他觉得感激。假如听到比利·汉德勒的尖叫声,恐怕会永生难忘。当第二声枪响传来时,几乎像是一种解脱。福克眨了一下眼睛。

录像里又没有任何动静了。接着,距离最初出现过了三分四十七秒以后,卢克·汉德勒的卡车又吱吱嘎嘎地驶出了屏幕的一角,后轮、底盘和车牌号,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三十五分钟以后,快递员到了,在此期间没有其他人来去了。”拉科说。福克把平板电脑还给他,耳中依然回响着那沉闷的枪声。

“看了这个以后,你真的还有所怀疑吗?”福克说。

“这确实是卢克的卡车,但无法看到开车的是谁。”拉科说,“再加上其他的问题:子弹,在门口杀害凯伦,在比利的卧室里四处搜寻。”

福克盯着他。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确信凶手不是卢克?你甚至都不认识他。”

拉科耸了耸肩。“孩子们是我发现的,”他说,“我看到了比利·汉德勒被恶魔杀害后的样子,那个场面我永远都无法忘怀。我想为他伸张正义。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很傻,而且我承认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卢克。即便如此,就算不是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如果有其他人犯下这等罪行,还逃之夭夭的话——”

拉科摇了摇头,喝了一大口啤酒。

“依我看来,卢克·汉德勒起码在表面上拥有了一切——美丽的妻子、一双儿女、体面的农场、众人的尊重。这样的男人为何会在某一天性情大变,亲手毁灭自己的家庭?这讲不通。我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福克抬起一只手,摸了摸嘴和下巴,感觉有些粗糙,该刮胡子了。

卢克说谎了。你说谎了。

“拉科,”他说,“关于卢克,有件事你得知道。”

[1]掀背式轿车(hatchback):指汽车后背(包括后备厢盖和后车窗)能够掀起来的车型。

热门小说迷雾中的小镇,本站提供迷雾中的小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迷雾中的小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热门: 史上第一祖师爷 新参者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玻璃之锤 红的组曲 云海鱼形兽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大明文魁 艺术谋杀 恶魔的圈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