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十一岁时,亚伦·福克见到马尔·迪肯残忍地用羊毛剪把自家的绵羊伤得一瘸一拐、鲜血直流。迪肯粗鲁地扭动手腕,将羊毛齐根削下来,锋利的刀刃划过羊皮。亚伦跟卢克、艾莉站在一起,看着绵羊一只接一只倒在地上,他感到胸中一阵剧痛。

亚伦是在农场里出生长大的孩子,他们三个都是,但眼前的情景绝非普通的剪羊毛。最小的那只母羊发出了一声哀鸣,他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就被艾莉拽住了袖子。艾莉抬眼看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她在那个年纪上是一个纤细、敏感的孩子,总是陷入久久的沉默。亚伦自己也比较喜欢安静,因此觉得与她相处很自在。他们三人在一起时,通常都是卢克在讲话。

之前,他们本来坐在年久下陷的门阶上,当牲口棚里传来声音时,艾莉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亚伦感到很好奇,但并没有说话,还是卢克坚持要放下手里的作业去一探究竟。此时此刻,他们就站在牲口棚里,耳中充斥着母羊的哀号声。亚伦心想,如果刚才没来就好了。他看到艾莉的脸上凝固着他从未见过的表情,于是便明白并非只有自己这样想。

他们刚转身要走,却冷不丁瞧见艾莉的母亲正在牲口棚门口静静地旁观,福克吓了一跳。她紧紧地靠在门框上,穿着一件不合身的棕色套头衫,上面有一块油乎乎的污垢。她啜饮了一口玻璃杯中的琥珀色液体,目不转睛地盯着剪羊毛的场面。她的面容跟她的女儿很相似,她们都有着一模一样的深眼窝、灰黄肤色和大嘴。但是在亚伦看来,艾莉的母亲像是有一百岁了。很多年后他才发现,那一天的她甚至都不到四十岁。

他正呆呆地看着,艾莉的母亲忽然闭上眼睛,猛地一仰头。她喝了一大口,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目光定格在了她丈夫身上。她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强烈而纯粹,以至于亚伦害怕迪肯会转过头来亲眼看到这一幕,看到那写在她唇角眉梢的无尽悔恨。

那一年天气反常,农场的日子不好过,一个月后迪肯的外甥格兰特搬进他们家的农舍来帮忙干活。又过了两天,艾莉的母亲走了。也许格兰特的到来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个可恨的人足矣,两个实在太多了。

她把两个行李箱和一个装满酒瓶、叮当作响的口袋扔上了一辆老汽车,临走之前还漫不经心地劝女儿别哭,讲了一些轻描淡写的承诺,说自己很快就会回来。福克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以后,艾莉才不再相信母亲的谎言。也许直到死去的那一刻,她还在内心深处的一个角落里相信着、等待着。

福克跟拉科站在羊毛酒馆门口的台阶上,拉科点燃了一支香烟,将烟盒递过来,但福克摇了摇头。今晚他已经在缅怀往事的小径上徘徊得太久了。

“明智之选。”拉科说,“我正在试着戒烟,为了孩子。”

“嗯,好样的。”

拉科缓缓地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飘进了灼热的夜幕中。这会儿,酒馆里的喧闹声提高了一个分贝。迪肯和道已经不慌不忙地离开了,几分挑衅的意味还残留在空气中。

“你应该早点儿告诉我。”拉科又吸了一口烟,忍住了一声咳嗽。

“是啊,抱歉。”

“你跟那个女孩儿的死有关吗?”

“无关。但是出事的时候,我没有跟卢克在一起,不像我们说的那样。”

拉科停顿了一下。

“所以,你谎报了不在场证明。那卢克当时究竟在哪儿?”

“我不知道。”

“你从来没问过他?”

“我当然问过,可他——”福克回忆了一下,“他一直坚持我们编的那个说法,一直如此。就算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他也从不改口。他说始终如一会更加保险。我从来没有逼问过他,我很感激他,你知道吗?我以为这都是为了我好。”

“还有谁知道那是个谎言?”

“有少数几个人起过疑心,马尔·迪肯显然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我一直以为他们的疑心并未坐实,可现在我也无法确定了。原来格里·汉德勒从头到尾都知道那是个谎言,也许知道的人不止他一个。”

“你觉得卢克杀了艾莉吗?”

“我不知道。”他盯着空荡荡的街道,“我想知道。”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相关的吗?”

“我真心希望不是。”

拉科叹了口气。他小心翼翼地踩灭香烟,然后洒了点啤酒把烟头弄湿。

“好吧,哥们儿,”他说,“我会暂时替你保密的,除非到了需要公开真相的时候。若果真到了那时,你就自己坦白,而我会装作不知情,行吗?”

“嗯,谢谢你。”

“明早九点到警局来找我。我们去跟卢克的朋友杰米·沙利文谈一谈,他是最后一个承认在卢克生前与之见过面的人。”他看着福克,“如果到时候你还在镇上的话。”

说罢,他挥了挥手,径直走进了夜色中。

回到房间后,福克躺在床上,掏出了手机。他把手机握在掌心,但却没有拨号。那只趴在灯上方的猎人蛛已经不见了,他尽量不去想它现在在哪儿。

“如果到时候你还在镇上的话。”拉科如是说道。福克非常清楚,自己有选择权。他的车就停在外面。他可以立刻打包,找大胡子酒保结账,不出十五分钟,就能驾车行驶在通往墨尔本的路上。

拉科也许会不以为然,格里大概会打电话找他。不过,他们还能怎么样呢?他们会不高兴,但没关系,他可以不在意。忽然,芭布的面孔出现在了福克的脑海中,清晰得叫人难受。是啊,还有芭布,她会心碎的。他还能不在意吗?想到这里,福克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子。房间里闷热得像蒸笼一样。

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他生下来还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死于产后大出血了。他的父亲非常努力地想要填补这片空白,但是在福克成长的过程中,每一份母爱的温柔、每一个刚出炉的蛋糕、每一次芬芳满溢的拥抱,全都来自芭布·汉德勒。她是卢克的母亲,却总会为福克付出。

他、艾莉和卢克在汉德勒家待的时间最久。福克自己家里常是静悄悄、空荡荡的,他的父亲整日在地里干活,脱不开身。如果有人提议要去艾莉家,艾莉就会摇着头说“今天不行”。福克发现,每当他和卢克坚持要换换地方去艾莉家时,事后总会后悔不已。艾莉家里脏乱不堪,散发着酒瓶子的味道。

汉德勒家总是充满阳光、热闹非凡,厨房里有好吃的东西,写作业和上床睡觉的时间都有明确的提醒,有时候汉德勒夫妇还会命令孩子们关掉电视,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汉德勒家的那片土地始终是一个美丽的避风港——但在两周前,那里却变成了一个最恐怖的犯罪现场。

福克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十五分钟已经过去了,此刻他本来都能上路了,可是却还在这里。

他叹了口气,翻过身去。他的手指悬在手机上,犹豫不决。该告诉谁呢?他的眼前浮现出自己那套位于圣基尔达[1]的公寓,灯都关了,大门紧锁。那套公寓并不小,可以住两个人,但是在过去的三年中只有他自己独居。没有人等他回家。没有佳人出浴,没有浪漫的音乐,也没有飘香的红酒。当然也没有人守着电话,等着听他说自己为何要多留几日。

多数时候,他都不在意这些。但此时此刻,躺在基瓦拉镇的酒馆房间里,他却希望自己的家能有一些像芭布与格里营造的汉德勒家,而不是仅仅像他父亲的家一样。

他本该周一就回去上班的,不过同事们都知道他来参加葬礼了。他没有说是参加什么人的葬礼。他知道自己可以留下,可以请几天假。为了芭布,为了艾莉,甚至为了卢克。在彭伯里案上,他加了许多班,帮了很多忙,如今可以名正言顺地请假。而且,他手头上最新的案件调查进展也非常缓慢。

福克仔细地考虑着,十五分钟又过去了。最后,他拿起手机,给经济犯罪组那位任劳任怨的秘书留言,说由于个人原因他要从现在开始请一周的假。

秘书一定会颇感意外,但更感意外的人却是福克自己。

[1]圣基尔达(St Kilda):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里的一个街区。

热门小说迷雾中的小镇,本站提供迷雾中的小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迷雾中的小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热门: 睡在豌豆上 法师网 异界全职业大师 底牌 “低俗”小说 独眼少女 恶意 一张俊美的脸 元气少年 失控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