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岩石之子

上一章:第一章 原始德拉诺 下一章:第三章 部落的崛起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高里亚的食人魔首都

葛隆德的血脉 黑暗之门开启前1200年

处于巅峰时期的埃匹希斯帝国彻底地粉碎了永茂林地的力量,同时也帮助其他种族消除了原兽的威胁,给了他们发展壮大的机会。这些新生的文明与鸦人之间罕有冲突——无论是在领地还是资源上,双方都互无交集。鸦人在空中飞翔,生活在地面上的生物自然不会心生惧怕。

但葛隆德的后裔却没能彼此和平相处。

到了鸦人文明衰落之时,这些岩石之子已经为数众多,广布各地。数量相对较少的戈隆——这些比森林还要高出不少的强大巨人仍然四处游荡,形单影只,因为德拉诺的任何地方都无法同时满足多个戈隆的猎食需求。一旦两强相遇,必定会为争夺领地而打个你死我活。

其他体形小于戈隆的生物则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初具雏形的社会。独眼魔虽然天性凶残,却很快就领悟了合作的价值——只有凭借人数上的优势才能战胜对手,离群独居意味着惨败与死亡。在这些早期的部族之间时常会爆发冲突,当某个独眼魔的尊严受到折辱后,冒犯者必然要付出鲜血的代价。德拉诺星球上的其余种族在他们眼中都不值一提,只配作为食物或劳力。

甚至就连与独眼魔有着相同祖先的种族也不例外,食人魔和兽人很快便对体形庞大的独眼魔俯首称臣。当一个食人魔部族被征服之后,他们最好的结局便是被派到战场上去与其他的独眼魔部族拼杀。虚弱患病或是年老体衰的食人魔通常会被活祭,用于安抚戈隆,以防他们侵入独眼魔的地盘。

在葛隆德的后裔中,兽人身材最为矮小,生活在距离独眼魔极为遥远的地方。当时面积最大的兽人聚居区是位于戈尔隆德下方的一处开阔洞穴,虽然这里的物产并不丰富,却总算能让这些兽人免于遭受被独眼魔奴役的凄惨命运。

高里亚帝国 黑暗之门开启前1000年

在埃匹希斯社会瓦解后的数百年间,鸦人祭司和法师四散而居,还带走了备受族人珍视的水晶碎片。

后来,司卡拉克斯教派中的小股势力开始对这些知识与力量展开搜寻,其中一些成员追求的是个人荣耀,另一些则是为了让鸦人族群的奇迹得以留存下来。他们当中甚至有人认为,如果能集齐这些古老的智慧并重建鸦人社会的话,也许就能再次迎来崭新的黄金时代。

司卡拉克斯的领导者容吉听说那些关键性的知识都被埋藏在位于塔拉多沿岸的埃匹希斯遗迹之下。独眼魔如今是那片废墟的主人。可他纵然想尽办法,无论是贿赂收买还是以货易货的提议却都没能奏效。那些独眼魔虽然智力平庸,但体形和力量都不容小觑,于是鸦人们只得暂且作罢,等待时机。

容吉和他的追随者从空中观察着独眼魔部族,寻找着赶走这些蛮兽的机会。很快,他们便锁定了助其成事的人选:独眼魔的奴隶——食人魔。食人魔尽管在力量上不及他们野蛮的主人,但在智力上却略胜一筹。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任人差使的现状极为不满,只是苦于不敢反抗。

鸦人法师开始私下与食人魔取得联系,答应向他们传授奥术魔法。结果,奴隶们进步神速。作为葛隆德的后世血脉,食人魔也继承了泰坦阿格拉玛的神力,因此对奥术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这一发现令司卡拉克斯感到又惊又喜,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如此轻易地学会这些全新的施法技巧。食人魔对大地有着特殊的亲和性,善用奥术力量塑造并驾驭岩石的意志。

高格是最先掌握这股力量的食人魔之一,司卡拉克斯相信他具备杰出的领导才能,是率领同族发动全面叛乱的理想人选。在得到强化后,高格便大步向前……可他并没有把独眼魔看在眼里,而是有着更为远大的目标——消灭戈隆,击垮被所有食人魔奉为神明的庞大掠食者。

就连鸦人都被他的野心吓了一跳,但结果却让他们哑口无言——高格单凭一只手就打败了一只戈隆。他血腥屠杀戈隆的传说如同燎原之火,在食人魔奴隶中散播开来。之后,他取得了一场又一场胜利,等到他击败第五只戈隆时,已经成了所有食人魔聚居区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英雄。一直以来,戈隆都被看作是不可一世的怪物,无论是在体形还是力量上都与天神无异,他们认为戈隆是不会被杀死的,更不可能死在区区食人魔的手上。至少,奴隶们曾经坚信这个事实。

高格的壮举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观念。如果戈隆都能被消灭,那么独眼魔又何足为惧?

当“戈隆杀手”高格光荣归返时,奴隶自发地云集响应,决意要推翻独眼魔奴隶主的残酷压迫,一场喋血大战正式打响,双方均死伤无数。鸦人耐心地在远处观望着战势的发展,只等从独眼魔的领地上把水晶抢夺回来。

最后,几乎所有独眼魔部族都倒在了奴隶的攻势之下。他们完全抵挡不住食人魔的复仇怒火和新获得的奥术力量。有些独眼魔侥幸没被大卸八块,狼狈不堪地向德拉诺各地四散逃亡。

在食人魔奴隶挣脱锁链之后,司卡拉克斯法师悄悄地潜入进去,在废墟间搜寻埃匹希斯遗物与神器。“戈隆杀手”高格却没能让他们如愿——同样身为法师的他,哪里肯把如此强大的力量之源让拱手让人。为了这片领地,食人魔付出了鲜血的代价。于是高格自封为“戈尔高格”,意为国王高格,并宣布他才是这片遗迹的统治者。他将该地命名为高里亚——“国王的宝座”,命令容吉带着他的司卡拉克斯追随者尽快离开,否则将以死罪论处。

鸦人确实离开了,但只是以退为进。高格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容吉和他的族人,他们决定以武力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在夜深人静之时,鸦人法师对刚刚建成的高里亚王国发动了突然袭击。高格率领一群学艺未精的奥术法师奋起反击,无数新获自由的食人魔也前来帮助救世主共同抗敌。国王击败了鸦人,活捉了容吉,毫不留情地结束了这位司卡拉克斯领袖的生命。

容吉惨死在高格手上的消息很快便传遍各地。虽然鸦人仍对埃匹希斯水晶垂涎不已,却都不敢再贸然进犯食人魔的领地。

高里亚帝国在后世数代缓慢地向外扩张。虽然食人魔并不热衷于征战杀伐,却还是有大片土地落入到帝国的版图之中。每当他们发现游荡的戈隆和独眼魔,都会对其追猎到底,为建造新的聚居地铺平道路。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德拉诺的大地上,最大的两座城市分别是位于纳格兰西部的悬槌堡和藏于霜火岭深处的刀塔要塞。这些城市作为高度武装的哨站,帮助食人魔帝国的疆界越扩越广。此外,一张跨越大陆与海洋的先进贸易网更是让高里亚与各处偏远据点密切相连。

高里亚仍然作为帝国的主城,也是供学徒研习奥术魔法的地方。埃匹希斯水晶在这里备受珍视,博学的食人魔法师对蕴藏鸦人知识的水晶碎片大为追捧。

然而,食人魔对巫术的钻研以及与原始奥术力量的接触,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负面效果。尽管这样的例子非常稀少,但有些食人魔婴孩生来就拥有两个脑袋。很快,食人魔们弄清了缘由,原来这些食人魔竟然都是天赋异禀的施法者,他们的外貌因此也被视作吉兆。随着时间的推移,高里亚的奥术师甚至能够用法术来人为地制造这一现象,让普通的食人魔长出第二个脑袋,以此强化他们的智慧和驾驭魔法的能力。

兽人氏族的形成 黑暗之门开启前800年

兽人氏族在德拉诺的分布图

食人魔的叛乱显著改变了德拉诺各地族群的生存现状。在削弱独眼魔和戈隆的力量后,高里亚帝国无异于是帮助戈尔隆德的兽人铲除了两大威胁。兽人从此不必再躲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洞穴里,世代以来头一次敢于到地面上来建造永久聚居地。

兽人的数量呈爆炸式增长,没过多久,人口激增就引发了严重的问题,戈尔隆德本就匮乏的野生物种几乎濒临灭绝。家族矛盾随之而来,但在发酵成一场灾难性的战事之前,许多兽人决定举家迁移。久居地下的艰苦生活早已把他们变得坚韧而强大,舒适与否无足轻重,他们要的只是一片全新的土地来安定下来。

仍然留在戈尔隆德的兽人们逐渐形成了数个风格各异的氏族——黑石、嘲颅、雷刃和龙喉。黑石氏族占据着戈尔隆德的大片区域,继续生活在古老的洞穴之中,研究着周围的大地,积累着金属冶炼和锻造方面的知识。当地仅有且分布甚广的黑石矿那时还很难被开采利用,但当兽人掌握了其中的关键方法之后,便能制造出惊人的工具和武器。大名鼎鼎的黑石利刃更是以可靠性和耐用性广受青睐。

向东迁移的兽人来到了茂密的塔纳安丛林。他们发现这片新家园危机四伏,到处充满了原始的力量。尽管不乏野味,可剧毒植物和凶残猛兽随处可见,稍有疏忽就会身中剧毒,继而缓慢又痛苦地死去。时常听说有强大的兽人因被毒蛇咬了一口而周身麻痹,被拖进丛林深处,葬身于那些隐踪匿迹的生物腹中。不仅如此,在幽暗的洞穴和山谷里似乎还涌动着险恶的力量,当兽人汲取这股暗影精华后,有时会获得力量重拾荣耀,有时则会陷入疯狂。

塔纳安兽人族群间渐渐形成了一种野蛮的迷信观念。那些理智尚存的兽人自称为血环氏族,而彻底迷失在黑暗力量之中的族人则遭到了流放。后来,被流放者形成了一个规模较小的噬骨氏族,族名来自于他们为求生存而不得不蚕食同类的行为。血环与噬骨氏族虽说从未结盟,却也很少交战,对他们来说,单是丛林本身就已足够凶险。

朝着戈尔隆德西部进发的兽人最终来到了寒冷荒凉的霜火岭,这里寒冬凛冽,火山频扰,但兽人却认为只有适者才能得以生存。两大氏族——霜狼与白爪学会了与当地的狼群一同狩猎,甚至将其训练为同伴。另一些兽人则在为称霸这片土地而不懈地努力着。雷神氏族浩浩荡荡地在冰封荒原上四处游走,经常猎杀凶猛的戈隆。如果能成功击杀一只猎物,就足以让他们几个星期都不必为果腹发愁,可要是狩猎失败,他们也要忍受一段食不果腹的日子。

向南迁移的兽人相继来到肥沃富庶的塔拉多。在当地的群山与平原间兴起了三大氏族,分别是火刃、红步和刃风氏族。

第四个氏族——战歌氏族移居到了更为遥远的西南方,深入纳格兰的辽阔草原,过上了类似游牧民的生活,很少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超过数月。为求生存,战歌氏族被迫与高里亚帝国的食人魔频繁交战,一代又一代地在这片土地上扎下根来,甚至有些时候比其他氏族还要人丁兴旺。该氏族生性好战,但当兽人对食人魔挑衅得太甚时,往往会招致灭顶之灾。

龙喉氏族

在兽人语中,龙喉氏族念作奈尔戈-硕玛什,意为“猛兽的号叫”。这一名称得来于他们对双头巨龙的驯服,那是一种长翼的猛兽,在戈尔隆德外围猎食。龙喉兽人们习惯把双头巨龙叫作奈尔戈,意思是“忠诚之兽”。当该氏族后来在艾泽拉斯遇到巨龙时,也把这个名称套用在了巨龙身上。最终,所有兽人都将龙类统称为奈尔戈。尽管龙喉氏族的名称从未改变,但意义显然发生了变化。

在德拉诺东南的影月谷里也形成了另一个氏族。这些兽人远离高里亚帝国的主要据点,过得相对平静。影月氏族被满天星斗深深吸引,认为可以根据星辰运转的轨迹预测未来。居住在影月谷中的兽人极为神秘,他们围绕占星术和祖先崇拜发明了一系列传统与仪式。

第一位萨满祭司

影月谷的秘法师经常会去世界各地朝圣,希望能够聆听到天神的意志。许多朝圣者都在纳格兰西北边的山岭附近接收到了奇怪的梦境和幻象。令兽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其实正是葛隆德的安息之地,到处都涌动着元素能量,在山脚下尤为强烈。在那片宁静湖泊的正中央,古老巨人的头颅形成了一座小小的岛屿。

初来此地的第一批影月谷朝圣者亲眼目睹了火、风、土、水这四种原始的元素之灵,并聆听它们的教诲。兽人对它们表示了极大的尊重,并将这个新发现的地方命名为元素王座。

萨满祭司之道在兽人的族群中顺理成章地诞生了。这些岩石之子聚集在葛隆德的遗骸周围,学会了用开放的心怀与和谐的意识对元素之灵加以指引。与致力于用凶残巫术撕裂并重塑大地的食人魔不同,这些兽人对这股自然力量满怀敬畏。当他们从元素中获得萨满之力时,结果令所有人大呼惊奇——洪水在他们指尖转道绕行,劲风吹得鸦人突袭者无法靠近。兽人从没见过这般奇迹,也从没与自然界缔结过如此不可思议的联结。

影月氏族最先将自己献于元素。他们把葛隆德的头颅打造成了一座天然的神庙,还向其他族人散播这些知识,几乎得到了所有氏族的接纳。年轻的兽人从小就被培养成元素之灵的坚定拥护者,成年后,这些初出茅庐的萨满祭司也会前往元素王座来寻觅灵魂的赐福。他们会进入冥想状态,用自身的意识去感应元素的力量。其中一些能够如愿得到元素的认可,另一些则只能无功而返。

元素王座

在冲破物质世界边界的过程中,少数兽人甚至发现自己接触到了黑暗之力。这些可怜的灵魂误打误撞地闯进了德拉诺之外的另一个界域——虚空。可怕的见闻令他们发了疯,幸存者被流放到氏族之外,被迫在纳格兰的地下洞穴中过起与世隔绝的生活。这些兽人的面容被文上了白色颅骨的刺青,意味着他们对族人来说已经“死亡”。

那些受到元素欢迎的兽人则成了备受尊敬的灵魂领袖,光荣地返回到族人身边。他们地位尊崇,仅次于氏族酋长。萨满祭司之间的联结能够跨越氏族界限,使其得以在族人间调停纷争、化解干戈。

影月氏族还创设了一年两次的萨满集会,名为克许哈格祭典。很快,该集会就得到了所有兽人的认可。每到集会举行时,各个氏族都会暂时搁置争端,互通信息,巩固联结,畅快宴饮。

利爪之王泰罗克 黑暗之门开启前600年

虽然食人魔和兽人一族都在不断壮大并四处扩张,却没有任何氏族或帝国胆敢闯入阿兰卡峰林。世人皆认为那片鸦人文明留下的破碎遗迹中充满了诅咒与鬼魅,还有长翼的生物在狂热地守护着他们的领地。

那些仍把那里当成家的鸦人变得黑暗、不安而迷信。尽管他们自称是“高阶鸦人”,身上却只带着往昔辉煌的残影。强盛的埃匹希斯帝国早已没落,只剩下零散的知识碎片,大多被胡乱拼凑在一起,用错误的方式解读。

历代王者统领着这群高阶鸦人,与安哈尔教派的残余势力共掌权势。祭司保留着敬奉鲁克玛的传统,但她的教诲已被扭曲歪解。埃匹希斯帝国原本深切缅怀安苏的牺牲之举,鸦人保护着塞泰克山谷并小心地研究着其中的暗影力量。如今,那份尊崇已经消逝无踪。

高阶鸦人把塞泰克山谷当成了行刑和处决的场所。任何与安哈尔意见不合的族人都会被定罪成为异端,然后扔进受到风蛇之神塞泰鲜血诅咒的池水之中。大多数遭遇不幸的鸦人都悲惨地死去了,侥幸没死的也被黑暗能量折磨得形貌大改,再也无法在空中飞翔。这些鸦人被称为流亡者,被赶出了所有高阶鸦人的聚居区。

被迫在地面上生存的鸦人流亡者遭遇了当地一种狡诈掠食者——虎人的威胁,这种聪明的猫科生物在德拉诺各地皆有分布。在埃匹希斯帝国瓦解后,许多虎人部族迁移到了阿兰卡峰林。当他们遇到这些无法飞到空中逃离危险的流亡者时,便尽情享受起了追杀猎物的快感。在那段时期,只有受诅咒的鸦人才处于危险的境地。

后来,在某个虎人部族中兴起了一种新式运动,将追猎的目标瞄准了那些仍能在空中飞翔的鸦人。血鬃虎人在强大首领虎王卡拉什的领导下,渐渐不再满足于猎杀流亡者。卡拉什向他的追随者传授了猎网、绳索与捕叉的使用技巧。起初,血鬃虎人先选择孤身高飞的鸦人斥候来磨砺身手,以免惊扰到阿兰卡峰林顶端的鸦人主力军。

随着信心的日益增强,卡拉什便对高阶鸦人正式宣战。血鬃斗士开始对大批鸦人发动伏击,将他们屠戮殆尽。这让高阶鸦人陷入了恐慌,世代以来,这些鸦人从来没把任何“低等”生物放在眼里。安哈尔祭司费尽心力地向族人解释着鲁克玛为何不再施以眷顾,以及峰林遭到围攻的原因。

高阶鸦人之王——泰罗克眼见族人深陷绝望,知道自己必须要采取断然行动来力挽狂澜了。于是,他赶在派大军迎敌之前,独自对血鬃虎人的营地发起突袭,不费一兵一卒就攻破了对方的防线。他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战局,士气大增的鸦人精兵纷纷追随于他,万死不辞。

在与敌人苦战数月之后,泰罗克终于手刃了虎王卡拉什。虎人部族一下子变得群龙无首,这场战争以鸦人大获全胜告终。

高阶鸦人把泰罗克奉为传奇,甚至认定他就是鲁克玛的化身。安哈尔祭司变得紧张起来——在此之前,只有他们才有权代表太阳女神的意志。泰罗克凭借大多数鸦人的支持,在云端建造了一座全新的城市,名为通天峰,重现了古埃匹希斯的辉煌。泰罗克甚至还颁布了新的律法,限制安哈尔教派的权威,宣布高阶鸦人社会必须以对知识和智慧的渴求为指引,绝不能受到恐惧与迷信的禁锢。

这一举动促使安哈尔祭司下定了行动的决心。寂夜之时,祭司劫走了泰罗克和他的女儿蕾希,并把他们丢进了塞泰克山谷的血池中。第二天,祭司对族人宣称,鲁克玛已经不再信任这位鸦人之王,并诅咒了他的后世血脉。他们自称是鲁克玛的信徒,只有他们才有权决定高阶鸦人一族的未来。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别的鸦人之王,安哈尔祭司权欲熏心地将鸦人文明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直到该文明在数百年后于烈火与杀戮中覆灭。

与此同时,泰罗克在竭力适应着他流亡者的新身份。在被投进诅咒之池后,泰罗克活了下来,但蕾希就没这么幸运了。这场劫难使泰罗克的身心都遭受了极大的扭曲,在痛苦、愤怒与孤单的多重折磨之下,他在塞泰克山谷中饮恨苟存,生不如死。然而在黑暗中,有个声音敦促他继续前行。

泰罗克将其他鸦人流亡者集合起来,寻找那个神秘声音的来源。后来,这位昔日的王者终于明白,原来跟他说话的竟然是恐惧渡鸦之神安苏。这个发现令他大感吃惊——鸦人一族始终把安苏当成死去已久的先祖敬奉,没想到他至今仍然活着,而且还在影响着这个世界。安苏向泰罗克和他的追随者传授了巫术和暗影魔法的秘密,于是在流亡者中间出现了强大的鸦爪祭司。

在安苏的指引下,泰罗克率领流亡者前往古老的埃匹希斯遗迹,在断壁残垣间造起了一座名为斯克提斯的城市,并以这处规模尚小的避难所为起点,伺机重夺领土。后来,阿兰卡峰林四周的丛林全都被纳入了斯克提斯的统治范围,他们所统治的这片领地就是后来的泰罗卡森林。

上一章:第一章 原始德拉诺 下一章:第三章 部落的崛起
热门: 灾厄降临 鹫与鹰 小李飞刀4:天涯·明月·刀 飞刀又见飞刀(上下)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 宝珠鬼话之锁麒麟 幽灵舰队 全职BOSS 长安三怪探之焚心剑 移动迷宫4:致命追捕 第三次拯救未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