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部落的崛起

上一章:第二章 岩石之子 下一章:第四章 第一次大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围攻沙塔斯

第二次入侵艾泽拉斯

在德莱尼人逃离阿古斯之后的数千年间,萨格拉斯与燃烧军团还在继续着那场燃烧的远征。

恶魔给无数世界带去毁灭,将所有文明烧成灰烬。

但有一个世界却抵挡住了军团的侵袭。这个世界就是艾泽拉斯。

艾泽拉斯是个非比寻常的星球,星球的核心沉睡着初生的泰坦之灵,这个沉睡的泰坦之灵一旦觉醒,将拥有比萨格拉斯更为强大的力量。军团的统治者深知,如果这个世界之魂落入虚空领主之手,那么他将成为连萨格拉斯自己都难以抗衡的利器。

萨格拉斯急于赶在虚空领主用黑暗将其笼罩之前占领艾泽拉斯。为此他发起了对艾泽拉斯的大规模入侵。形形色色的恶魔蜂拥而入,残杀着星球上的住民,用邪能魔法腐化着大片原野。上古战争由此打响。

接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个名为暗夜精灵的高贵种族的领导下,艾泽拉斯的当地物种打败了来犯的燃烧军团,将其赶回扭曲虚空。

铩羽而归的萨格拉斯陷入了狂怒,立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取艾泽拉斯,酝酿发起第二次入侵。然而,军团统治者也面临着重重困难,其中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把恶魔大军再次带回那个世界。要想打开连通扭曲虚空和物质宇宙的传送门,确保军队畅通无阻地安全通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消耗的能量超乎想象。

在第一次入侵时,军团利用了艾泽拉斯永恒之井的力量。那股强大的奥术魔法之力让恶魔顺利打开了通往虚空的道路。可如今永恒之井已经被艾泽拉斯的守军摧毁,要想另觅他法势必会耗费大量时间与精力。更重要的是,萨格拉斯想要确认一点,即当燃烧军团再度入侵时,不会遭到强烈抵抗。他希望能在恶魔党羽踏足那个世界之前,先把艾泽拉斯变成一盘散沙。

战术在萨格拉斯的脑海中渐渐成型——他要率领燃烧军团找到新的武器来削弱艾泽拉斯守军的力量,然后再指挥恶魔主力军大举侵入。萨格拉斯命令追随者在全宇宙中搜罗合适的种族来加以腐化,进一步扩充军阵。

与此同时,这位堕落的泰坦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艾泽拉斯世界上。他在那里物色到了一个强大的实体,打算使其助他一臂之力。

第二口永恒之井

尽管原先的永恒之井已经被毁,井中的能量却未散尽。一位名叫伊利丹·怒风的暗夜精灵偷取了一些井水,创造出了一口全新的永恒之井。

萨格拉斯与燃烧军团最后发现了这口井的存在,但却没能像利用第一口永恒之井那样轻而易举地驾驭这股力量。第二口永恒之井上长着一棵参天的魔法大树——世界之树诺达希尔,守护着井中的能量。

漫长的追猎 黑暗之门开启前12年

就在燃烧军团全力以赴地准备再次入侵艾泽拉斯时,欺诈者基尔加丹命令一个名叫塔尔加斯的恶魔前去追击德莱尼人。塔尔加斯去过数十个那些叛徒曾经落脚的世界,却总是慢了猎物一步。在屡次失败后,塔尔加斯终于发现了他们的下落。

当吉尼达尔在德拉诺星球上坠毁时,撞击释放出一波波神圣能量,涌入了扭曲虚空。塔尔加斯感觉到了这股力量,对那诡异的现象展开调查。当他意识到这些能量来自纳鲁时,心中腾起了希望,维伦和那些叛徒之所以能顺利逃离阿古斯,正是得益于那些纳鲁的帮助。

一百多年来,塔尔加斯都在循着神圣能量的痕迹四处追寻,直到他来到了葱翠的德拉诺。塔尔加斯原本做好了再次失望的准备,料想德莱尼人会再次从他指缝间逃脱。谁知这次却和以往不同。

通过对德拉诺的观察,塔尔加斯看到了正在蓬勃发展的德莱尼文明。那些德莱尼人不仅在这个世界住了下来,就连那艘空间要塞也成了一堆废铁,他们被困住了。

塔尔加斯把这一发现报告给基尔加丹,令恶魔领主大喜过望。他与维伦从前是知交好友,当先知带着那群叛徒离开阿古斯后,基尔加丹便将他的行为视作背叛,理应受到严惩。现在,恶魔领主总算能够如愿以偿。

基尔加丹命令他的仆从躲藏起来,偷偷向他报告德拉诺的情况。塔尔加斯将与德莱尼人及其生活方式有关的一切都如数告知基尔加丹,还给他详细描述了兽人等当地族群的现状。

虽然基尔加丹恨不得立即消灭那些背信弃义的德莱尼,但他还是决定暂且忍一忍。萨格拉斯下令要他和燃烧军团的其他指挥官去寻找新的种族来壮大军团的力量,也许兽人恰好是合适的人选。

基尔加丹命令塔尔加斯继续监视德拉诺和所有住民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够深入了解兽人以及他们的风俗习惯。

传奇时代 黑暗之门开启前11年

塔尔加斯耐心地观察着兽人和他们的行事之道,发现这个种族拥有坚韧不拔的意志,而且有着明显的暴力倾向。虽然他同时监视着所有兽人氏族,但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最有影响力的几个强大氏族:战歌、黑石、血环、影月、雷神和霜狼身上。

在纳格兰,与悬槌堡食人魔无止无休的战斗将战歌氏族打造成了一群令人见之生畏的游牧骑兵队,氏族首领是一位名叫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战士。悬槌堡食人魔在人数上占尽优势,却依然没能阻止勇猛的氏族酋长屡屡率军来袭。地狱咆哮麾下的狼骑兵具有机动灵活的作战能力,利用游击战术突袭分布在纳格兰各处的食人魔聚居点,最终瓦解了悬槌堡在当地的势力,夺取了大片领地。他们将食人魔打退到要塞的高墙之内,战歌酋长因此也成了在各个氏族间名声大噪的传奇领袖。

然而悬槌堡的苦难才刚刚开始。食人魔一族有着奴役兽人的漫长历史,他们强迫奴隶在残忍的竞技对决中彼此厮杀来供其取乐。一名奴隶在悬槌堡聚众起义,他就是卡加斯。他为了挣脱锁链强行扯断了自己的一只手,并号令其他奴隶效仿他的做法。有了同伴的相助,卡加斯在城中横冲直撞,令食人魔奴隶主血溅当场。

卡加斯和那群昔日的奴隶成立了一个全新的氏族——碎手氏族,在阿兰卡峰林定居下来。长年遭受奴役的经历把这些兽人变得扭曲而愤怒,心中充满了痛苦与折磨。这在卡加斯和他的追随者之间形成了自毁容貌的血腥传统。他们在断肢上加装武器,卡加斯本人作为这项传统的发起者,赢得了“刃拳”的称谓。

碎手氏族领地的北方边界与戈尔隆德接壤,那里是黑石兽人的家园。他们的酋长——黑手在各氏族的兽人中赢得了广泛尊重。虽然他天性傲慢,渴望权欲,却也是极富魅力的领袖和伟大的斗士。强大的兽人战士在酋长的领导下,毅然决然地在德拉诺各处征伐。

黑石氏族堪称德拉诺星球上人数最多、组织最为严密、装备最为精良的兽人军事力量。族中的萨满祭司精于利用元素之火淬炼黑石矿,那是一种在戈尔隆德出产的罕见金属。黑石兽人夜以继日地在锻炉旁辛苦劳作,铸造着几乎坚不可摧的附魔武器与盔甲。

和战歌氏族一样,黑石氏族也与当地的食人魔族群交恶已久。等到塔尔加斯开始密切观察黑手和他的追随者时,黑石兽人已经击溃了凶残的敌人,把他们从戈尔隆德赶了出去。

血环氏族与其他氏族大不相同,这些高度迷信的兽人居住在塔纳安丛林中的偏远角落,终日在那里研习黑暗仪式。血环兽人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威胁,被迫在木精、原祖荆兽、食人魔和鸦人中间艰难求存,甚至一度被这些敌人逼到了灭绝的边缘,直到一位新任领袖——基尔罗格·死眼的崛起。

在当上酋长之前,基尔罗格通过仪式预见到了未来。他挖出了一只眼睛,预见了自己的死亡。这个可怕的仪式并没有让基尔罗格心生惶恐,得知死期后,他反而变得无畏无惧。

基尔罗格手刃父亲,控制了濒临瓦解的血环氏族。在他的领导下,兽人血洗丛林,将宿敌一一铲除。

黑手大战食人魔

塔尔加斯饶有兴趣地发现,原来并非所有兽人氏族都如此好战。影月兽人的性情相对平和,常年定居在影月谷,崇尚灵魂联结,许多传统都以萨满教义为核心。族中的萨满祭司会频频前往元素王座,与德拉诺世界的元素之灵交流,还对死去的先祖尊崇有加,召唤他们前来指点迷津。

睿智的耐奥祖是影月氏族的领导者,所有氏族都对他颇为敬仰,这在各据一方的兽人族群中实属罕见。耐奥祖以所有萨满祭司导师和顾问的身份,帮助各个氏族培养和维系与元素之间脆弱的联结,并将自己与元素交流的经验分享给他们。

还有霜狼氏族,塔尔加斯认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就像难解的谜题。这些兽人生活在名为霜火岭的冰寒山岭之间,虽然战力出众,却没有称霸这片土地的野心,反而谋求与之和谐共处。他们的酋长加拉达向族人灌输家庭与社群的高尚理念,坚信只有互帮互助,团结一心,才能在严酷的环境中存活下来。

加拉达还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三个儿子,但却没能得到一致认同。酋长的次子贾纳尔和三子杜隆坦认真听取了父亲的教诲,遵循着氏族古老的传统,但长子芬里斯则不然。

芬里斯背叛了族人,转而投奔了对手——雷神氏族。与霜狼氏族不同,雷神氏族把胆魄与勇气看得尤为重要。他们经常会踏上危险的杀戮之旅,击杀霜火岭的强大戈隆与玛戈隆。芬里斯赢得了渴望已久的威名,最终成为了雷神氏族的酋长。

数月以来,塔尔加斯都在继续监视着各族兽人,尤其关注居住在霜火岭的两大氏族。当地的两个氏族与刀塔食人魔之间的关系已经剑拔弩张,恶魔想要知道这些兽人到底还能把和平守住多久。

莫克纳萨的反叛

在接连遭受战歌氏族和卡加斯奴隶暴动的重创之后,悬槌堡一蹶不振,再也无法恢复元气。食人魔对纳格兰的控制彻底崩解。情势的扭转令刀塔食人魔和他们的首领——元首科尔戈洛克大为忧虑。眼看德拉诺的大片土地落入敌手,元首决意要夺取霜火岭的控制权。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科尔洛克并没有简单地加固刀塔领地的防御,而是要用握在手中的完美武器向外扩张。

自从高里亚帝国没落之后,食人魔的人口数量始终相对稀少,于是刀塔法师只好通过残忍的实验创造出新生种族来填补劳动力的缺口。最终,食人魔与兽人奴隶的选择性繁育取得了最为令人满意的效果。

这些被迫降生的孩子被称作莫克纳萨,兼具食人魔的力量与兽人的智慧。刀塔食人魔用锁链把莫克纳萨囚禁起来,让他们彼此交配,借此创造出更多的仆从。为了保证这些混血者不生异心,食人魔甚至威胁他们,若是有一人胆敢叛乱,满门都要受到诛杀。

元首科尔戈洛克解开了许多莫克纳萨的镣铐,命令他们上阵迎战兽人,于是莫克纳萨便成了刀塔军阵中的主力军。

刀塔食人魔大军席卷霜火岭,从兽人手中夺取了大片资源富庶的土地。霜狼酋长加拉达呼吁当地另外两大兽人氏族——雷神与白爪氏族与之联合起来,共同对抗这一全新的威胁。

受芬里斯的影响,雷神氏族拒绝了加拉达的提议。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刀塔食人魔。雷神大军在夜深人静之时突袭了食人魔的各处据点,不分老幼格杀勿论。

白爪氏族接受了加拉达联手抗敌的请求。他们本就与霜狼氏族关系甚密,在风俗与传统方面更是有不少共同之处。

加拉达被选为霜狼与白爪联军的统帅,任命两个儿子——贾纳尔和杜隆坦为副官,亲自率领这支浩浩荡荡的大军向刀塔食人魔发起进攻。兽人联军没有取得任何决定性的胜利,但活捉了不少莫克纳萨以及他们的长者莱欧洛克斯。

当加拉达见到莱欧洛克斯时,从敌人口中得知的情报令他大吃一惊。霜狼酋长一直以为这些混血者都是心甘情愿地效忠于食人魔,没想到莱欧洛克斯却向他讲述了莫克纳萨遭遇的残忍对待,以及家族随时会遭受灭门之灾的恐惧。在商谈过后,加拉达和这位俘虏达成了协定,他们将互相帮助,共同终结刀塔食人魔的恶行。

莱欧洛克斯返回了刀塔要塞,发动莫克纳萨掀动了公然叛乱。这些混血奴隶奋起反抗压迫者,还在要塞里四处放火。趁着滚滚浓烟,加拉达率军攻破了要塞的外围防线。

兽人与莫克纳萨联军血战了整整一天,才把食人魔赶出要塞。在烈火熊熊燃烧的要塞中心,莱欧洛克斯用他戴了一辈子的锁链勒死了元首科尔戈洛克。

兽人一族的胜利来之不易,成百上千的霜狼与白爪氏族成员死于战火,其中也包括贾纳尔。他为帮助许多年轻的莫克纳萨顺利出逃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贾纳尔的死让他的父亲心碎不已,尽管家族的血脉仍能靠杜隆坦传承,但痛失次子的打击在霜狼酋长心中留下了永难愈合的创伤。

战斗结束后,酋长加拉达想要帮助莱欧洛克斯和他的族人在霜火岭安下新家,却被那位长者拒绝了。莱欧洛克斯深知兽人永远都无法真正接受他们混杂的血统。

莱欧洛克斯将莫克纳萨集合起来,在戈尔隆德偏安一隅。那里资源稀少,但足够他们自给自足,安定地在那里生活。他们不愿继续作战,立誓只有在这片贫瘠的领地受到威胁时才会再次拿起武器。

军团先驱者 黑暗之门开启前10年

根据塔尔加斯的观察,基尔加丹得知了不少兽人的情况,认识到那是一个意志坚定、生性骄傲,同时又拥有强大力量的种族,同时他们还是一群崇尚敬奉先祖,崇拜德拉诺元素之灵的迷信生物。基尔加丹认为这些根深蒂固的传统恰好能让兽人变得易于操控。如果能让他们听从于自己的意志,就能先派他们去向德莱尼人复仇,然后再将其纳入军团。

塔尔加斯听说基尔加丹的计划后大为震怒。那些叛徒如今终于近在眼前,在苦苦追击了几千年之后,却要让那些兽人痛快地享受敌人的鲜血?他要求主人重新考虑这个决定。

在通常情况下,基尔加丹都会把抗命者直接处死,但他能够理解塔尔加斯的愤怒。即便如此,恶魔领主也不会轻易饶恕他的冒犯。他命令塔尔加斯离开德拉诺,德莱尼人的命运再也轮不到他来插手。

塔尔加斯离开后,基尔加丹便着手腐化兽人。他需要从他们的族群中挑选出一位使者代为履行他的意志。他谨慎地物色着可以策反的人选。

基尔加丹找到了许多合适的人选,可若论潜力,谁都无法与古尔丹相比。古尔丹出生在戈尔隆德边缘地带的一个小氏族,先天残疾的他从小就受尽族人的白眼。迷信的兽人将他扭曲的形体视为恶兆,最终将他流放。

只有氏族中的萨满祭司长者对他抱有同情,建议他去纳格兰寻找元素王座。在那里,在当地元素之灵的指引下找寻到生命的意义。

起初,古尔丹没有理会萨满祭司的提议。长年遭受的歧视对待已经把他变得刻薄而充满仇恨,但在荒野中独自挣扎了一段时间后,他还是来到了元素王座。等到古尔丹到达那里时,早就又累又饿,奄奄一息。他跪倒在地,哀求元素之灵出手相助,如果它们能够结束他的苦难,他必将倾尽全力为之效命。

古尔丹得到了回应,可惜事与愿违——元素感觉到他内心的黑暗与愤怒,像他的氏族一样拒绝了他。

悲伤的巨浪淹没了古尔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全都抛弃了他。他一无所有,卑如蝼蚁。

基尔加丹及时向他绝望的猎物伸出援手,在他脑海中轻言细语。他承诺让古尔丹变得无比强大,让他再也无须乞求怜悯,也不会再受制于人。古尔丹将成为神一般的存在,让所有苛待他的人偿还罪孽。作为回报,古尔丹必须帮助燃烧军团把兽人打造成消灭德莱尼人的武器。

古尔丹接受了这项暗影契约。他对自己的族人毫无感情,只有憎恶。正是他们的风俗与传统导致了他的不幸。如果成神意味着要操纵兽人一族,他绝对不会有半分迟疑。

基尔加丹向他的新仆从传授了邪能魔法。恶魔领主知道这些能量会让那个兽人容貌大改,甚至可能引来德莱尼人的注意,于是他让古尔丹将他赐予的新能力隐藏起来。基尔加丹教会了他如何掩盖力量,命令他只有在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才能使用邪能法术。古尔丹很快就掌握了这股不稳定的力量,速度比恶魔领主预想的还要快。他恣情享受着流淌在指尖的灭世之力。

第一位兽人术士由此诞生。

凋零的德拉诺

基尔加丹找到了助他成事的兽人,但让他指挥兽人对抗德莱尼人的时机尚未来到。他需要让整个兽人部族深陷绝望,饱受黑暗的折磨,这样才能轻松地把他们凝聚成为一股力量。

通过古尔丹,基尔加丹了解到德拉诺的过往,得知兽人们也曾经精诚团结过。在很久以前,食人魔妄图夺取元素王座,他们的干预导致元素陷入混乱,险些引发灾难。恐惧之下,兽人们联合起来,共同对抗食人魔。如果基尔加丹能再次让元素变得动荡不安,也许就能重现那段历史。

在基尔加丹的指引下,古尔丹用邪能魔法洗劫了元素王座。不出所料,腐化之力开始削弱了德拉诺世界的元素之灵,几大元素之怒——戈达乌、埃布留斯、卡拉迪奥斯和伊森拉图斯现出实体来阻止古尔丹的恶行,可它们从未和术士交过手。古尔丹利用诡异的魔法汲取了元素之怒体内的生命力,令它们的力量大为衰减。最后,元素们侥幸逃脱,才不至于遭到彻底毁灭。

这是古尔丹生平第一次凌驾于其他生物之上,他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难以自拔。

古尔丹的邪能魔法让元素陷入了混乱不堪的状态。随着季节的更替,德拉诺不是久旱无雨便是洪灾泛滥。洪水冲垮了戈尔隆德和纳格兰大片干旱地区,塔纳安丛林和泰罗卡森林则被反常的暴风雪覆上了寒冰。河流干涸,溪水枯竭,导致许多物种——如裂蹄牛和塔布羊的惨死。

疾病扩散、水源紧缺和食物匮乏,也使兽人备受煎熬,就连萨满祭司都束手无策。元素之灵在邪能的折磨下,很少再与兽人交流。

古尔丹还利用魔法在各个氏族间散播起了兽人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场红色天灾。数月之后,这场致命瘟疫夺取了数百个兽人的性命。

许多兽人都是在纳格兰的克许哈格祭典上不幸染上了恶疾。当时酋长耐奥祖号召各氏族共同商讨解决当下元素乱局的对策。在克许哈格祭典结束后,一些兽人在返家途中出现了疫病的症状,就连霜狼氏族的酋长加拉达都未能幸免。

耐奥祖担心这些兽人会把天灾传染给其他族人,于是敦促加拉达等患病者留在纳格兰。他们会建造一处新的村落来供其居住,以防疫病在兽人社会中大肆泛滥。

虽然无法归家的现状令加拉达深感悲伤,但他也认同耐奥祖的做法。霜狼酋长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把这场天灾带给他的家人和氏族成员。加拉达留在了纳格兰,肩负起了管理病患的责任。

上一章:第二章 岩石之子 下一章:第四章 第一次大战
热门: 寄生前夜 八声甘州 女王蜂 重生商纣王 学生街的日子 未来:神世界 神控天下 我在异界是个神 敲响密室之门 我的丹田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