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穿越黑暗之门

上一章:第五章 第二次大战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萨之子反攻德拉诺

重建部落 黑暗之门开启后8年

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德拉诺的兽人过得苦不堪言。他们的世界依然挣扎在死亡线上,邪恶能量继续蔓延,致使自然生物濒临灭绝。在兽人血脉中流淌的恶魔嗜血欲望毫无消减,自相残杀的乱象几乎要让全族走向毁灭。其中,战歌和碎手氏族显得格外暴力。

在如今的部落军团之中,最接近领袖的人选便是耐奥祖——当初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带领族人走入了燃烧军团的圈套。古尔丹认为没必要把这位年迈的萨满祭司带去艾泽拉斯,于是将他留在德拉诺。在那之后,耐奥祖一直留在他的故乡——影月谷,德拉诺各地的兽人经常会来找他寻求指引。尽管如此,深陷绝望的耐奥祖却无心当此大任。他日夜饱受死亡景象的折磨,看见在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里遍布着兽人的骸骨。他的脸上甚至还被文上了颅骨的刺青,萨满祭司历来习惯用这样的图案来惩罚不成器的学徒,对族人来说他们已经“死了”。

在耐奥祖看来,似乎再也没有办法能挽救部落。入侵艾泽拉斯本来就是兽人无奈之下的最后一搏,结果还是以惨败收场。现在的兽人,连整军再战的力量都没有了。

塔隆·血魔却不准备就此放弃。古尔丹的计划已经全盘破灭,但也让他见证了难以置信的力量。征服艾泽拉斯?或许是不可能的,可是古尔丹从麦迪文的脑海里搜索到了不少情报,而且曾告诉死亡骑士,在那里有许多强大的神器,等着他们夺为己有。

最令血魔感兴趣的神器有三件。第一件是麦迪文之书,一本包含着守护者的无边力量,记载着不同派系的魔法融会贯通的技巧的魔法书。第二件是达拉然之眼,这是肯瑞托制造的圣物,能够汇聚并扩大魔法能量。第三件是萨格拉斯权杖,许久之前出自燃烧军团之手,能够打开连通不同世界的传送门。

血魔和死亡骑士们只忠于自我,他们渴望找到一个全新的世界,成为那里独一无二的霸主,可他们也知道必须得到部落的帮助才能逃离德拉诺。只要找到这些神器,兽人就能创造出新的时空裂隙。即便不能通往艾泽拉斯,部落也能在其他世界上找到出路。

但是这些神器全都在艾泽拉斯,古尔丹也没有把它们的确切位置告知死亡骑士。即便血魔能够重建黑暗之门,也还是要部落帮忙,才能把东西夺过来。这项挑战很是艰巨。部落的幸存者早就不再信任古尔丹的党羽,更何况是邪恶的死亡骑士。血魔认为,成败只在耐奥祖一人身上,德拉诺的兽人当中只有他还具备统率各族的影响力。

血魔的提议遭到了耐奥祖的强烈反对,光凭着几件神器怎能成事?光凭着几件神器又怎么能救得了兽人?更重要的是,多年前,血魔曾经背叛过耐奥祖,成为古尔丹最亲密的同党之一。耐奥祖怎么会信任一个死亡骑士?

血魔没有退缩。他坚称,只要找到那些神器,就能打开新的时空裂隙,帮助兽人逃离垂死的家园。在浩瀚的宇宙间等待他们征服的世界数之不尽,部落就算势力大损,也一定能在某个星球上再创辉煌。

血魔的计划确实很有吸引力,耐奥祖的意志渐渐发生了动摇。德拉诺的日渐消亡让耐奥祖痛心不已。他对于自己引燃烧军团入室的过错倍感内疚。如果能找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带领族人重新开始,那也许会是他赎罪的唯一机会。

他将其余氏族的领导者召集起来,其中包括战歌氏族的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碎手氏族的卡加斯·刃拳和雷神氏族的芬里斯。耐奥祖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被他说服了。地狱咆哮、刃拳和芬里斯与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战失之交臂,他们渴望鲜血,渴望任何战斗。

另一些氏族也当即响应了他的号召,只要有机会离开德拉诺,他们都愿意一试。

初次开启黑暗之门需要消耗惊人的魔法能量,相比之下,重塑时空裂隙的难度则要小得多。连接两个世界的桥梁依然存在,只不过力量大不如前。塔隆·血魔告诉耐奥祖,古尔丹之颅中的力量足以让黑暗之门再次矗立起来。

好消息是,那术士的头颅已经被部落的难民带回了德拉诺。自从黑暗之门关闭以来,古尔丹之颅就成了在兽人之间往来交易的商品,被他们当成了珍贵的饰物。

在找到那颗头颅之后,耐奥祖与死亡骑士便着手实行那个宏大的计划。他只希望联盟对这一切毫无防范。

迦罗娜归来

在第二次大战结束后的几个月间,迦罗娜一直独自游走在艾泽拉斯的土地上。她仍能感觉到暗影议会的力量在脑海中徘徊不散,试图扭曲她的思想,导致她无法分清敌友。凭着耐心,她渐渐恢复了对自己的控制力,挣脱了古尔丹布下的精神锁链。

最后,她终于找回了信心,自认为能够对抗暗影议会的命令。这意味着迦罗娜已经做好准备,前去造访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那个人——卡德加。

在夜幕的掩护下,迦罗娜潜入了守望堡,趁着卡德加熟睡时悄悄进入了他的私人房间。自从大战麦迪文以来,两人就没再见过面,有许多事情急需商谈。

迦罗娜给卡德加讲述了她在第二次大战中的所作所为,同时也坦承是自己刺杀了莱恩国王。卡德加相信了她说的话,认为她是受到了古尔丹的指使,法师还能感觉到在迦罗娜的脑海中残存着暗影议会的魔法力量。

这股黑暗气息的存在也证明了另一件事——在艾泽拉斯至少还有一位幸存的暗影议会成员。若非如此,魔法力量在古尔丹丧命的瞬间就会失去效力,看来必定是有人还在努力维系着与这些傀儡之间的联结。

此后的几个月里,卡德加频频与迦罗娜在守望堡门外见面,小心地帮助她摆脱暗影议会的控制。终于,他成功了。迦罗娜有生以来第一次获得了自由。

为了表示感谢,迦罗娜主动提出要尽全力追击暗影议会留在艾泽拉斯的漏网之鱼。卡德加急切地答应了。近来,法师感觉到在附近的裂隙里涌动着诡异的能量,他怀疑德拉诺的部落军团又在蠢蠢欲动。

卡德加要迦罗娜在他调查的同时暂且留在这里,避开联盟的耳目。

邪能之兆

没过多久,卡德加就给联盟各国的领导人寄去信函,要求他们立即到守望堡会面。成员国对此有些抗拒,第二次战争刚刚结束,大多数王国都还在忙于重建。

纵使如此,领袖们还是来了。当他们来到这里,便明白了卡德加为什么会催得如此急迫。卡德加与其他法师确实设法阻止了邪恶能量的蔓延,可也把黑色沼泽的南部地带变成了不毛之地,堡垒的守军将这片区域称为“诅咒之地”。黑色沼泽的北部地带仍然郁郁葱葱,被他们改名叫作悲伤沼泽,以纪念在第二次大战中牺牲的同胞。眼见诅咒之地的荒芜之景,不禁让各国领导者再次想起了被联盟击败的黑暗力量……万一它们卷土重来的话,艾泽拉斯不知又将付出何等代价。

但这里的变化还不算是真正的噩耗。卡德加告诉他们,在黑暗之门原先矗立的地方有邪能魔法涌动的明显迹象,他担心兽人正在扩大时空裂隙,想要再次杀入这个世界。

参加集会的领袖纷纷表示愿意全力支持卡德加。尽管战乱刚平,百废待兴,可他们也绝不愿意再让部落踏足艾泽拉斯半步。

正在忙于重建暴风城的图拉扬当即调遣军队,指派第二次大战中最为杰出的战士达纳斯·托尔贝恩率领一小支军队先行赶赴诅咒之地。与此同时,图拉扬将集结联盟剩余兵力,挥军南下。

不幸的是,部落入侵的号角已经吹响。

重启黑暗之门

就在卡德加向联盟发出警告的几个星期之后,耐奥祖终于取得了成功。他利用从古尔丹之颅中汲取的能量,成功扩大了连通德拉诺和艾泽拉斯的时空裂隙。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当即率领由战歌、碎手、雷神和嘲颅氏族组成的部落先遣部队攻入了诅咒之地,血魔与死亡骑士们也迅速赶来帮忙。兽人开始在时空裂隙周围修建实体框架,要创造出一道新的黑暗之门,无须力量维持即可永久性地保持开启。

基尔罗格·死眼与血环氏族始终在观察着诅咒之地,等待着部落的归返。在先遣部队抵达后,基尔罗格便赶去与格罗玛什和死亡骑士见面,向他们报告自第二次大战以来艾泽拉斯发生的种种变化,为后续战局提供了宝贵的情报。血魔命基尔罗格带领族人返回德拉诺,他们自从战争结束后就在为生存而战,是时候好好休息一下了。

等到达纳斯率军抵达黑暗之门时,面对的是远胜联盟数倍的部落大军,人类根本不是对手。双方在诅咒之地的南部边缘地带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只有达纳斯活着逃回了守望堡,希望能够调用堡垒的守军。虽然吃了败仗,达纳斯还是信心十足地认为自己能够牵制住兽人军团,直到联盟大军赶到。

他的想法没错。兽人在人数上确实不足以发动真正的入侵。但他们此次到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征服这个世界。

部落勇猛的士兵佯装出要大举进攻的势头,同时,血魔和死亡骑士趁乱带兵离开诅咒之地,去寻找神器。这支军队主要由死亡骑士和兽人组成,其中也包括雷神氏族酋长芬里斯。有几个人类士兵看到了他们的离开,但猜不到他们用意何在。

然而迦罗娜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她开始追寻他们的踪迹,想要查清部落的图谋。

达瓦尔·普瑞斯托领主

死亡之翼自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就躲了起来。他的计划失败了——兽人们没能征服艾泽拉斯——却也算是小有所成。大多数红色巨龙,包括他们的首领阿莱克丝塔萨,依旧处于龙喉氏族的控制之下。其他守护巨龙还没有对兽人采取行动,大多数龙类担心沦为恶魔之魂的牺牲品,遭受和红龙女王相同的厄运。人类王国损失惨重,短时间内也无法振作起来。

当感应到通往德拉诺的时空裂隙再次扩大时,死亡之翼怀疑兽人是否已经设法恢复了实力,准备再次发动全面进攻,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他们的“入侵”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征服。

死亡之翼对此很感兴趣。他决定再次伪装成人类,影响联盟的应对策略。这一招在第一次大战期间非常奏效。眼下,在各国之间又产生了新的政治危机。联盟对奥特兰克的背叛大为愤怒,在如何处置这个王国的问题上存在着颇多争议,有些成员甚至提出要彻底消灭这群叛徒。

当下,领袖们正在洛丹伦争论得面红耳赤,于是死亡之翼以全新的人类样貌回到那里,声称自己是达尔瓦·普瑞斯托领主——匹瑞诺德国王的远亲,利用与奥特兰克王室的血缘关系为自己的言辞增加了分量。

普瑞斯托向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提议,请他对奥特兰克实行军事管制,直到王位继承的问题尘埃落定。这一举动旨在分散联盟的兵力,使其无力应对部落的再次入侵。人类各国的领导者觉得普瑞斯托既亲切又有魅力,提出的建议也颇为实用。他没有只顾自己“人民”的尊严,而是把联盟的大局利益放在心上。

眼看联盟在无谓的乱局中泥足深陷,死亡之翼继续谋划如何帮助黑龙军团找回昔日的力量与荣耀。部落的入侵未必会给人类造成严重伤害,因此他在艾泽拉斯的计划难有进展。任何想要重建黑龙军团的企图都会被联盟发现,其他守护巨龙更是不会放过他。

也许解决问题的关键根本不在艾泽拉斯,而在兽人的世界……德拉诺。在那里,死亡之翼再也不怕受到其他守护巨龙的阻挠。

他不在乎那个世界是否已是满目疮痍,巨龙和凡人对大地的依赖性本就不同。

打定主意后,死亡之翼便立即动身,再次与部落取得联系。

麦迪文之书

当诅咒之地被战火吞噬的同时,血魔亲自率领部落的秘密战队前往北方。在那三件神器之中,他只知道麦迪文之书的位置,听说那本书就在距离黑暗之门甚远的奥特兰克王国。

血魔的军队悄悄前往黑石塔,想要联络黑手的两个儿子——雷德和麦姆。通过与格瑞姆巴托龙喉氏族结盟,他们如今也能使用巨龙,血魔迫切需要那些飞行生物帮他加速抵达目的地。

这是一场灾难性的会面。雷德已经自封为“正统部落”的大酋长,怒骂耐奥祖是懦夫和篡位者,根本无意帮助他实现计划。

血魔两手空空地离开了,但死亡之翼很快就与他取得了联系。他提出要跟这位死亡骑士及其同伴做个交易——他愿意把黑龙借给他们,帮部落达成目的,作为回报,部落也要帮他把一批“贵重物品”运到德拉诺。为了表示诚意,死亡之翼向血魔透露了另外两件神器的位置,以及他的军队在途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他说一件神器在达拉然,另外一件在萨格拉斯之墓。

血魔无法拒绝死亡之翼开出的条件,他命令军队兵分三路,骑乘黑龙,即刻前去夺取那三件神器。

血魔认为麦迪文之书最难得手,所以决定亲自赶赴奥特兰克。死亡之翼提醒他,那个王国现在正处于军事管制之下,他们在那里可能会遭到顽强抵抗。结果,占领主城的联盟军队听闻黑龙和死亡骑士即将攻来的消息,就已经彻底乱了阵脚,等部落突袭军杀到时,大多数士兵早就吓得落荒而逃了。

进入城堡后,血魔找到了匹瑞诺德国王,发现这个人类已是疯疯癫癫,满口胡言。原来死亡之翼早有准备,让这位“远亲”患上失心疯,才能确保他在洛丹伦编造的谎言不会败露。血魔先是被匹瑞诺德的癫狂样逗得乐不可支,随后答应以消灭联盟的守军作为条件来换取那件神器。局面越是混乱,人类的注意力就越是分散,他就能有更多时间来完成任务。

夺取麦迪文之书后,血魔便率领他的死亡骑士追随者撤出了那座主城,留了城中的疯国王一命。血魔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驻守奥特兰克的联盟兵力根本无力抵挡黑龙的无情攻势,被彻底消灭。

真相显现

在血魔率军攻入奥特兰克王国的同时,守望堡的战局陷入了血腥的僵持状态。图拉扬已经带领联盟援军赶到,联手卡德加和达纳斯的部众共同将部落挡在墙外。可人类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兽人军团的用意何在:联盟斥候时刻警惕着敌人的大举来犯,然而部落似乎只是日复一日地考验着守望堡的防御阵线,不想彻底占领这处据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联盟援军的规模不断壮大,不仅能守卫堡垒,甚至能向部落发起反击。

战火渐渐从守望堡门前蔓延到了开阔空旷的诅咒之地上。

这应该能让部落知难而退才对……然而并没有。兽人莫名其妙地死守阵地,宁可牺牲士兵也决不退让。

卡德加的怀疑日渐加深,继而得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部落只是在拖延时间,这场入侵实则是声东击西之计。

为了找到答案,联盟军队活捉了一名敌人,将他带回守望堡严加审讯。图拉扬亲自出马,召唤圣光的力量来从那兽人口中逼问答案。

那名俘虏最终证实了卡德加的担心。部落新任领袖耐奥祖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在联盟的鼻子底下派出了数支小规模的突袭队,到艾泽拉斯各地寻找强大的神器。他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清楚他们到底要找些什么。

达拉然之眼

在诅咒之地北方,血魔的时间所剩无几了。他希望其他两支队伍已经找到了各自的目标,没想到他们都没能得手。当血魔与前往达拉然的突击队会合时,才听说他们根本连达拉然之眼的位置都还没感应到。死亡之翼道出了原因,是达拉然的肯瑞托法师们在那件圣物周围布下了结界,让人无法在一定的距离之外察觉到它的存在。

幸好肯瑞托没有意识到部落正在对神器虎视眈眈。他们给达拉然之眼施加魔法,仅仅只是因为其重要性,法师们根本没想到真会有自不量力的蠢货想要把它偷走。

虽然血魔和他的追随者感应不到神器的具体位置,但死亡之翼在这类事情上比他们更加敏感。死亡之翼为血魔指明了方向,然后派出黑龙攻打达拉然的外围防线,让血魔趁乱率领死亡骑士溜进城内。

在法师忙于对抗巨龙时,血魔等人则在达拉然的大街小巷中秘密穿行。没过多久,他们就找到了锁在魔法宝库中的达拉然之眼,粉碎了神器周围的结界。

结界粉碎立即引来了关注,肯瑞托强大的领导者之一——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立即赶来调查扰动的源头,带领几位法师阻截了死亡骑士的去路,但血魔和死亡骑士早有准备。在杀死其中一位法师后带着神器溜之大吉。

安东尼达斯竭尽全力地追击敌人,谁知他们很快就骑上黑龙,在空中失去了踪影。大法师能做的只有尽快通知卡德加。

萨格拉斯权杖

第三支军队在前往萨格拉斯之墓时遇到了困难。他们无法骑在黑龙背上直接抵达那里,途中没有歇脚的岛屿,即便是死亡之翼的强大仆从也不能一口气飞那么远。死亡骑士必须另外找路前往那处墓穴。

于是,他们决定从毁灭之锤当初监造兽人舰队的海港里偷取船只。海港已被联盟控制,改名叫作米奈希尔港,以表达对洛丹伦国王的敬意。那里停泊着许多舰船,大都听从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的指挥。

尽管风险重重,血魔麾下的突击队却只有夺船这一条出路。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奇袭,联盟海军肯定料想不到会有黑龙和部落突然杀到。

可惜死亡骑士想错了。

血魔刚一出发,就已经被人盯上。迦罗娜尾随在他身后,暗中发现他与死亡之翼达成了约定。当血魔将突击队兵分三路后,迦罗娜选定了自己的方向。她跟着其中一支突击队来到米奈希尔港,认为他们的目的地必然会是萨格拉斯之墓。

在死亡骑士们计划进攻港口的时候,迦罗娜立即出手干预。她不能直接提醒人类——人类绝不会听信一个兽人说的话——但她熟悉对方的语言,把入侵的情报写在了一张纸上,确保港口的卫兵看到字条。很简单,她故意在港口的卫兵面前现身,引他们来追,再把字条掉在地上,逃之夭夭。

她的行为立即引来了关注。兽人闯入者留下字条的事情可不常见,其中的情报又是那么的耸人听闻。

当黑龙在几个小时后正式露面时,人类早已有所防范。他们与敌人在港口爆发了激烈的厮杀,突击队费尽力气也只偷走了几艘窄小的慢船,手忙脚乱地扬帆出海,黑龙则在他们身后用火焰席卷了联盟的追兵。迦罗娜无法继续跟随,当即赶往诅咒之地,向卡德加报告情况。

死亡骑士乘坐本就不适合公海航行的船只,在去往萨格拉斯之墓的途中屡屡遇险。好不容易抵达了墓穴,还要从杀死古尔丹的恶魔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结果自然是死伤惨重。

萨格拉斯权杖确实在墓穴之中,部落突击队不枉长途跋涉,总算如愿以偿。这件神器具有撕开现实界域的力量,将大大有助于耐奥祖在德拉诺实现大业。

随后,仅有少数几个幸存的死亡骑士带着权杖回到了东部王国。

上一章:第五章 第二次大战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逆成长巨星 不灭元神 但丁俱乐部 体坛多面手 八声甘州 死亡万花筒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远东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