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崛起的黑潮 萨尔

上一章:第一章 崛起的黑潮 克尔苏加德 黑暗之门开启后15年 下一章:第一章 崛起的黑潮 氏族之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通灵学院的南方,洛丹伦的联盟仍然在继续为打造战俘集中营倾注资源。管理这些监狱的任务落在一名人类贵族的头上,他的名字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是第二次大战中一位战功卓著的资深军官。

私下里,埃德拉斯认为集中营典狱官这样的职位是联盟领导层对他的侮辱。他的父亲埃德林恩·布莱克摩尔因为早年间背叛了洛丹伦,被放逐出这个国家。埃德拉斯认为,联盟的高层仍将他视为“叛徒之子”,因此才让他担任这样毫无荣誉可言、又得不到任何人感谢的苦差事。

但和他的父亲一样,埃德拉斯是一个精明的军事家。他手中握有一件秘密武器,并坚信凭着它终有一天可以夺回自己在联盟中应有的地位……

在第一次大战结束之后,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无意间遇到了一件奇事—他找到了一个兽人婴儿。当时这名婴儿被抛在野外,躺在刚刚死去的双亲身边,不远处则是杀死他父母的几名刺客。埃德拉斯本能地想要当场杀死这个婴儿,最终却放弃了这个念头,并决定将他抚养长大。

他给这个婴儿取名为“萨尔”,并训练他成为一名角斗士。渐渐地,他发现这名兽人并不是一个愚蠢的莽夫,于是开始教授他战略、哲学,以及在战场上带兵的窍门。他经常考验萨尔,让他在战斗中面对多名敌人。角斗场在战俘营里非常普遍,卫兵们常常强迫兽人囚犯在血腥的战斗中彼此为敌。埃德拉斯命令萨尔参加这些角斗不只是为了提升他的战斗技巧。这位人类贵族是个酒鬼,还喜欢在角斗中下注赌钱。萨尔很快就发觉,他的主人虽然偶尔也会展现出过人的才能,但更多的还是残忍且反复无常的性格。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是位高明而勇敢的战略家,但他的理智因为酗酒的缘故而出现了致命的判断。在他看来,被监禁的兽人是一支潜在的军事力量,而萨尔则会成为他们的领袖—当然,同时对自己的人类主人保持忠诚。埃德拉斯计划颠覆联盟,亲自出任领袖,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打造人类王国。但他残忍的性格让年轻的兽人无法接受。在萨尔的心目中,他并不是可以取代父亲的一个形象,而是一位傲慢而暴虐的主人,并且绝不允许他尝到自由的滋味。

在奴隶生活中,萨尔结识了一个人类朋友,她的名字叫特蕾莎·福克斯顿。她把萨尔当作弟弟一样对待,私下里与他结下了友谊。当萨尔被绝望逼到崩溃的边缘时,她协助他逃离了战俘营。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和他价值连城的兽人奴隶萨尔在敦霍尔德城堡

萨尔躲开了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手下的卫兵,逃到附近的荒野中。此前他听到有流言说附近仍然有兽人氏族的存在,便一直在寻找。他最先遇到的是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以及战歌氏族的残部,他们也认出了这个孤儿是霜狼氏族的后裔。他们告诉他该到奥特兰克山脉去,据说霜狼氏族就在那里游荡。

来到奥特兰克山脉后,萨尔找到了霜狼氏族,也了解到自己父母的真实身份是杜隆坦和德拉卡夫妇。他们都曾坚定地抵抗恶魔对部落的腐化,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同时萨尔也意识到,自己与霜狼氏族以及艾泽拉斯的其他兽人之间缺乏共同点。无论是被囚期间还是恢复自由之后,其他兽人都在以兽人的方式生活着,而萨尔的成长过程却并非如此。他不是人类,甚至也不是被蔑视的兽人。他的一生都在被培养成一件用于征服的工具。

要想重新回到他的族人中,他必须弄明白他们是谁,而自己又是谁。

上一章:第一章 崛起的黑潮 克尔苏加德 黑暗之门开启后15年 下一章:第一章 崛起的黑潮 氏族之王
热门: 星河大帝 疯狂的多塔 无罪的罪人 逍遥大亨 十四分之一 天舞纪外传·云中漪兰 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 香色倾城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