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0……?

上一章:第十八章 0 XDDDDD 下一章:第二十章 -?2?0?厘?米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庭霜假装没有听到,加速开溜,溜到沙发边再回头看,发现柏昌意并没有出来逮人,就像上课开小差时老师只警告了一句而没有给出实质性惩罚一般,庭霜以为摸屁股这事就被那声“Ting,回来”轻轻揭过了。

他四处打量了一圈,把小苍兰放到餐桌上,然后返回厨房。

厨房里看起来一切正常:焯完水的小排被腌在生抽、老抽、香醋和料酒里。土豆在锅里煮着,等待捞出削皮。半成品蘑菇烤鱼正在烤箱里烤。柏昌意拿着刀,正在一个一个地给虾子去虾线。

庭霜一副游手好闲的姿态,打开冰箱,拆开冰淇淋盒子,一口气吃了两个。

好吃。

正要吃第三个,他突然听见处理完了虾子的柏昌意一边洗手一边不紧不慢地说:“Ting,我说话你听不见么。”

庭霜一个激灵,动作迟缓地把冰淇淋塞回冰箱里,转头:“嗯?我在听啊。”

柏昌意擦干手,说:“把土豆捞出来。”

“哦哦好。”庭霜关了火,把土豆都捞了出来,然后挥舞了一下漏勺,比划着问,“下一步干什么?削皮?”

柏昌意从庭霜身后把漏勺拿走,说:“记得刚才干什么了么。”

庭霜感觉到气氛发生了变化:“……捞、捞土豆啊。”

柏昌意说:“之前。”

庭霜说:“……就,就吃了俩冰淇淋。”

柏昌意说:“再之前。”

庭霜说:“那个……摆花啊……”

柏昌意说:“嗯再之前。”

再之前。

再之前……

不就摸了一下你屁股么?

长了屁股还不准人摸了?

那你长屁股干什么?

庭霜转过身,强作理直气壮状:“我就,摸了你一下啊,怎么了?你自己要长成这样,还不准人摸了?”

柏昌意俯视着庭霜,勾了一下唇,说:“你还挺有理。”

庭霜被看得有点发虚:“我、我又没说错……”

柏昌意说:“那你跑什么。”

跑什么……

摸完就跑才爽啊。

庭霜正想找个正当理由,整个人就被柏昌意推坐到了台子上。双腿被顶开,大张,M型。庭霜的背离墙壁太远,身后没有支撑,所以不自觉用腿夹住了柏昌意的腰,手撑在台子上。

柏昌意隔着牛仔裤在庭霜裆部摸了一把。

“嗯……”庭霜的腹部一下子绷紧了,裤子撑了起来。

柏昌意解开庭霜的皮带,拉开拉链,继续隔着内裤抚摸揉弄。

“嗯……哈……”

巨大的快感。

但又感觉很羞耻,因为柏昌意的神色就和刚才处理排骨或虾线没什么两样。他就跟一只虾似的渐渐弓起身体,在柏昌意的手里发抖。

被那么摸了半天,他受不了地喘着气说:“……别摸了。”

再摸他就要射在裤子里了。

柏昌意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意思。

庭霜腾出一只手去推柏昌意:“操别摸了——”柏昌意左手抓住庭霜的手腕,右手继续刚才的动作。他欣赏着庭霜几近高潮的表情,勾唇说:“自己长成这样,还不准人摸了?”

这句话太耳熟了。

“操……你……”庭霜还没来得及把一句脏话骂完,身体上的刺激就把他击垮了,“唔——!嗯……哈……”

“嗯——!”

终于忍不住地射了出来。

深色的内裤上晕开一大片水迹,颜色变得更深,连带外面的牛仔裤也弄脏了。

柏昌意这才放开庭霜,去旁边洗手。

庭霜失神地撑着自己,不停地喘息,慢慢感觉裤子里黏糊糊的液体由热变凉。等他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柏昌意已经在旁边十分优雅地炸腌制完毕的排骨了。

“操,你这个……这个……”庭霜被裤子上冰凉黏腻的东西弄得难受,再一看柏昌意现在那姿态,气得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骂人了,“我就穿了这么一条裤子过来,你就不能让我把裤子先给脱了?现在我穿什么啊?穿你的?”

柏昌意翻了一下排骨,说:“我的不合适。”

庭霜怒道:“那我穿什么?光着?”

柏昌意微微勾了一下唇,说:“我不介意。”

庭霜盯了柏昌意的侧脸半天,这无框眼镜,这眼镜链,这高领毛衣,这一副斯文禁欲样儿……

“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庭霜一边骂一边狼狈地从台子上下来,拿起一罐子不知道什么调料就要往柏昌意的糖醋排骨里撒。

柏昌意一只手把锅拿开,一只手从庭霜手上拿过调料罐,低笑说:“别闹了。”

庭霜刚想继续搞破坏,柏昌意就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说:“好了不闹了。”

庭霜突然就被这一下弄得再也闹不起来了。

也不气了。

心里有一块忽然动了一下。

有点发涨。

他在柏昌意身边站了一会儿,一边看柏昌意炸完排骨,一边安静地吃完了一个冰淇淋,才低声说了句“我去冲一下”,然后提着裤子往浴室走。

冲澡。

温热的水流从头顶上打下来,流遍全身。

庭霜低下头,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胸。

好了不闹了。

嗯……

那就不闹了。

这个澡冲得比平时久,他看着水流汩汩流过他的皮肤,带走看不见的灰尘。

冲完澡,关水。

庭霜发现找不到浴巾擦干。

他想喊柏昌意,问毛巾在哪儿,但是不知道该喊什么。

Professor,你给我送条浴巾来?

不行,Professor没有这么个用法。

直接喊名字?

又不敢。

而且庭霜其实从来没有问过Bai Changyi到底是哪三个中文字。

庭霜纠结了半天,索性不要脸了,朝厨房的方向大声喊:“亲爱的——我没有浴巾——”一分钟以后,柏昌意出现在浴室门口,敲了敲紧闭的浴室门。

庭霜把浴室门开一条缝,不敢看柏昌意的表情,就伸一只手出来在空中摸索了一下,摸到浴巾,拿好,然后光速缩回浴室里。

柏昌意在门外说:“准备吃饭。”

庭霜又把门打开一条缝,说:“那个……”

柏昌意说:“哪个?”

还哪个?

就非得让我那么叫是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庭霜伸出一个头来,说:“亲爱的……你借我一条短裤吧……大点就大点呗……”

两分钟以后,庭霜获得了一条干净的内裤。

大是大了点,总比光着屁股去吃饭好。

庭霜上面披着自己的白色衬衣,下面穿着柏昌意的灰色内裤,脚上随意踏着拖鞋,一边扣衬衣扣子一边走去厨房。

柏昌意正端着两个菜从厨房里出来,刚好看见了往这边走的庭霜:一条正常内裤被他穿成了低腰短裤,直接挂在胯上,一扯就掉,裤子下的双腿修长笔直,肌肉线条有恰到好处的力量感,似乎很适合被粗暴对待。

庭霜看见柏昌意镜片后的眼神,说:“……你要干什么?”

柏昌意看了一眼厨房,说:“去端菜。”

“哦……来了。”庭霜把剩下的菜一起端到餐厅。

不像以前觉得离得越远越好,这回他紧挨着柏昌意坐下,小腿一动就可以碰到柏昌意的裤腿。

他一边吃饭一边不停地去碰柏昌意的腿,还一边观察柏昌意的神色。

啧……

都这么明显了,老男人还假装正经吃饭……

庭霜夹了一筷子排骨,啃得特别香,小腿继续在桌子下撩柏昌意。

柏昌意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哼哼……

按捺不住了吧……

衣冠禽兽……

柏昌意放下筷子,说:“Ting.”庭霜把头靠过去:“嗯?”

柏昌意用教育小孩的口吻说:“吃饭的时候不要抖腿。”

吃饭的时候不要抖腿。

不要抖腿。

抖腿。

彳亍。

不抖腿就不抖腿。

庭霜把腿一收,干巴巴地说:“不好意思没注意。”

热门小说你的距离,本站提供你的距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距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0 XDDDDD 下一章:第二十章 -?2?0?厘?米
热门: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古镇迷雾 恶魔的圈内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歌唱的沙 斗宴(烟花三月) 今天你洗白了吗 半身侦探2 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