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最近都是[-20,0]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不知道距离反正我更新了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480公里大冒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自行车穿过无人的星空与草地,进入市中心的老城区。

几百年前的石板路仅仅一车宽,自行车自由穿行其中,视线两侧五颜六色的小房子上攀了不少深绿的爬山虎,所有商店都已经打烊,只有橱窗还亮着,这个点还在营业的大多是一些酒吧,幽暗的灯光给一切蒙上了一抹醉意。

远处的教堂在层层叠叠的房顶中露出一个钟楼的顶来,巨大的月亮就悬在钟楼旁边。

教堂还是十八世纪的那座教堂,月亮也是十八世纪的那个月亮。

庭霜在车后座上张开双臂,迎着风说:“出来玩真好啊。”

柏昌意笑问:“去哪?”

庭霜看着道路两侧酒吧的灯光与招牌,说:“找家嗨的吧。”说完他又故作体贴大方,“那个……柏老板,你们中年人是不是不太蹦得起来啊?咱们不勉强哈……毕竟年纪大了嘛,骨质疏松。要不咱们找个安静地方喝杯枸杞菊花茶?回去再泡个脚什么的,是吧……”

一副给中老年人送温暖的口气。

特别讨打。

柏老板在社交圈里一向被称为青年才俊,现在到了庭霜嘴里,俨然变成连过马路都需要人扶的高龄人士。

柏昌意在心里骂了一句,小王八蛋。

庭霜说这话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挨打(或者挨亲)的准备,没想到柏昌意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依着他把自行车停在一家热闹的酒吧门外。

进去,到吧台点酒。

庭霜点了一杯Gin and tonic。

人种有别,酒保看不出他的年龄,只觉得很年轻,看起来跟德国高中生差不多,就要他出示一下证件。

这次出来玩是临时的,庭霜一摸口袋,钱包手机倒是记着带了,但是护照和居留卡都没带。他看向柏昌意,求救:“你能不能告诉他,你知道我二十四了啊……”

柏昌意瞥了庭霜一眼,勾起唇,说:“你不是年轻得很么,哪里有二十四?”

妈的。

老教授记仇。

“那你至少告诉他我成年了吧……我想喝酒……”庭霜特别甜蜜地喊,“亲爱的……”

柏昌意十分受用地应了那声“亲爱的”,转头就对酒保微笑说:“他才十五岁,请给他一杯可乐。”

十五???

柏昌意你还要不要脸了?

庭霜立马转头跟酒保反驳:“他在说谎!”

酒保一边拿可乐和冰块,一边好笑地看着庭霜,不相信地问:“真的吗?”

显而易见,比起庭霜,成熟稳重、举止得体、发音完美(且一副监护人姿态)的柏昌意讲出来的话有说服力得多。

庭霜郁愤难当:“我二十四了!我不要喝可乐!我要喝酒!”

柏昌意优雅地耸了一下肩,用略带无奈的口吻对酒保说:“青春期的小孩总是这样。”

酒保深有同感地点点头,说:“没错,我侄子也经常这样。”说着就把插上吸管的冰可乐递给庭霜,又问柏昌意,“那么,您要喝什么呢?”

柏昌意瞥了一眼闷闷不乐咬吸管的庭霜,语气意味深长:“Chrysanthemen-Tee.”庭霜没听懂第一个词,只听出来是什么茶。

柏昌意接着说:“Mit chinesischem Bocksdorn.”酒保表示没有Bocksdorn,只有Chrysanthemen-Tee。

柏昌意点点头。

庭霜摸不着头脑:“你点了什么啊?”

柏昌意淡淡道:“菊花茶,加枸杞。”

庭霜一呆,笑得停不下来:“你还真点啊?”

柏昌意说:“嗯毕竟年纪大了。可惜这里没有枸杞,下次出门用保温杯自己带吧。”

庭霜笑得打跌,差点从高脚凳上掉下去。

酒保泡好茶过来,看见刚还在生气的庭霜现在高兴成这样,就笑着问:“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柏昌意看了一眼庭霜,勾唇说:“我们永远不知道这些年轻的小男孩在想什么,不是么?”

庭霜喝完可乐,要去舞池跳舞。他靠在高脚椅上,把穿着衬衣、西裤、皮鞋的柏昌意从头打量到脚,说:“啧啧……柏老板,您要不就坐在这儿看我跳吧?估计您也没蹦过……万一闪着腰崴了脚什么的,也不合适,是吧?”

笑话。

柏老板当年蹦迪的时候,庭霜这小崽子连九九乘法表都还背不全。

只不过后来收了心,十几年没蹦了而已。

庭霜还在言语挑衅,喋喋不休。

不跳不是年轻人。

不跳就是老年人。

“走吧。”柏昌意站起来,一边解袖扣、挽起衬衣袖子,一边往舞池走去。

庭霜立马跟上去,在一片昏暗中拍了一下柏昌意的屁股,然后飞快地跑到柏昌意前面去了。

他先一步到了舞池,摇着腰胯在灯光下对柏昌意眨眼,一边扭还一边缓缓掀起上衣摆——皮带,偏低的裤腰,漂亮的腹肌线条……

就在快要让人看到胸的时候,他又把衣摆放了下来。

一时惹得不少人吹口哨。

离得最近的一个穿吊带的女孩一边跳舞一边贴上了庭霜。

不好。

招来的人不是他想招的那个。

那女孩的身材特别好,长得也漂亮,还主动,庭霜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能用视线去找柏昌意,想让人赶紧过来宣布一下主权。

没想到柏昌意根本没过来,就在一边看着他笑。

庭霜瞪了柏昌意半天,柏昌意才过去揽住他的腰,不动声色地把他的裤子往上提了提。

“你怎么来这么慢?”庭霜一边跳舞一边继续瞪柏昌意。

柏昌意说:“年纪大了腿脚不便。”

庭霜有点想笑,但是忍住了。他贴到柏昌意身前,仰头,凶巴巴地命令道:“你下次来快点!”

柏昌意低笑:“好。”

两人在舞池里跳了半个多小时,庭霜拉着柏昌意出来的时候已经一背的汗。

“热死我了——”庭霜抓着自己的衣摆扇了两下风,“我们回去吧?玩够了。”

柏昌意摸了一把庭霜脑门上的汗,说:“我去买两瓶水。”

庭霜点点头,跟着柏昌意往吧台走。

“等等——”庭霜看见前方迎面走来的人,脚步一顿,低声说:“那是……”

柏昌意也看见了。

对面的三个人看见了柏昌意,也停下了脚步。

“Professor.”“Professor.”“……Professor.”三个打招呼的声音分别来自柏大教授手下的三个博士,其中一个是庭霜他们的助教。平时一般都穿着普通衬衣牛仔裤去LRM所的三个男生现在穿得……

一言难尽。

其中一个还穿了亮片紧身短裙和网袜。

相比之下,刚蹦完迪(身后还跟着身份不明的可疑年轻男孩)的教授十分淡定。

柏昌意说:“晚上好。”

“晚上好。”

“晚上好。”

“……晚上好。”

柏昌意对短裙男生说:“裙子不错。”然后对他们三人微微颔首,“周三组会见。Viel Spa?.”

热门小说你的距离,本站提供你的距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距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不知道距离反正我更新了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480公里大冒险
热门: 恶魔囚笼 网游之纵横天下 人性的证明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天崩 别对我撒谎 朕在豪门当少爷 心理罪前传·第七个读者 十宗罪5 鸽群中的猫